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宅女的洞天福地 » 正文 第五十六章解惑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正文 第五十六章解惑

小说:宅女的洞天福地作者:白萌
返回目录

    第五十六章解惑

    清晨,阳光洒落。

    乐悠穿着拖鞋蹑手蹑脚地溜到楼下,厨房里散出新鲜烤面包的香味,还有浓浓的牛奶香。客厅里空荡荡地,除了管家没有别人。

    太好了!霍深庭他们还没起床……乐悠决定进厨房去偷偷地拿些早饭,然后躲回自己房间里吃,光是洞天福地里的水果并不能完全解决她的口腹之欲,她没打算要做食草动物。

    走了几步,乐悠忍不住扭过头,正和管家暧昧的视线对在一起,就像是她的错觉一般,管家迅换上了他谦恭严肃的表情,推了推架在鼻子上的眼镜。

    干嘛这么神秘兮兮的……乐悠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也不去多想,在管家的纵容默许下溜进了厨房,又在凶悍厨娘的默许下端着面包和牛奶出来。

    一切都太顺利了,顺利得让她觉得似乎有点异样。

    “悠悠?”

    客厅另外一边的门口站着一男一女,穿着白色的练功服,看样子是刚从练功房里出来。

    白玲香汗淋漓,正拿着一块毛巾擦脸,她和霍深庭刚进门,就惊奇地看到乐悠像偷了奶酪的老鼠,东张西望地贴边走,端着早饭又不去餐桌那里坐,看样子是想回楼上。

    “早啊,玲姐……霍师兄,也早……”乐悠尴尬地抬起一只手打招呼。

    “看起来精神不错嘛,”白玲快步走到她面前,笑眯眯地拧了拧她的脸蛋,看看她拿的面包和牛奶,说道,“练了一个早上功夫,吃的东西都消化完了,悠悠,走,陪我过去一起再吃点。”

    她不顾乐悠微弱的反抗,把她拖到餐桌椅子上按下去,高声叫道:“师兄,你也过来吃点吧。管家先生,能不能给我拿点面包过来啊,饿得走不动了……”

    乐悠有苦难言,郁闷地盯着自己面前的牛奶呆。

    霍深庭听了白玲的话走过来坐在乐悠对面的那排位置上,他似乎对乐悠不再如昨天那般感兴趣,低头拿起桌上的一份报纸看起来。

    很快地,面包和牛奶就送了上来,还外加新出笼的各种小点心。

    白玲不停地往乐悠盘子里夹食物,要让她多吃一点,霍深庭对此不闻不问,只管严肃认真地吃着他面前的那份点心。

    其实乐悠已经想好了最简单的说辞,这群人并不会深究她说的话,难应付的只有霍深庭。他作为白玲的师兄,平时毫无接触,自然不会像其他人对待乐悠那样纵容,就怕他问一些难回答的实质性问题。

    三个人气氛古怪地吃着早饭,全靠白玲一个人在打哈哈。

    他们没吃多久,其他人便66续续地下楼来了。

    人多热闹,谁说过一个女人等于五百只鸭子,慕容清或许属于沉默的鸭子,但另外那一千只足以让整个客厅都充斥满她们的声音。

    几个男人安静地看着报纸,偶尔被她们的惊叫声刺激得皱皱眉,经验教训告诫他们不要去招惹兴奋的女人。

    等早饭完毕,管家指挥着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仆人收拾完桌子,几个女孩子围在一起窃窃私语。

    “哇!真的很像耶!”杭家琪突然喊起来,拿着慕容清的镯子和乐悠的玉牌举起来看,生怕看不清楚,又跑到了窗口,对着阳光,两件玉器通体莹润,上面的花纹图样纤毫毕现。

    苏子闲放下报纸,惊奇地眯起桃花眼看了看,指着那个镯子问道:“那是谁的?”

    “是清清姐的传家宝,这个镯子可神奇了,清清姐戴着它从没生过病,连掉下来的花盆都会自动在她头顶绕路走,”杭家琪兴奋地说道,眼睛一瞟看到霍深庭不以为然的表情,顿时不高兴了,“霍师兄,我说的可都是真的,我们都亲眼见到过。”

    “你说是,就是吧,”霍深庭懒得纠缠,淡淡地说道,“乐悠昨天摔下陡坡,今天她能坐在这里吃早饭,已经是万幸之的万幸,只是她掉下去后为什么会出现在那个石缝洞窟里,令人费解。”

    说完,他看了一眼乐悠,又收回视线继续看他的报纸,

    杭家琪嘟嘟嘴,嘀咕道:“真是一点都不好玩。”

    苏子闲撑着脑袋,薄唇勾起一抹得意的笑意:“清清和家琪都同意是玉牌救了悠悠啊,悠悠又欠我一次人情,嗯……”

    修长的身影映着阳光走过来,一朵娇嫩无比的雪白莲花出现在乐悠面前。

    “幸好你没事……”蓝玉凝视着乐悠,他手的莲花花瓣白得透明白得耀眼,还沾着晶莹的水珠。

    乐悠笑着接过来,拿到手里才现沉甸甸的,手传来微湿冰凉的感觉——这竟然是一朵手工雕刻出的莲花,蓝玉之前一声不响,原来是在用萝卜雕花!

    这冰天雪地数九寒天,就算是寻遍h城,恐怕也翻找不出一朵真正的白莲!

    “蓝哥哥你好厉害!”杭家琪惊呼着,凑到乐悠手前,恨不得把花抢到自己手里,“蓝哥哥,怎么就悠悠姐有,你偏心哦。”

    苏子闲斜眼看过来,轻轻哼了一声,无事献殷勤。

    乐悠小心地把花放在旁边一个干净的小碟子里,抬起头冲着蓝玉不好意思地笑:“蓝玉,谢谢你。”

    “你和我客气什么?”蓝玉笑嘻嘻地冲她眨了眨眼睛,“我们是很好很好的朋友哦。”

    很好很好的朋友……蓝玉迅地掩饰住因为自己这句话产生的失落,神采比窗外琉璃色的光芒还要灿烂——用好朋友的身份站在她身边,竭尽自己所能地保护她珍惜她,等到她做出决定的那天。

    苏子闲的耳朵捕捉到这句话,耸耸肩,很是认真地看了看蓝玉:有意思,比他想象聪明啊。

    白玲担忧的目光在霍深庭和乐悠身上游移不定,她总感觉他们之间不和谐的微妙,乐悠似乎在躲着霍深庭,而霍深庭……

    “悠悠,你一个人走那条石缝,不觉得害怕吗?那么深,你胆子真大,要是我都不敢走。”白玲咬咬唇,突然问道。

    霍深庭拿着报纸的手微微抖了一下,他并没有看她们,而是若无其事地翻过一页报纸。

    乐悠没想到白玲替霍深庭追问,她压抑下心头的一丝异样,笑着说道:“我摔下来糊里糊涂的分不清方向,又害怕在外面被冷风吹得冻死,看到有条石缝就走进去避风了,哪里想到迷迷糊糊越走越深,我又不敢回头,怕身后钻出来一个怪物,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

    慕容清听到这里,掩嘴轻笑:“你呀,自己吓自己。”

    “我可没想那么多,就知道走啊走,后来走到那个洞里一看没有路了,力气也用完了,就什么都不知道啦,”乐悠无奈地摊摊手,侧身搂住白玲,“醒过来就看到玲姐一张大花脸,哭得稀里哗啦,好像我死了一样……”

    “啊呸!小孩子乱说什么!”白玲听乐悠说她哭,恼羞成怒,拎起粉拳就要捶打她,想想又舍不得,就拼命挠她痒痒。

    两个人倒在椅子上东倒西歪,乐悠笑得喘不过气来,还是慕容清好心伸手把她们分开。

    “好啦,以后这件事谁也不准说,谁也不准提,听到没?不然我就扁他!”白玲假装很怒地站起来叉腰恐吓道,很是女王气势地扫视了一圈。

    霍深庭无奈地点点头,放下报纸,乐悠不是犯人,她并没有做出什么具体伤害到他们的事情,说起来,只是这件事存在一些蹊跷,是他太过敏感了吧。

    乐悠松了口气,拍掉杭家琪伸向那朵白莲花的爪子,这丫头,不帮她就算了,还一直捣乱。

    “本来今天的安排是要进深林去踩点,那边有个小木屋可以供晚上留宿,之后两天用小木屋做据点,进行打猎之类的活动。但是昨天出了意外,另外去深林的话,起码要走三个小时的雪地,小木屋里也极为简陋,没有暖气和现代生活设施,你们看接下来的安排是否需要做什么变动,几个女孩子是不是留在这里,以避免再次遇到危险呢?”霍深庭缓缓问道。

    进入深林就意味着会离开别墅很远,昨天那半个小时多的路程只能算是刚开始         ,霍深庭常来这别墅打猎,他心里清楚,从别墅到小木屋,起码得走上两个多小时,要是带上这几个女孩子,尤其是那个杭家琪,恐怕三个小时都难。

    而且小木屋里没有暖气,也没有洗浴,仅仅只是供猎人歇脚休憩的暂居所,要是她们之随便哪个人出点意外,连救护条件都没有。

    霍深庭有点头痛了,他本来就是看在白玲生日的份上,很勉强地答应带她来h城玩,谁知道她呼朋唤友还另外找了这么多人,这个小师妹他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自己答应下来的事又不能反悔。

    两个男人还好说,看昨天的身手都算是普通人的佼佼者,那另外三个娇滴滴的女孩子,霍深庭还真没把握能毫无损地带着她们进山出山。

    因此,他把困难都先说出来,希望可以打消她们的念头,能呆在别墅里就再好不过。

    但是他的如意算盘很快落空,还没等那两男人点头,这边他口的几个女孩子可不干了,除了杭家琪有点犹豫,白玲看着他的眼神都凶狠了几分,真有点要把他揍扁的意思。

    “霍深庭!你重男轻女!性别歧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