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宅女的洞天福地 » 正文 第九章 不开花的兰,无价之宝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正文 第九章 不开花的兰,无价之宝

小说:宅女的洞天福地作者:白萌
返回目录

    第九章不开花的兰,无价之宝

    “真正的无价之宝,在这里。”苏子闲微微倾身,乐悠都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气息,这是一种介于花香和草味之间的清冽淡香。

    “小苏君不要说笑了,要是真有无价之宝,苏老还不早拿出来让我等开眼?”都彦宏博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眼睛斜过乐悠,他之前根本没注意随着苏老进来的几人,尤其是那两个女孩子。

    乐悠并不是那种一眼看过就惊艳的女孩,都彦宏博对她丝毫不在意,哈哈一笑之后就走到自己座位上盘腿坐下。

    弄坏了“雪枫”,都彦宏博的心情相当好,在他看来,能达到目的何必在乎过程的卑劣。

    乐悠往后退了点,拉开和妖孽的距离,她被苏子闲弄得有些尴尬不安。

    “悠悠姐,无价之宝是什么啊?爸爸你知道吗?”杭家琪莫名其妙地问道。

    杭老爷子也莫明地摇摇头,不知道乐悠和苏子闲打得什么哑谜,这两人明明今天才刚认识,其能有什么神秘。

    “你在胡说什么啊!哪里来的无价之宝。”乐悠压低了声音对苏子闲说道。

    “我说有,就是有。”苏子闲说道。

    都彦宏博喝着茶,打了个哈哈笑道:“既然小苏君坚持有无价之宝没有让我们看到,那就快点拿出来吧,也好让我们开开眼界。”

    他随意地看了看他们,女孩子身边就一个很大的背包,哪里能装柔弱的兰花?稍微碰到蹭到兰花就会折损,不知道这两人在玩什么把戏。

    “无价之宝,就在……”苏子闲伸手一点乐悠,手指再划出个优美的弧度,指得却是地上那个鼓囊囊的双肩包,“就在悠悠的包里。”

    乐悠被他指住的时候只觉得心头突突直跳,及至听他说包,心里一松,转而又恼怒起来,吓死她了,她还以为这妖孽真的是妖孽,有特异功能呢。

    可是她的包里……只有一袋子草啊!

    那袋子草就是无价之宝?乐悠笑不出来,隔了几秒憋出一句话:“你要什么自己拿吧!”

    所有人的目光都停在她那个双肩包上,连苏老都愣愣地看着。

    苏子闲弯腰拎起双肩包,熟门熟路地把包打开,一般人见了还都只当原本就是他的东西呢,看他伸手从里面掏出一兜用塑料袋子装的草来。

    极其常见的市塑料袋子,乱糟糟的露出草叶,托在一身洁净的苏子闲手里更是碍眼。

    东洋人忍不住哄堂大笑,杭老爷子也失望地摇摇头——这个苏子闲看着人品相貌不俗,怎么在这档子上胡言乱语。

    乐悠无颜地低下头,她就说嘛,这些草怎么会是无价之宝,还是当日她从花鸟市场的兰花店老板那儿讨来的不值钱的东西,老板都这么说,她只是见着这草生命力顽强,心里一动就养在洞天福地里,结果别的没什么,果真是不会开花的草。

    这草不开一朵花,叶子特别茂盛,绒绒的有种像天鹅绒的光泽,叶脉是丝丝的银线,边缘泛着金色,在洞天福地里太阳一照格外鲜活,乐悠寻思着杭老爷子总喜欢弄点花花草草,特意挖了一包准备送给他。

    哪里知道被妖孽男苏子闲看到了,硬要说是无价之宝,让她丢脸,还怎么送人啊。

    苏子闲瞅着各人反映,唇边露出几分讥诮,小心地将兰草连着泥土从塑料袋里捧出来,直接就放在乐悠前面的案几上。

    脱去了塑料袋,这些漂亮的叶片完全散开,顿时在水晶灯的照耀下犹如金银勾勒的工艺品一般,丝绒般迷人的光泽在整盆草上托出一团耀眼的光晕。

    “这!”都彦宏博猛地站了起来,把前面的案几都撞歪了,茶水洒了一地。

    他见鬼般地盯着这捧兰草,比见到“雪枫”更为惊骇的神情!嘴唇哆嗦着竟然说不出话来。

    众人屏息凝视,没人再出一点笑声。

    这样的兰草,不是说这些人没见过世面,而是——当真罕见。

    曾经在爱知县国际兰花大赛上出现过一盆金线叶兰,和这捧兰草极为相似,但这捧更加华丽!金线的边缘叶脉见过,那银色的叶脉却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当年那盆金线叶兰在卖出一个天数字后就消失                                无踪,难道这捧兰草是它和别的珍贵兰草杂交的后代?所有人都在极力推断这捧兰草的出处。

    “不可能!这不可能!你们怎么会有这样的……这样的兰草!”一个东洋人失声叫道。

    “怎么?这是不是无价之宝?”苏子闲修长的手指抚过兰叶,光彩迷人,魅力十足。

    都彦宏博站着失了神,突然身躯摇了摇,一下颓然坐倒在地上。

    这回,真的败了。

    这对可恨的男女,竟然将这么罕见的兰草如此不当一回事地塞在塑料袋里,是他看走了眼,阴沟里翻了船。

    “乐悠丫头,你瞒得我们好苦,该打,该打啊。”杭老爷子笑得合不拢嘴,柳暗花明又一村,他只觉得大大地扬眉吐气。

    苏老抹了抹眼睛,也笑着向乐悠点点头,这丫头他没看错,背后那位高人深不可测……他得想想办法,撮合他家子闲和乐悠,过了这个村可没那个店了。

    乐悠哪里知道这些人心里的小九九,对面东洋人看她的眼光就跟有不共戴天之仇一般,再说这兰草拿回来的时候可是很普通的,放进洞天福地才变了模样。

    “我说过,你很有价值。”苏子闲惟恐天下不乱般突然凑近她耳边说道,他的唇呼出热气,烫在乐悠的耳朵上,乐悠不争气地耳朵红了。

    这该死的妖孽男!

    如此甚好啊,苏老看在眼里,却认为这两人有点那什么意思……

    一场由东洋人挑起的衅事就这么平息了下去,东洋人的感情有没有受到伤害不是苏老他们想考虑的,此次大获全胜,最大的功臣便是乐悠。

    苏老私底下偷偷地探乐悠的口风,想要知道她身后的高人是谁,乐悠正愁没办法解释最后那捧兰草的出处,顺带着还要填补前面的纰漏,就顺着苏老的意思将那位幕后高人再添油加醋了一番,只说得苏老仰慕不已,叹息无缘一见。

    而苏子闲回到杭家之后就挥手拜拜,气得苏老大骂这小子没有前途,肉疼地盯着乐悠看了一遍又一遍。

    本来乐悠是想把兰草送给杭老爷子的,但是这盆草太过稀罕,恐怕只会给拥有它的人惹出事端,乐悠也就假借着幕后高人的名义,向苏老表达出了想出手的意图。

    苏老虽然不舍,也明白事情利害,几个人四下一商量,当得知高人还在继续培育兰草的时候,想出了一招祸水东移。

    既然因由东洋人而起,那么后果,也由他们承担!

    雷克萨斯宛如银灰色水滴般高飞驰在s城环城公路上,苏子闲西服口袋里手机微微震动了几下,握着方向盘,他唇边的笑容愈加魅惑。

    欣赏一个人——在于她的价值——无价之宝。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