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  233 死!死!死!(6000大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33 死!死!死!(6000大章)

小说: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恍若晨曦
返回目录

    “啊——!”冷二少简直疼得受不了了,没出息的连眼泪都流出来了,嘴唇被打的高高肿起,往外翻着,就像顶了两根香肠,里边的牙齿也被打落了两颗,就连尖叫的时候都透风。

    “就……救命啊……救命……你们……你们……”冷二少被打的同时,双眼还放着记恨的光。累

    有朝一日,他总会出去的,凭他冷家二少的身份,这种牢狱怎么可能困得住他?

    一旦他出去,他就要这些人死,所有的人都死!

    眼中的光泛着狠厉,野性,到底是冷家人,骨子里的冷性就算再少那也是有的,不是这些进来了这里出不去就注定失败的人可以挑战的。

    “怎么?不服气?你麻痹的都失势了,这里边再也不会有罩着你的人,你还跟老子瞪眼耍狠?”一人怒道,就要往他眼上招呼。

    再瞪?再瞪就踹瞎你!

    冷二少下意识的抬起胳膊,挡住攻击,那人踹的可真够狠的,虽然被胳膊给挡住了,可是那骨头都要被他踹断了似的,整个手臂都被踹的往自己脸上砸。

    “啊——!”不知道是谁揪住了他的头发,揪着头发把他给揪起来,就往墙角拖。闷

    “放手!放手啊!”冷二少喊着,可是喉咙就像是被烧过一样,沙哑的喊不出多大声来,嘶哑的就像被砂纸划过,一点都没了往日的清亮。

    “砰!”那人抓着他的头发,把他的脸使劲磕在凹凸不平的石墙上。

    因为头发被剪成了寸头,很短,几乎都是头发茬子,人在抓着他的头发的时候,为了抓得紧,手指头死命的抠着他的头皮,抠的生疼生疼的。

    头发扯着头皮,感觉头皮都要被扯下来似的。

    面前的墙又是那种带尖的石墙,打磨成方形的石头一块一块的连在一起,每一块中间微微向外突出一个小尖,脸磕在上面,那尖端就刺着脸颊,又凉又疼。

    再加上被人用力的顶着,根本动弹不得,石头磨着皮肤里边的牙龈,都挤出了血。

    现在冷二少也分不出嘴里的血腥到底哪些是被这墙给磨的,哪些又是被那些人打的。

    冷二少仍然没有放弃反抗,即使头被人摁着,即使胳膊也被人按到了墙上,可是身子还是不住的挣扎扭动。

    毕竟是个大男人,一米八多的个子,真要挣扎还是有点用的,让那人险些就抓不住了。

    “砰!”

    身后有人突然往他腿上踹了一脚,正好踹在了腿弯处,冷二少那膝盖往墙上一砸,疼得都有了一瞬间的麻木。

    “唰!”

    裤子突然被人拉下来,连带着内.裤一起都给褪掉了,冷二少立马觉得屁股凉飕飕的,冷风从前后左右一起灌进来,什么疼啊的都忘了,就知道裤子被人扒掉了,那欲.望就在前面挂着,被风吹的甩来甩去。

    监狱是在郊外的山脚下,山风特别大,风呼呼的吹着,吹得他那儿就和钟摆似的摇啊摇。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冷二少心里突然涌起恐慌,总觉得被人扒了裤子也太荒唐了,脑袋里不自觉地升起一股恐怖的预感。

    这帮人不是在这里边关久了被关成变态了吧!

    才这么想着,突然有双粗糙的大掌抓上了他的两瓣屁股,那双手在外边是拿枪的,在这里是那铁锹的,掌心早就磨出了厚厚的茧,放在冷二少屁股的细皮嫩肉上,还真和砂纸似的。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你们这群变态!放开我!”冷二少真怕了。

    都到了这时候再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他就是傻子了。

    这种荒唐事他并不陌生,冷家大少就是个男女通吃的,特别喜欢那种长相稚嫩,偏柔美的男人,干的那些龌.龊事,他也因为好玩参观过。

    冷大少的口味很重,不论男女,就喜欢角色扮演或者S.M什么的,也有些他看上的男人,人家的性取向很正常,没有这种爱好,冷大少一点都不在意来个强.暴。

    冷二少就曾经在去冷大少的公司的时候,看到一个男职员被他强.暴。

    而且这种情况不止一次,冷大少还非常喜欢未成年,因为他们的皮肉够嫩,而且更干净。

    冷大少尤其喜欢那些十五六岁的男孩子,菊花没有被开过,还紧的要命,必须要润滑,否则一定会被撑破。

    冷二少就亲眼看过一个十五六岁的小男孩被绑了过来,手和脚都被绑住,在冷大少变.态的兽.性下哭得撕心裂肺。

    眼泪鼻涕流了一脸,可是冷大少被刺激的就愈发的起劲,一边嘶吼一边狞笑,还说些变态的混话刺激着小男孩。

    那小男孩哭得那叫一个让人不忍,就连他冷二少都不忍心看,屁股后面深红的鲜血不断地流。

    冷大少说他就喜欢这种感觉,就像是在上处.子一样,有格外刺激的快.感。

    事后那孩子菊花整个都被撑烂了,屁股惨不忍睹,整个人奄奄一息,感觉都没剩几口气了。

    之后这孩子怎么样了他不知道,不过估计这孩子肯定承受不住这种打击,精神能不能正常还不一定。

    “干什么?”那人掰着他的屁股狞笑,“老子这么长时间没碰过女人了,难得你小子细皮嫩肉的,老子勉强可以尝尝。你们按住了他!”

    “放手!放开我!狱警呢!他.妈.的人呢都!”冷二少急了,甚至感觉到再熟悉不过的坚硬抵上了他的臀瓣之间,摩擦着他臀瓣之间的沟壑。

    冷二少下意识的菊花一紧,不断的收缩,抵住他的侵入,整个人还在挣扎。

    可惜,他被暴打之后,又能有多大点力气。

    “啪!”

    那人突然无比情.色的用力拍打了一下他的屁股,肌肉相击的声音无比清脆。

    “老子先上,一会儿就轮到你们!”说着,那人狞笑一声,用力一顶,根本就不管冷二少是不是能承受得住,直接就刺了进去。

    “啊——!混蛋!你们他.妈.的混蛋!”那种撕心裂肺的疼,他已经清楚地感觉到后边肌肉被撕裂了。

    那玩意儿胀的那么大,顶在他里边的感觉就和便秘似的,堵得生疼。

    “啊——!”冷二少实在是受不住了,撕心裂肺的大叫。

    后面那个混蛋还不停的抽.刺,顶的他疼得要命,每一下都好像要爆炸似的。

    他也不管丢不丢人了,眼泪哗哗的往下流,满心的尽是恨意。三个王.八.蛋,还有冷少辰,你他.妈.的等着,老子早晚让一群乞丐弄死你!

    冷二少从来没有受过如此的屈辱,这绝对是能把他击垮的羞辱!

    堂堂冷家二少,却被这些不入流的流.氓给轮.暴,他如何能咽的下这份屈辱!

    那是对他骄傲的致命打击!

    冷二少疯了,双拳紧紧地握住,怒气突然就转化为力气,奋力的挣脱了另外两人的束缚,转身就要抓住身后那不知死活的人。

    他要生生的扭断他那玩意!

    “砰!”

    刚刚挣脱,还未及抓住身后的人,脸突然挨了一拳,整个人被打倒在地上,双手被两只脚用力的踩住。

    “还想反击不成?”一人踩住他的手,用力的碾,手指头都被踩成了霜打的茄子。

    身后侵.犯的动作不停,冷二少拼命的咬着牙,都要出了血,来承受这份天大的屈辱。

    “看什么!不服气?你丫这是什么表情!”一人揪着他的头发,往地上用力一磕。

    脑门立刻被磕破了皮,鲜血涔涔的往下流,划过双眼,把白眼球都给染成了红色,鼻梁也断掉变了形。

    “你们要是忍不住,就用他的嘴!”身后那人说道。

    揪着冷二少头发的人眼珠一转,突然不怀好意的笑了,想也不想的脱下裤子,露出已经挺立的丑陋。

    冷二少只觉得恶心,对男人都能生出反应。

    那双被血染红的眼瞪着那条丑陋,目光渗人,那人突然被瞪得浑身发冷,冷不丁的打了一个激灵,随即眼睛眯了起来。

    “嚣张!再让你嚣张!”都到这时候,他凭什么嚣张?

    那人抓起冷二少的头发,迫使他的脸仰起来,便把自己的硬挺给强行塞进他的口里。

    想吐!冷二少只想吐,看着这玩意儿在他眼前,近在咫尺的抽刺,他的双眼都渗出了血。

    鲜血沿着眼眶流下来,就像是血泪一样。

    “混蛋!”冷二少疯了,敢这么羞辱他!

    他现在疯的什么都不怕了,现在心里边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死,都给他去死!

    恨恨的想着,冷二少发狠的一咬,使劲的咬住那人的欲.望。

    他不是要发泄吗?不是拿他当泄.欲的工具吗?

    那他就直接把他的命根子给卸掉!

    他发了疯似的咬,嘴巴都被鲜血染红了。

    “放开!放开我!啊啊啊啊——放开!”那人疼的脸都发紫了,命根啊,那可是最脆弱的地方。

    平时打一下都疼,更何况是冷二少这么发狠的咬着。

    “哈哈哈!我让你上!我让你上啊!来啊!”冷二少牙齿紧紧地咬着他,张狂的大笑,牙齿,舌头,全都是鲜血,不断地往下流。

    那人这种时候哪能再升起一点点的**,那东西早就软趴趴的,还有鲜血不断地流,上面的皮都被冷二少给撕扯了下来。

    那人想把自己给拔出来,偏偏冷二少咬得紧,他不敢硬拔,生怕就这么着给拔断了。

    “哈哈哈!死!我要你们都死!死!死!死!”连说三个“死”,可见冷二少是有多恨了。

    冷拓森看着电视里不堪的画面,画面就暂停在冷二少说出最后一个“死”字之时,手拿着话筒,握的死紧,力道大的手背上的青筋,耳边还回想着冷二少的喊叫,以及他所发出的屈辱。

    冷二少再不济,也是他儿子,代表的是冷家!

    冷家人被人这么侮辱,这是活的不耐烦了!

    关起门来,可以自己打,怎么打都成,可是外人打狗也要看主人,难道把冷家当摆设吗?

    “亲爱的父亲,视频里的东西可精彩吗?”冷少辰的声音从话筒中响起,尽是挑衅的调调。

    “精彩,不愧是我冷拓森的儿子,连自己的亲兄弟都能下这样的狠手。”冷拓森冷冷的说,面无表情。

    视频拍的这么清楚,狱警怎么可能不知道?

    分明就是收到了冷少辰的命令,这事不能插手。

    “哪里,这都是父亲您教导得好。”冷少辰说道,眼睛突然眯了起来,紧紧地眯着,连眼角的皱纹都给挤了出来。

    “你的警告我收到了,如果你一定要出手,那我奉陪到底!”冷少辰冷冷的说。

    “好,那就看看你这些年,翅膀长的到底有多硬。”冷拓森冷笑道,含着怒挂上电话。

    冷少辰将手机拿离耳边,静静地看着,却没着按下结束通话的键,反而是听着从话筒中传来的轻微的忙音。

    “阿泰,再调些人过来,保护好未央馆,一只苍蝇都别飞进来,这几天跟紧了若若,寸步不离。”冷少辰说道,脸上带着久违的沉冷。

    “是。”阿泰应道。

    ……

    ……

    冷少辰去了公司,偌大的别墅就剩下童若和赵玲,当然阿泰调派过来的那些保镖都躲在别墅四周的暗处,不是童若能够发现的了的。

    只是童若明白,发生了枪击事件,冷少辰不可能不有所反应,加派人手把未央馆保护的滴水不漏是肯定的。

    至于那些人到底藏在哪,她没兴趣。

    看着手臂上的伤,童若不禁叹气,总不能带着伤去看童妈,否则一定会让她担心。

    所以这几天只能先瞒着,等伤好了再过去。

    为了让冷少辰安心,别再为了她的事情分神,童若也乖乖的待在别墅,有什么事就交给何旭,让他派人去办。

    就这么一直到伤口结痂,也不知道冷拓森那里到底是不是有所行动,是不是已经展开了行动只是她躲在未央馆所以不知道。

    童妈那边,乔仲轩也派人严加保护,免得冷拓森拿着童妈来威胁童若和冷少辰。

    &nb

    |||

    sp;冷少辰回来的越来越晚,每次回来,脸上都带着深深的疲惫,和挥之不去的眉头深锁。

    但是不管多晚,童若都为冷少辰等门,他为了她在外奔波,那她就给他一个温暖的家。

    这夜,夜里指针指向十二点半的时候,玄关处的大门才响起,童若坐在沙发上,听到声音立马跑到门口。

    看着他带着夜晚的霜露进门,衣服上还带着冰凉的寒意,就连那双好看的眼,底下也都染上了黑色。

    童若淡笑着接过包,这动作早已熟练的成了习惯:“我去放洗澡水,你解解乏再睡。”

    “好。”冷少辰点头。

    他想说别这么累,这么晚了还为他等门,可是又享受这种一进门就能看到灯光看到她的感觉,看着她忙碌的娇柔身影,他的心都跟着暖和起来。

    屋里柔和的灯光就好像温暖的火炉,一进屋,浑身都暖烘烘的。

    趁着冷少辰泡澡的空当,童若把正要离去的阿泰叫住。

    “阿泰,我能问你点事吗?”童若叫住阿泰说道。

    客厅里,阿泰回头,眼中有点迟疑,可是看着童若这么认真的表情,还是点了点头。

    “坐吧。”童若指指沙发,“要喝点什么,普洱好不好?”

    冷少辰平时都喝咖啡,可是童若想这大晚上的,阿泰跟在冷少辰身边忙活了一天,晚上就该好好休息,咖啡和茶什么的都是提神的,最好不要喝,平时她喜欢喝的柚子茶又是甜的,好像男人都不太喜欢。

    ------

    今天更得有点晚,我紧赶慢赶的写出来了,困……

    这是一张大章,6000字,相当于平时的两章,所以今天就这一章了。

    求鲜花,荷包和月票,俺要求不多,力求鲜花榜不要掉下第五名,亲们帮俺保住第五名的位置吧~~

    ╭(╯3╰)╮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