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  【只为卿欢】 011(6000)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只为卿欢】 011(6000)

小说: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恍若晨曦
返回目录

    “电话。”秦楚轻轻地推了推他,喘息不定。

    裴峻恋恋不舍得看了一眼那娇.嫩的脸蛋,面色不善的拿起手机,想要看看是哪个不知死活的在这时候打扰他,可看到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时,却看了一眼秦楚,脸色怪异。累

    秦楚奇怪的看着裴峻,看他接起了电话:“喂,现在?”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裴峻沉吟了一会儿,才沉着声说:“可以。”

    裴峻看了秦楚一眼,淡淡地说了声:“我有事先走了。”

    秦楚强撑着虚软的身子从沙发上坐起来,被吻得红肿的唇,拖酡红的脸颊,配上一脸无辜的表情,让裴峻喉咙一紧,真想就这么留在这儿不走了!

    这个妖精!

    裴峻暗咒一声,更是加快了速度,逃也似的离开,真怕再看一眼秦楚的模样,就真的什么都不管的留下来了。

    裴峻来到“王朝”,一进门,经理就迎了过来:“裴少,佑安少爷已经到了。”

    裴峻点点头,便由经理带着,去了雅间。

    是的,那通电话,是裴佑安打来的,所以裴峻就算再不舍,也得从秦楚身上爬起来。闷

    只不过他没想到,那小子居然这么沉不住气,这才过了多长时间,就给他来电话了。至于裴佑安找他的原因,哪怕就是用脚趾头想想,也能猜出来。

    经理细心地替他们将门关严实了,房间里只有裴峻和裴佑安两个人。

    裴佑安可没给裴峻什么好脸,尤其是在看到裴峻和刘雯娜之间的互动之后。

    至于之后裴峻和刘雯娜的那次意外事件,他自然是不知道的。

    “峻哥。”裴佑安板着脸叫着,那模样怎么看都是不情愿的。

    裴峻点点头,便随意的坐了下来,就算是面对这个堂弟,他也像是居于上位的王者。

    “佑安,都把我叫出来了,就没必要拐弯抹角,你想说什么,就说吧!”裴峻看着裴佑安,淡淡的说道。

    裴佑安看到裴峻的反应,心里堵着一股子气。

    原先,他最佩服,也最崇拜裴峻,有手腕,有能力,好像没人能把他打倒,但凡是胆敢招惹他的人,最后绝没有好下场,以至于谁想要脑子抽风,对付他,都得要左思右想,好好的掂量掂量。

    而这个堂哥的气势,也是家族里最强的,面对再大的人物,哪怕是天皇老子,这个堂哥都能把自己的气势再提升一截,狠狠地将对方踩在脚底下,再也抬不起头来。好像这个世界上,压根就没有什么能吓得住他,压得跨他的!

    当然,裴佑安的这种种崇拜,都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在裴峻没有将这种能力放在他身上施展的时候。今天,当他切切实实的遭遇了一回,也终于体会到了往日里,那些面对裴峻的那些对手们的心情,心情就极郁闷,哪里还有心思去崇拜些什么!

    心里生出了嫌隙,裴佑安的言谈举止,自然也就少了一分往日的敬重,尤其是想到秦楚那张让人心疼的脸,便也不再忍,开门见山的开了口。

    “峻哥,那咱们就都敞亮点,你跟我说句实话,对于秦楚,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裴佑安说道,“据我所知,当初是秦楚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迫不得已的找上你。秦楚已经把这件事当成了一个责任了,她要信守承诺,所以除非你不要她,她不会主动的离开你!”

    听了这话,裴峻挑挑眉,原先还对秦楚的一点点怀疑,这时候也彻底的扫没了,看来那丫头跟裴佑安,还真是没有什么。

    裴佑安若是知道,他这次把裴峻叫出来,非但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反而让裴峻就这么信任了秦楚,恐怕肠子都要悔青了。

    “既然如此,你又来找我干什么?”裴峻看着茶杯里慢慢舒展开的茶叶,随着水中的漩涡打着旋,似是不经意的说道。

    “峻哥,你那么聪明,别说你不知道我想跟你说什么!”裴佑安也来了脾气,说话更急了,语气也好不到哪里去。

    “秦楚是个好女孩,而且还认死理儿,你在外面的那些个女人,我也管不着,也没兴趣管。但是你身边有了个秦楚,那能不能把那些女人都打发干净了?”裴佑安说,裴峻身边围绕着的那些女人,单独放出来,哪个不是一等一的,可在他眼里,就没有一个能比得上秦楚!

    “你要是和对其他女人一样,都只是想要玩玩,那就放了秦楚,放她自由吧!她不是可以玩玩的女人,也玩不起你的那些游戏。”裴佑安看着裴峻,说的情真意切,“她认死了的事情就会坚持做到底,你不主动放了她,就算她再想走,也不会走的!她觉得那是对你的承诺!”

    “秦楚还年轻,她才十九岁,这个时候,哪个女孩子不是在谈着纯真的恋爱?这时候的女孩子,不会计较对方的钱财本事,只是应着自己心里的感觉,这时候的爱,是一生最好的回忆!峻哥,你带给她的回忆不会是美好的,我敢肯定,最后你会伤的她体无完肤,她甚至不会想要拥有这样一段记忆,你为什么不放了她,让她去寻找自己想要的?让她有机会真真切切的爱一回,而不是这么早,就被带进黑暗的圈子!”

    裴峻一直不说话,默默地听着裴佑安的话。

    诚然,他说的都对极了,可是裴峻却不会因为他这么三言两语的,就成全了他。

    他想要的,不会在乎对方是什么心情,秦楚自己主动地闯入了他的世界,让他尝到了她的甜美,目前还不想放手,他就不会在乎以后秦楚会不会受伤,会不会后悔认识他!

    裴峻挑挑眉,嘴角勾起了笑:“这是秦楚的意思?都是她跟你说的?”

    裴佑安看着裴峻嘴角的笑,觉得那笑也太过自信了,自信的碍眼。

    他怎么就知道秦楚不可能跟自己说这些,甚至连裴峻的一句不是都没有说过,甚至于,他提出自己会保护秦楚时,也被她断然拒绝了?

    难道裴峻就这么自信?

    头一回,裴佑安恨极了裴峻的自信,想要打掉他脸上的笑,想让他知道,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如他的意,都能被他攥在手心里,随意的掌控!

    有了这层想法,不自觉地,裴佑安就扯了个谎,高声说:“没错!都是她告诉我的!”

    如他所愿的,裴峻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当真变了脸色,原本的自信不见,脸色铁青着,可是嘴角还是挂着笑,却愈发的阴冷。

    话出口,见了裴峻的表情,裴佑安心里不禁打起了鼓,有些担心秦楚的处境了,可是话都说出了口,早已收不回了,裴佑安只得尽最大的努力,帮秦楚解脱出来。

    “所以,峻哥!你要是对秦楚没意思,就趁早放了她,跟她说清楚吧!她要是担心华国宏逼她,你放她自由之后,我会无条件的保护她!”裴佑安说道。

    陪君看着这个天真的堂弟,冷嗤一声:“你?佑安,是家里把你保护的太好,所以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重了?你现在的一切,外面人对你的敬重,都是家族给你的!不管是学校里也要,社会上也好,他们给你超乎常人的尊重,看上的不是你这个人,而是裴家!你以为,凭你一己之力,能保护好秦楚?你若是要保护她,必定要通过家族的力量。呵呵!可是,家族里会因为这点小事就为了你出手吗?你就不怕家里知道了秦楚的身份,知道了你的心思,而对秦楚不利?啧啧,佑安,你到底是天真,还是傻,又或者是你跟秦楚有仇,上赶着要把她往火坑里推

    |||?”

    裴佑安一滞,被裴峻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脸憋得通红,却不得不承认,裴峻说的没错,甚至就连秦楚都这么说过。

    他真痛恨自己,为什么这么无能为力,在裴峻面前,偏偏要显得这么渺小!

    “峻哥,你跟我说句明白话,要怎么样,你才能放了秦楚!”裴佑安真的急红了眼,自己都不知道,这是把自己的机会,给彻底的堵死了。

    裴峻豁然而起,嘴角的弯度愈发的明显:“秦楚倒是厉害,能让你为她做到这地步。不过她要是有意,可以自己跟我说,没必要把你拖下水!”

    裴佑安闻言,心里咯噔了一下,心中暗叫:坏了!裴峻这明摆着是误会了!

    “峻哥,不是,不关秦楚——”这边话还没说完,就被裴峻给打断了。

    “别的我不多说,也不想听你多说了。秦楚,我现在对她还新鲜着,不想放,你要是真喜欢她,就等着我玩腻了吧!”裴峻冷冷的说道,这话就像是一盆凉水,一股脑的泼到了裴佑安的头上。

    也不去看裴佑安苍白的脸色,这小子还在学校里天真着,跟他斗,太嫩了!

    ……

    ……

    裴峻是一路飙车回到给秦楚住的那间公寓的,一路上,裴佑安的话一直在他耳边不断地回想,眼前又时不时的闪过秦楚那张看似无害,楚楚可怜的脸。

    来到公寓的楼下,裴峻下车时顿了一下,抬头望着卧室的灯光,灯还亮着,那女人在等他?

    裴峻冷冷的一笑,本来,他还想对她放下戒心来着,可今晚裴佑安的那一席话,却又让他冷下了心,望着温暖的灯光,双眼却冷冷的眯了起来,冒着森寒的光。

    “喀嚓!”

    开门的声音很轻,可是在安静的房间中,仍然显得很清晰。

    秦楚闭着眼,并没有真正睡去,她一向浅眠,在听到开门声时,便立刻醒了。

    她只是因为不知道裴峻晚上会不会再回来,只是以防万一的给他留着灯,听到裴峻并没有刻意放低的脚步声,眼睛仍闭着,假装睡觉。

    突然,脚步声消失,虽然闭着眼,仍感觉有双目光正在盯着她,藏在被子底下的双手紧张的握了起来。

    秦楚紧张的,就要乱了呼吸,想要睁开眼看看裴峻到底打算干什么时,突然听到衣衫摩擦的声音。

    “唔——!”紧接着,她的唇便被堵住了,裴峻的力道并无怜惜,用力的吻着,甚至于因为太重,她的唇磕着了牙齿,疼得皱起了眉。

    可是裴峻就好像没看到她脸上的痛苦,没听到她嘴中的呻.吟一般,大手直接将盖在她身上的被子掀开,凉风变这么堂而皇之的窜上了秦楚的身子,让她忍不住的哆嗦了一下。

    裴峻看着秦楚的卡通睡衣,双唇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冷嗤,可是手却没闲着,毫不怜惜的抓向她的睡衣。

    只听到“嘶啦”的一声,睡衣的前襟便被扯开,连带着睡衣扣子也都跟着蹦的到处乱飞,床.上,地上,到处的散落。

    “唔——!”秦楚的唇还被他堵着,只能发出闷闷的“呜呜”声,睡衣被扯乱,双手下意识的就想要遮挡裸.露的胸前,可是身子被裴峻紧紧地压着,哪里有位置让她的手探到他们两人中间去!

    胸前的绵.软突然被大手攫住,秦楚禁不住的一颤,便感觉到一股电流从胸口开始,四处的流窜。

    可是才刚刚生起酥麻的感觉,马上又被疼痛取代。

    那莹白的软.嫩可以有如水般的弹性,可也异常的脆弱,被裴峻故意用力的抓着,秦楚疼得眼角都湿润了。

    “痛!”秦楚忍不住叫道,软软的声音可怜兮兮的。

    可是裴峻却丝毫不为所动,依旧那么用力的掐着,使劲的掐着,秦楚疼得,觉得都要被他掐断了,可是这疼痛还没退去,身下却突然凉嗖嗖的,裤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这男人扯掉了。

    慢慢的适应了黑暗之后,秦楚也多少能够看得出裴峻的表情,尤其是那一双发了狠的双眼,看的秦楚吓得不禁一哆嗦。

    “裴峻,你干什么!你别吓我啊!裴峻,你……啊……”秦楚突然尖叫,饱含着痛苦的声音穿透了整间公寓。

    身下突然传来撕裂般得疼痛,甚至是比第一次还要痛,第一次的回忆说不上痛苦,那时候裴峻很温柔,温柔的她溺在里面就不想出来了,可是这一次,只有痛。

    他不给她任何的准备,就这么突然地冲了进来,从身到心,秦楚都措手不及。

    裴峻绷着脸,额头还渗着汗,也不比秦楚好多少。

    这次没有任何的前.戏,裴峻是带着气冲进去的,她还那么窄,那么小,甚至还很干涩,根本就容不下他。

    在受到痛苦的冲击之后,更是用力的推拒着他,温暖的小.核一直把他往外挤。

    秦楚疼得钻了心,一双拳头不顾一切的捶打裴峻,从后背到胸口,即使不知道能不能撼动得了这男人,可她还是疼的用力地打,把她的疼都发泄出来,她得让裴峻知道她的疼。

    “裴峻你放开我!你干什么!你放开我!”秦楚用尽了力气打他,可是身子还是疼得她一抽一抽的,疼得哭岔了气,“你怎么了!你放开我!放开我啊!”

    裴峻愣住了,看着秦楚脸上的泪,哭的小脸煞白煞白的,原本的怒气居然滞住了,她的眼泪就像是滴在他的胸口一样,让他莫名的烦躁。

    见他不动了,秦楚这才停了动作,委屈的抽泣,一双眼可怜巴巴的看着他:“你到底怎么了?”

    出门之前还好好的,可一回来,就又变了!

    秦楚的双眼看着就像是被人遗弃的小狗,纯纯的不含一点杂质,只有对主人的无限依恋。

    这目光看的裴峻心中一疼,皱着眉,才发现他失态了。

    只因为裴佑安的几句话,他就失态了,脑中闪过裴佑安回答他时的表情,当时裴佑安的双眼,分明闪过一丝不安,虽然很快就闪了过去,可毕竟还是露了出来。

    裴峻当时虽然表现的很淡定,浑然不在意的样子,可是心里边却多多少少被裴佑安影响到了,这才忽略了过去。

    现在被秦楚的样子吓住,心却冷静了下来,当然也抓住了那一丝异常。

    秦楚委屈的瘪瘪嘴,委屈的动了动身子,想要移开来,却不想自己已经渐渐的适应了他,小花.核里渐渐地吞吐出了蜜液,她才刚刚一动,那股熟悉的酥麻感觉就传了过来。

    “啊……”秦楚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可是身子已经诚实的做出了反应,敏.感的颤着,就连原本想要将他推挤出去的小花

    |||.

    核,也开始紧紧地吸住裴峻。

    ------

    新文《豪门契约:休掉冷情前夫》求收藏啊~么么么~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