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  【只为卿欢】 007(6000)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只为卿欢】 007(6000)

小说: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恍若晨曦
返回目录

    看着她四下寻找的目光,尹若君说道:“裴少已经离开了。”

    “哦。”秦楚应了声,低下头掩住失望的神色,“我……我去洗澡。”

    秦楚进入浴室之后,尹若君才给裴峻打了电话:“裴少,秦小姐已经醒了,是的。”累

    秦楚出来的时候,尹若君已经叫了外卖送来,闻着饭菜的香气,秦楚觉得自己是真的饿了。

    “尹姐,我睡了多长时间?”秦楚问道,发现外面的天色已经渐渐地黑了下来。

    “一天。”尹若君淡笑道。

    “咳咳!”刚入口的南瓜汤险些被吐出来,为了不失礼,硬生生的咽下去,结果,就呛着了。

    “我……我睡了这么长时间!”秦楚通红了脸,刚刚尹若君来的时候,看到她的样子,肯定知道她和裴峻都做了些什么,结果因为那种事呼呼大睡,这说出去,可怎么见人?

    尹若君一副“我理解”的表情,结果让秦楚更是郁闷了。

    “啊!对了,那学校那边……”秦楚想起来,今天还有课呢,而且今天的课,那个教授特别爱点名,只要有一次不到,考试就挂定了。

    闷

    “我已经帮你请了假,放心吧!”尹若君说道,作为裴峻的下手,在外面也是有名声在的,她出面,就等于裴峻出面了。

    尹若君直接将电话打到了校长那儿,校长也是个老油条了,尹若君是什么人?跟在裴峻身边这么多年,深得裴峻的信任,她亲自出面为秦楚请假,那么秦楚和裴峻的关系,校长肚子里就该有点谱了。

    校长在挂上电话之后,不禁好奇起秦楚了,B大这么大,底下除了特别出色,锋芒毕露的几个有限的学生之外,像秦楚这么低调的,校长怎么可能记得住?

    可是就在之前,就听系主任说裴佑安亲自跑到系办公室去,给秦楚请了假。

    这才过了没几天,尹若君的电话就打到了他这里来,秦楚和裴家这对兄弟,竟然就这么纠缠在一起了!

    那边校长的心思,尹若君也预料到了几分,她这是自作主张了,心想着秦楚既然被裴峻纳入了羽翼,那就该保护着,在学校那里,只要她出面,就等于暗示校长了,别让学校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人伤害了秦楚。

    秦楚没有经历过社会,自然想不到这么多,只是松了一口气。

    吃完了饭,秦楚犹豫不定的低着头,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的脚尖,有好几次,抬头想要跟尹若君说话,却又把话给咽了回去。

    跟在裴峻身旁察言观色,尹若君又怎么会注意不到秦楚的异样,最后,她都替秦楚急了,索性直接说:“秦楚,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啊!”秦楚猛的抬头,红着脸,犹疑不定的问,“今晚……今晚裴峻他……”

    闻言,尹若君笑的有些僵:“裴少他……说有些事,今晚不过来。”

    出乎她意料之外的,秦楚反倒是松了一口气,现在的她还真不知道,该以什么态度面对裴峻。

    “那……我可不可以出去一下?”秦楚立即问。

    “你要去哪?”尹若君问道。

    生怕她觉得自己是那种不安分的女人,刚跟了裴峻就要出去到处乱跑,秦楚便老老实实的解释:“昨天……我听华叔叔说,我妈她住院了,我想去看看。”

    因为裴峻让康皓去调查秦楚的事情,所以有关秦楚的一切,尹若君也是清楚的。

    点点头:“那行,我开车送你过去。”

    “这太麻烦了!”秦楚赶紧摇头。

    尹若君身上透着股精明干练的劲儿,往那一站,秦楚就有种她是商场上那种女强人的感觉。

    这种人,怎么能给她做这种跑腿的活?

    她也不好意思把尹若君当保姆那么使唤啊!

    尹若君笑笑:“裴少派我来,就是来照顾你的,有什么事就跟我说,自然不用客气。再说这么晚了,你自己一个人出去,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可付不起那个责任啊!”

    秦楚唯有点头:“那麻烦尹姐了!”

    “你只要安安全全的,那就不是麻烦。”尹若君笑道,带着秦楚离开。

    开着载着她去了医院,问清楚了沈淑萍的病房,华国宏对沈淑萍还算不错,当初既然能够结婚,那么华国宏对于沈淑萍,心里肯定是有爱的。

    所以现在沈淑萍住院,倒也没有受了委屈,华国宏给她办了头等的病房,一个人单独一个房间,也不用面对那些各式各样的病人及家属。

    尹若君只是陪秦楚来到了病房外面,秦楚自己进去了,而尹若君在走廊上,则给裴峻去了电话,报告了秦楚的行踪。

    现在还不是很晚,八点钟,沈淑萍也还没有睡下,听到门把转动的声音,沈淑萍便看向了门口。

    “小楚!”沈淑萍一见来人竟是秦楚,便失声叫道。

    她听华国宏说了,秦楚跟了一个了不得的人物,秦楚知道她住院,肯定会来看她的,到时候秦楚如果来了,就让沈淑萍跟秦楚好好说说,让裴峻拉拔一下“宏凯”。

    其实沈淑萍身体也没什么大碍,只不过是在家里听了秦楚的事情,心里担心,再加上华国宏和那对儿女不停地对她施压,压力太大,又找不到秦楚,这么久而久之之下,心理郁结,便昏倒,送进了医院。

    沈淑萍的身体早就好的差不多了,可是华国宏还是让沈淑萍在医院住着,目的就是要把秦楚引过来。

    如果沈淑萍回了家,那么就说明她的身体好了,秦楚打死也不会回到华家的!

    “妈,你身体怎么样?”秦楚看到母亲略显苍白的病容,便自责的走到床边,握住沈淑萍的手。

    “没事,小楚,这些天你都去哪了!给你打电话也不接,妈都担心死了!”沈淑萍说道,脸上的担心也不是作假,不管怎么说,秦楚始终是她的女儿!

    “妈,对不起,让你担心了。”秦楚说道,“我现在很好,我……不会再回到华家了。”

    那个家,她从来只称之为“华家”,而非家,因为她从来没有被接受过,那里对她,从来就没有什么美好的回忆!

    哪怕是眼前这个母亲带给她的回忆,也没有美好的。

    从沈淑萍嫁给华国宏以来,一切,就都变了!

    以前父亲还尚在的时候,家里尽管没有这么富裕,即使生病住院,住的也是嘈杂的大病房,可那时候她是开心的,那时候的母亲,还是一心一意的对她好的!

    沈淑萍也注意到了秦楚的一样,可她

    |||

    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秦楚每次提起华家,表情都算不上好,她早就习惯了。

    当一件事情习惯了之后,就不会在意了!

    “小楚啊!”沈淑萍舔了舔唇,看到秦楚抬起眼来,便说道,“我听你华叔叔说,你跟了一个男人,还是一个了不得的男人?”

    秦楚立刻变了脸色,她知道这事瞒不过沈淑萍,华国宏一定会告诉她的,可是这时候,母亲提起这件事情,是想要干什么?

    秦楚太了解这个母亲了,心里登时生起不太好的预感。

    “妈,有点晚了,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下次再来看你。”秦楚转折的太唐突,可她顾不得了,她不想听母亲即将出口的话,便要起身离开。

    这里,她不能再呆了,至少今晚不能。

    即使躲不过,她也想着,能躲得一时是一时。

    “小楚!”沈淑萍见机得快,在秦楚即将起身的同时,赶紧抓住了她的手,生生的把她按住,让她起不来。

    秦楚急的,又不能甩开她,面色为难的看着沈淑萍:“妈,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别说,求求你别说!”

    她急的快要哭出来了,可是沈淑萍管不得那么多,即使女儿为难,她还是要说出来。

    因为,这是华国宏给她的任务啊!

    “小楚!你听我说!听我说!”沈淑萍迅速的说道,不管秦楚的拒绝。

    秦楚的双手还被她抓在手里,平时柔弱的母亲,这时候手劲儿却格外的大,把她的手腕都抓红了。

    “小楚,我知道,我知道你现在跟着谁!裴家的少爷,裴峻!”沈淑萍抓着她的手,迅速地说道,“小楚,你华叔叔现在正急需着‘景泰’的订单,你帮帮他吧!你去跟裴峻说说,他看上你,你开口,他一定会答应的!”

    说了,她还是说了!

    秦楚失望的看着母亲,眼里积蓄的泪水忍不住的滑了下来。

    “妈!你能不能为我想想?”秦楚难受的说,心都发疼了,“你知道我是怎么跟着裴峻的吗?是华叔叔逼我,逼我去陪陈总!陈总他变.态的!我为了摆脱他,才说要跟着裴峻的,我那是倒贴!是倒贴!”

    倒贴,这个词,对于秦楚来说,是很难听的,可是现下,却被母亲逼的说了出来!

    没错,她对裴峻做的,就是倒贴而已!

    沈淑萍愣住了,华国宏并没有跟她说仔细,他只是说,秦楚现在能耐了,搭上了一个了不得的人物,然后把裴峻的身份,能耐,都跟她说了。

    秦楚浑身都在颤抖,肩膀抖动的厉害,就连嘴唇都在抖着:“是我主动地,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他能要我,我把脸面,把自尊,全都抛弃了,就是想要摆脱华叔叔!是裴峻他……不嫌弃我,对于我这种可有可无的存在,闲来玩玩而已,所以他就答应了。”

    秦楚自嘲的笑了声:“只是闲来打发时间而已,我提供身体,他给我保护,就是如此!”

    看着愣怔的母亲,秦楚索性都说出来,反正,这些都是事实,不是吗?

    “妈,就是这样,你还要逼着我,去跟他说‘宏凯’的事情吗?你一定要让你女儿的尊严,被人踩在脚底下,彻底的碾烂了,一文不值,让裴峻来嘲笑我的不自量力,让他连最后一点的庇护都不给我!让华叔叔抓着我,去送给一个又一个的半百老头,去换得‘宏凯’的发展吗?你一定要,让我变得如此低.贱,才肯放手吗?”秦楚的脸,全都被泪水布满了。

    她的双手还被沈淑萍抓着,在听到她最后一句话时,沈淑萍的手就像是被烫到了一样,迅速的放开她。

    秦楚深深地吸了一下鼻子,用手背胡乱的抹干脸上的泪,却在这时,突然被人打了一巴掌。

    “啪!”的一声,病房静的都能听得见窗外,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

    秦楚的脸被打到偏了一边,原本扎着马尾的发也被打散了,松松垮垮的垂着。

    秦楚和沈淑萍都愣住了,吃惊的看着华国宏,他的手还高举在空中没有落下,恶狠狠地看着秦楚。

    秦楚捂着脸,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死丫头!只不过让你去跟裴峻说一声,你还有这么多理由!我白养你这么大了!”华国宏怒瞪着秦楚,“我就让你帮这么点小忙,你都不干!那你跟着裴峻,还有什么用处?还不如去找陈总来得实在!你这个吃里爬外的东西,光顾着自己,就不管家里的死活了,是不是!”

    “国宏……”沈淑萍见华国宏还要扬手再打,赶紧抓住他的胳膊,“国宏,不要啊!”

    秦楚是她的女儿,是她身上一块肉分出来的,她就算是再自私,看到秦楚挨了打,也是会心疼的呀!

    “你给我让开!看看你这个好女儿,吃我的,住我的,我供她上高中,上大学,到了现在,连一点点回报都不给!忘恩负义的东西,今天我就打死你!”华国宏推开沈淑萍,恶狠狠的说。

    “你打死我吧!我根本就不欠你什么!我一直隐忍着,就是为了我妈,可是她从进了你们华家,可曾过过一天的好日子?你口口声声的还要回报!你逼着她把自己的女儿往火坑里推,这就是你所谓的好,你所谓的恩义吗?你打啊!你今天就打死我啊!”秦楚疯了似的,伸着头,被打了右脸,又把左脸露了出来让他打。

    “好!好!这是你说的,我今天就打死你,把你这张脸打花了,我看裴峻还要不要你!”华国宏扬着手,就要落下那一巴掌。

    可是,这时候却有只手伸了出来,牢牢地握住他的手腕,他一个大男人,竟然使了劲儿也挣脱不掉!

    尹若君冷着脸:“裴少的人,你也敢动?”

    华国宏惊讶的转头,尹若君他可是认得的,看到她,整个人立刻就蔫了。

    尹若君冷哼一声,甩掉手腕,拉过秦楚,便把她护在了身后。

    她原本正在走廊的拐角向裴峻报告,看到华国宏匆匆的走进病房,她也没拦着,毕竟这是秦楚的家事,她是不方便插手的。

    可是当听到病房里的争吵,看到秦楚被打红了的脸颊,以及华国宏又要再次落下的巴掌时,她却不能不管了。

    秦楚心灰意冷,拽了拽尹若君的胳膊:“尹姐,我们走吧!”

    尹若君一双眼射出锐利的光,瞪在华国宏的身上,看的华国宏心里直发慌。

    面对秦楚的恳求,尹若君点点头,护着秦楚离开。

    临走前,秦楚回头看了沈淑萍一眼:“妈,我有机会再来看你。”

    回到公寓,尹若君就拿冰块帮秦楚敷面,秦楚顶着这么一张红肿的脸,肯定是不能去学校的,只能再请几天假。

    今晚的事情,尹若君肯定是会告诉裴峻的。

    |||

    所以第二天,原本还不会这么快出现的裴峻,再次出现在了秦楚的面前。

    第二天,秦楚的脸肿的更高,裴峻看着她的脸,不由得皱起了眉,指尖试探性的碰触她的脸颊,结果刚刚碰到,秦楚就疼得倒抽一口气,迅速的躲开。

    “康皓,华国宏最近不是频频的接触刘经理吗?给我把刘经理辞了,‘宏凯’别想接到‘景泰’的订单,而且发下话去,谁再跟华国宏私下联系,就是刘经理的下场!”裴峻寒着脸,冷声说道。

    “是!”康皓点点头,裴峻突然要辞掉部门经理,他却连眼皮都不眨一下。

    秦楚咬着唇,小心翼翼的说:“这事……能不能算了?”

    ------

    亲们问我裴峻番外有多少章,我也没谱,有一个粗略的大纲,还需要精修,所以自己也说不上来,要写多少。

    不过我现在已经开始想辰少和若若了,还有可爱的小默默,所以正努力的朝八年后迈进,到时候就可以让辰少一家子出来,好好地再写写他们了,哦也~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