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一等弃妃 »  八十四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八十四

小说:一等弃妃作者:浅笑微染
返回目录

    这些天来仟殿失明的事情一直重重的压在她的心头,无论做什么都觉得愧疚,听到仟殿能看见一点点的亮光,她真的是要比仟殿本人还要高兴。

    只要再过不久,仟殿的眼睛就能很快的恢复了吧?

    “妙戈已经嫁人了?”正在喂妙渊和妙言吃东西的南宫清弦听到初喜的禀报,一脸的惊愕,同时心猛得一紧。

    她怎么可以嫁人?怎么可以?

    “是,那个男人逆光而做,奴才没有看清他的长相,但是却看到他眼睛上蒙着一块布,应该是一个瞎子,奴才怕被发现,所以只听了几句就回来了,但是从他们的亲密举动看来,他们的确是夫妻。”初喜回答着。

    一个瞎子?南宫清弦在脑海中迅速的搜索着,之后又不确定的问:“那个男子的背影是不是很纤长,穿着一身的白衣,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不俗的气质?”

    初喜想了想:“是的,奴才虽然看不见他的长相,但是他的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一些贵族的气息。”

    “砰”南宫清弦将手中的汤匙搁到碗中,眉头深深的皱着。

    安染夜!除了安染夜,他再也想不出有任何的人了。

    没有想到苏妙戈到最后还是选择了安染夜,还是爱上了他,为了爱她那么大的仇都不报了。

    也许她报了,只是要了安染夜的一双眼睛作为惩罚而已……

    可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安染夜的猜忌心那么重,她怎么有胆让他来看孩子,她难道就不怕被安染夜发现吗?

    还是安染夜已经知道了???

    想到这里南宫清弦立即推门而出,朝苏妙戈那间的雅间走去。

    而这个时候苏妙戈和仟殿也用完了餐,从房间中走出来。

    三人在走廊中不期而遇。

    “怎么了?”仟殿转过头,温和的问了一句。

    苏妙戈看着对面的南宫清弦,摇了摇头:“没什么,你在这里等我,我去让奶妈把孩子带过来。”

    “好!”仟殿温润的说,松开苏妙戈的手,便静静的站在那里,绝魅的眼眸没有焦距的直视着前方。

    脸上是一副温笑的表情,但是同时双手却在袖中慢慢的握紧,心的地方就在那一秒迅速的被刺痛。

    其实,他的视力已经恢复了,就在前几天,他刚醒来便发现自己能看见东西,虽然朦朦胧胧的,到了第二天他便完全恢复了光明。

    所以他能看见站在对面的那个人是谁,看得见妙戈在见到他那一瞬的表情,而那个人是他在为熟悉不过的人。

    他跟仟燮说过,他想自己骗自己两个月,任性两个月,所以他想再等一个月之后在告诉妙戈。

    可是当他看见眼前的这个人是谁时,他内心所坚守的东西,在那一刻溃不成军。

    有了他的出现,别说一个月,即使是一天,他也没有办法在安逸的度过。

    他终于知道妙戈为什么要出来,因为南宫清弦!

    恐怕就是上一次也是……

    他预想的没有错,苏妙戈现在对他的感情只是因为愧疚而生成的,只要他的眼睛能看见东西,妙戈心中的愧疚就会消失,对他的感情也会消失。

    他看着妙戈朝南宫清弦走去,看着她走进另外一个雅间,而南宫清弦在走到走廊尽头的时候,一下就拉住了苏妙戈,他好想冲过去,但是他知道他冲过去的代价就是永远的失去妙戈。

    他笑着,笑得眼睛有些湿润,那么的痛!

    他以为他做了那么做就能让妙戈喜欢上自己,可是当这一切遇上一个叫南宫清弦的人之后,便什么都不是了。

    南宫清弦的那一眼,就胜过他所做的一切。

    “妙戈,那个人是谁?”南宫清弦拉住苏妙戈的手,俊雅的脸上浮现着不可置信,那黑曜的眼眸中似乎还蔓延着一种叫愤怒的东西。

    她跟他说过她没有嫁人,可是她却骗了他。

    看到那个男人的第一眼,南宫清弦便觉得他的眼睛在哪里见过,当把眼光移到他们相牵的手时,他第一个感觉就是愤怒,仿佛有一团怒火一下在他平静的心底点燃,然后熊熊的烧着。

    然后就是走上前把他们两分开,然后质问苏妙戈为什么要骗他?

    但是很快南宫清弦就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就像男朋友看到自己的女友和别人在一起时所表现的一样。

    他们现在的关系只是朋友,他没有权利去干涩苏妙戈的私生活,就是妙戈骗了他,他也应该只是生气而已,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我的朋友!”南宫清弦的这个问题让苏妙戈很不好回答,她心中有两个回答,第一个就是朋友,而第二个就是男朋友。

    按照他们现在的关系来说,他们的确是男女朋友,但是苏妙戈却选择了说第一种。

    她不知道为什么,她本想说男朋友的,但是从嘴中说出的却是另外一个回答。

    也许,她是因为看到南宫清弦眼中的愤怒,不想在激怒他而这样说的吧?

    “只是普通朋友?”南宫清弦压抑着心中的愤怒,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

    苏妙戈犹豫了一下:“这和你无关,我要带妙渊和妙言走了。”

    “我不准!”南宫清弦更加用力的按住苏妙戈的肩膀,让她的身体紧紧的贴在墙壁上,俊逸淡雅的眼眸此刻却充斥着各种挣扎各种矛盾的情绪,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是那么的霸道。

    南宫清弦是一个淡雅冰冷的人,所有的事情都会表现的淡淡的,而这次的举动却让苏妙戈吃了一惊。

    仿佛完全没有预料到一般!

    南宫清弦一向与她说话都是商量的口吻,绝对不会出现这样霸道的口吻。

    “我不准我的孩子叫别人爹,更不允许我的女人嫁给别人!”南宫清弦黑曜般的眼眸紧紧的锁住苏妙戈的剪眸,如雾般淡雅的眸子此刻却弥漫着从未有过的霸道。

    苏妙戈被南宫清弦的这一句话吓到了,更被南宫清弦的眼神所震撼到了。

    那样的眼神,她只见过一次,就是在喝醉酒之后他把她当成太子妃的时候!

    温情却又不失霸道……

    “我……这是我的私生活……”苏妙戈的心一下跳的好快,说话也有点结结巴巴。

    南宫清弦的那个眼神,让她一下子仿佛又回到了一年前,回到了那个农舍,就连当时的那种纠结,小鹿乱跳的感觉也在那一刻回来了。

    苏妙戈后面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紧接着南宫清弦就做出了让苏妙戈更加震惊的举动。

    南宫清弦一下就俯下身,双手紧紧的扣住苏妙戈的脑勺,樱花一般的嘴唇贴到妙戈柔软的嘴上,立马如百万军马般强势的挑开苏妙戈的贝齿,与她的舌尖迅速的纠缠在一块儿,霸道而又专横,完全不给苏妙戈任何喘息的机会。

    “立刻,你给我立刻离开那个男人!”南宫清弦松开苏妙戈的唇畔用一句绝对不容许违抗的语气说。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