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重生之千金庶女 »  141 不知道写什么题目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41 不知道写什么题目

小说:重生之千金庶女作者:七星盟主
返回目录

    司徒锦跟几位官夫人告了罪,说身子有些不适,便匆匆去了江氏的院子。那些官夫人本就是有些巴结的,自然不敢质疑她的话。再说了,她肚子里的可是王府未来的小世子,若是有个差池,她们也吃罪不起。故而对于司徒锦的离开,并没有人说半个不好。

    江氏此刻刚好吃了药,正歪在引枕上听丫鬟们汇报着府里的情况。见女儿火急火燎的走进来,不由得心生疑惑。“锦儿不是在前院陪客人的么,怎么有空到这里?是不是身子不舒服了?”

    司徒锦这才发觉自己太过心急,未免江氏太过担心,只能镇定下来,笑着说道:“母亲多心了,不过是有些困倦,想来母亲这儿打秋风,歇息一下罢了!”

    “燕儿,快给二小姐搬张软榻来。”江氏知道司徒锦身子重,自然不敢怠慢。吩咐丫鬟做事的同时,拉着女儿的手,眼里满是心疼。“都怪母亲身子不济,连累了你替我奔波操劳…”

    “母亲说的是什么话?为母亲分忧,也是女儿的本分。母亲快别说这些了…”司徒锦说笑了两句,想到正事,假装不经意的问道:“刚才在前院儿见到了五妹妹,她说要过来给母亲请安,可是过来了?”

    提到司徒娇,江氏的脸色便有些悻悻然。“来倒是来了,还不如没来。”

    如今,在夫家过得并不如意,想必是连带的将那不幸全都怪到了母亲的头上。司徒锦自然是知道司徒娇的脾气的,想必是顶撞了江氏两句,两人不欢而散。又想到她抱走了幼弟,心下便有了数。

    “母亲也别跟她一般见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她再不懂事,也有夫家管教,母亲安心养病即可,其他的事情,还是不要多想。”司徒锦说的很明白,她这是宽江氏的心呢。

    江氏知道女儿体贴,脸上才重新绽放了笑容。

    司徒锦拉着江氏说了会儿话,便找了个由头,离开了。江氏原本想留她休息片刻的,但司徒锦说怕前面没有人招呼,并一再保证自己没事之后,这才脱了身。

    缎儿早就在外面候着了,见到司徒锦出来,便匆匆的上前去禀报。“世子妃,您可出来了!真真是急死奴婢了!”

    “小少爷有下落了?”司徒锦相信影卫的能力,故而并没有多少的担心。

    缎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说道:“找到了,只不过…”

    “不过什么?”司徒锦眉头一皱,狭长的眼线透出一股冷芒来。

    缎儿知道小姐最在意的就是夫人和小少爷的安危,故而不敢有丝毫的隐瞒。“小少爷上吐下泻,不知道是不是吃坏了肚子。奴婢已经通知谢尧去找花郡王了,应该很快就回来了。”

    司徒锦赞许的点了点头,说道:“司徒娇人呢?”

    “回主子的话,已经让人拘了起来,关在一个偏僻的院子里,只等着主子您发落呢!”提到那个无良的五小姐,缎儿也是一脸的愤恨。

    司徒锦听罢,一甩衣袖,说道:“前面带路!我倒要看看,她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敢对念恩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意识到主子隐含怒意,缎儿心肝儿忍不住颤了颤。看来,这一次五小姐要倒大霉了!也活该她要受罪,谁让她那么不长眼,居然敢对主子最在意的人下手呢!就算不会要了她的小命,起码也得掉层皮了!

    主仆二人绕过人多的院落,去了关押司徒娇的院子。侍卫们远远见到司徒锦到来,全都恭敬地行了礼。

    司徒锦这会儿哪里有心思理会这些俗礼,挥了挥手,让他们开了门。

    司徒娇双手反剪的跪坐在地上,眼里满是惊恐。她的嘴巴被一块不辨颜色的破布堵着,脸上的妆容已经哭花了,看起来十分的恐怖。见到司徒锦走进来的时候,她的身子忍不住抖了抖。她不过是想给司徒念恩一个教训,好报复一下江氏的。但没想到,自己还未来得及下手,就被人抓了个正着。

    “司徒娇!你到底对念恩做了什么?!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就如此狠毒!对一个半大点儿的孩子,你也下得去手?!更何况,他还是你有着血缘关系的弟弟!”司徒锦见到司徒娇那副模样,心里就来气。二话没说,上前就是一巴掌,打得她歪倒在一旁。

    司徒娇心里又急又气,既害怕司徒锦的怒气,又怨恨自己身份不如对方,处处要受气。她一双眼睛瞪得老大,眼泪鼻涕一同落下,愤恨的瞪着司徒锦,似乎在控诉她的恶性。

    司徒锦知道她心里不服气,但为了念恩,她不得不先忍一忍,等问清楚情况后才好定夺。“将她嘴里的东西拿开!”

    缎儿上前一步,将那布团取下,脸上满是不屑和轻蔑。

    司徒娇见一个丫头都瞧不起自己,心里那个火。正要大吵大闹,司徒锦已经早一步喝止了她。“你最好老实一些,若是惹恼了我,有你好受的!”

    司徒娇不服气的等着司徒锦,狡辩道:“二姐姐还真是姐弟情深!怎么就不见二姐姐对妹妹我怜惜一些,还任由这些下人欺负到我头上?!好歹,我也是太师府的小姐!”

    “哼!死不悔改!自己做错了事,还要赖到别人的头上!”司徒锦冷哼一声,撇开头去,不愿意看她那副嘴脸。“不过是个庶出的,只能算半个主子而已!他们都是王府的侍卫,是跟随王爷和世子爷上过战场的军士,都是有军衔在身的。劳他们动手,已经算是看得起你了!”

    司徒娇没想到王府的一个侍卫,都是有品阶的,不由得嫉妒的红了眼。

    司徒锦可没功夫跟她在这里理论,于是大声的喝道:“说,你到底对念恩做了什么?!若有半句假话,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你…你凭什么发落我?我什么都没做!”司徒娇仍旧死咬着牙,不肯说实话。

    她的确没来得及害司徒念恩,不过她就是看不惯司徒锦颐指气使高高在上的模样,不肯求饶。

    “好好好…果然是个最硬的!”司徒锦冷笑着,吩咐侍卫道:“这天气怪热的,请五小姐去荷花池好好清醒清醒!”

    那些侍卫都是龙隐的忠心护卫,对世子妃话的自然也是言听计从。于是,两个侍卫走上前,不等司徒娇反抗,就一把将她拎起,朝着门外走了两步,径直将人给扔下了荷花池。

    虽然如今已经是三伏天,热得不成样子。可是在水里呆的久了,对身子也是不好的。更何况,司徒娇这样娇滴滴的小姐,哪里受过这般待遇,顿时又是扑腾又是叫骂的。

    司徒锦见她仍旧没有悔过之心,跟上去站在岸边威胁道:“五妹妹可清醒了一些?若是还觉得不够,我也不介意再弄点儿蛇啊什么的,送它们下去跟你做个伴儿!”

    一提到蛇那种冷血动物,司徒娇脸上的血色顿时散尽。

    那种东西,任谁都会怕的,更别说是个闺阁女子了。

    司徒娇一听到她要放蛇,顿时就乖了。“二姐姐,不,世子妃…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这一回吧!我再也不敢了!”

    司徒锦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却没有开口的意思。

    司徒娇心里那个急呀,不断地求饶。因为双手被捆绑着,她根本就无法动弹。喝了好几口池子里的水之后,整个人都变得跟落汤鸡一样狼狈不堪。

    司徒锦不骄不躁的往荷花池边的栏杆上一坐,不紧不慢的开口。“五妹妹这会儿知道错了?”

    “是是是…世子妃您大人有大量,饶了我这一回吧!我说…我真的没对七弟下手。是真的。我不过想要将他抱到无人之处,吓一吓他。可是,还没来得及下手,姐姐的侍卫就找到我了…真的不是我干的…”

    “我如何能够相信你这个蛇形心肠的?”司徒锦冷眼看着她,心里依旧没有舒服。

    念恩那个样子,一看就是吃了不该吃的东西!若是没有人喂他,他一个不会开口的孩子,如何能够又吐又泄的?这分明是有人动了手脚!

    “我发誓!若是有半句谎话,我…我会被五雷轰顶,不得好死!”司徒娇为了取信于她,连恶毒的誓言,都说出了口。

    司徒锦盯着她瞧了好半晌,发现她并没有说谎的必要,这才给了侍卫一个眼神示意,让他们将人弄起来。

    侍卫心领神会,一个飞身,踏着荷叶借力,就将司徒娇从池子里提了起来。

    司徒娇咳嗽了好一阵,才缓过劲儿来。

    刚才被这么一惊吓,倒是老实多了。

    “五妹妹难得回来一趟,你那姨娘身子也不怎么好,就呆在后院伺候姨娘吧。”司徒锦这是在警告她不要乱说话。

    司徒娇惊魂未定,自然是对她言听计从,不断地点头。

    司徒锦又吩咐缎儿去叫了两个丫鬟过来,说五小姐不小心落水,扶她回去歇着了。等到司徒娇一走,缎儿就忍不住开口了。“世子妃,既然不是五小姐下的手,难道这府里还有人想要置小少爷于死地?”

    缎儿的担心,正是司徒锦所担心的。

    因为怀了身子的缘故,她最近对母亲和弟弟有所疏忽,这才被人钻了空子。“什么人下的手,我心里有数。等到老爷的丧事办妥之后,就是清理门户的时候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