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  【只为卿欢】 018 (6000)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只为卿欢】 018 (6000)

小说: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恍若晨曦
返回目录

    “呜呜呜呜……裴峻……我要……我好难受……好难受啊……”秦楚哭着求道,双腿自然地夹.住了他的腰,紧紧地夹着,要把他夹断了似的,隔着裤子的小小的花.蕊,抵着他的硕.大,只是微微的一碰,便让她不禁呻.吟出声,蜜.液涌动。累

    她难受,裴峻何尝不是也在忍着?

    只是她的味道太美好,让他不舍就这么直接的进入,还想要再好好的品尝品尝。

    她的腰肢放肆的摆弄着,花.蕊的位置紧紧地贴着他下.腹的隆.起,碍事的衣料阻隔着,让她无法真的满足,只是那硕.大的隆起与她的小花.蕊那么契合,顶着她的花.心,让她舒服的忍不住的磨蹭,涌出的汁.液将裤子都浸湿了,更是浸湿了裴峻的裤子。

    看着自己裤子上的旖旎的汁.液,裴峻便忍不住,愈发的紧绷。

    不舍得啃.吮了一下她另一边的软.肉,大掌还覆在上面揉.捏着,享受那柔软的手感,唇却沿着软.肉慢慢的往下吻着,吮.咬软肉的边缘,这才一点点的向下。

    他那么细致的吻,一点都不肯遗漏,吮.啜着她微烫的肌肤,一路吻到平坦的小腹,舌尖轻轻地舔着肌肤,那么细嫩,那么滑腻,让他流连着徘徊不去。闷

    随着他的吻不断地落下,秦楚的小腹也跟着一缩一缩的,裴峻离着她的小腹只有咫尺,一切都看得清楚。

    小腹之上的肚脐,跟着她收缩的动作,也是一缩一缩的,不禁就让他想起了那紧.致的小.核,现在肯定也在一下下的收缩,吞吐着沁人的蜜.液。

    这么想着,他不禁就吞咽了一下,手也徘徊到她的腰间,解开裤子上的扣子,拉下拉链。

    他的动作磨人的慢,让秦楚不住的扭着腰,伸手就想要自己把裤子褪下,偏偏双手被裴峻挡着,让她碰不到。

    手上动作的时候,他的唇可一点都没闲着,不知怎么的,就特别喜欢她的肚脐,小小圆圆的那么一点,却分外的好看,只是轻轻张张嘴,就能把那一点全都包裹在唇内,舌尖绕着肚脐的边缘画圈,从外缘一点点的tian到中间,把她的肚脐吻得湿漉漉的。

    “嗯……”秦楚小腹猛的收缩了一下,肚脐不自觉地便夹住了他的舌尖。

    “呵呵呵!”裴峻低声轻笑着她的反应,也太过敏.感了。

    秦楚这下子可不依了,小腹上麻酥酥的,可身.下却空虚的很,脑袋迷迷糊糊的,只照着最本能的反应去做,双手揪住自己的内.裤,就要往下扯。

    “楚楚,难得也有这么急的时候!”裴峻轻笑着,微微的抬头。

    那张脸蛋愈发的嫣红,哼哼的发出呻.吟,哪里顾得上裴峻的调侃,偏偏双腿夹着这男人的腰,被这男人挡住了,内.裤怎么也退不下来。

    裴峻笑看着她的动作,染着水雾的眼愈发的晶亮,真的像只无辜的狗狗,那么无助的看着他。

    低头,粉色的内.裤已经退到了大腿,露出被黑色细绒覆盖着的幽谷,这一看可不得了,就是裴峻,也禁不住使劲的倒抽一口气!

    黑色的细绒衬的她周围的肌肤更加的白嫩,这里的位置,又是浑身上下最细嫩的地方,吹弹可破,柔软的就像是充了水。

    那细绒之上,早已因着她之前的磨蹭而沾满了蜜.液,透明的蜜.液像露珠一般的挂在上面。

    裴峻伸出手,手指轻轻地在细绒之上摩挲,那黑色的细绒那么柔软,原本如露珠般沾在上面的蜜.液在他的手指之下,大片的覆盖在了细绒之上,散发着微微的甜腻气息。

    “嗯……啊嗯……”秦楚微微的抬了抬腰,迎合上他的手。

    裴峻这才将她碍事的内.裤褪掉,手指沾了一些她的蜜.液,点在了唇边,再伸出舌舔tian去。

    秦楚愣愣的看着他这个动作,那么惑.人!

    裴峻轻轻地勾唇,再次俯下身,吻住小腹之下,细绒之上的细嫩肌肤。

    “哈啊……啊……嗯……”秦楚微微躬身,不由得说,“往下点……往下点啊……”

    她被他吻得好舒服,酥酥麻麻的,在他唇落下的同时,又有大片的蜜.液涌了出来,顺着她的腿.跟,顺着丰润的臀.瓣滑落,滴落在床单上,浸湿了一大片。

    “往下……这里吗?”裴峻一吻落在了细绒的边缘,下唇沾上了些许的蜜液。

    “呜呜呜……再往下……往下啊……”秦楚甩着头,难受的叫道,双腿支撑起身子,让臀.瓣离开床铺,微微地抬起。

    “那是这里?”裴峻轻声说道,声音低哑,唇又向下挪了一些,将嫩.肉和细绒一起含在了嘴中,吮shun着她的蜜.液。

    “下边……再往下……啊……啊嗯……哈啊……”秦楚叫道,颤抖的愈发的厉害,浑身颤栗,在他的吻下,连脚趾都蜷缩了起来,撑着床单纠结在一起。

    “那是这里?”裴峻一指突然刺.入那敏感又脆弱的花.核。

    他这么突然的刺入,秦楚一点准备都没有,原本空.虚的花.谷被填满,让她满足的呻.吟出声。

    “啊……啊嗯……嗯……”她的手下意识的抚上了自己的细绒,在柔软的嫩.肉上轻轻地揉着。

    在她花.谷内的手指被温暖柔滑如丝绒般的小肉.壁紧紧地裹着,手指沾着滑腻的蜜.液,微微一抽.动,便能听到“噗噗”的水声。

    手指不停地抽.动,可是没多久,秦楚就不满足于那根细细的手指,感觉那根手指根本就只是在挠痒痒。

    “啊……啊哈……哈啊……啊……”她本能的夹.紧了双腿,想将手指紧紧地夹住,收缩,缓解身体上的难受。

    “天!都要被你咬死了!”裴峻低声说道,这才仅仅是他的一根手指而已,若是真的他在里面,还不真的被她给咬死!

    “呜呜呜……裴峻……给我……给我……啊……哈啊……啊……”秦楚双手难受的抓住床单,紧紧地揪了起来。

    裴峻看着从那小.核里流淌出的蜜.液,嘴巴不禁一阵的干涩,低头,便吻住了小.核边的那片花瓣,以及花瓣之外的软肉。

    那软软的口感,那么细,那么嫩,让他喜爱的都不想要松口了。

    舌尖一圈又一圈的卷起甘甜的蜜.液,结结实实的吮shun住那块白嫩的软肉,秦楚只觉得整个人都要被他吸走了似的,又胀又麻。

    “呜呜呜……裴峻……裴峻……啊……哈啊……”一双小手忍不住捧住了他的脸,想要阻住那扰人的唇。

    “给我……快给我啊……呜呜呜……难受……好难受……哈啊……啊……啊嗯……啊……”秦楚的声音都带上了哭腔,实在是难忍了,小手胡乱摩挲着,摸上了他的腰。

    她想解开他的腰带,却怎么都解不开,越解不开就越急,越急那双小手的动作就更乱了。

    “嘶——!”裴峻倒抽一口气,那双小手在无意间,竟然抓向了他的分身,抓的结结实实的,完全握在了掌心。

    |||

    “这小妖精,你可真能捣蛋!”裴峻的声音更加沙哑,三下五除二的迅速将衣服和裤子全都脱下,那早已紧绷的欲.望这才解脱了出来,直挺挺的刺着,大的吓人。

    秦楚若是在清醒的时候,看到他的分身,绝对会想也不想的逃开,免得真的被他给捅穿了。

    可是现在,秦楚迷迷糊糊的,药力早就把她的理智给丢到了九霄云外去了,半眯着眼,身子难受的,哪里还顾得上去观察裴峻有多大!

    他的分身抵在花.蕊前,慢慢的磨蹭,尚不急着进去,任湿滑的蜜液将他的分身润滑了。

    “唔……进来……快进来……”秦楚咕哝着,小手突然握住了他的欲.望。

    “哼!”裴峻闷哼一声,欲.望被她的小手握着,真是该死的舒服。

    下一秒,秦楚的行为直接让他咋舌,这小女人在药理的作用下,竟然完全忘了羞怯,握着他的欲.望就塞进了自己的体内,满满的。

    蜜.液涌动,让他轻易地就贯穿到了最深处。

    一旦进去了,被她的小嘴紧紧地咬着,紧紧地包裹着,便一发不可收拾,再也出不来了。

    “啊……”秦楚仰着头叫着。

    裴峻才真的想叫,被她咬的那么紧,那么舒服,那小小的小口,清楚地勾勒出他的形状,毫无缝隙的紧密贴合,如天生就该是由他进入一般。

    “裴峻……啊……啊嗯……啊……哈啊……哈啊……啊……”秦楚的身子上下的颤着,胸前的绵软也随之颤动。

    裴峻畅快的冲.刺,双手包裹住她的绵.软,和身.下节奏一起,揉.挤着她的绵.软。

    “哈啊……啊……哈……嗯啊……嗯……啊……啊嗯……啊……裴……裴峻……啊……啊嗯……”秦楚被他撞得感觉浑身都要散了架一般。

    可偏偏,体内还火热着,即使是累了,可也依然想要承受这欢愉。原本揪着床单的手松了开来,握上了裴峻的腰,小手上下的抚着,柔软的掌心传来一阵阵的颤栗,让裴峻简直就像是打了兴奋剂一般,冲的更猛。

    “楚楚!楚楚!”裴峻低声叫着,那小手摸的他舒服极了。

    突然,那双小手摸到了他的屁.股上,因为平时练武的关系,裴峻身上的肌肉很结实,就连臀.部也练得结实又挺.翘。

    “你这丫头,跟谁学的!”裴峻被她摸的舒服极了,忍不住的便说道,真想好好的吻她,惩罚她。

    那双小手搁在他的臀上还不知道老实,竟然就像他握着她的绵软一般,揉捏着他的臀。

    这下子,裴峻总算知道这丫头是跟谁学的了!

    “天!你这丫头!”裴峻猛地吸气,在床.上极为主动的欲.女他不是没碰到过,可是却没有人能像秦楚这样,集羞涩和大胆于一身的!

    极主动的他碰到过,羞涩的他也碰到过,可是那些都太单一。

    看着秦楚羞怯的表情,那脸蛋嫣红的都能滴出血来似的,让她显得格外的好看,可就是这样一副羞怯的表情,小手却在不安分的作乱。

    他真的是爱死这种感觉了,原来热情到抛开一切的秦楚,就是这样的!

    大手也禁锢住她的腰,一下又一下的猛冲,冲的那么猛,那么用力,撞出了肌肉拍打的“啪啪”声和水声。

    “哼啊……啊……哈啊……啊……啊嗯……啊……”秦楚感觉要被他撞散了,越是这样,抓着他臀部的小手就抓的越紧。

    “楚楚,天!你这妖精啊!咬的我真紧!”裴峻说道,臀被她的小手刺激的,欲.望一点都没有减轻的征兆,反而撑得更大。

    那原本小小的核,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够承受得住他,可偏偏却能吸的他那么紧。

    “呜呜呜呜……我好累……裴峻……啊……哈啊……”身子又酸又累,可药力却没有消退,虽然比一开始好了许多,可终究还是有一些残留。

    “乖!”裴峻哄着她,“来,趴我身上,这样就不累了!”

    说着,他翻个身,平躺在床.上,让秦楚趴在他的身上。

    这么一调换,就变成了秦楚在上面,浑身无力的趴着,那双小手也离开了他的臀,反倒是他的大手,握住了她的臀.瓣,就像揉着绵软一样的揉着她。

    双手攫着她的臀瓣,带着她的身子上下移动,秦楚索性咬着他的肩膀,顺着他的动作,任他为所欲为。

    “唔……哈……啊……哈啊……啊……哈啊……嗯……啊嗯……嗯……啊……哈啊……”秦楚小嘴微微张着,无力的轻喘,她现在累的,甚至是连大声叫的力气都没有了。

    丰.盈的绵.软压在他的胸膛稍稍靠下的位置,被推挤的显得更加的饱.满,硬挺的红.莓磨着他的皮肤,传来一阵阵的颤栗。

    秦楚半眯着眼,看着眼前厚实的胸膛,漂亮的小麦色,那么结实,看上去就像是巧克力那么的柔滑。

    平坦的胸膛上也有两颗突起的小红豆,比她的颜色微深,可也一样的硬.挺。

    秦楚舌尖舔了舔唇,突然好奇起他的味道,打死裴峻也想不到,她竟然会突然低下头,轻轻地含.住他的那颗小红豆!

    被他冲刺的身子上下的晃动,并不安稳,那颗小红豆只能时而含住,时而松开。

    秦楚迷茫的眨眨眼,她还没有尝出味道来呢!

    索性,露出两排白牙,直接咬住那颗小红豆,力道并不大,却足以攫住不会再让他跑开。

    学着他吮.着她的方式,牙齿轻咬着红豆的同时,唇也结结实实的吮.住,连带着舌尖也轻轻地挑.弄,上下左右,画着圈的缠绕。

    “嘶——!”裴峻倒抽一口气,这丫头还真是会现学现卖,学习能力可够强的!

    很明显的,那颗小红豆在她的唇齿间变得愈发的硬.挺,就像是小石子似的。

    秦楚还砸吧砸吧嘴,除了皮肤本身的略带点咸的味道之外,也没什么味道,不过吃起来,倒是挺好玩的!

    裴峻要知道她心里想什么,一准儿翻白眼。

    秦楚已经累得脑袋都耷拉下来,靠在他的胸口,只是本能的做出反应,呻.吟声控制不住的溢出嘴角,却更像是猫吟一样。

    终于,裴峻微微的停了一下,再次来了一个猛冲,将自己彻底的释.放了出去。

    再看秦楚,睫毛轻轻地扇动了几下,便均匀了呼吸,靠在他的胸口睡着了,药力散去,再无一点的不适。

    裴峻轻轻地抚着她的后背,确定她睡熟了以后,才让她躺倒了床.上,自己翻身下了床。

    看着熟睡的秦楚,那双桃花眼眯了起来,泛着怒气。

    楼下那三个人,简直是该死!

    若是今晚经理没有通知她,她落在了那个陈总的手上,陈总不就能品尝到如此甜美又热情的她?

    在尝过了之后,那男人肯定不会放手了!

    因为他知道这种滋味儿,就像是上了瘾,尝过就不想要再放开!

    他甚至有种想要把秦楚留在身边一辈子当情.妇的打算,就算是日后跟连雅结了婚,也依然在外边养着她。

    因为他现在是真的放不开了,这女人甜的能腻死你的骨头!

    ------

    我发现新文和旧文在同一时间被人各扔了一个鸡蛋,这时间也太凑巧了吧!我这书都写到番外了,您不看随便,扔蛋做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