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  【只为卿欢】 001(6000)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只为卿欢】 001(6000)

小说: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恍若晨曦
返回目录

    “秦楚!你给我站住!给我站住!听见没有!”

    秦楚越跑越急,身后裴峻的声音一直响着,而且还越来越近,秦楚急的眼泪都快出来了,绝对不能让那男人追到!

    沈浩抱着阳阳,狐疑的看了秦楚一眼。累

    “秦楚!你给我站住!那男人是谁?你敢给我找野男人!我弄死他!我告诉你,你要是再不站住,我真弄死他!”裴峻在后面追着,这么长时间不见,这女人逃跑速度可够快的。

    裴峻在身后叫嚷威胁,丝毫不在乎周围路人异样的目光,在秦楚身后气急败坏的威胁。

    他和秦楚之间的距离已经在一点点的缩小,可却始终差一点点的距离,这让裴峻感到挫败,就好像他们之间的关系一样,总是差那么一点点,总是让他触摸不到。

    这种无力的感觉,让裴峻气愤的想要杀人!

    而且,前面那个男人一手抱着阳阳,一手牵着秦楚一起跑,占据了本该属于他的位置,这更是让裴峻不住的冒火。前面那双交握的手,似乎在提醒他,这些年他错过的,失去的,甚至连后悔的机会都不给他,就只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

    秦楚突然停住了脚步,双肩颤抖着。闷

    裴峻见秦楚终于停下,激动盖过了一切的理智,甚至来不及细想这其中的异样,便冲了上去,就要抓住秦楚的手腕,不让她有机会再从自己的身边逃离。

    可是当他看到秦楚的目光时,却硬生生的停下了动作。

    那双眼微红,带着愤恨,带着厌恶。

    就是厌恶!这种目光让裴峻的心都跟着颤了,他可以不介意任何人的目光,却受不了秦楚拿着这种厌恶的表情看他!

    好像他是什么肮脏的垃圾,不,连垃圾都不如!让秦楚那么嫌恶!

    “秦……”

    “裴峻!你就只会威胁吗?这么多年了,你真是一点都没有变!”秦楚看着他,气的双唇发抖。

    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拿身边的人来威胁她!以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

    “你除了威胁,还会干什么?要弄死沈浩?你弄死他啊!你弄死他之前,不如先弄死我好不好?”秦楚怒视着他。

    面对她的一声声质问,裴峻愣住了,喉间被苦涩堵得死死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别跟着我!”秦楚冷冷的说道,转身,头也不回。

    这一次,裴峻真的没有再追上去,只是苦涩的看着秦楚的背影,看着她从沈浩怀里接过阳阳,看着三个人,就像是一家三口一样的背影,眼睛生疼。

    带着阳阳上了车,沈浩想要问她,到底和裴峻是什么关系,怎么会认识裴峻这样的人,却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秦楚也没想过,会碰到他,看看那张像极了裴峻的小脸,疲累的闭上双眼。

    ……

    ……

    八年前,B市。

    B市的夜晚,华灯初上,漆黑的夜幕下,是绚丽的虹彩,长街之上,三三两两的年轻男女走在一起,肆无忌惮的笑闹,说着介乎于暧.昧边缘的玩笑,似假亦真。

    夜晚,才真正的拉开了一整天娱乐的序幕,才是所有人放纵的开始,无在乎年龄,无在乎性别。

    商场上呼风唤雨的老总们,私底下的见不得光的交易,你不知道在哪间酒店的包房内,就有时下的风云明星作陪,糜烂着人心。

    “王朝”,作为国内最顶尖的酒店,不需要星级的评判,它的客人就是最好的星级。众多外国知名五星甚至六星酒店的入驻,都未曾撼动过“王朝”地位的分毫,他就是国内酒店业的龙头!

    所有人都以进入“王朝”为尊,哪怕你只是进去借用一下洗手间,一旦踏入了“王朝”那让人望而生畏的大门,你就会觉得自己一瞬间变得无比尊贵。

    而此时,“王朝”一楼的雅间里,秦楚正低着头,对面那个陈总的目光让她一点胃口都没有,即使桌上面的饭菜,是她可能从未品尝过的美味,她依然一动不动的低着头,双手放在膝盖上,手指不停地绞着,指尖和指关节都泛白了。

    对面的陈总一双眼眯眯着,一直盯着秦楚,那张稚嫩的鲜嫩脸蛋,比桌上任何一道佳肴都要美味。

    胖的甚至看不出骨节的手握着酒杯举到半空中:“侄女,来,跟叔叔喝一杯,总是不动筷子怎么成啊!把身体都饿坏了,瞧你瘦的!”

    陈总说着,一双眼睛来回的在秦楚的脸庞和胸部看,毫不掩饰他的龌龊企图,尤其是想不到,秦楚看着那么瘦,干巴巴的,可是胸部却很饱满,陈总都忍不住要伸出手,比划一下看自己粗胖的手掌能不能将秦楚的胸部给握过来。

    秦楚不得已的抬起头,咬唇看着陈总,那赤.裸.裸的目光都让她浑身生起了鸡皮疙瘩。

    她一个十九岁,刚刚上大学的大学生,平时接触的都是纯纯的恋爱情侣,偶尔能看到校门口停着的一辆辆黑色轿车,那些肥头大耳的中年人接走班花,系花甚至是校花,她也只当是人各有志,毫不侧目的走过,总觉得这种事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却没想到如今正是这么赤.裸.裸的摆在眼前。

    看着酒杯里摇曳的红,陈总倒了满满一杯的红酒,秦楚只能为难的咬着唇。

    她这副样子,更是让陈总色心大动,就像是只不谙世事,纯洁的任人摆弄的小兔子。

    陈总努力地克制着自己蠢蠢欲动的下半身,不自觉地吞了老大一口口水,当真想就这样把秦楚揽过来,好好地亲亲,摸摸。

    秦楚为难的摇头:“我……我不会喝酒。”

    “秦楚,我这做叔叔的还能害你不成?这红酒酸酸甜甜的,哪里算得上是什么酒?”陈总说道,人已经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秦楚,看着秦楚T恤的领口之下,并不明显的白嫩。

    虽然不明显,还是有一些些若隐若现的露了出来,这种半遮半掩的旖旎感觉,更加勾.人!

    陈总眼睛都瞪直了,看着她白皙的颈子,颈子下的那片白皙肌肤,已经能够想象那片肌肤该有多柔软,该有多么好吃!

    陈总看的双眼发直,不自觉地舔唇,完全忘了掩饰。

    秦楚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感觉到陈总赤.裸.裸的目光,想要躲避,却不知该躲到哪里。

    红酒,就算确实是如陈总所说,是酸甜的口感,可那始终是酒,秦楚是没见过什么大世面,仍旧躲在安全的象牙塔里,可不代表她就愚蠢的信了陈总的话。

    红酒最易上头,开始喝的时候不觉得,可是喝完了,醉意也就上来了,这一点,秦楚还是知道的。

    |||

    下意识的摇头,身旁的华国宏便有些不悦的开腔了:“秦楚,陈总好意请你喝酒,你再拒绝就不知抬举了,我可是把你当亲女儿看待,今天好意想带你出来见见世面,你这样可让我没面子啊!”

    秦楚看了一眼身旁的继父,圆圆的市侩脸庞板了起来,似乎非常不高兴。

    秦楚想想家里的母亲,她十三岁的时候,父亲因为心肌梗塞死亡,父亲死后一年,母亲沈淑萍便带着她改嫁,那时的她已经懂事了,所以没有改姓,也只是叫华国宏叔叔,秦楚自知自己的身份,华国宏是离了婚的,还带着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儿子比她大三岁,女儿只比她大一岁。

    沈淑萍这种情况,说的不好听点,秦楚就是个拖油瓶。

    华国宏作为一个商人,什么都讲究利益,家里的那一儿一女也生怕秦楚过来占了他们的便宜,平时对她们母女就没什么好脸色,很狗血的情节,成为继母的沈淑萍想尽了办法讨好那一双儿女,而秦楚则成了寄人篱下的拖油瓶。

    沈淑萍怕事,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依靠,不用在外吃苦,她是很感激华国宏的,难为他肯娶她这个还带着那么大的女儿的女人,所以更是想尽办法要讨好华国宏,想要巩固自己在华家的地位,便什么事情都让秦楚忍让着,就算是华凯和华薇薇做的再过分,秦楚为了母亲,也都得忍着。

    就像今晚这事,秦楚和沈淑萍都很明白,华国宏这是让她来陪酒来了!甚至,指不定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心思!

    尤其是在看到陈总的表现后,秦楚愈发的肯定了!

    说不定,华国宏这就要为了生意,拿她来交易,做起拉皮条的生意来!

    想到这里,秦楚就忍不住的发抖。

    她该怎么办?又该怎么跑?又或者说,她能跑的掉吗?她有机会吗?

    十三岁的时候,秦楚还很不起眼儿,可是从十五岁之后,不知为什么,秦楚将“女大十八变”这句话相应的特别彻底,甚至是翻天覆地的!

    她变得越来越漂亮,又透着清纯的味道,是很多男人喜欢的类型,甚至于华薇薇每次看到她,都会拿着记恨的眼光去瞪她。

    而华国宏也因此对她慢慢的好了起来,直到今晚,华国宏之前还异常的和蔼,和蔼到秦楚觉得太不真实了,却不想,原来是在这地方等着她呢!

    面对华国宏的不悦,秦楚紧咬着下唇,如果她让华国宏生气了,华国宏回家,必定会找沈淑萍出气,到不至于动手,可是冷嘲热讽是免不了的,一定会在沈淑萍面前,数落她这个女儿的不是,说什么养了这么大,让她出点力都不行,她到底有没有把他当做父亲来看待之类的。

    而华凯和华薇薇,更是一定会在旁边添油加醋,极尽冷嘲热讽之能事,而沈淑萍也只能把委屈往肚子里咽,然后再趁没人的时候来劝她,在她面前哭,哭自己的委屈。

    每当那时候,秦楚也想哭,她想跟母亲说,其实自己也委屈,自己的委屈一点都不比她少!

    如果……如果母亲肯吃苦的话,她们母女俩人相依为命,虽然苦点累点,可是不至于像现在这样看别人的脸色!她可以半工半读,将学费赚出来,甚至能将生活费赚出来,不必要让母亲为她负担些什么。

    可是母亲吃不了苦,她看上了华国宏的身家,虽然不是什么大企业,可是过上富足的生活却不是难事,沈淑萍这人是最吃不得苦的,娇滴滴的就像是江南水乡,足不出户的大小姐。

    沈淑萍除了忍受那对兄妹的数落,在人前,她至少还是光鲜的,好吃好喝的过着,有名牌衣服穿着,这些,都是死去的父亲给不了的!

    可是这些,秦楚还是忍下了,毕竟,那是她的母亲,她终究还是看不得母亲在自己面前掉眼泪的,每次母亲这样,她便只能认输,只能点头。

    就像今晚,明知不该来,可是母亲求她,母亲抓着她的手腕,红着眼眶说:“小楚啊!只是吃一顿饭,没什么大不了的,难道华叔叔还能害你吗?他也是觉得你大了,上大学了,眼看就要出社会了,想带你去见识见识,你别辜负了他的好意。其实,这么多年过来,咱们吃他的,用他的,现在就帮点忙,难道还不帮吗?”

    “妈!”秦楚真的有些生气了,她不明白的看着母亲,天底下,难道还真有能把自己女儿往火坑里推的母亲吗?

    难道这么多年,她的付出,作为她的女儿,为她做的一切,当真还比不上华国宏的一句话,比不上华薇薇的一句嘲讽?!

    只要华薇薇能赞她一句,沈淑萍甚至能屁颠屁颠的为华薇薇扛下整个世界,秦楚不明白,母亲这是怎么了,她这到底是什么心理?

    难道,吃穿不愁,难道这种锦衣玉食的生活,就是一切,能让她如此忍让?

    秦楚失望的看着母亲,忍不住想要给她最后一次机会:“妈,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糊涂,今晚华叔叔带我出席饭局的意思?”

    “我……”沈淑萍结结巴巴的,不敢看秦楚,低着头讷讷的说,“他就是想帮帮你。”

    “帮我?”秦楚声音都颤抖了,失望的看着母亲,“他那么疼华凯和华薇薇,为什么不帮帮他们?华凯刚刚进入公司实习,如果真是如华叔叔说的,那么好的事情,他为什么不带华凯去见见世面,在商场上拉拉关系?”

    “妈,我都查清楚了,今晚那个饭局的对象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他出了名的好色,玩了不知道多少个大学生,生意上的合作伙伴都知道他好这口,都找来大学生往他怀里送,今晚华叔叔带我去的意思,难道还不明显吗?”秦楚看着母亲,“妈,就算是这样,你也要让我去?”

    沈淑萍的脸白了白,心脏有那么一瞬间,使劲的往下落,可是咬咬牙,她还是说:“也……也不一定,再说有你华叔叔在,也不能让你出了事。”

    秦楚的心彻底的落下了,她真是失望透了,话已经说得这么白了,但凡是有脑子的人想想,就知道今晚的事情,她如果去了就绝逃不了。

    如果华国宏真的会保护她,就不会提出要她出席饭局这个要求!

    一切,都只不过是沈淑萍的自欺欺人而已,她到底想要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到什么时候?难道她为了自己,就连她这个女儿都不要了?

    秦楚好像从来都不认识母亲一般,眼睛含着泪,一眨不眨的看着沈淑萍,过去,她一直用心的去对待着,去保护者的母亲,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既然如此,我无话可说了。”秦楚说道,终于,一滴眼泪忍不住的落了下来。

    沈淑萍看着,心脏禁不住的一抽。

    可是她能怎么办?华国宏开口了,华凯也说,连这点小事都不帮,那么华家就白养了秦楚这么多年!

    她能怎么办!

    “妈,不管怎么样,你依然是我妈。”秦楚说道,“这件事结束之后,我要搬出去住,我绝对绝对不要再在这个家呆下去了,也呆不下去了!而且,这是我最后一次答应你做这种事了。”

    这种要求简直是太可笑,太无理了!

    秦楚禁不住就笑了,答应这种请求的她,不是更可笑吗?!

    秦楚收回神智,看着面前的红酒,深吸一口气,这才站起身:“那……那我就喝一杯吧!”

    秦楚伸手,打算接过那杯酒,在刚碰触到酒杯的时候,陈总肥油油的大手突然牢牢地握住秦楚的手,只觉得那双小手的皮

    |||

    肤又细嫩又柔软,肥厚的手掌忍不住就搓揉了起来。

    ------

    开始更新秦楚和裴峻的番外啦啦啦~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