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重生之千金庶女 »  139 暴毙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39 暴毙

小说:重生之千金庶女作者:七星盟主
返回目录

    一场盛大的婚礼,在二皇子坠马中匆忙的结束。在宫里用过膳,不少的人怕惹上麻烦,都匆匆的起身告辞。

    司徒锦去新房道了喜,送上了贺礼,便也打道回府了。这府门还没跨进去呢,就看见一个小厮打扮的男子急匆匆的跑过来,跪在了她的面前。

    “世子妃,老爷…没了!”那男子面有哀戚之色,但眼睛里却没有丝毫的悲伤。

    司徒锦听到这个消息,先是一愣,继而才反应过来。“你说清楚!老爷不是好好儿的吗?怎么会突然就…”

    对于司徒长风,司徒锦并没有任何的感情可言。但事关太师府的事情,为了母亲和弟弟着想,她就不得不多问一句。

    那小厮断断续续的说了两句,但却传达了一个信息。不是正常死亡,是昨天夜里突然就没了,死的有些不明不白。

    司徒锦碍于脸面,也是要回去的。于是,她吩咐王府的小厮进去通报了王妃,便带着缎儿朱雀回了太师府。

    此刻,太师府已经挂满了白绫,府里的丫头小厮也都换上了白衣,所有人的脸上都显得十分的平淡,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么一天。不过做做样子,没有一个人真的为司徒老爷伤心。

    司徒锦到达的时候,已经有仆妇在门口迎接了。司徒锦没见到江氏,心里有些疑惑,于是问道:“夫人可还好?”

    “回世子妃娘娘的话,夫人昨夜偶然风寒,有些咳嗽,倒没什么大碍。”一个眼熟的婆子回答道。

    司徒锦心里突突直跳,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

    带领着丫鬟直接去了江氏的院子,远远就听见一阵咳嗽声。司徒锦不由得皱了皱眉,这样严重,居然还说无事?

    缎儿狠狠地瞪了那婆子一眼,扶着司徒锦就走了进去。

    “母亲…”司徒锦踏进门槛,便看见江氏一脸憔悴的半躺在引枕上,看起来十分的虚弱,心里心疼的不得了。

    江氏听到女儿的声音,有些惊慌的抬起头。“锦儿怎么来了?咳咳咳…你怀着身子,快些出去,免得被过了病气…咳咳咳…”

    司徒锦哪里顾得了这些,一心都在江氏身上。她挨着江氏在床头坐下来,耐心的帮她顺着气,说道:“母亲说的什么话。母亲生病了,做女儿的岂能置之不理?您放心吧,女儿身子康健,不会轻易生病的。”

    江氏心里一边感动着,一边又有些担忧。

    毕竟,女儿现在可是王府的世子妃,又怀着未来的小世子。若是真的有个什么闪失,那么她可是吃罪不起!

    “锦儿的心意,母亲领了。只是…咳咳咳…”她自己的身体,她是知道的。虽然大夫说只是风寒,但她却觉得并不简单。

    可是,如今府里的那些奴才,一个个都漫不经心,根本就没将她这个主母放在心上。加上族里的那些人,不时地上门来闹上一阵。她的精力有限,应付起来也有限。本来,她可以去王府请女儿帮忙的,可是一想到女儿怀着孩子,也不好什么事情都去找女儿。既怕她的身子受不住,另一方面,也是怕影响女儿在王府的声望。

    嫁出去的女儿,就像泼出去的水一样。更何况是王府那样的门第!女孩儿家一旦嫁了人,就不能多管娘家的事情。自古以来,这就是天经地义的。

    故而,江氏即使再苦再难,也不想去打扰女儿。

    如今,不知道是哪个不懂事的,居然找到了锦儿那里。唉,还是她自己的不是,这一次又连累到了女儿为她担忧。

    “弟弟呢,怎么不见他?”司徒锦进屋好一会儿,也不见母亲提起幼弟,不由得好奇。

    江氏极力忍着喉头的不舒服,说道:“我让奶娘抱到别的院子里去养着了,我这身子…怕对他身子不好。”

    说着,江氏又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司徒锦见屋子里除了燕儿一人之外,没有别的人进来服侍,就怒了。“这院子里的丫头呢?都死哪里去了!夫人都病成这样,居然只有一个人在一旁服侍!你们还把主子放在眼里吗?”

    门口那些丫头一个个将脑袋缩回了衣服里,生怕得罪了这位世子妃娘娘。但一想到四少爷的吩咐,她们就又硬气了几分。

    “世子妃娘娘,夫人的病需要静养,故而四少爷吩咐奴婢们只能在外头服侍,不能进去打扰夫人休息,还望娘娘恕罪!”一个胆子稍微大些,长得有几分清秀的丫鬟回答道。

    司徒锦冷哼一声,道:“原来本妃还不知道,这太师府,原来已经是一个庶子当家了!你们还真是听话,居然放着当家主母不顾,跑去巴结一个庶子!这般的对主母不敬,简直罪大恶极!来人,拉下去掌嘴二十,以儆效尤!”

    “世子妃娘娘,您冤枉了奴婢啊!这…都是主子的吩咐,奴婢不过是个下人,哪里敢反抗…”那丫鬟非常不服,大声的嚷嚷起来。

    “不知悔改!本妃没要你说话,你就在这里吵吵嚷嚷,成何体统!再加二十下,也好让你长长记性!哼,四少爷不过是个庶子,论起来不过是半个主子。你口口声声称他为主子,看来是得了他什么好处了!”司徒锦将矮凳上的药碗挥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整个人变得无比的威严,让人不敢直视。

    那些丫头们这才意识到,这世子妃娘娘是不好惹的,全都闭了嘴。而刚才还昂着头显得十分硬气的丫鬟,则有些惊恐的四处张望,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司徒锦自然知道她在看什么,不过就算是司徒青来了,她也不会怕了他!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拖下去掌嘴!”司徒锦威严的呵斥着。

    那些婆子哪里还敢说半个不字,拖了那个丫鬟就去了院子里,接着一阵噼里啪啦的掌嘴声从门外传来。

    司徒锦微微平息了一些怒气,又扫视了屋子外的丫鬟婆子一眼。“一个个都傻了吗?夫人病的如此厉害,还不快去请大夫!”

    “娘娘…这京城有名的大夫,已经请了不少。只是…没有一个人瞧出什么问题来,只说是染了防寒…您看,是不是请宫里的御医来为夫人诊断一番?”一个婆子谄媚的走上前来,刻意巴结着。

    江氏的身份并不高,不能劳驾御医来看诊,这是规矩。但司徒锦的身份高贵,贵为王府世子妃,自然是能够请得动御医的。她这么说,也是为了抬高司徒锦的身份。

    司徒锦吸了一口气,对缎儿吩咐道:“拿我的帖子,去郡王府一趟,要快!”

    缎儿应了一声,赶紧出去了。

    司徒锦听说京城的名医都找不出病根,便知道这不是一般的病。于是干脆掠过宫里的御医,直接去花郡王府请人了。

    如今,她能信任的人,也只有这个花弄影了!

    江氏听说女儿去郡王府,不由得有些忧心。“不过是一点小病,怎么能劳烦花郡王跑一趟?”

    司徒锦面对江氏的时候,又变回了温和的模样。“母亲放心,世子与花郡王还有几分交情,不碍事的。”

    江氏担心的就是这个!

    女儿已经是王府的人了,却时时刻刻要为了娘家人操心。她只怪自己没用,连累了这唯一的女儿。她也是怕世子觉得她娘家人无用,顺带的对女儿有些怨言。

    司徒锦明白她的心思,不过有些话她是不会说的。比如,世子只会有她一个女人。这样的话若是说出来,怕是江氏会接受不了,还会责怪她不够大度,没能给世子爷纳通房或者侍妾。索性就不说了,免得又挨训。

    “但毕竟人家是郡王,怎么能为了我一个小妇人而劳师动众…”江氏说着,又咳嗽了几声。

    司徒锦安抚着母亲,吩咐丫鬟们打开门窗透透气。

    这时候,一帮人气势汹汹的从外面进来。司徒锦一眼便瞧见了那软轿上的人影,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二姐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没人通报一声,也好让我前去迎接啊!”司徒青从软轿上下来,一脸的得意。

    司徒锦瞄了一眼江氏的反应,见她紧握拳头,却没有说话,心里便有了数。看来,这位庶弟是得了什么人的支持,所以骨头才硬了起来。只是不知道,他的背后是什么人呢?

    大姐司徒芸早在太子一党倒台的时候,受到牵连,被贬到蛮荒之地去为奴为婢了。再者,她本来就是个疯子,对她没有威胁。

    司徒娇嫁入张府,过得本来就不如意。她也没那个能耐在背后捣鬼,所以不会是她们这些姐妹。

    剩下的府里人,都是跟她一条心的。那么排除了府内的,就只剩下府外的势力了!是谁这么有能耐,居然在江氏的眼皮子底下,闹出这么大的乱子来。看来,她得好好地查一查了!

    “四弟精神不错,果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司徒锦只是说了这么一句。

    她所说的喜事,便是他的亲事。

    虽然太师府大不如前,但也有不少的人看在她这个世子妃的面子上有些巴结。故而,不少的官员上门来给司徒青说亲。

    这事儿,江氏早就跟她提过的。江氏自然不会给司徒青攀上高的门第的女子,便在她的授意之下,定下了杜家的小姐。

    那杜雨薇,可是肖想过世子的女子!得罪了她,让她嫁给司徒青,以后也方便母亲拿捏。这是早就算计好的,只是不知道,这最后定下的人,是否就是那杜家的小姐。

    司徒青见她提到自己的亲事,头就昂的更高了。“多谢世子妃关心,弟弟还真是托了姐姐你的福呢!要不然,麒麟王府的庶出小姐,也不会挑上我们这样的人家!”

    麒麟王府?

    司徒锦眉头微蹙,他们怎么会把女儿嫁到名存实亡的太师府来?更何况,司徒青还是个瘸子,名声又不太好。

    “那就恭喜四弟你了!”她淡笑着,脸上丝毫看不出异样来。

    司徒青得意了一会儿,忽然想起院子里正在受罚的丫头,脸色便有些难看起来。“世子妃刚回府,来看望母亲是天经地义,怎么任由婆子们在院子里闹,不怕影响到母亲休息么?”

    他话里的意思,便是在指责她不该过问府里的事情了。不过,这个司徒青还真是不简单,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如今的他,说起话来,比以前要有分寸多了!不是那个鲁莽的青年,任由着别人当枪使了。

    “母亲病的这么严重,她们却在一旁偷懒耍滑,还说是四弟你指使的。你说气不气人?姐姐我自然是不信四弟会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来,于是就罚了那个不懂规矩的丫鬟。也好让这府里的人都警醒警醒,什么叫做嫡庶尊卑!”司徒锦不紧不慢的说着。

    司徒青本想过来救人的,如今听司徒锦这么一说,他便不好再开口了。那个丫鬟是他的心腹,被罚了他肯定是心疼的不得了。

    “可是母亲病着,需要清静…世子妃罚几下就算了,也算是为母亲积福。”司徒青咬了咬牙,努力让自己保持着冷静。

    司徒锦低垂着眼眸,并未答话。只等外面的掌嘴声停了,这才抬起头说道:“也是,这样不知规矩的丫鬟,继续留在院子里,只会打扰了母亲的清静。四弟一看就是个会心疼人的,不如就让她去四弟的院子里服侍吧?”

    司徒青没想到她三言两语,就把一个心腹给拔出了,心里那个货啊!可是,碍于她世子妃的身份,他又不好随意的得罪了她,只能道了谢,领了那个丫头回去。

    司徒锦见他面色阴沉的离开,转身对江氏说道:“母亲。他的亲事,是谁定下来的?为何都没有人去王府给我通报一声?”

    江氏轻叹一声,似乎有些难言之隐。“此时说来蹊跷!几日前,麒麟王府的世子妃亲自派人前来,说是与你相熟,有意亲近。但听闻府里的嫡出公子还小,于是就提到了司徒青,还将她们府里的庶出七小姐说给了他。”

    “岩世子妃?”司徒锦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眉头又是一阵紧蹙。

    她与那岩世子妃根本算不上熟悉,甚至还有些不对付。她如何会这么好心?想必这里头,又有些不可告人的目的吧?

    毕竟,麒麟王府与二皇子是殷勤,但以她跟五皇子的关系,他们是断然不会跟司徒家结亲的。难道,这里头真有什么蹊跷?

    “麒麟王府的庶女,那也是郡主!嫁给四弟,还真是抬举我们啊!”司徒锦嗤笑着,脸上充满了鄙夷。

    “听说…二皇子在迎亲的途中出了事?这事可是真的?”江氏没有提到关于司徒长风的死,反而问起了皇家的事。

    司徒锦点了点头,说道:“据说摔断了盆骨,这辈子怕是不能直立行走了。”

    “为何会突然惊了马?那皇上岂不是龙颜震怒?”江氏有些担忧的望了望女儿。

    听闻皇上对二皇子寄予厚望,原先得宠的五皇子被冷落起来。沐王府是五皇子一边的,皇上会不会迁怒到王府的头上去呢?

    若是如此,她的女儿以后怕是有危险!

    司徒锦安慰她道:“母亲多虑了…此事的确是意外,皇上也是个明君,不会牵连到无辜之人的。您呀,还是安心的养病吧。”

    “啊,对了,父亲他…怎么就突然去了?事先没有预兆吗?”想起正事,司徒锦这才想起来问一句。

    提到自己的丈夫,江氏脸上毫无痛苦之色,只是淡然的说道:“身子本就不好,也没做多少指望。走了也好,对他来说,也是解脱了。”

    司徒长风常年卧病在床,不能动不能语,简直比死了更难受。苟活于世,的确生不如死!他是个多么要面子的!可自从出了事之后,就一下老了许多,精神上也受了极大的打击。不过司徒锦可不认为,他是个一心寻死的人。所谓好死不如赖活着,他这么多时日都过过来了,如何会在昨夜突然就去了?这里面,肯定是有原因的。

    一会儿花弄影过来了,顺便让他去瞧瞧也好。这样想着,便被外面的一阵脚步声给打断。

    司徒锦以为是花郡王到了,刚要起身相迎,却见一身玄袍的冷峻男子踏了进来,见到她的时候,似乎才放心了下来。

    “给世子爷请安!”屋子里的丫鬟婆子见到龙隐,全都不敢抬起头来,跪倒在地。

    司徒锦笑着迎上去,说道:“你怎么来了?”

    “还说…回娘家,也不通知我一声。”龙隐小声的在她耳旁呢喃。“害我着急,看我怎么罚你!”

    司徒锦脸蛋上浮现出一丝的红晕,立刻找别的由头掩盖过去。“听说父亲没了,母亲又病着,来不及通知你就先过来了。”

    提到江氏,龙隐这才上前去见礼。“小婿见过岳母大人。”

    江氏哪里承受得起他的礼,想要挣扎着起身,被龙隐的一个手势给按了回去。“岳母大人身体不适,就不要多礼了。”

    江氏感激的看了他一眼,一激动又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怎么又咳嗽起来了?来人,去取琵琶露来!”司徒锦看着母亲那痛苦的神色,就隐隐感到焦急。

    龙隐拦住她,生怕她摔着了。毕竟,肚子那么沉了,他很不放心。

    就在此时,花弄影大步的走了进来。“什么事儿啊?这府里谁死了啊?”

    花弄影一向都这么直来直去,虽然有些大不敬的意思,但人家是郡王,也没人敢指责。更何况,司徒锦对这个父亲也没什么感情,故而假装没听见。“郡王可来了!是我母亲病了,可是京城的大夫都请遍了,也查不出个所以然来…”

    听到司徒锦这么说,花郡王嬉笑的脸顿时严肃了起来。他上前几步,将一方丝帕搭在江氏的手腕处,开始把起脉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眉头也越来越紧。

    司徒锦在一旁看着,心里更加的着急。

    看来,母亲这病的确是不正常。

    龙隐揽着爱妻的腰,无言的安抚着。感受到他的支持,司徒锦的心这才渐渐地安定下来。“郡王,我母亲到底得了什么病?”

    花弄影凝结的眉头始终没有舒展开来,最后化作一身叹息,有些怜悯的看着司徒锦。“令堂的病,很是奇怪。表面上看不出任何的异样,但看这样子,怕是极为严重。而且病得太过突然,实在有些费解。”

    “连你都诊断不出来病源么?”听到他的话,司徒锦的心不由得一紧。

    她看向江氏那灰白的脸色,心里隐隐作痛。

    他好不容易过上了好日子,只盼着母亲和弟弟也一生平安幸福。可是,如今江氏却受了这么大的苦,她这个做女儿的,心里自然不会好受。

    “世嫂放心,我会尽力医治伯父的。”花弄影给了龙隐一个眼神,示意他跟他出去一下。

    龙隐与他素来默契,于是找了个借口去看司徒长风,便离开了江氏的院子。不过,临走之前,他还是嘱咐了朱雀几句,让她好好地保护世子妃,这才安心的离去。

    来到五人之处,龙隐才忍不住问道:“你是不是查出什么来了?”

    花弄影点了点头,眼里有些不敢置信。“你可听过迷醉这种秘药?”

    “迷醉?你是说…”龙隐眉头紧蹙,似乎也十分的意外。

    “不错,正是你想的那样!那东西可是皇家不外传的秘药,怎么伯母的身上竟会有这样的症状出现?”

    那药物的厉害之处,便是让人诊断不出任何的问题,但却又让人虚弱不已,伴随着不断地咳嗽,直到断气。这药很是霸道,据说中了此药的人,不出半个月,便会虚耗身子而死。死后三日,便会化作白骨,非常的恐怖。

    他刚才不说,也是怕是世子妃担心。

    她的胎儿好不容易稳定了,他可不想事后被龙隐拿来说事儿!

    “怎么又跟皇家扯上了关系?”龙隐眉头紧皱,丝毫都没有松懈。

    “你不觉得,司徒长风死的很不是时候吗?”花弄影打量了一番周围,这才低声说道。

    “的确不是时候!”而且太突然。

    这太师府的太师大人一死,司徒家便不再是官宦之家。连带着,司徒锦在王府的地位也会受到影响。

    另外,司徒府没有了男主人,那些族里的老人们还不站出来说话?以往,江氏还可以以司徒长风还活着的理由,来打发那些人。可如今,司徒长风死了,那些人便可以肆无忌惮的欺负到这孤儿寡母身上了。

    加上,刚才在院子里听到的那些。一个庶子居然爬到了主母的头上,这怎么都说不过啊!看来,是有人在背后策划着一切,想要一举将司徒府掌控在自己手里。其背后的目的,怕也是跟王府有关。

    江氏若是有事,最着急的,自然是司徒锦。而司徒锦,又刚好是王府的世子妃。如此一联想,就能够想通很多问题了。

    那幕后之人,还真是迂回婉转,转了这么一个大的弯子,设计出这么一出戏,还真是用心良苦!

    “那药可有解药?”这是龙隐最担心的。

    他知道,司徒锦最在乎的就是她的母亲和弟弟。至于府里的其他人,她根本没放在心上。是死是活,都与她无关。

    所以,只要保住了江氏,就等于保住了她!

    花弄影脸上也是愁云惨淡,有些无可奈何。“那药,我也是听母亲以前隐约提过。至于解药,也是不清楚的。不过,这事儿也许齐妃娘娘能够帮的上忙!”

    龙隐点了点头,伸手招来一名影卫,交待了几句,这才朝着司徒长风的院子走去。

    花弄影也跟了去,只为探查清楚他的死因。

    经过一番细致的检查,花弄影终于在司徒长风的后颈发际线处,发现了一根肉眼看不到的细针。

    “这手法,还真是恶毒啊!这个穴位,可是死穴。一针下去,哼都不会哼一声,就断了气!”花弄影摆弄着手里的细针,戏谑的说道。

    这司徒长风,他一向也不大喜欢。

    他死了,他也不会有任何的可惜。

    龙隐看到那阵上的黑色尖端,眉头一挑。“针刺死穴,还喂了剧毒,双管齐下!”

    “可不是?那下手之人,怕是恨透了他吧?”花弄影撇了撇嘴,说道。

    两个人没有多作停留,随意的将摆布往他头上一盖,就离开了。

    太师司徒长风突然死亡,皇上赏赐了不少的东西,算是褒奖他的功绩。说实在的,司徒长风并没有任何的政绩可言,皇上这么做,也就是做做样子罢了。

    太师府在主母的吩咐下,只通知了几家比较亲近的亲戚来吊唁,并没有邀请朝中的那些同僚。不过,发丧的那一日,还是有不少的朝中大臣都赶了过来。

    司徒锦已经是出嫁了的,不必在家属区跪着回礼,只是负责接待一些官员夫人和小姐。灵堂前,司徒青司徒巧还有刚学会爬的司徒念恩穿着麻衣戴着孝,跪在一旁。江氏还病着,根本起不了身,于是这里便由司徒青主持着。

    “爹爹。您怎么就这么去了呀!女儿回来晚了啊…”突然,一阵哀嚎声从门外传来。只见一个身穿着白衣,楚楚可怜的少妇急匆匆的扑向灵堂。

    司徒锦不着痕迹的挑眉,这不是嫁入张府的五妹妹么?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