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  【只为卿欢】 020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只为卿欢】 020

小说: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恍若晨曦
返回目录

    华国宏咬着牙,不敢看女儿那张控诉的脸,半晌,才低头说:“薇薇,对不起,是爸对不起你!只要你挺过这关,你要什么,爸都给你,都满足你!”

    华国宏告诉自己,牺牲了一个女儿,他还有儿子!累

    没关系!真的没关系,又不是真的要要了她的命,挺一挺,就过去了!

    “爸!”华薇薇真的不敢相信,这是她爸爸会说的话!什么叫挺过这关?她为什么要挺?她为什么要为他犯下的错买单?!

    不!她不干!

    华薇薇对华国宏失望透了,她没想到华国宏为了保住自己,竟然连她这个女儿都要牺牲!

    原本抓着他胳膊的双手,登时便好像沾染上什么肮脏的东西一样,反应剧烈的躲开,她恨得已经不想再看华国宏一眼。

    华薇薇转而面对裴峻,想要冲上去抓住他的手,可是裴峻岂是什么人都能碰的?

    华薇薇刚刚有这个企图,还未碰到裴峻,就已经被康皓拦了下来。

    康皓的胳膊结实的就像是石头一样,拦在华薇薇的身前,任她怎么推挤,始终无法逾越。

    华薇薇只能隔着康皓,拼了命的哭喊:“裴少!裴少!我是真的不知道!这些都是我爸的主意,他做什么事都不跟我说的啊!一人做事一人当,你要找人开刀,你就找他,真的不关我的事啊!你放了我……放了我我能帮你查出来是谁干的!真的!裴少,求你了!”闷

    “这些都是我爸的主意!他只说让我过来陪着吃顿饭啊!我真的不知道他要对付秦楚!裴少,求你了!饶了我吧!我是无辜的啊!”华薇薇不断地哭求,却让华国宏瞪大了眼。

    华国宏哆哆嗦嗦的指着华薇薇:“臭丫头!你说什么!我是你爸!你居然这么对我!”

    他一向疼自己的女儿,可是到头来呢?女儿把他出卖了!

    华薇薇阴狠的看向华国宏:“你也别怪我!你不仁,我不义!我凭什么要为你犯的错买单?我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你想牺牲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你为了自己,为了不被幕后的那个人报复,你就能牺牲掉我,有你这么当父亲的吗?你还好意思骂我?”

    “你!”华国宏被华薇薇堵得说不出话来,一张脸都气的涨红了。

    裴峻笑笑:“华总,令千金这话虽然激烈了点,可却是实话。她毕竟是你女儿嘛!你没必要为了一个外人,来伤害自己的女儿不是?这样吧,咱们各退一步!你说出那个幕后主使你的人是谁,我保证绝对不会再动你,甚至还能将‘景泰’的订单交给你来做。”

    “其实你要的,也无非是一条活路。我可以这么跟你说,大体上我也猜得出是谁在背后给你壮胆,她们又给你许诺了些什么,毕竟最近有几家公司跟你的‘宏凯’来往的比较频繁,而那些个公司又是跟谁交好,受了谁的命令,一目了然!”裴峻冷冷一笑,“华国宏,你真当这一切能瞒得过我?你现在无非就是担心你把后面的人供出来了,我翻脸不认人,而那一边也断绝了你的活路。”

    华国宏神色一动,显然,被裴峻说到了他最担心的地方。

    裴峻将他的神色全都收进了眼底,向前倾了倾身子,看着华国宏的眼:“我现在要的,就是对我答案的肯定,不过你说不说,结果无关紧要,一点都不影响我的判断。但是华国宏,你不说,结果肯定是死,就算那家人再支持你,也不会为了你一个外人跟我死磕,我要弄死你,易如反掌。可是你说了,你便有那百分之一的可能,让我保住你!”

    “我给你一分钟的考虑时间,你做决定吧!”裴峻说道,以颜色示意康皓。

    康皓端起那杯下了药的酒,举到华薇薇面前,随时准备给她灌进去。

    华国宏咬咬牙,确实,他跟连家的交情并不深,更何况那是连家的女人找上他,并不是真正主事的,万一有什么事,那两个女人可不一定保的了他!

    华国宏一直坚信女人不管在哪方面都是不如男人,头发长,见识短。

    “好!我说!”华国宏下定决心的说道。

    裴峻微微一笑,表示他在听。

    “是连家!江书茵派人找上的我!”华国宏一口气说出口,让自己再也没有后悔的余地。

    裴峻面色一冷,果然是连家!

    “连夫人是不是说,只要你把秦楚从我身边除掉,就能帮助‘宏凯’度过这次的危机?”裴峻说道,“而你又觉得,一旦秦楚被别的男人碰过了,我就一定不乐意要了。既能从我身边把秦楚除去,又能促成和陈总的合作,一举三得。”

    “裴少,我可都说了,你一定得说话算话啊!”华国宏赶紧说道,生怕裴峻翻脸不认人。

    裴峻并不答话,反而是跟康皓说:“阿皓,亲自送两位回去!”

    说完,裴峻便转身离开房间。

    “裴少!裴少!”华国宏在身后扯着嗓子喊,可是裴峻早就走远了。

    裴峻回到房间中,秦楚还在熟睡,他进浴室冲了个澡,才又躺回到床.上,将秦楚拥进怀里。

    看着她熟睡的脸蛋,上面的潮红还没有退去,散发着诱.人的粉。

    江书茵会插手这件事,他并不惊讶,只是不知道连雅在里面起了一个什么作用。

    ……

    ……

    秦楚轻吟一声,迷迷糊糊的还没睁开眼,只觉得自己的脸颊靠在一个很滑腻很舒服的地方,还带着清爽的香气,舒服的她不禁又蹭了蹭,脸颊贴着一片温暖,舒服极了。

    因为太舒服了,才刚刚有点清醒的她,又迷迷糊糊的想要继续睡过去。

    可谁知,正舒舒服服的靠着呢,突然有只手在她身上乱窜,从她的小腹滑到胸前的软.嫩,一下一下的揉着,指尖还夹着小巧的红莓,往外轻轻拉扯。

    而她的身子,那么自然的就被唤醒了,那红莓明显的变得挺硬。

    本来就还没睡熟,突然有只作乱的手,秦楚当即被吓了一身的冷汗,马上睁开眼,却没想到映入眼帘的竟是再熟悉不过的脸庞。

    秦楚目瞪口呆的看着裴峻,那模样傻乎乎的,就像是只天然呆的小猫崽,甚至忘了他那只不安分的手还在自己身上作乱呢!

    “裴……裴峻!”秦楚惊讶地叫道,这里是哪里?他又为什么会在这儿?

    一系列的疑问,这才发现身子的异样,她现在浑身光溜溜的,身.下甚至还有些酸痛。

    倏地,她想到了昨晚上,那些画面就像是电影的快进镜头一样,想到了华国宏把她接来“王朝”,想到了陈总的出现,想到了她身子的异样!

    一想到那让她异常的药,秦楚就不禁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整个人都一激灵,

    |||

    一颗心都跳到了嗓子眼。

    她有没有……有没有被那个陈总……

    秦楚拼命的甩头,她不敢想了,整颗心都是凉的,如果她真的被陈总给碰了,还有什么脸呆在裴峻身边?

    脑子正越飞越远,越想越糟糕的时候,胸口突然一痛。

    “啊!”她尖叫了一声,总算回过神来,就看到裴峻表情不悦的脸。

    “想什么呢!别在我面前出神!”裴峻不悦地说道。

    “裴峻,我……别啊……”秦楚惊呼一声,身上一凉,原本裹着身子的被被他一手扯到了小腹,露出光溜溜的上身。

    她下意识的就要去挡,却被裴峻锁住手腕。

    “唔……”同时,还想说话的唇被他堵住,被他吻得麻酥酥的。

    “唔嗯……”秦楚被动的接受着他的吻,裴峻却突然尝到了泪水的咸涩。

    错愕的抬起头,就看到秦楚闷声的流泪,泪水流了满脸,哭的像只小花猫,连带着身子都跟着一颤一颤的,胸口起起伏伏,那雪白的软.嫩也跟着轻颤,看的裴峻喉咙发紧。

    可是看到她的泪,裴峻就没心思再看她的身子有多美了。

    “怎么了?干嘛哭?不愿意就说,我又不会逼你!”裴峻沉下脸来,看着她的眼泪,再想起秦楚昨夜的主动,心里就更是郁闷。

    “呜呜呜呜!我脏了!你别碰我!别碰我!我脏了啊!”秦楚哭着摇头,眼睛紧紧的闭着,不敢看他,被他松开钳制的双手覆上了脸颊,挡住了她的双眼。

    裴峻一怔,看着秦楚哭的连气都传不过来了,一时有些傻眼。

    可是没多久,他就回过味儿来了,这丫头,该不会是想岔了吧!

    “楚楚!你看着我,看着我!”裴峻握着她的手腕,把她的手拉扯离她的脸,逼着她睁眼。

    “我不要!我不要!”秦楚越哭越凶,越觉得无法面对裴峻了。

    她现在越清醒,记得的事情就越多。

    在药力的作用下,昨晚的事情她记不太清楚,但是她今早的这副模样,已经很明显了。

    她只隐隐约约的记得,昨晚迷迷糊糊的好像是看到了裴峻的脸。

    可那是幻觉!那都是幻觉啊!

    一定是她中了春.药,然后把那人想成了裴峻,付诸了无尽的热情!

    “睁眼!听话!你睁眼!”裴峻真是被她气的胃疼了,这小女人,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哭了起来,也不听他解释!

    “呜呜呜呜!”没想到,秦楚非但没睁眼,反倒越哭越凶。

    裴峻无奈的叹口气:“这是我在‘王朝’的固定房间,你觉得我会放别的男人进来?你是我女人的一天,就不会有第二个男人有机会碰你!楚楚,睁开眼!”

    “呜呜呜……嗝……”秦楚哭的岔了气,突然打了一声响嗝。

    这意外可谁也没有想到,裴峻看着她这样,发自内心的想笑。

    秦楚真觉得自己够丢脸的了,哭得好好的,打什么嗝啊!

    一双手赶紧捂住嘴,只剩下一双眼咕噜噜的,不安的乱转,脸蛋也变得通红,真是丢脸丢到家了啊!

    裴峻捧着她的脸,看到她终于肯睁眼看自己,便笑道:“现在挺清楚了没?除了我,没人能碰你,昨晚那个也是我!”

    秦楚吸吸鼻子,心里的大石头这才放下来。

    “你怎么……”他怎么知道的?他怎么就赶来了?

    “现在还不让我碰你吗?”裴峻低头,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

    “唔……”秦楚红着脸,瞪着大眼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不让他碰,这男人准会生气,可是让他碰,这话她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裴峻也不用她回答,低下头,便攫住了她的唇瓣,昨晚的美好感觉还在,拥着她一夜,他早就紧绷了。

    昨晚的经历虽然不错,可他更喜欢在她清醒的时候要她。

    “唔嗯……嗯……唔……嗯……嗯……”秦楚的唇被他吻着,舌怎么样都逃不过他的纠缠,时而被他顶着,时而被他卷绕。

    就好像药力没有退似的,又或者是昨晚的经验已经被她的身体牢牢地记住,一双小手不自觉地便绕过他的腰,抚上了他的后背。

    “真乖!”裴峻笑道。

    “啊……”绵软被他一手握住,上下左右的挤着,身.下突然涌出大片的汁.液,让她吃了一惊。

    昨晚裴峻来的匆忙,根本就没来得及做任何的防护措施。

    一直留存在她体内的白.灼立刻被蜜.液给冲了出来,顺着白嫩的腿根往下流淌。

    异样的感觉让秦楚下意识的就要并拢双腿,却突然被裴峻拦住,反而被他分的更开。

    双手托着她的臀.瓣,把她的臀托的高高的,让她的双腿架到自己的肩膀上,只要一低头,就能将那旖旎的花.蕊看的一清二楚。

    “啊!你……别……”秦楚惊呼一声,就伸出手,要挡住自己那处羞人的地方。

    可是裴峻岂能真让她这么挡着了?

    立刻伸出手,把她的手给抓住:“乖,别闹,我爱看!”

    “你……你你……”秦楚又羞又气,他怎么能说出这么赤.裸.裸的话来。

    还爱看呢!哪里有什么好看的,那么丑!

    看到她的脸涨得通红,裴峻邪邪的笑开,稍微往后移了移身子,让她的小花.蕊完全的露出来。

    “楚楚,抬头,看天花板!”裴峻说道。

    “啊?”秦楚眨眨眼,不明就里的抬头看向天花板,这一看,生生的愣住了,连反应都忘了反应,只是呆呆的看着。

    这……这也太……

    整个天花板上,是一整面的大镜子,正对着床,清清楚楚的把两人给照了进去。

    |||

    透过镜子,她这才发现,她的姿势竟然这么丑!

    双腿好不知羞的分开,就连那私密的地方,都被照得清清楚楚的。她清楚的看到镜子里,她的花.核正在一张一合的吞吐,吞吐着片片的白灼,顺着她的花.蕊流出,倒流到莹白的臀.瓣上,流到股.沟,就像是山谷间的一条小溪,划过旖旎的痕迹。

    那小.核还在不断的吞吐着,白灼和透明的蜜.液混合在一起,就像是她与裴峻那么互相的缠绕。

    这魔魅的画面让秦楚的小腹紧紧地一缩,因为这个动作,花.蕊突然张开,吐出更多的汁液来。

    “瞧,多好看!”裴峻说道。

    这一声可算是把秦楚的魂儿给叫了回来,实在忍不住的啐他一口:“好看什么啊!”

    裴峻唇角勾的愈发的上扬,食指拨弄了一下她的花.蕊。

    “啊……”只是轻轻的一碰触,秦楚浑身就颤了起来,双眼忍不住的就看想天花板上的镜子,看着他的食指是怎么勾弄她的。

    这种视觉上的刺激让她愈发的敏.感,腰肢难受的摆动,小巧的核儿更是明显的吞吐着。

    “裴……裴峻……”秦楚不敢相信的叫道,“这……”

    原本在她的花.蕊上勾动的手指突然一刺,早在昨夜就被他润滑过的小核轻易地便接纳了他。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