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宅女的洞天福地 » 正文 第五十九章狩猎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正文 第五十九章狩猎

小说:宅女的洞天福地作者:白萌
返回目录

    第五十九章狩猎

    来了!

    霍深庭双眼放光,猛地站了起来,锡林也从火塘边抬起头,向来温顺的眼睛里流露出凶狠,不住地冲着门口低声咆哮。

    雪地上有扑腾和细碎的惨鸣声,锡林的咆哮把睡得迷迷糊糊的其他人都吵醒了,一个个都还睡得不清醒,霍深庭已经拿了猎枪,大步推开门走了出去。

    早晨火塘里面的火势已经低了不少,一开门,一股冷风卷着雪花散进来,半梦半醒间的众人齐齐打了冷战,一下子清醒过来,木门哐地一下被霍深庭关上了,只有锡林跟着他冲了出去。

    很快,外面传来了清脆的枪声和锡林的狂吠声,这下谁都醒了,几个女孩子慌慌张张地穿好外衣从炕上爬下来,苏子闲和蓝玉也拿了猎枪开门出去,门外一片浅蓝色晨光,霍深庭站在雪地上背对着他们,枪口袅袅有余烟。

    锡林在雪地上来回奔跑,有一行星星点点的血迹逸入山林,在洁白的雪地上显得格外刺眼。

    “它受伤了?是狗熊?”苏子闲摆了个酷酷的pose问道。

    霍深庭摇摇头又点点头,有点郁闷:“它没有受伤,血迹是一只雪鸡留下的,这还是头小熊,估计饿慌了跑来有人的地方偷东西吃。以前应该也在这里得过手,这回看到有人来,觉得有食物吃就又来了。”

    “啊,好可怜的小熊。”白玲居然显露出了难得的母性光辉,开始         扭捏起来。

    乐悠无语望天,忍不住戳穿她:“玲姐,你想的是小熊好可爱,肉好嫩吧?拜托,我们可以回s城去吃烤乳猪。”

    “你不要戳穿人家啦。”白玲嘿嘿笑着,露出了本性。

    “它跑了也许还会来,这狗熊胆子大,见的猎人多了,”霍深庭拿出一根烟,点上火抽了一口说道,“你们想看它也容易,留只小动物在这里,它一准儿来偷吃。”

    没长成的狗熊猎了也没什么意思,进山打猎的人都懂这个规矩,不猎幼兽和怀孕的母兽,以保证野生动物种群能够继续在这深山老林里繁衍下去,生生不息。

    一夜之间,雪地上的圈套陷阱里抓到了四只松鸡,其大部分圈套乐悠她们做的并不过关,稍稍挣扎一下就能破坏掉,这些鸡很笨,踏入破坏了第一个陷阱并不逃跑,而是继续傻乎乎地往别的圈套里钻。三只的一只被那头偷吃的小熊咬走,便只剩下了三只。

    几个人捉住松鸡,拿出一只放在小木屋里放养着,等一会儿放在外面yin*那只小狗熊回来。

    霍深庭往山林里去查看昨天他放进那里面的圈套,不多时,拎着另外两只松鸡和一只雪兔出来,总算是够这几个人吃上一顿新鲜的肉食。

    山里冬天没水,几个人在火塘里取了烧得正旺的柴火出来,又找出一口大铁锅,架在火堆上面化了雪水,将松鸡宰杀去毛去了内脏,兔子也如法炮制了之后,清洗干净血水,回小木屋去架在火塘上面烤。

    乐悠就着热茶吃了几口蓝玉在火塘上烤过的面包片,饶有兴趣地看着霍深庭他们烤肉吃。

    一边锡林被肉香引得哼哼唧唧,霍深庭对这条狗是极为喜爱,笑着瞅了它一眼,说道:“别叫唤,一会儿不会少你的份。”

    乐悠拍拍它脑袋,伏在它耳朵边小声威胁道:“再嘴馋哼哼以后就不给你吃萝卜哦,没出息。”

    锡林听了乐悠的话,一下子脑袋耷拉下来,萝卜和烤肉不可兼得?对于一只酷爱啃萝卜的狗来说,这是一个多么艰难的抉择……

    三个男人自然不会让女孩子们动手,好歹看起来都像是有经验的,又有从别墅带出来的丰富调料,虽然外观不漂亮,但闻着还是特别香,再加上这食材新鲜,可是纯正的山林野味,即使没有大厨的手艺,一群人也吃得啧啧有声。

    一大早就吃这么油腻的东西显然受不了,但昨晚上啃了一晚干粮,几个人还真忍不住,一边喝着茶水解油腻,一边大吃大嚼,连女孩子们都没有了矜持,松鸡和兔子个儿本来就不大,很快就把这几只小动物消灭在胃里。

    这会儿吃饱喝足,便到了上午最好出的时候。

    天气不错,云层有散开的趋势,露出大片瓦蓝瓦蓝的天空,风停息了,山林雪海是静默的,几乎看不到雪雾飞扬,早上林子里还有些乳白色的晨雾,这会儿都散了,远山近树,轮廓在众人眼前清晰起来,沿着雪地和丛林里几乎被积雪和枯枝覆盖不清的山路往林海深处走,空气越来越清冽。

    突然,锡林如箭一般射了出去,乐悠惊呼一声,以为又是和上次一样的情况。

    霍深庭摆摆手,前方鸡飞狗跳,他端起枪瞄准,竟然把一只正在飞起的山鸡给打了下来……乐悠惊讶无比,这相当于移动打靶,而且隔开这么远,霍深庭的枪法居然如此神准。

    不过,她家锡林笨狗,啥时候成了猎犬了?

    “狗有天性。”霍深庭似乎看出来她的疑惑,淡淡说道,锡林咬着那只山鸡摇头摆尾地蹦过来,要给乐悠献殷勤,看着血淋淋的山鸡,乐悠赶紧躲开。

    霍深庭从它嘴巴里把鸡拿下来用细麻绳扎了挂在腰上,鸡血凝冰,并不沾染到他的身上。

    从未有人踏足的雪地上,昨夜动物出没的痕迹都还历历在目,穿过山路和丛林,消失                                在林海深处。有几道足迹格外新鲜,霍深庭认出来说是狍子的脚印,看起来就像是刚刚从这里路过,苏子闲的情绪被他刚刚那漂亮的一枪挑动起来,便笑着说去追,狍子最傻了。

    据说狍子这种动物,你只要冲它吼一声,它就会站在原地挨打,乐悠觉得很是好玩,紧紧跟在两人后面,锡林已经窜了出去。

    在山林里狩猎,现猎物的踪迹便不会沿着路走,而是直接穿林过沟,奔着那一个方向去,哪里还管前面是树木挡路,灌木横生,狗在前面跑得欢,人还得在后面追得快。

    随着霍深庭他们几个男人冲到丛林深处,跟着的也就只有白玲和乐悠,杭家琪还是比不上他们,落在了后面,慕容清在照顾她。但乐悠也是很累了,汗水都顺着她的脸颊往下流,呼呼地像冒着热气的馒头,长时间剧烈地呼吸寒冷空气,她即使有着暖玉和洞天福地的调养,都觉得有点喘。

    听到身边白玲气喘吁吁的声音,乐悠也只得装出喘不过气的样子,以免露出破绽。

    锡林正在追着两只一起奔跑的小动物,霍深庭冷哼了一声,抬起枪——砰的一声,却不是从他这边出,而是蓝玉红着脸,举着的枪口微微冒着蓝烟,他这一枪失了准头,两只狍子被这么一惊吓,反而分开四下乱跑起来。

    噗哧,白玲指着蓝玉直笑,乐悠也禁不住弯腰大笑。

    砰砰!又是两枪!

    乐悠看到几乎是同时,两只狍子突然蹦跶了一下,像瘸了腿一般被子弹打,击倒在地,星星点点的血花散出来,极为妖艳。

    枪声响处,竟然还不是霍深庭,而是苏子闲懒懒散散地放下枪,脸上挂着轻佻的笑意。

    霍深庭朝他竖了竖大拇指,又拍拍蓝玉肩膀,说道:“不要在意,年轻人表现不错,敢开枪就是好汉子。一回生二回熟,下次就好了。”

    两只狍子,霍深庭和苏子闲一人背了一只,往回去寻找落单的杭家琪和慕容清,却看到两个人站在之前路过的一个拐角处,杭家琪还露出一脸嫌恶的表情。

    这大小姐又看到了什么……

    霍深庭走上前去低头,看到一堆排泄物,顿时皱了皱眉,又打量了一下四周东倒西歪的灌木丛,手一挥带着众人往灌木丛完好的路上走。

    大型野兽凶悍,他们带着四个女孩子,还是不要去碰的好。

    越到里面,雪越深,甚至有些地方都没过了膝盖,乐悠深一脚浅一脚地低头走,只听到耳边传来细碎的几声鸟叫,砰砰枪响,对面树上扑剌剌地掉下三只山鸡,这回倒是他们三个人都打了。

    几个人手里都提了东西,走了这么久,一路上见到的都是山鸡之类动物,连乐悠都觉得没有什么意思,看看时间过得快,还不如早点打道回府,放松鸡在雪地上勾引那只小狗熊出来好玩。

    正准备往回走,锡林突然冲着不远处的丛林汪汪叫起来。

    “那是,鹿?!”乐悠指着丛林里跳跃远去的那道轻盈美丽的声影惊呼道。

    这个年代,鹿在山林里已经是极其稀少的动物了,没想到他们居然还能遇上。

    “走吧。”霍深庭点了支烟,深深吸了一口,喷出一个个白色的烟圈。

    “不去追吗?”蓝玉不解地问道,白玲在一旁拼命点头。

    霍深庭摇摇头,说道:“够吃就行了,鹿的奔跑度快,只怕你们都要跟丢,我们还是早点回去,在山里待太久也不安全,我们毕竟不是专业猎手。”

    白玲不甘心地跺了跺脚,她知道霍深庭说得是实话,只是她更不知道,那只鹿奔向的方向上正有只饥饿的大型野兽在觅食。

    “悠悠你累不累?要不要我背你啊?”苏子闲漂亮的脸凑到乐悠面前,笑着问道。

    蓝玉在后面听到,眼神黯了黯,他把猎枪挂在肩膀上,极力把微微颤抖的手藏在背后,并没有吱声。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