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  218 你的心,才是世界上最最下.贱的东西!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18 你的心,才是世界上最最下.贱的东西!

小说: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恍若晨曦
返回目录

    冰冰凉凉的香槟滑进喉咙的瞬间倒是让她舒服了不少,可是香槟也是酒,她喝得这么猛,脸也不禁显出了红润,砸吧砸吧嘴,又拿了一杯。

    酒杯刚凑到唇边,透过香槟就看到一个变了形的身影。累

    把酒杯拿下,童若的脸颊虽然因为酒精的关系依然红润,可是表情明显冷了下来。

    “靳小姐有事?”童若冷冷的问。

    从靳思瑗和靳言诺进来的那一刻,童若就明白了,靳思瑗恐怕是一点事都没有。

    是啊,靳家怎么可能让她有事?

    靳思瑗现在心里在嘲笑她吧!

    费了那么大的劲把证据送到警局,以为就算无法击倒靳思瑗至少也能给她点教训,可是到头来靳思瑗却一点事情都没有。

    权力还真是个好东西啊,竟真的能让她逃脱法律的制裁。

    童若突然窒闷的喘不过气来,呼吸和心脏都被压得难受,浑身上下都生起了一股无力感。

    她就那么坐着,看着靳思瑗,动也不动,眼底全是对靳思瑗的不屑。

    即使是坐着,即使是被靳思瑗居高临下的看着,可是童若依然能表现的像个女王一样,仿佛靳思瑗只是来向她觐见。闷

    童若抹胸式的晚礼服,让纤细的颈项和胸前大片的肌肤都裸(luo)露了出来,白皙肌肤上的蓝钻与宝蓝色的晚礼服相映,谁也没突兀了谁,仿佛天生就该这么搭配。

    正因为如此,童若颈间的项链也毫无意外的落入了靳思瑗的眼中。

    这条项链她看重很久了,那天决定去买的时候却被告知被人买走了。

    当时靳思瑗就好奇,这条项链价值不菲,这也是她跟父亲好说歹说才同意给她买的,谁出手这么阔绰?

    却不想得到的答案竟然是冷少辰!

    哼,冷少辰会买这种女人的项链?买来肯定不是自己戴的,那是要送给谁?

    当时靳思瑗脑中已经有了童若的名字,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今天看到这条项链真的挂到了童若的脖子上,嫉妒的眼睛都要喷火了。

    她恶狠狠地盯着童若的脖子,童若只觉得脖子上冷风阵阵,好像靳思瑗随时都会伸出手拧断她的脖子一样。

    “怎么?没想到今天会看到我吧!”靳思瑗冷冷一笑,“真以为凭那么条通话记录就能把我送进局子里?童若我是该夸你单纯还是笑你傻?”

    童若握着酒杯的手指用力的收紧,细细的杯脚好像要被她折断一般。

    童若霍然而起,冷冷的看着靳思瑗。

    “你知道你那晚撞的人是谁吗?”童若忽然冷冷的问,双目几近充血,带着毫不掩藏的恨意。

    “我……”靳思瑗愣住,她怎么会知道撞得是谁?

    谁活该倒霉不关她事,就算撞死了又怎么样?只能说那个倒霉鬼在不适当的时间出现在了不适当的地点,天要她死怨不得别人。

    童若告她,她也只是以为童若就是看她不顺眼,吃饱了撑的要挑战靳家,自以为是的正义感多余的无处发泄而已,她从来没有去探究过她撞得是谁,童若又到底是为了什么非要告她不可。

    因为不在意,所以懒得管。

    童若冷笑着扯唇:“你撞的人是我妈,你不知道吧?”

    “什么……”靳思瑗不自觉的后退小半步,她确实没想到,撞得竟然是童若的母亲。

    靳言诺或许知道,可是靳言诺从来没有跟她说过。

    怪不得……怪不得童若会这么尽心,有这么恨她。

    不过就算撞得是童妈又怎么样?她仍然是那句话,被撞是活该倒霉,自己不看路干嘛怨到她的头上?

    “哦,原来是为你.妈报仇啊!可是那又怎样?我还是没事,你又能把我怎么样?”靳思瑗不在的嘲笑她,“童若,别太轻视权力的重要性,那天只是撞伤了而已,就算我把你.妈撞死,我也依然会没事,而她死也就是活该倒霉。”

    “谁让你妈老眼昏花不知道看路,来车了不会躲吗?自己往车上撞,不死那都是老天爷保佑。”靳思瑗笑笑,那意思好像是童妈命里该死,现在不死也都是白捡回一条性命。

    “靳思瑗,你说的还是人话吗?”童若气的浑身发抖,原本就因为酒精而泛红的脸涨得更红。

    “你就不怕遭报应?人家开车看到阿猫阿狗还尚且躲一躲,一条人命差点断送在你的手上,你居然能跟我笑着说活该?要不要我开车撞撞你爸妈,然后撞死了再说一声他们怎么那么不小心,活该往我车头上撞?”童若气的握紧了拳头。

    “靳思瑗你早晚遭天谴!就你这样的,你的命连我妈的十分之一,不,百分之一都赶不上!自以为高人一等,高高在上,殊不知你这种人,你的心,才是世界上最最下.贱的东西!”童若咬牙切齿的骂道。

    “你说什么?你有什么资格说我?说我下.贱?我有高贵的出身,有高贵的身份,而你呢?贫民区出来的乡巴佬,少辰的情.妇,居然还有脸装作清纯无辜,看你这样我都跟着恶心!”靳思瑗气的脸一阵青一阵白。

    就凭童若,一个情.妇,有什么资格说她下.贱?

    她靳思瑗可是靳家的大小姐,谁敢说她一个不是!

    “出身高贵又怎么样?高贵的出身也没赐给你一颗高贵的心。就连街边行讨的乞丐都比你善良!你那颗心肮脏的洗也洗不干净,至今为止有多少无辜的人命葬送在你的手里边?”童若突然抓起靳思瑗的手腕,让靳思瑗看着自己的手掌。

    “这双手看起来真白真干净,可是却脏到了骨子里。”童若眯起眼,“靳思瑗,你有没有数过你到底杀了多少人?手上又沾满了多少人的鲜血?上面臭烘烘的全都是血腥味,你闻不到吗?”

    童若越说越小声,那声音就像是野鬼的呢喃,听在靳思瑗耳朵里都生起了鸡皮疙瘩。

    靳思瑗忍不住颤抖,擦了腮红都掩饰不住她此刻苍白的脸色,想要后退却发现手腕被童若紧紧地握在手里。

    “你胡说!没有!没有!我从来没杀过人!没有人死在我的手上!”靳思瑗想也不想的矢口否认。“我的手很干净,干净得很!”

    “干净?你闻闻有多干净,你没闻到掌心的血腥味吗?”童若冷冷的说,“你没杀人?你只是没有亲手杀过,可是因为你的一句话死掉的人又有多少你算过没有?你还记得他们的名字,他们的长相吗?”

    “没有!我没有!”靳思瑗怒瞪着她。

    “你那张嘴,也不怕烂掉?”童若冷笑,“终有一天你的嘴会因为发出的命令而溃烂。”

    “住口!你住口!”

    |||

    靳思瑗摇头,感觉周围怎么有眼睛在看着她。

    “住口?怎么,不敢听了?”童若冷冷的看着她,目光幽深的能将靳思瑗吸进去一般。“那你下命令的时候可想过,因为你一句话而死的生命有多么无辜?”

    “还记得那间法国餐厅的服务生吗?”童若突然说,“你还记得他的样子吗?”

    ------

    鲜花榜离第五名还差将近50朵,囧,求鲜花啊啊啊~鲜花荷包打滚求,╭(╯3╰)╮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