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重生之千金庶女 »  143 分家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43 分家

小说:重生之千金庶女作者:七星盟主
返回目录

    “父王,您也听见了。舒榒駑襻柳氏这身子本就不好,还要到处走动。虽然是一片孝心,想要过来谢恩。但却惹得母妃生气,倒是本末倒置了。说起来,这孩子也算命大的。上一回大嫂无心之失,柳氏摔了一跤,那孩子也没怎么样。不过才跪了一会儿,就没了…”司徒锦淡淡的讲述着,并未被柳氏给牵着鼻子走。

    沐王爷蹙了蹙眉,想到上次祥瑞园里的那些事儿,脸色顿时一沉,喝道:“林医正,你怎么办事的?不是说胎儿稳妥了么,怎么这么轻易就…”

    林御医急的不行,都不知道该站在哪一边了。

    柳氏心里也十分的着急,她偷偷地给了他一个眼神,示意他按照自己教的那些话说。林御医心里慌乱得很,不过还是赌了一把。

    “启禀王爷,小的的确是很用心帮柳氏保胎了。兴许…兴许是上次摔得太严重,这一次又受罚,故而胎儿不稳,才…”

    “这么说来,倒是本宫的不是了!不该罚了一个顶撞本宫的贱婢!”沐王妃是越听越生气。想到上次司徒锦更她说起的那些可疑之处,心里早已恨透了西厢那帮子喜欢搬弄是非的人。

    见到王妃发怒,王爷心里十分的心疼。“顶撞王妃,可是重罪!柳氏,本王见你平日里也是个乖巧的,怎么就冲撞了王妃了?莫非,你是故意过来找罪受的?!”

    “父王明鉴啊!柳氏哪里有那个胆子顶撞母妃啊!”翔公子见沐王爷偏心王妃,心里就很不服气的喊道。

    司徒锦瞥了他一眼,冷眼看着他们的表演。

    沐王爷冷哼一声,说道:“明知道自己身子不好,还跑到芙蕖园来丢人现眼!这般无状,就算王妃打死了也不为过!”

    “父王,您也太偏心了!我也是您的儿子啊,柳氏怀的,也是您的孙子啊!您怎么说,岂不是连儿子也跟骂了进去?弟妹的孩子就是金贵的,我的孩儿就是卑贱的么?”翔公子一向嚣张惯了,说起话来也是异常的刁钻。

    沐王爷气得胡子一翘一翘的,恨不得上前给儿子一巴掌。大庭广众之下,居然敢顶撞他这个做父亲的,还真是无礼的很!

    “给我闭嘴!你这个畜生,有你这样跟父王说话的吗?什么偏心?!试问这么些年来,本王可亏待过你?说出这般大逆不道的话,真是不孝!”

    柳氏见翔公子帮了倒忙,心里也很是着急。她就是想让王妃心里生出一些愧疚来,也好让自己在王府的日子好过一些。但没想到,事情竟然演变成这个样子。跟预计的相差甚远,这让她有些手足无措。

    司徒锦见时机差不多了,于是故意提起一件事。“啊…柳姨娘小产了,坐在地上可不好。母妃还是找人给她准备个软榻,一会儿花郡王过来给媳妇诊脉,顺便也好给柳姨娘看看,免得伤了身子,影响以后生育。”

    说起花郡王,王妃的心总算是安定了。“也好。免得有人在这里乱嚼舌根,指责本宫虐待了这庶出的!”

    说完,给了珍喜一个眼神示意,珍喜便让丫鬟们抬着一张罗汉床过来,将柳氏扶了上去。

    柳氏本就惶恐不安,又听见花郡王要来给世子妃诊脉,心里就更慌了。“多谢王妃娘娘厚爱!婢妾自知身份低微,不敢劳驾郡王…”

    “翔公子刚才还说母妃偏心呢!既然如此,柳姨娘也就不必客套了。”司徒锦知道她心虚,但也没打算就这么轻易的放过她。

    想要算计到母妃的头上,她胆子不小,野心也不小。这样的女人,只有彻底的打垮她,才能永除后患!

    柳氏的面庞灰白一片,显然是吓得不行。

    她的计划,就这样功亏一篑。这样也就罢了,还要落得一个欺主的罪名,日后她可就没好日子过了!

    被王妃冷落也还好,日后翔公子定然也不会再这么宠着自己。陈氏那边,就会更加的肆无忌惮。妾室的地位到底不必正室,她的结局如何,一目了然!

    就在她瑟瑟发抖的时候,那林御医担不住,一个趔趄,晕了过去。

    沐王爷见他这般没用,心里就产生了换掉他的念头。王府这样的人家,岂会用一个废物?!这样想着,他更加坚定的站在王妃这一边,觉得她是冤枉的了。

    翔公子愤怒的瞪着司徒锦,恨她不该插手这件事。

    司徒锦却依旧笑得没心没肺,和王妃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根本就是无视他的存在。

    这时,丫鬟进来禀报,说是花郡王来了。

    王爷连忙叫人将他请了进来。“阿影你来的正好,你快去帮柳氏把把脉。她刚刚滑了胎,可别留下什么后遗症。”

    花弄影扫了司徒锦那幸灾乐祸的神色一眼,心里顿时就明白了。只不过,他是不屑碰那个不认识的女人的。他只是靠近她,闻了闻,便有了结论。“王爷怎么拿我开起玩笑来了!柳氏根本没有妊娠的迹象,哪儿来的滑胎一说?”

    “不可能!”翔公子听了这话,就爆发了。“怎么可能!她都流了这么多的血,明明就是没了孩子,你怎么能信口胡说!”

    花弄影蹙眉,轻蔑的回道:“哼!你说这是滑胎产生的血?那我倒要问问翔公子你,你的妾室,身上如何会有畜生的血?莫非,她是与畜生苟合,才怀的胎么?!”

    花弄影这话刚落地,司徒锦就忍不住笑了。

    王妃也是一脸鄙夷的望着柳氏,她自然是对花弄影全然信任的。“影儿,你说…柳氏身上的血是畜生的血?”

    “这畜生的血,跟人血可是有区别的!人血跟动物的血颜色是不同的,深浅度味道也有些不同。若是我判断的不错,她身上的血,应该是家禽一类的血。”花弄影嘲讽的勾起嘴角,似乎觉得受到了莫大的羞辱。

    用这样的手段来糊弄他,还真是对他医术的侮辱!

    “柳氏,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用这么卑劣的手段来戏弄本王!”沐王爷听花弄影解释完,就忍不住发火了。

    这王府里为何就有这么些不安分的人,非得将王府搅得一团糟呢!东厢这边一直相安无事,过得好好儿的。偏偏西厢那边就是不安生的!生了个没用的儿子也就罢了,后院的女人还弄出这些无聊的把戏来,真是忍无可忍!

    “父王息怒…儿子也不知道她会欺瞒父王,还嫁祸给母妃啊…”翔公子见风向变了,立刻也抛弃了柳氏,极力摆脱自己的嫌疑。

    不过是个女人而已,没有了柳氏,他还可以有别的女人。若是惹恼了父王,那么他以后要怎么过活?想到这些,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自保!

    柳氏见到花弄影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大势已去。如今,翔公子又为了摘清自己,弃自己于不顾,她顿时觉得眼前一黑,晕厥了过去。

    王妃冷眼看着这一幕闹剧,手里的杯盏瞬间被她丢了出去。“王爷,你现在知道了,这翔公子是如何孝敬我这个母亲了吧?按理说,隐儿继承了世子之位,翔公子早该出府单过去了。不过念在王爷的面上,多收留了他一些时日。可他们却仍旧不知足,非要闹得府里鸡犬不宁。如今,还栽赃嫁祸到本宫头上来了。王爷,您说…该要如何处置呢?”

    沐王爷自然知道这个规矩,只是他念在莫侧妃已经不在的份儿上,才任由大儿子一家住在府里。可现在看来,他们并不是安分的主儿,净做些丢人现眼的事情。为了王府的将来着想,他心里已然有了决定。

    听到分家这一说,翔公子顿时如觉五雷轰顶。

    要他单独开府过日子,那怎么行?!离开了王府,还有谁会高看他一眼?更何况,他锦衣玉食惯了,怎么受得了粗茶淡饭的日子?

    他对自己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没什么本事,有没有多少的家当。若是被赶出王府,哪还有活路!

    于是,他跪着爬到沐王爷的脚下,苦求道:“父王…您千万别赶儿子出府啊…儿子知道错了…难道您忍心看着儿子一家几口挨饿受冻吗?”

    “你个没出息的!竟说丧气话!让你单独出去过,又没说苛待你。该分给你的家业,一分也不会少。你说你,都二十好几的人了,什么正经事都办不成,只知道吃喝玩乐,将来如何能够撑起成个家?”沐王爷痛心疾首的看着大儿子,脸色十分沉重。

    他都不知道以前为何要宠着这个纨绔子弟!明明不爱莫侧妃,还任由她在府里嚣张霸道了几十年。明明有喜欢的女子,却还娶了一个算计自己的女人!他那时候是不是被猪油蒙了心?

    陈氏听说要被赶出府,也急了。她才意识到,王妃这次是真的发怒了!一想到日后的艰苦日子,她整个人就蔫了。

    司徒锦但笑不语,与花弄影两个人相视一笑,当做看戏了。

    若是西厢那边的人能够分家出去,也算是好事一件了!毕竟,有这些人在府里,也是个麻烦。时刻防备着,也挺累的!“父王,您也听见了。柳氏这身子本就不好,还要到处走动。虽然是一片孝心,想要过来谢恩。但却惹得母妃生气,倒是本末倒置了。说起来,这孩子也算命大的。上一回大嫂无心之失,柳氏摔了一跤,那孩子也没怎么样。不过才跪了一会儿,就没了…”司徒锦淡淡的讲述着,并未被柳氏给牵着鼻子走。

    沐王爷蹙了蹙眉,想到上次祥瑞园里的那些事儿,脸色顿时一沉,喝道:“林医正,你怎么办事的?不是说胎儿稳妥了么,怎么这么轻易就…”

    林御医急的不行,都不知道该站在哪一边了。

    柳氏心里也十分的着急,她偷偷地给了他一个眼神,示意他按照自己教的那些话说。林御医心里慌乱得很,不过还是赌了一把。

    “启禀王爷,小的的确是很用心帮柳氏保胎了。兴许…兴许是上次摔得太严重,这一次又受罚,故而胎儿不稳,才…”

    “这么说来,倒是本宫的不是了!不该罚了一个顶撞本宫的贱婢!”沐王妃是越听越生气。想到上次司徒锦更她说起的那些可疑之处,心里早已恨透了西厢那帮子喜欢搬弄是非的人。

    见到王妃发怒,王爷心里十分的心疼。“顶撞王妃,可是重罪!柳氏,本王见你平日里也是个乖巧的,怎么就冲撞了王妃了?莫非,你是故意过来找罪受的?!”

    “父王明鉴啊!柳氏哪里有那个胆子顶撞母妃啊!”翔公子见沐王爷偏心王妃,心里就很不服气的喊道。

    司徒锦瞥了他一眼,冷眼看着他们的表演。

    沐王爷冷哼一声,说道:“明知道自己身子不好,还跑到芙蕖园来丢人现眼!这般无状,就算王妃打死了也不为过!”

    “父王,您也太偏心了!我也是您的儿子啊,柳氏怀的,也是您的孙子啊!您怎么说,岂不是连儿子也跟骂了进去?弟妹的孩子就是金贵的,我的孩儿就是卑贱的么?”翔公子一向嚣张惯了,说起话来也是异常的刁钻。

    沐王爷气得胡子一翘一翘的,恨不得上前给儿子一巴掌。大庭广众之下,居然敢顶撞他这个做父亲的,还真是无礼的很!

    “给我闭嘴!你这个畜生,有你这样跟父王说话的吗?什么偏心?!试问这么些年来,本王可亏待过你?说出这般大逆不道的话,真是不孝!”

    柳氏见翔公子帮了倒忙,心里也很是着急。她就是想让王妃心里生出一些愧疚来,也好让自己在王府的日子好过一些。但没想到,事情竟然演变成这个样子。跟预计的相差甚远,这让她有些手足无措。

    司徒锦见时机差不多了,于是故意提起一件事。“啊…柳姨娘小产了,坐在地上可不好。母妃还是找人给她准备个软榻,一会儿花郡王过来给媳妇诊脉,顺便也好给柳姨娘看看,免得伤了身子,影响以后生育。”

    说起花郡王,王妃的心总算是安定了。“也好。免得有人在这里乱嚼舌根,指责本宫虐待了这庶出的!”

    说完,给了珍喜一个眼神示意,珍喜便让丫鬟们抬着一张罗汉床过来,将柳氏扶了上去。

    柳氏本就惶恐不安,又听见花郡王要来给世子妃诊脉,心里就更慌了。“多谢王妃娘娘厚爱!婢妾自知身份低微,不敢劳驾郡王…”

    “翔公子刚才还说母妃偏心呢!既然如此,柳姨娘也就不必客套了。”司徒锦知道她心虚,但也没打算就这么轻易的放过她。

    想要算计到母妃的头上,她胆子不小,野心也不小。这样的女人,只有彻底的打垮她,才能永除后患!

    柳氏的面庞灰白一片,显然是吓得不行。

    她的计划,就这样功亏一篑。这样也就罢了,还要落得一个欺主的罪名,日后她可就没好日子过了!

    被王妃冷落也还好,日后翔公子定然也不会再这么宠着自己。陈氏那边,就会更加的肆无忌惮。妾室的地位到底不必正室,她的结局如何,一目了然!

    就在她瑟瑟发抖的时候,那林御医担不住,一个趔趄,晕了过去。

    沐王爷见他这般没用,心里就产生了换掉他的念头。王府这样的人家,岂会用一个废物?!这样想着,他更加坚定的站在王妃这一边,觉得她是冤枉的了。

    翔公子愤怒的瞪着司徒锦,恨她不该插手这件事。

    司徒锦却依旧笑得没心没肺,和王妃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根本就是无视他的存在。

    这时,丫鬟进来禀报,说是花郡王来了。

    王爷连忙叫人将他请了进来。“阿影你来的正好,你快去帮柳氏把把脉。她刚刚滑了胎,可别留下什么后遗症。”

    花弄影扫了司徒锦那幸灾乐祸的神色一眼,心里顿时就明白了。只不过,他是不屑碰那个不认识的女人的。他只是靠近她,闻了闻,便有了结论。“王爷怎么拿我开起玩笑来了!柳氏根本没有妊娠的迹象,哪儿来的滑胎一说?”

    “不可能!”翔公子听了这话,就爆发了。“怎么可能!她都流了这么多的血,明明就是没了孩子,你怎么能信口胡说!”

    花弄影蹙眉,轻蔑的回道:“哼!你说这是滑胎产生的血?那我倒要问问翔公子你,你的妾室,身上如何会有畜生的血?莫非,她是与畜生苟合,才怀的胎么?!”

    花弄影这话刚落地,司徒锦就忍不住笑了。

    王妃也是一脸鄙夷的望着柳氏,她自然是对花弄影全然信任的。“影儿,你说…柳氏身上的血是畜生的血?”

    “这畜生的血,跟人血可是有区别的!人血跟动物的血颜色是不同的,深浅度味道也有些不同。若是我判断的不错,她身上的血,应该是家禽一类的血。”花弄影嘲讽的勾起嘴角,似乎觉得受到了莫大的羞辱。

    用这样的手段来糊弄他,还真是对他医术的侮辱!

    “柳氏,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用这么卑劣的手段来戏弄本王!”沐王爷听花弄影解释完,就忍不住发火了。

    这王府里为何就有这么些不安分的人,非得将王府搅得一团糟呢!东厢这边一直相安无事,过得好好儿的。偏偏西厢那边就是不安生的!生了个没用的儿子也就罢了,后院的女人还弄出这些无聊的把戏来,真是忍无可忍!

    “父王息怒…儿子也不知道她会欺瞒父王,还嫁祸给母妃啊…”翔公子见风向变了,立刻也抛弃了柳氏,极力摆脱自己的嫌疑。

    不过是个女人而已,没有了柳氏,他还可以有别的女人。若是惹恼了父王,那么他以后要怎么过活?想到这些,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自保!

    柳氏见到花弄影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大势已去。如今,翔公子又为了摘清自己,弃自己于不顾,她顿时觉得眼前一黑,晕厥了过去。

    王妃冷眼看着这一幕闹剧,手里的杯盏瞬间被她丢了出去。“王爷,你现在知道了,这翔公子是如何孝敬我这个母亲了吧?按理说,隐儿继承了世子之位,翔公子早该出府单过去了。不过念在王爷的面上,多收留了他一些时日。可他们却仍旧不知足,非要闹得府里鸡犬不宁。如今,还栽赃嫁祸到本宫头上来了。王爷,您说…该要如何处置呢?”

    沐王爷自然知道这个规矩,只是他念在莫侧妃已经不在的份儿上,才任由大儿子一家住在府里。可现在看来,他们并不是安分的主儿,净做些丢人现眼的事情。为了王府的将来着想,他心里已然有了决定。

    听到分家这一说,翔公子顿时如觉五雷轰顶。

    要他单独开府过日子,那怎么行?!离开了王府,还有谁会高看他一眼?更何况,他锦衣玉食惯了,怎么受得了粗茶淡饭的日子?

    他对自己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没什么本事,有没有多少的家当。若是被赶出王府,哪还有活路!

    于是,他跪着爬到沐王爷的脚下,苦求道:“父王…您千万别赶儿子出府啊…儿子知道错了…难道您忍心看着儿子一家几口挨饿受冻吗?”

    “你个没出息的!竟说丧气话!让你单独出去过,又没说苛待你。该分给你的家业,一分也不会少。你说你,都二十好几的人了,什么正经事都办不成,只知道吃喝玩乐,将来如何能够撑起成个家?”沐王爷痛心疾首的看着大儿子,脸色十分沉重。

    他都不知道以前为何要宠着这个纨绔子弟!明明不爱莫侧妃,还任由她在府里嚣张霸道了几十年。明明有喜欢的女子,却还娶了一个算计自己的女人!他那时候是不是被猪油蒙了心?

    陈氏听说要被赶出府,也急了。她才意识到,王妃这次是真的发怒了!一想到日后的艰苦日子,她整个人就蔫了。

    司徒锦但笑不语,与花弄影两个人相视一笑,当做看戏了。

    若是西厢那边的人能够分家出去,也算是好事一件了!毕竟,有这些人在府里,也是个麻烦。时刻防备着,也挺累的!“父王,您也听见了。柳氏这身子本就不好,还要到处走动。虽然是一片孝心,想要过来谢恩。但却惹得母妃生气,倒是本末倒置了。说起来,这孩子也算命大的。上一回大嫂无心之失,柳氏摔了一跤,那孩子也没怎么样。不过才跪了一会儿,就没了…”司徒锦淡淡的讲述着,并未被柳氏给牵着鼻子走。

    沐王爷蹙了蹙眉,想到上次祥瑞园里的那些事儿,脸色顿时一沉,喝道:“林医正,你怎么办事的?不是说胎儿稳妥了么,怎么这么轻易就…”

    林御医急的不行,都不知道该站在哪一边了。

    柳氏心里也十分的着急,她偷偷地给了他一个眼神,示意他按照自己教的那些话说。林御医心里慌乱得很,不过还是赌了一把。

    “启禀王爷,小的的确是很用心帮柳氏保胎了。兴许…兴许是上次摔得太严重,这一次又受罚,故而胎儿不稳,才…”

    “这么说来,倒是本宫的不是了!不该罚了一个顶撞本宫的贱婢!”沐王妃是越听越生气。想到上次司徒锦更她说起的那些可疑之处,心里早已恨透了西厢那帮子喜欢搬弄是非的人。

    见到王妃发怒,王爷心里十分的心疼。“顶撞王妃,可是重罪!柳氏,本王见你平日里也是个乖巧的,怎么就冲撞了王妃了?莫非,你是故意过来找罪受的?!”

    “父王明鉴啊!柳氏哪里有那个胆子顶撞母妃啊!”翔公子见沐王爷偏心王妃,心里就很不服气的喊道。

    司徒锦瞥了他一眼,冷眼看着他们的表演。

    沐王爷冷哼一声,说道:“明知道自己身子不好,还跑到芙蕖园来丢人现眼!这般无状,就算王妃打死了也不为过!”

    “父王,您也太偏心了!我也是您的儿子啊,柳氏怀的,也是您的孙子啊!您怎么说,岂不是连儿子也跟骂了进去?弟妹的孩子就是金贵的,我的孩儿就是卑贱的么?”翔公子一向嚣张惯了,说起话来也是异常的刁钻。

    沐王爷气得胡子一翘一翘的,恨不得上前给儿子一巴掌。大庭广众之下,居然敢顶撞他这个做父亲的,还真是无礼的很!

    “给我闭嘴!你这个畜生,有你这样跟父王说话的吗?什么偏心?!试问这么些年来,本王可亏待过你?说出这般大逆不道的话,真是不孝!”

    柳氏见翔公子帮了倒忙,心里也很是着急。她就是想让王妃心里生出一些愧疚来,也好让自己在王府的日子好过一些。但没想到,事情竟然演变成这个样子。跟预计的相差甚远,这让她有些手足无措。

    司徒锦见时机差不多了,于是故意提起一件事。“啊…柳姨娘小产了,坐在地上可不好。母妃还是找人给她准备个软榻,一会儿花郡王过来给媳妇诊脉,顺便也好给柳姨娘看看,免得伤了身子,影响以后生育。”

    说起花郡王,王妃的心总算是安定了。“也好。免得有人在这里乱嚼舌根,指责本宫虐待了这庶出的!”

    说完,给了珍喜一个眼神示意,珍喜便让丫鬟们抬着一张罗汉床过来,将柳氏扶了上去。

    柳氏本就惶恐不安,又听见花郡王要来给世子妃诊脉,心里就更慌了。“多谢王妃娘娘厚爱!婢妾自知身份低微,不敢劳驾郡王…”

    “翔公子刚才还说母妃偏心呢!既然如此,柳姨娘也就不必客套了。”司徒锦知道她心虚,但也没打算就这么轻易的放过她。

    想要算计到母妃的头上,她胆子不小,野心也不小。这样的女人,只有彻底的打垮她,才能永除后患!

    柳氏的面庞灰白一片,显然是吓得不行。

    她的计划,就这样功亏一篑。这样也就罢了,还要落得一个欺主的罪名,日后她可就没好日子过了!

    被王妃冷落也还好,日后翔公子定然也不会再这么宠着自己。陈氏那边,就会更加的肆无忌惮。妾室的地位到底不必正室,她的结局如何,一目了然!

    就在她瑟瑟发抖的时候,那林御医担不住,一个趔趄,晕了过去。

    沐王爷见他这般没用,心里就产生了换掉他的念头。王府这样的人家,岂会用一个废物?!这样想着,他更加坚定的站在王妃这一边,觉得她是冤枉的了。

    翔公子愤怒的瞪着司徒锦,恨她不该插手这件事。

    司徒锦却依旧笑得没心没肺,和王妃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根本就是无视他的存在。

    这时,丫鬟进来禀报,说是花郡王来了。

    王爷连忙叫人将他请了进来。“阿影你来的正好,你快去帮柳氏把把脉。她刚刚滑了胎,可别留下什么后遗症。”

    花弄影扫了司徒锦那幸灾乐祸的神色一眼,心里顿时就明白了。只不过,他是不屑碰那个不认识的女人的。他只是靠近她,闻了闻,便有了结论。“王爷怎么拿我开起玩笑来了!柳氏根本没有妊娠的迹象,哪儿来的滑胎一说?”

    “不可能!”翔公子听了这话,就爆发了。“怎么可能!她都流了这么多的血,明明就是没了孩子,你怎么能信口胡说!”

    花弄影蹙眉,轻蔑的回道:“哼!你说这是滑胎产生的血?那我倒要问问翔公子你,你的妾室,身上如何会有畜生的血?莫非,她是与畜生苟合,才怀的胎么?!”

    花弄影这话刚落地,司徒锦就忍不住笑了。

    王妃也是一脸鄙夷的望着柳氏,她自然是对花弄影全然信任的。“影儿,你说…柳氏身上的血是畜生的血?”

    “这畜生的血,跟人血可是有区别的!人血跟动物的血颜色是不同的,深浅度味道也有些不同。若是我判断的不错,她身上的血,应该是家禽一类的血。”花弄影嘲讽的勾起嘴角,似乎觉得受到了莫大的羞辱。

    用这样的手段来糊弄他,还真是对他医术的侮辱!

    “柳氏,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用这么卑劣的手段来戏弄本王!”沐王爷听花弄影解释完,就忍不住发火了。

    这王府里为何就有这么些不安分的人,非得将王府搅得一团糟呢!东厢这边一直相安无事,过得好好儿的。偏偏西厢那边就是不安生的!生了个没用的儿子也就罢了,后院的女人还弄出这些无聊的把戏来,真是忍无可忍!

    “父王息怒…儿子也不知道她会欺瞒父王,还嫁祸给母妃啊…”翔公子见风向变了,立刻也抛弃了柳氏,极力摆脱自己的嫌疑。

    不过是个女人而已,没有了柳氏,他还可以有别的女人。若是惹恼了父王,那么他以后要怎么过活?想到这些,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自保!

    柳氏见到花弄影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大势已去。如今,翔公子又为了摘清自己,弃自己于不顾,她顿时觉得眼前一黑,晕厥了过去。

    王妃冷眼看着这一幕闹剧,手里的杯盏瞬间被她丢了出去。“王爷,你现在知道了,这翔公子是如何孝敬我这个母亲了吧?按理说,隐儿继承了世子之位,翔公子早该出府单过去了。不过念在王爷的面上,多收留了他一些时日。可他们却仍旧不知足,非要闹得府里鸡犬不宁。如今,还栽赃嫁祸到本宫头上来了。王爷,您说…该要如何处置呢?”

    沐王爷自然知道这个规矩,只是他念在莫侧妃已经不在的份儿上,才任由大儿子一家住在府里。可现在看来,他们并不是安分的主儿,净做些丢人现眼的事情。为了王府的将来着想,他心里已然有了决定。

    听到分家这一说,翔公子顿时如觉五雷轰顶。

    要他单独开府过日子,那怎么行?!离开了王府,还有谁会高看他一眼?更何况,他锦衣玉食惯了,怎么受得了粗茶淡饭的日子?

    他对自己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没什么本事,有没有多少的家当。若是被赶出王府,哪还有活路!

    于是,他跪着爬到沐王爷的脚下,苦求道:“父王…您千万别赶儿子出府啊…儿子知道错了…难道您忍心看着儿子一家几口挨饿受冻吗?”

    “你个没出息的!竟说丧气话!让你单独出去过,又没说苛待你。该分给你的家业,一分也不会少。你说你,都二十好几的人了,什么正经事都办不成,只知道吃喝玩乐,将来如何能够撑起成个家?”沐王爷痛心疾首的看着大儿子,脸色十分沉重。

    他都不知道以前为何要宠着这个纨绔子弟!明明不爱莫侧妃,还任由她在府里嚣张霸道了几十年。明明有喜欢的女子,却还娶了一个算计自己的女人!他那时候是不是被猪油蒙了心?

    陈氏听说要被赶出府,也急了。她才意识到,王妃这次是真的发怒了!一想到日后的艰苦日子,她整个人就蔫了。

    司徒锦但笑不语,与花弄影两个人相视一笑,当做看戏了。

    若是西厢那边的人能够分家出去,也算是好事一件了!毕竟,有这些人在府里,也是个麻烦。时刻防备着,也挺累的!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