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  【只为卿欢】 004(6000)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只为卿欢】 004(6000)

小说: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恍若晨曦
返回目录

    “纪依雯,你们不能乱来!”秦楚终于知道纪依雯打算干什么了,她们怎么可以这么做!

    “还愣着干什么!动手!出了事,我保你!”纪依雯对叶超说道。

    秦楚咬咬牙,觑着纪依雯和华薇薇之间的空子,便要冲出去,却被叶超拦腰给扯了回来。累

    纪依雯那句话,可算是叶超的强心针,原本还有的一点点顾忌都不见了,拉着秦楚就把她拖到了墙角,一旁的华薇薇则拿出手机,转换成了摄像。

    “唔……救……”秦楚双臂挡在身前,不让叶超碰她,双腿试图将叶超踢开。

    叶超却趁势顶开她的双腿,一手攥住她的手腕,一手准备将她的T恤撕烂。

    “砰!”

    叶超眼睛通红,正欣喜着即将到嘴的美味,突然挨上了一拳,一脑袋顶到了地上,那一拳砸的着实狠,叶超倒在地上,脑袋还轰轰的作响,就像是透顶了一排轰炸机,在不停地绕着自己的脑袋“轰轰”的飞。

    “谁?!”甩甩脑袋,终于清醒了些,叶超怒气冲冲的爬起来。

    裴峻冷脸看着叶超等人,原本他早就看到秦楚了,在华薇薇拦下她之前便看到了,没想过要上去打招呼。闷

    他和秦楚,本也只是有一面之缘而已,但是华薇薇带着秦楚走,眼角闪过的阴鸷却入了他的眼。

    他并不是爱管闲事的人,但是不知怎的,他就注意到了秦楚,他就在乎上了她的安全,鬼使神差的跟了上去,但始终没露面,一直在一旁注意着,想知道纪依雯这些人的目的,却发现只不过是争风吃醋而已。

    当叶超终于要动手时,裴峻这才露面。

    “是我!”康皓沉声说,坚守职责的护在裴峻身前,就算这些人根本就伤害不到裴峻,他也不会允许一丝意外的发生。

    “操(cao)!哪轮得到你多管闲事!依雯,他——”

    “裴……裴少!”叶超不认识裴峻,可是纪依雯认识,在见到裴峻的那刹那,脸色已经发青,结结巴巴的叫道。

    “纪依雯,我不管你在外面是如何的嚣张,我也不会在佑安面前多说什么,但是这个人——”裴峻指指缩在角落的秦楚,“我裴峻救下了,以后再想找她的麻烦,就想想‘裴峻’这两个字!”

    说罢,也不管纪依雯的反应,便亲自把秦楚拉了起来,带出了小巷。

    秦楚没想到,竟又是在这种情况下遇到裴峻,羞愧的简直抬不起头来了。

    “去哪,我送你。”裴峻说道。

    “‘王朝’。”秦楚低声说,半天见裴峻没反应,抬头看他挑眉的神色,便解释道,“我在那里兼职做服务生。”

    裴峻点点头:“上车吧!”

    “依雯,你就这么放他们走了?”叶超捂着脸,脸被打的火辣辣的疼,不停地发出“嘶嘶”的抽气声。

    “不放他走,难不成让我们几个一块死吗?”纪依雯恶狠狠地盯着巷口,秦楚早就消失了。

    “没想到那丫头居然连裴峻都认识,而且裴峻居然还能为了她出面!”纪依雯咬牙切齿的说,转头瞥了一眼叶超,“你也别不服气,裴峻你没见过,可名字你总听过吧!”

    “嘶——!”叶超倒抽一口气,“你说……是那个裴峻?裴佑安的堂哥,裴峻?”

    “哼!就是他!你今天被打就认了吧!不被他追究就是运气!”纪依雯说道,心中何尝甘心!

    ……

    ……

    坐着裴峻的车到“王朝”,下了车,秦楚刚要说谢谢,却发现裴峻竟也下了车。

    看着秦楚诧异的表情,裴峻指指“王朝”的大门:“我也要进去。”

    “哦。”秦楚红着脸,低头跟在裴峻的身后,直到进了“王朝”,秦楚再次向他道谢,这才分开。

    秦楚刚转身,就见经理朝她这里走来,秦楚看看表,暗呼一声糟糕,不好意思的说:“经理,真对不起,我……”

    “秦楚,你认识裴少?怎么不早说!就是那晚以后,你们俩联系上的吧!”经理笑道,表现的格外的亲切。

    “经理我……”秦楚瞪大了眼睛想要解释,却又被经理打断。

    “不用说了,我知道,有些是不方便说得那么明白,快去换衣服吧,没关系,没关系。”经理笑呵呵的挥手。

    秦楚耷拉下肩膀,她可不想有什么流言传出去,让裴峻以为她是那种借机想要取得什么好处的女人,可是经理根本不听她说,就转身跑去迎接另一位大人物。

    “好的,刘经理,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你知道,最近‘宏凯’虽然是遇到了一些小麻烦,迫切的需要‘景泰’的项目订单,但是也正因为如此,如果‘宏凯’能够接到这笔订单,一定会把握住这次机会,尽最大的努力去做好,丝毫不会差过其他公司!”‘王朝’的大厅里,华国宏说道。

    “当然,这点我知道。”刘经理点头。

    “呵呵!”华国宏悄悄地将一张信封放到刘经理的手上,“这次我们‘宏凯’的诚意可是非常大,还希望刘经理向裴少汇报的时候,能够多美言几句,我一定会记得刘经理的好的!”

    刘经理哈哈的笑着,一脸心知肚明的表情,悄悄地将信封收进西装内侧的口袋。

    “放心吧!华总你也是聪明人,我最喜欢跟聪明人谈生意了,一定会尽力帮你的。”刘经理笑道。

    秦楚正端着空餐盘,看到华国宏时,整个人都僵住了,想也不想的转身就跑。

    可惜,华国宏已经看到了她,脸色立马转变,哪里还有在刘经理面前的讨好。

    在见到秦楚之后,一脸的煞气,恶狠狠地瞪着眼,咬牙切齿的,可还是不忘了跟刘经理说:“刘经理,我还有事,明天到你办公室去找你,先失陪!”

    说完,便追了上去:“死丫头!你给我站住!别装看不见,给我站住!你不管你.妈死活了是吧!”

    提到母亲,秦楚便不得不停下来,这些天为了躲避华家人,为了躲避母亲的哭诉,她把手机号码都给换了。

    难道她不在的这些天,母亲出了事?

    她知道母亲向来体弱,若是因为她的事情,而在家里受了委屈,指不定就又要郁结出病来。

    华国宏挺着便便的大腹跑过来,气喘吁吁的骂道:“怎么?还知道管你.妈.的死活?你不是不接电话吗?有本事你别停下啊!”

    &nb

    |||

    sp;

    “华叔叔……”秦楚咬着唇叫道。

    “叔叔?别叫我叔叔,我担不起!养了你这么多年,还不是养出了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华国宏怒道,他被陈总骂的狗血喷头,陈总更是放下话来,不把秦楚交给他,生意的事情就免谈!

    “华叔叔,我妈她到底出什么事了?”秦楚管不了华国宏的叫骂,担忧的问。

    华薇薇这么说,华国宏也这么说,不由得她不担心!

    “还不是被你气的!”华国宏说道,“她被你气的都住了院!”

    “那……那我妈她现在怎么样?”秦楚心都揪了起来。

    “怎么样?跟我走!今晚你就得给陈总一个交代,到时候你.妈的病自然也就好了!”华国宏说道,就拉着秦楚的胳膊往外拽。

    一听到又要带着她去见陈总,秦楚脸立刻白了,往后挣扎着:“不!我不去!华叔叔你不能这样!做生意就该正正当当的!我不会去!你不能抓我去!”

    “由不得你!我养了你这么多年,你也该做点贡献了!”华国宏说道。

    两人的纠缠吵闹,自然引来了‘王朝’的工作人员。

    “这是干什么!”经理铁青着脸怒道,“秦楚,注意影响,不要打扰客人们用餐!”

    “经理!不要让他带我走!”秦楚抓住经理求救。

    “这位客人,您到底是有什么事情?”经理面向华国宏,将秦楚挡在了身后。

    “这是我的家事!”华国宏说道,“我管教女儿,难道‘王朝’也要管吗?”

    “这……”经理愣住了,可是秦楚和裴峻的关系,经理又不能就这么让秦楚被带走。

    “还有,我是这里的客人,今晚我是在这里消费了的!难道你们就是这么对客人的!”华国宏说道。

    “华叔叔,我现在是这里的员工,我没有义务去配合你做些龌.龊的交易!”秦楚怒道。

    “死丫头!你不配合?你不配合就是要看着你.妈去死!你这个不孝女!”华国宏说道,只要把沈淑萍摆出来,就不怕秦楚不妥协。

    “你!”秦楚气的浑身都颤了,他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秦楚眼角突然瞥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明知道这样卑鄙了些,可她还是迫不得已的追了上去,拉住裴峻的胳膊。

    “你要我卖是吗?好!我卖,但也绝对不会去找什么陈总!我就卖给他!”秦楚拉着裴峻的袖子,“而且,我分文不要!我就这么白白的把自己给他!”

    裴峻的身份摆在那,她就不信,华国宏敢去找裴峻要钱!

    华国宏冷笑:“白送?白送那还叫卖吗?”

    秦楚红着眼,裴峻能够清楚的感觉到握着他衣袖的手在不停地颤抖,仿佛能把她整个人都给抖散了。

    “我卖的,是我的尊严!”秦楚红着眼睛,眼眶里蓄满了泪,可就是忍着不让它流下来。

    “我的尊严,无价!我把我的尊严摆在这里,让人践踏,没有什么能比这更昂贵的!”秦楚掷地有声的说。

    所有的人,客人,服务生,但凡是在场的,全都被她这股破釜沉舟似的气势给震慑住了。

    秦楚抬起头看向裴峻:“裴少,我知道以你的身份,地位,多得是女人往你身上贴,女人,你根本不缺!但是我能保证,我会是所有女人里最安分的,而且,我很干净!你要是厌倦了,尽管说一声。我秦楚,绝对会头也不回的离开,不给你添一点麻烦!”

    秦楚的气势,就连裴峻都愣住了,他低头看着这个纤弱的女人,她的眼里还蓄着泪,可是却仍然倔强的强忍着,泪水之下,还有一股赴死的坚定!

    一开始,他也只不过是一时兴起帮帮她,却没想到,这样一个外表纤弱的女人,骨子里竟有着这样一股慑人的烈性!

    裴峻嘴角噙着一贯的微笑,让人猜不透他现在心里想的什么,就连秦楚都紧张的握紧了双拳。

    对于裴峻的答案,她根本一点信心都没有!

    裴峻还没回答,众人只看到他的唇角弯的越来越大,眼里也难见的盈上了笑意。

    但凡是熟悉他的人都吃了一惊,这个素有“恶狐”之称的裴少,向来都只是皮笑肉不笑,更别说眼里带笑了!

    “可以。”在不知不觉的变得安静的气氛中,裴峻淡淡的吐出这两个字。

    秦楚不明白为何,可她就是松了一口气,下一秒,已经被裴峻护在了怀里。

    “华国宏是吧!”裴峻笑眯眯的说道,“秦楚我要了,而且是以无价买的。”

    “走吧,我的女人,不必在这里工作。”裴峻说道,便揽着秦楚走出了“王朝”。

    裴峻带着秦楚走的潇洒,却留下了身后的一片哗然。

    恐怕最开心的就是经理了,经理正暗乐着,自己果然没看错,秦楚和裴峻关系就是不一般,这不今天裴峻就接受秦楚了?

    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成为裴峻嘴里“我的女人”的!

    ……

    ……

    秦楚坐在车里,和裴峻一起坐在后座,前面康皓开着车,生起了挡板,整个空间显得就更加狭小了。

    秦楚感觉狭小的空间里,全都充斥着裴峻的味道,呼吸间,似乎也和他的鼻息纠缠。

    这么想着,秦楚感觉自己体内猛的就窜出一把火,一直烧到了脸上,脸颊**辣的烫,紧张的乱了呼吸,双手也禁不住的一直绞着。

    待到此刻这么安静,她才意识到自己都干了些什么。

    为了躲避华国宏,为了躲避陈总,甚至是以后的李总,张总,她就这么把自己卖给了裴峻,可是偏偏,没有用具体的金钱来衡量,这恐怕是唯一一点能让她感觉舒服点的事情了,这让她觉得自己并非那么低.贱,并不是裴峻用可以数的过来的有限的金钱买过来的,让她不至于沦落成一个明码标价的商品。

    可是也同样的,以后,她就要跟着这个男人了,甚至不知道自己会跟着他多长时间,或许几天他就会厌倦了。

    她选择了一种没有将来的生活,也是她将来即使自由了,也始终无法摆脱的过去!

    而这些,也都只是虚无飘渺的将来。

    &nbs

    |||

    p;眼下,她却要面对另一个尴尬。

    裴峻垂着眼,眼角看着秦楚的动作,就在秦楚紧张的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裴峻终于开口。

    “你再这么绞下去,衣服都要被你绞碎了。”裴峻说道,眼底有着秦楚看不到的笑意。

    “抱歉……”秦楚一怔,停下了动作,反倒不知道该把手放哪了。

    “不必跟我说抱歉。”裴峻笑道。

    转头看着秦楚的侧脸,她的侧脸在车窗外的华灯的照耀下,自然而然的勾勒出了一圈淡淡的光晕,勾勒着她的小脸,显得格外的细致。

    挺翘的琼鼻之下,散发着自然的粉色的唇瓣,上唇微微的翘起,柔软的让人忍不住的想要碰触。

    感觉到裴峻的注视,秦楚却不敢回视过去,只是低着头,胸口起伏不定。

    眼皮轻轻地垂着,微卷的睫毛将目光轻轻地盖住。

    裴峻笑笑,既然她想当鸵鸟,他不介意这么肆无忌惮的欣赏她的脸庞。

    车子突然停下,秦楚一动不动,若不是裴峻正看着她,还真会以为她睡着了。

    “到了。”裴峻勾着笑。

    ------

    下章必看呀~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