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  195 让她一命抵一命,我说到做到!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95 让她一命抵一命,我说到做到!

小说: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恍若晨曦
返回目录

    童若冷冰冰的看着他:“冷少辰,我告诉你。”

    童若狠狠地说,咬着牙,话语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那么用力,尽是对靳思瑗的恨。

    “最好是我妈平平安安的出来,她要是有什么事,我一定会让靳思瑗陪葬!”童若咬牙切齿的说,“呵呵,以为把证据都消除的一干二净就没事了?如果我妈出事,我一定会让她一命抵一命,我说到做到!”累

    “若若,伯母不会有事的。”冷少辰低哑着声音说道。

    童若冷冷看着他,嘲讽的冷笑,“怎么,你是心疼靳思瑗,怕我伤害她吗?”

    “不关她的事,她的死活与我无关。”冷少辰皱眉说道。

    他只是不想让这个傻女人做傻事。

    “最好是。”童若冷嗤一声。

    说完,两人谁也没说话,互相看着对方。

    缓缓地,童若才将目光移到手术室外亮着的灯上。

    她的身子在空荡荡的走廊上显得那么单薄,摇摇欲坠。

    天花板上的灯照在她身上,将她单薄的影子映在地上,随着她的身子一起颤抖。

    闷

    她看起来那么苍白无力,那么脆弱,感觉随时都会倒下一样,摇摇欲坠。

    “若若,手术不知道还有多久才结束,你先坐着等吧。”冷少辰艰难的开声,现在跟童若说话,他都要费很大的力气。

    童若神色木然的看着手术室紧闭的大门,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不停地吸着鼻子。

    她不想哭,哭了就好像母亲真的出了什么事一样。

    她才不要这么诅咒母亲呢!

    好像没听到冷少辰的话一样,她依然木然的站着,双腿早已经麻木的好像不是自己的,她不知道是怎么保持着站立的姿势不变,没有倒在地上。

    冷少辰紧抿着唇,他知道她是该生气,是该恨,可是他都那么极力的隐忍着她,让着她了,她还要怎么样?

    靳思瑗打电话来的时候,他怎么知道被撞的是童妈?

    人又不是他撞得,她跟他甩什么脸子?无视他倒是无视的真彻底!

    他冷少辰什么时候对人这么低声下气过了,没对别人做过的事情可都为她做过了,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他只不过是心疼她,让她坐下,看她那副样子,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他也后悔了,乔仲轩就在里边亲自主刀抢救,能做的他都做了,她还让他怎么样?

    “我让你坐下!”冷少辰忍不住发火,拉过她的手就往椅子上扯。

    童若被拉得脚下趔趄,差点绊倒在地上。

    冷少辰一惊,冷汗都被她吓出来了,她这样魂不守舍的,真摔倒可怎么办?

    他赶紧把她往怀里扯,稳稳地接住她,禁不住怒吼:“童若,你给我回神!你.妈这还没事呢!正在里边抢救,谁也没说她不行了,仲轩也没说,你这是失魂落魄给谁看!给我清醒点,打起精神来!”

    童若被他晃着,觉得头疼,皱眉抵住他的胸:“你别晃了,我头疼。”

    听她说话,冷少辰这才松了一口气,惊觉自己激动了,不再晃她,却也没有放开她,生怕她又倒下了。

    扶着她的肩膀,干脆把她按到椅子上:“坐好,你自己都要倒下了,一会儿你.妈出来你躺下了怎么办?”

    童若被他强按到椅子上,手撑在旁边的椅子上,左手掌下压到了纸张的感觉。

    童若下意识的低头看过去,她的手正按在了对半折好的报纸上。

    透过医院里浓重的消毒药水味,她还能闻到报纸上的墨水味和淡淡的血腥。

    童若眉头微皱,将报纸拿起来,表面上这报纸看起来再普通不过,可是普通的报纸怎么会散发着血腥味?

    她将报纸打开来,打开一看,里边却是触目惊心的鲜血,那么多,那么浓,深红色,和墨的黑交织在一起,竟有些悲。

    这鲜血被隐藏得很好,报纸原来的顺序绝对不是这样,只是有人将未被鲜血沾染的部分包在了外边。

    察觉到她的动作,阿泰突然出声:“这是夫人买的报纸,出……出事后,夫人手中一直攥着报纸不放手。”

    直到最后要推进手术室,阿泰才硬从她手里将报纸给夺了出来。

    他到现在都还想不通,童夫人为什么非要攥着报纸不放。

    童若双手拿着报纸,不停的颤抖,指尖紧紧地握着报纸,紧的都泛白了。

    心疼的都揪了起来,揪成了一团,就好像她手中的报纸一样,被揪的满是褶皱。

    别人不知道是为什么,可是她知道。

    曾有一段时间,她和顾涛,冷少辰的事情被闹得沸沸扬扬的,报纸上都登出来了。

    虽然冷少辰将她保护的很好,她的脸根本就没在报纸上露过面,可是熟悉的人,总是能看出些什么来的。

    世界上又有谁比童妈更熟悉她呢?

    童妈一直不说,不代表她不知道。

    她是心疼童若,不管发生了什么,她总是相信女儿的,她的女儿不会做出让她失望的事情。

    所以她不提,自从出了“情惑”事件之后,童妈对童若就采取相信的态度。

    童若说公司将她派遣到外地,一方面又有靳言诺的保证,童妈也信了。

    可是她始终是担心童若,生怕这孩子怕她担心又瞒着她什么,所以每天都注意着报纸,说不定哪天,报纸上又会登出些什么东西来。

    而且靳言诺和冷少辰,哪一个都是经常上报纸的人物,这两个跟童若有直接关系的人,童妈关心女儿,自然也连带着对他们的动态多了一分注意。

    尽管童若每个月都往家寄钱,怕引起母亲的怀疑,不敢寄太多,却也足够让母亲过上舒心的日子。

    或许是穷怕了,或许是节俭惯了,即使童若每个月都寄回来足够的钱,童妈还是习惯了省吃俭用。

    小区外边的马路边,也就是童妈出事的地方有一个

    |||

    空的报亭,一直没有人出租,反而是在旁边设了一个私人的报摊,省下一笔租金。

    每天晚上报摊收摊的时候,总是会余下些当天的报纸没有卖出去,过期的报纸卖不出去也要处理掉,童妈就在这个时候去买,熟了以后老板干脆就直接送给她,也就不收那一块钱的报纸钱了。

    今晚母亲去那,应该又是去拿报纸的,不知不觉就开始翻看,看看有没有什么消息,却不想只是刚刚低下头,靳思瑗的车就超速的急驶了过来。

    童妈甚至没来得及反应,连尖叫的机会都没有就被靳思瑗撞上了。

    “砰”的一声,如断了线的木偶,在空中划过一道悲凄的曲线,重重的落在地上。

    头颅落到地上,被反震的弹跳了两下,后背被摔得生疼,胸口好像有大石压下似的,童妈重重的一咳,便咳出了厚重的鲜血,沾染了地面,身上,还有她的脸。

    ------

    求月票荷包~╭(╯3╰)╮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