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宅女的洞天福地 » 正文 第一章 首饰盒里的玻璃壶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正文 第一章 首饰盒里的玻璃壶

小说:宅女的洞天福地作者:白萌
返回目录

    第一章饰盒里的玻璃壶

    年底将至,乐悠不高兴和人挤车,特地挑了个不是周末的日子回家看望父母。她在s城念大学,明年就要毕业了。

    写毕业论的日子格外清闲,宿舍里三个姐妹都是s城本地人,早都搬回家里去住了,要不是在家里父母整天唠叨,乐悠还真想在家多住几天。

    毕业、工作、结婚……

    靠在车窗上的乐悠撇撇嘴,在大学里认识的男友张旭还要读研究生,哪有老人家想得那么快。

    等毕业了她就在s城找个公寓租下来,再找份小白领的工作,攒上几年私房钱。

    乐悠家离s城一个多小时车程,在郊区,城市规划对这块地还没有进行改造,下了车就能看到连绵的田野和富有淳朴气息的农家院宅。

    乐悠沿着田间小路走进村子里,她家在村子间偏上的位置,据说是乐悠曾曾祖父选的地基建的老宅,传到乐悠父亲手里,推翻了石墙木门,建起了一栋独门独院的乡间小别墅,乐悠对老宅子的印象在六岁的时候就戛然而止。

    农村里民风朴实,家家户户白天都不关大门,乐悠瞧见自家的院门敞开着,望进去满树的腊梅花开得煞是好看,还没等她走到院门口,里面窜出一条小黑狗来,冲着她殷勤地狂摇尾巴,不住地在她腿上磨蹭撒娇。

    “乖乖。”乐悠笑着摸摸小黑狗,走进院子,母亲苏英兰弯腰在铺开的芦席上晒一些用不到的家具杂物,大多她都见过,平时堆放在杂物间里,这会儿母亲怎么想到要晒这些东西。

    “妈,你在做什么?”乐悠喊道。

    苏英兰听到声音扭过头,乐呵呵地笑了:“我说这小家伙怎么跑出去了,你回来啦。正好,帮我把这些老东西晒晒。我给你买了只鸡,正在锅里炖着呢,我去放点香菇和木耳,你喜欢吃。”

    “怎么一回来就要我做事啊,妈。”乐悠一边抱怨,一边笑嘻嘻地走过去,翻了几样东西说道,“这不是都堆在小房间里么,现在拿出来干嘛?”

    “小孩子不懂喽,这些可都是你爷爷***宝贝,当然要拿出来吹吹晒晒,你手上拿的这个,就是你爷爷当年亲手做给你***饰盒,以后就给你了,当嫁妆!”苏英兰笑着抬腿往厨房里走。

    乐悠手里的盒子不大,却很沉,她记得小时候趴在奶奶梳妆台上的时候,就见过这个黑檀木盒子,不过奶奶都当宝似地放着,她有几次偷偷想去拉开盒子里的小抽屉,都被奶奶把手拍了回去。

    爷爷奶奶过世多年,这盒子她早就忘记,没想到现在找了出来。

    想起两位老人,乐悠鼻子有点酸,赶紧放下手里的盒子,将其余东西都平平地铺了一层,借日头晒去潮气。

    铺好后到井边洗了洗手,伸头看看苏英兰还在厨房里忙碌,乐悠一手抱了盒子,一手拖了张小凳子,坐到墙角去晒太阳。

    这个饰盒乐悠奶奶用了六十多年,黑檀木沉沉的,散着一股油的腻香,它总共分四层,上面三层是小抽屉,下面一层是可拆卸的木板,放一些大件的饰和梳洗用具。

    乐悠拉开第一层抽屉,里面竟然还有个黑色的饼,以前就是用它沾了头油抹在头上,整个匣子的香气就是它散出来的。第二层里面是空的。第三层里面装着几根夹,一根簪子,都是奶奶用过的东西。

    拆开最下面那层木板,乐悠愣住了,伸手从里面掏出一个精致的玻璃壶来。

    这个玻璃壶只有火柴盒大小,光滑圆润,从正面看上去一层釉质晶亮,内层勾勒着精美的山水风景,气韵深远,塞着壶口的则是一颗雕工优美的钮状兽雕。

    乐悠握住玻璃壶摇了摇,里面是空的,她拔掉兽钮,眯着眼睛朝里看,恍惚云里雾里,仿佛自己在高空缆车上看峡谷一般,她赶紧闭了闭眼睛,再往里面看的时候,只看到乳白色的磨砂壶壁上勾勒的风景画,其余什么都没有。

    “妈,快出来看看,这是什么?”

    乐悠举着玻璃壶大声喊道,苏英兰吓了一跳,丢下炒菜从厨房里跑出来,看到只是一个玻璃壶,没好气地说道:“菜还炒着呢,这是什么呀?等你爸回来了问问他,也许是你爷爷的。”

    见苏英兰也不知道,乐悠觉得这东西应该不是什么贵重物品,穿根红线当个挂坠不错,还能往里面装香水什么的。

    到了午,父亲乐于宁回家吃饭,对这个玻璃壶的来历也不清楚,既然是在老人家的遗物里找到的,那就该是家里的东西,乐悠喜欢,让她拿去玩也没啥大不了。

    饭桌上讲着讲着,先是询问了一下乐悠最近在s城的生活学习,自然而然就转到她毕业后的打算,当听到乐悠想留在s城的时候,两人既不同意也不反对,他们知道女儿有点嫌他们啰嗦,但有些话不吐不快,憋在心里更难受。

    “小张还要读研究生的话,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呀?”苏英兰问道。

    “至少也要等他毕业吧,妈,您想太多了。”乐悠一口饭含在嘴里,含含糊糊地答道。

    苏英兰对乐于宁使了个眼色,乐于宁说道:“悠悠啊,你们什么时候结婚都好,也该早点定下来了,两家走动走动,要做的事情还多着呢。”

    “唔唔……”

    乐悠头埋在饭碗里只管吃饭,心里开始         叫苦,她还是早点溜回学校吧。要是被张旭知道,又该笑她自讨苦吃,没事回家被老人念叨。

    张旭啊,乐悠默然,两个人虽然是恋爱关系,但她总觉得有点不对味,别说在一个学校里都要几天才见一次面,短信不回,电话也经常不接。宿舍里的姐妹老早就劝她换一个算了,这样的男人靠不住,她当时想张旭人还不错,长得又帅又有上进心,就一拖到了现在。

    都说毕业等于分手,还有大半年,她的确需要和他好好规划一下今后的生活。

    第二天乐悠睡到了日上三竿才起床,苏英兰给她准备了一堆家里自腌的腊肉,让她在宿舍里拿电饭锅蒸了吃。

    乐悠找了根红线把玻璃壶贴身挂在手腕上,感觉紧贴着手臂凉凉的壶壁,心里美滋滋地想,或许爷爷奶奶在天之灵还能保佑她呢。

    拎着沉沉的腊肉,乐悠又花了一个多小时回到s城,下车就给张旭打电话,拨了三四次拨不通,第五次终于有人接了。

    “张旭,你在哪里又不接电话。我回家带了点腊肉,你来我宿舍拿吗?”乐悠站在斑马线上,看着红灯闪烁,准备过马路。

    “不了,你自己吃吧,我下午还有个实验,恐怕要做到晚上了。”张旭的声音有点轻,乐悠还想说什么,那边已经说了拜拜,把电话给挂了。

    “实验实验,满脑子的实验,实验比女朋友还重要哦!”红灯跳绿,乐悠不满地低头快走,紧盯着手机屏幕噼里啪啦打字,短信向同宿舍的姐妹们诉苦,顺便问她们要不要回来打秋风,以往每年她们都嚷着要吃苏英兰做的腊肉。

    嘀嘀——

    刺耳的喇叭声从她身后响起,乐悠抬起头,才现自己快走到路边,但正好卡在别人右转弯车道上,一辆银灰色的雷克萨斯正不满地冲她按喇叭。

    有车就了不起啊,乐悠快走几步跑上人行道,回头看了车尾一眼,对那一串阿拉伯数字6的车牌极为鄙视。

    低头继续短信,然而没走几步她就整个人飞扑了出去……

    不知道是谁将人行道上的一块方砖撬了起来,正在按手机键盘的乐悠哪里看得到,一头栽倒在地上,手腕边传来刺痛,似乎还听到破碎的声音。

    完了完了……爷爷***玻璃壶啊!痛……

    乐悠顾不得腊肉,坐在地上就拉起袖子来看,想着肯定被玻璃碎片扎到了,壶碎了又心疼得要命,如果她不把玻璃壶带出来多好。

    拉起袖子,乐悠张大了嘴巴——那个壶完好无损,上面好像有些红色的痕迹,她想去擦擦,壶面转眼又变得光洁如玉。手腕上也没有被刺破的痕迹,仿佛那阵刺痛只是她的错觉。

    居然没有破,以前的东西就是质量好。

    乐悠坐着傻笑,半晌反应过来自己正坐在人行道上,不知被多少路过的人和车看到了自己摔跤的囧相,脸上顿时**辣的,赶紧站起来拍掉身上的泥灰,捡了腊肉低着头猛走。

    回到宿舍把腊肉蒸上,乐悠换了身轻便的冬装,想想玻璃壶塞在袖子里不保险,虽然不习惯脖子上有个东西吊着,总比弄坏的好。

    这时候解了绳子仔细看玻璃壶,上面画着的山水树木似乎更加鲜活了,云纹水气就像要流出来一样。

    “如果真有这壶世界,就是去看一眼,都觉得很幸福啦。”

    乐悠笑着自言自语,看着青山绿水,不禁有点悠然神往。

    没等她说完,眼前突然雾蒙蒙一片,她头重脚轻像踩着棉花,随着亮光大放,她惊恐地现自己站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视力可见范围以她为心,是个半径约十米的圆,周围全是白雾茫茫,一束阳光破开她头顶的雾气照下来,正好将这块圆地照得温暖明亮。

    这圆地不光是乐悠脚下踩着的草地,靠近白雾边缘,是一段清澈的水流。

    这里是哪里……

    乐悠惊得目瞪口呆,她不是在宿舍里吗?

    是幻觉,还是……乐悠打了个哆嗦,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始         上下左右地打量着自己周围的空间,空气清新,脚下柔软,天哪,她可不认为有这么真实的幻境?!

    可她明明就站在宿舍里拿着她的宝贝玻璃壶,其他什么都没做。

    什么都没做。

    等等,她好像说——如果去壶世界看一眼……

    天哪,难道她金口玉言,一语成真,真的进了玻璃壶的世界?这世界怎么这么小,青山绿水呢?!

    如果她要出去,该怎么办?

    刚刚想着出去,眼前一花,乐悠又体会了一把失重的眩晕,却现自己好端端地站在宿舍里,手里握着玻璃壶……

    她回来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