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  【只为卿欢】 012(6000)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只为卿欢】 012(6000)

小说: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恍若晨曦
返回目录

    “啊……”秦楚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可是身子已经诚实的做出了反应,敏.感的颤着,就连原本想要将他推挤出去的小花.核,也开始紧紧地吸住裴峻。

    裴峻被她这反应逗的大乐,禁不住便笑道:“不疼了?”累

    秦楚老实的摇摇头,可看到裴峻的笑,突然觉得自己这头摇的也太不矜持了,一双眼睛瞪得咕噜噜圆,双手马上捂住嘴巴,眨着眼看着他。

    “不疼了,那咱们就继续。”裴峻说道,早已深入了进去。

    “啊……”再也没了疼痛,只有酥酥麻麻的感觉,一波又一波的席卷着她的整个身子。

    “唔……裴峻……哈啊……啊……”秦楚双眼半眯着,还疑惑着裴峻的突然转变,可是很快疑惑就被冲散了,脑袋什么都想不了,就像是置身在风暴中一般。

    裴峻看着秦楚嫣红的脸蛋儿,那张诱.人的唇瓣不断地吐出让他浑身燥热的呻.吟,低头便吻了上去。

    “唔……裴……哈啊……啊……啊嗯……嗯啊……”秦楚感觉自己整个身子都不会反应了,无力的被裴峻抓着。

    裴峻抬着她的双腿,将她的双腿架到自己的肩上。闷

    秦楚的腰肢被迫着抬高,让红嫩的小花.蕊完全的暴露在了裴峻的眼中。

    裴峻并没有动,停在她的体内,一动不动的看着秦楚:“知道刚才谁找我吗?”

    秦楚脑袋还转不动呢,愣愣的看着裴峻,好半晌,才明白过来他问的是什么。

    可是她怎么会知道是谁找他?秦楚双眼中显出了一抹疑惑。

    裴峻说道:“佑安来找我,他让我放了你,他能保护你!”

    “啊!”秦楚惊呼一声,明显的吃了一惊。

    她不明白,为什么裴佑安一定要坚持如此,她都跟他说了,不必的!

    “你不知道?”裴峻笑笑,摸着秦楚的脸颊,“我那个堂弟可一心为着你着想。”

    秦楚摇摇头:“我跟他说了,除非你不要我,我不会离开的!否则不仅害了我自己,更是害了他!”

    裴峻一怔,没想到这些事情,秦楚竟想的透彻。

    看上去那么柔柔弱弱的一个女人,心思却也并不蠢,该想到的,她甚至比裴佑安想的还要多!

    “是吗?可为什么他说是你让他找我的?他说的那些,也都是你的意思?”裴峻说道。

    秦楚倏地瞪大了眼睛,她不明白,裴佑安为什么要这么说。

    但是她明白了裴峻突然改变态度的原因!

    “你也相信是我说的?”秦楚脸色一变,“我虽然没用,可也不会做些阳奉阴违的事情!我秦楚,最讨厌人家怀疑我!你要是不信我,那就把我扔了,看着我自生自灭就行!”

    裴峻错愕了一下,没想到秦楚会是这种反应。

    秦楚沉着脸,用力的推裴峻,一点也不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秦楚,你干什么!”裴峻脸色也变了,双手禁锢着她的腰肢,可秦楚还是不管不顾的挣扎。

    “我从来就不屑做那种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事情!你要不信就放开我,省的心里边猜忌,还弄得自己不痛快!”秦楚怒道,“我知道,你一直就不信我,你总觉得我图你什么,是吧!是!我就是图你的!我图你能给我一个栖身之所,让华家没办法来找我的麻烦,这一点,我一开始就跟你说清楚了!现在你又来试探我什么!放开!放开我!放开啊!呜呜呜呜呜呜!”

    秦楚怒着,挣扎着,气的一张脸通红通红的,说着说着,心里边的委屈越来越多,竟不争气的掉出了泪。

    她又能图他什么?他是厉害,有钱又有权,可她也是有自知之名的人,不过就是想要份安宁,难道这个他也给不了吗?

    她已经小心翼翼的,告诉自己不可以爱他了,他还要做什么!

    裴峻的心突然揪了一下,秦楚哭的也顾不得挣扎了,身子一颤一颤的,看着那么羸弱。

    裴峻紧紧地抱住她:“不哭了!不哭了!”

    他温柔的吻着她的脸颊,将她的泪全都吮.舔进自己的嘴里,咸咸的,还带着她的香气。

    “呜呜呜呜!真的,裴峻,你要是不信我,那就别要我了!我不想前一刻还看着你的笑脸,后一秒就面对你的暴怒,我受不了!我知道你对我没有爱,可至少,我想要一点信任!”秦楚无力的哭着,不再挣扎了,被裴峻圈在怀里,却感觉不到一点温暖。

    “我知道!我知道了!别哭了,乖!别哭了!”裴峻拍着她的背,温声软语的说。

    他越是软下了态度,秦楚就哭得更厉害了,那种被人哄着的感觉,烘的她的心暖暖的。

    见她还哭,裴峻只能分散她的注意力,用力的一顶。

    秦楚现在是跨坐在裴峻的腿上,被裴峻这么一顶,整个儿的都刺入了她的体内,刺得那么深。

    “啊嗯……”秦楚秦楚忍不住抖了一下,也忘了哭,让她战栗的愉悦侵袭着她,哪里还有一点点的难受。

    哭岔了气,轻轻地打着嗝,那委屈的模样真像只犯了错误的小鹿,身子还一抽一抽的。

    裴峻将她抱在怀里,双手攥着她的腰肢,带着她的身子上下的移动着。

    “哈啊……啊……啊嗯……啊……裴……裴峻……啊……”秦楚双手紧紧地抓着他的肩膀,“你……信不信我……啊……哈啊……啊……”

    本想着分散这小丫头的注意力,却没想到她话都说不完整了,可脑袋瓜里还记得这件事。

    “信,我信!”裴峻说道,他想,或许他可以试着相信秦楚一次。

    哪怕她真的是在假装,最终时间也能拆穿她的谎言。

    秦楚愣住了,眨着一双泪眼,呆呆的看着裴峻。

    “别哭了,我信你。”裴峻微微一笑,吻了一下她的唇,沿着唇角,将她的泪吮干净,“楚楚,别哭了。”

    楚楚!

    这一声叫唤,是她从未想过的,就像一道闪电,在她心里狠狠地劈了一下,匹劈的她脑袋一片空白,什么都忘了,只是一颗心,还麻酥酥的,只是因为他的那一声“楚楚”,险些就融化在了他的怀里。

    秦楚吸吸泛红的鼻头,红肿的双唇微启:“裴峻,你再叫一次。”

    “楚楚!”裴峻露出微笑,双眼都在笑。

    &nbs

    |||

    p;

    “噗嗤!”一声,秦楚终于破涕为笑,可脸上还是挂着泪,但是整个人的感觉已经亮了起来。

    “傻丫头,怎么又哭又笑的!”裴峻笑道,“这么爱听我叫你楚楚?”

    “啊!”裴峻突然一顶,让她不自觉地叫了出来,红着脸,一双大眼傻傻的看着他。

    “楚楚!楚楚!”裴峻边叫着她,边疯狂的冲刺。

    “啊……哈啊……以后……都叫我楚楚……好不好……”秦楚攀着他的肩说道。

    “好。”裴峻应道,重重的吻上她的唇。

    “裴峻……裴峻啊……哈啊……啊……啊嗯……啊……嗯啊……”秦楚无力的叫着,心中却是欢愉的,可是腰肢都要断了似的,柔嫩的小花.蕊也有点酸痛了。

    想要求饶,可是胸前的一团软.嫩却陡然被抓住,欲出口的求饶立刻就变成了虚软的呻.吟。

    “啊……哈啊……”小嘴里溢出一声又一声的呻.吟,攀附着他肩膀的小手下意识的在他的后背胡乱的摸索着。

    后背被柔软的小手肆意的作乱,裴峻整个人就像是上了发条似的,格外的兴奋。

    手掌离开早已被他揉握的又红又肿的软嫩,顺着她平坦的小腹移了下来,随着冲刺的动作一起捻弄着敏.感的花瓣。

    秦楚禁不住的抽.搐:“裴峻啊……”

    裴峻的长指跟欲.望一起抽.动,指尖勾动着她温暖柔嫩的花壁,让秦楚的小花.核不自禁的收缩吞吐。

    “啊……太……太满了……不行……太满了……啊……哈啊……啊……啊呀……”秦楚半眯着眼说。

    “楚楚,你能盛的更多的。”裴峻说着,又深入了一指,让她把自己吸得更紧,就连裴峻,都禁不住舒服的呻.吟。

    “唔……好胀……”秦楚闷哼一声,“你……出来些啊……好胀……啊……哈啊……我……呜呜呜……哈啊……啊……啊……嗯啊……好酸啊……”

    秦楚委屈的瘪瘪嘴,有些耍赖的扭扭腰。

    裴峻轻笑,终于将手指抽出来,双掌托着她的臀瓣,整个人翻了一个身,平躺在床.上,双掌握着她的臀瓣移动,两团软嫩摩擦着他的胸膛,顶尖的小红.莓擦着他麻麻的。

    终于,等着男人过了瘾了,秦楚迷迷糊糊的,眼睛都睁不开了,只觉得身.下酸的要命。

    裴峻满足的将她掉落在额前的发丝拢到而后,看着怀中的女人早就趴在他身上呼呼大睡,一阵哭笑不得。

    ……

    ……

    第二天,裴峻感觉像是赔罪似的,竟主动要带着秦楚去逛街。

    本来秦楚还浑身酸疼,懒懒的赖在床.上,打算趁着周六没课,就在床.上赖一天,好好的休息休息。

    毕竟跟了裴峻这么长时间,可真正算起来,昨天还只是第二次亲密,这让她怎么受得了?

    结果一觉睡到了九点,也没准备早餐,倒是尹若君一大早送来了早餐,就又离开了。

    裴峻把她叫起来的时候,秦楚还迷迷糊糊的耍着赖皮,结果听到裴峻说:“你在这儿住的时间也不短了,一直没给你添置什么,今天正好有时间,就出去逛逛,喜欢什么,就买下来!”

    秦楚一听,不顾身上的酸疼,一骨碌的就爬了起来。

    其实秦楚在这里什么也不缺,平常用的,早就从宿舍里搬了出来,而且尹若君细心,又给她添置了很多衣物。

    很多东西,在她没开口之前,尹若君就已经给她置办好了。

    裴峻这么说,无非就是想要为昨晚的事情道歉,可又拉不下脸来。

    裴峻提出跟她逛街,秦楚可欢喜着呢!虽然平素里并不多爱逛街,可是有裴峻陪着,重点不在干什么,而是可以跟他在一起。

    秦楚迅速的洗了个澡,收拾好了,就要走。

    裴峻拉住她:“看你急的,还没吃早餐呢,你打算饿着肚子逛?”

    “啊!我不饿!”嘴上这么说着,秦楚拿起一根油条,大口大口的往里塞着,又“咕嘟咕嘟”的灌着豆浆,喝得急了,乳白色的豆浆都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看你急的,看来这些天真是把你憋坏了,一提逛街就这么兴奋!”裴峻抽出一张纸巾,替她把嘴角擦干净。

    秦楚红着脸,用力的咽下油条:“我是怕你突然有事,又不能逛了,就想早点出去,哪怕你有事,至少还多陪了我一会儿。”

    裴峻失笑:“不用急,我今天把一天都空出来了。就是再忙,我也是要休息的,已经跟阿浩和若君说好了,休息的时候,谁也不准打搅。”

    闻言,秦楚这才稍许的放慢了速度,可还是狼吞虎咽的,裴峻见她这样,只能失笑。

    好不容易把早餐打发完,秦楚终于如愿的和裴峻上了街。

    裴峻带着她,自然不会去那些小摊小贩,甚至就连中档品牌的专卖店都不会去,直奔景泰广场,隶属于“景泰”集团旗下的高档购物广场,一楼全部都是世界著名奢侈品品牌的专卖店。

    店里的导购经理一见是裴峻亲自过来,马上迎了上来,更是不禁多看了一眼跟在裴峻身边的秦楚。

    “裴少。”经理恭敬地叫道。

    “过来挑几件衣服,你帮忙看看,有什么适合她的没有?”裴峻吩咐道。

    导购经理为难的看了一眼身后的试衣间,低声说道:“裴少,裴夫人和连雅小姐也在里面试衣服呢!”

    说着,经理又看了一眼秦楚,不好猜测秦楚的身份,可是跟在裴峻旁边的,跟裴峻的关系总不能清白了。

    不管怎样,先把事情说清楚了比较好,免得到时候裴峻怪罪。

    果然,就见裴峻皱起了眉:“知道了,别多话。”

    “是。”经理赶紧应道。

    “走吧,去别家逛。”裴峻拉着秦楚的手,就往外走。

    自始至终,秦楚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是心中隐隐的疼。

    “裴大哥!”刚刚转身,就听到身后清脆的女声,听着煞是悦耳。

    &nb

    |||

    sp;就在这声音响起的同时,裴峻握着秦楚的手一紧,面色如常的转过身来:“连雅。”

    “裴大哥,真是你!”连雅仿佛没见到秦楚一般,高兴地笑道,“真是巧了,伯母也在里面试衣服呢,马上就出来了!”

    秦楚一直在旁边悄悄地观察着连雅,看着和她差不多大的年纪,娇俏的面容上还多了一丝俏皮。

    连雅这话说完也不过就是一分钟的时间,裴夫人便出来了,身上还穿着新换的套装,高贵优雅。

    裴夫人一出来,还没来得及看四周就叫道:“小雅,快过来帮我看看,这身衣服怎么样?”

    “伯母,裴大哥也在这儿呢!”连雅高兴地招手。

    裴夫人一听,便看过去,当看到裴峻身旁的秦楚时,不由错愕。

    “妈,这衣服挺好看啊!真衬你,买下来吧,我送你!”裴峻笑道。

    “得了吧,别想转移我的注意力。”裴夫人一点都不买账,看着秦楚说,“这位小姐面生啊!你也不介绍介绍!”

    “我朋友,秦楚。”裴峻简短的说,没打算让她们深入认识的打算。

    “伯母。”秦楚低低的叫了一声。

    裴夫人很是应付的“嗯”了下,便对裴峻说:“平时我怎么教你陪陪我,你也没见反应,今天怎么就转了性,还懂得陪人逛街了?”

    ------

    一直只闻其名,未见其人的连雅终于出来了,哦也,以后会有越来越多的熟人出现,比如说神马连颖啦~然后不久之后,我们的辰少就出来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