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宅女的洞天福地 » 正文 第七十九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正文 第七十九章

小说:宅女的洞天福地作者:白萌
返回目录

    第七十九章

    外面的吵闹声令灵云收住了接下来的话,她挑眉看了看乐悠,却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乐悠暗自咬牙,灵云应该已经知道来的是谁,若她没有猜错,算算时候,蓝玉和苏子闲也该到了。

    “乐小姐,你的无知会害死很多人,”灵云慢慢地说道,“这世界并不如你想象安全,修行界有修行界的法则,并不受普通人的约束。你以为凭他们就可以做什么吗?”

    粉色的袖子轻轻在空飘过,带出一抹杀机,乐悠只觉得眼前一寒,她下意识地侧过身,一片粉色的桃花瓣如利刃一般从她身侧掠过,深深地嵌在软榻之上。

    “飞花伤人,不过是普通人都能练到的层次,相对于修行者不算什么,乐小姐,你还是太单纯了。”灵云慢理斯条地重新拿起了茶盏。

    “修行者的法则就可以允许你们随意对普通人出手吗?你到底想把靛蓝怎么样。”乐悠压抑着心底的惊怒。

    “当然不是,但真要做了,谁会知道呢?”灵云讥讽地笑了笑,“不知道是说你胆大还是说你愚昧,现在还担心着沈家那女孩,她跟着我有什么不好,修行得天下人所梦寐以求的能力和长生,她不应该感激我么。”

    “变成另外一个人,行尸走肉,即使能长生不死又怎么样?”乐悠低声说道。

    “行尸走肉?不,她当然有自己的想法,不然怎么会带你来这里呢。”灵云无辜地反诘道,她突然转过身,正面跪坐着对着包厢门,华美的裙裾绽放在她周围,衬托得她犹如下凡的仙女一般。

    急促而杂乱的脚步声纷纷在门口停住,随着包厢门被粗鲁地扯开,一个身穿粉色薄纱的侍女被一把推着跌跌撞撞地摔了进来,娇美的脸上带着惊惶的泪痕,头和纱裙凌乱难堪。

    灵云不为所动,依旧雍容地端坐着,她脸上带着迷人而哀愁的笑容,水眸里泛出点点泪光,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紧紧盯着堵在门口的那个绝美男子。

    虽然灵云前面已经探察过苏子闲,但远不及真人面对面这般有震撼力,她记得苏子闲所做的一举一动,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承认是乐悠这样一个毫无亮点的普通女孩转移了苏子闲原本属于她的爱,她要再证明一次,苏子闲来这里只是为了她,并不是为了乐悠

    乐悠一下子站了起来,她双拳攥紧,看苏子闲在进门的刹那化身石雕泥塑,盯着灵云不放的时候,一股**的苦涩终于在心底奔涌成河——苏子闲

    眼底酸酸的有些潮湿,似乎有什么东西从眼里滚落,啪啪啪地掉在衣服上、地上……乐悠抬手抹了抹,怎么了,在灵云露出杀机的时候她都没害怕地哭,怎么这个时候会掉眼泪。

    然而事情的展总在人的意料之外,苏子闲却只是木木地盯住灵云看了几秒,居然就迈开长腿,面无表情地从灵云身边走过,径直走到了乐悠面前。

    苏子闲低头皱眉看着掉眼泪的乐悠,忍不住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手帕用力地在她脸上擦了擦,往她手里一塞,说道:“我不就是来晚了一点吗,谁欺负你了,告诉我,我帮你去讨精神损失费,哭得跟个小花猫一样。”

    乐悠愣愣地接过手帕,有点脑筋转不过弯来:苏子闲,苏子闲怎么来和她说话,他不是应该和灵云在眉目传情,含情脉脉地对望吗?

    “你来了。”她哑着嗓子只说出这么一句,忍不住拿起手帕痛痛快快地擦眼泪擤鼻涕。

    蓝玉跟在苏子闲身后进门,他乍见灵云在里面,因为沈靛蓝的关系他对这美貌女子有戒备,今天虽然灵云盛装打扮的关系显得格外美丽,他也不愿多看一眼,他此刻还没知道苏子闲和灵云的纠葛,只当是苏子闲被美色迷惑,还想借机揍他一拳。

    谁料苏子闲抬脚就走,蓝玉讪讪地收了拳头,才慢了几步,就现苏子闲腿长走得快,已经到了乐悠面前递上手帕哄她了。

    弄出一个性情大变的沈靛蓝已经够他恼怒,在看到心里喜欢的人在别的男人面前哭泣,蓝玉俊朗的脸上怒意升腾,造成这一切局面的,正是那个坐在软垫上一副娇花照水模样的灵云。

    “灵小姐,你不该给我们一个解释么”蓝玉无知无畏,愤然走上前去质问灵云。

    “解释?向你?”灵云低着头,长长的黑掩盖住她的俏脸,令人看不清楚她的表情,然而她的嗓音却变得低而尖锐。

    “不要”不等乐悠尖叫出声,灵云长袖一挥,只见蓝玉整个人凌空而起,以极快的度撞击上包厢一侧的墙壁,软软坠在地上,雪白的墙壁上拖出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乐悠忍不住尖叫起来,她一把推开苏子闲,奔向蓝玉——不要不要,蓝玉千万不要有事。

    灵云低着头,尖锐的指甲深深地陷进手掌里,她亦不觉得疼痛,她的内心已经被巨大的羞辱感所淹没了:苏子闲,这个五年前宠她爱她的男人,如今竟然为了一个不如她千分之一的女子,将她视若空气

    她对乐悠说的那些话,那句未曾说完的话,都成了抽打在她脸上的巴掌,火辣辣地疼。

    出手伤人不是她的本意,灵云肩膀微微颤抖着,是他们逼她的,作为一个远远凌驾与普通人之上的修真者,她无法容忍自己受到来自他们的羞辱。

    灵云内心由于五年前不告而别产生的那丝内疚和悔恨,也终于在她这一下重击化为浮云。

    “你究竟是什么人?”苏子闲冷着俊脸,漠然看着灵云,他默准了乐悠的举动,孰轻孰重他还是分得清的。

    灵云慢慢转过身,扬起脸,黑向脸颊两侧滑开,露出她那张清灵的俏脸,此刻散去了哀愁之色的她,细腻美丽的容颜之下隐藏着冰冷和残酷。

    她露出一朵甜美到极致的笑容,腻声说道:“子闲,五年不见,你不认得我了?”

    苏子闲俊眉拧起,朗声问道:“灵霄在哪里?”

    “唉……”灵云一声叹息,“你们每个人都只牵挂灵霄,连子闲你也是这样,看来我真的不受人欢迎。”

    “在事情没有弄明白之前,我想,你要解释的事情还很多。”苏子闲看了一眼蓝玉和乐悠,又回过头对着灵云说道。

    那边乐悠手忙脚乱地掏出手机准备拨打急救电话,然而她现在这该死的包厢里竟然一格信号也没有,难怪她一直没有收到蓝玉或者苏子闲的电话或短信。

    她慌乱地伸手抹着蓝玉嘴角流出的血,却越抹越多,怎么办,再这样下去,蓝玉会死吧

    灵霄她突然想到了灵霄,灵霄能拿出沈靛蓝的药方,他也一定能救蓝玉修行者一定能救蓝玉

    乐悠一下扑到那个倒地的侍女边上,那侍女正吓得瑟瑟抖,抱着膝盖缩成了一团,乐悠拼命摇晃她:“快告诉我灵霄在哪里灵霄”

    侍女此刻哪里敢说话,唯恐灵云一个不高兴就要了她的小命,煞白着脸任凭乐悠一个劲地摇晃她。

    “乐小姐,你看,我刚刚说过的话,现在就应验了——你的无知会害死人。”灵云幽幽说道,“如果你不管沈靛蓝的闲事,那么这个男人就不会死,如果你继续管下去,恐怕苏大少爷也保不住你。”

    苏子闲听了,眸光森冷,他看着眼前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女子,并不知情修行界的他,此刻只觉得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他除了保护乐悠之外,竟然无法去想象别的事。

    他见过苏家祖宅里那些长辈们偶尔显露的身手,只当是小说的功夫,而灵云露出这一手,他显然也是这么认为——但一个年轻的姑娘,怎么可能具有如此深厚的功力。

    这空白的五年,到底生了什么事

    乐悠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她坚定地看着灵云,“修行者就可以为所欲为?修行者就可以杀人放火?你们修得究竟是长生,还是魔头?如果修行者都是像你这样,那肯定也是个肮脏的世界”

    灵云冷笑一声,对乐悠最后一句话恨极——修行界和普通人的世界相比,更是充满了倾轧和斗争,而她这五年待的地方,正是灵家最肮脏之处,是她一辈子,都抹不去的阴影。

    “乐小姐,你今天,说的话太多了……”她偏过头,露出笑容。

    她四周的裙裾无风起舞,在她身边绽开了一片绚烂的桃花,苏子闲骇然震惊,这完全乎他的想象力极限,这是什么?这是人吗?然后接下来的情形由不得他恍惚多想,一片片桃花犹如一支支箭矢,化作流光向着乐悠奔去。

    “灵家丫头,手下留人”

    空间里爆出一声巨吼,包厢都被震得抖了三抖,凭空慢慢浮现出一个白眉老头来,他身量不高,光头,套着一身类似僧衣的布袍,他就这么盘腿飘在空挡在乐悠面前,只是拿手里的扇子对着射来的桃花瓣轻轻一扇,那些桃花便都化作了粉色的轻尘,纷纷扬扬落了一地。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