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  【只为卿欢】 024 (6000)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只为卿欢】 024 (6000)

小说: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恍若晨曦
返回目录

    可现在华国宏竟然厚脸皮的,为了自己连早饭都不让她吃了!

    华国宏见沈淑萍的表情,便柔和了一下表情,说道:“你真是的,好久没见女儿了,难道就这么空手去?你早点去,跟她去饭店吃个早茶,好好的聊聊,不是更好?”累

    沈淑萍一听,也确实是这么个道理,便没有那么介意了,点头应下,换了身衣服马上就出去了。

    因为裴峻去了S市出差,参加一个关于金融方面的会议,并不在家,家里就只剩下秦楚和尹若君。

    早晨因为裴峻不在,秦楚难得的起床晚了一些,虽说晚点,可也八点钟多一些就起来了,正准备去准备早饭,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我去开门!”尹若君说道。

    和尹若君相处的时间长了,两人也渐渐的熟了,对于秦楚,尹若君就像是一个大姐姐,有尹若君在,秦楚就觉得特别的安心,什么都不用操心,想要什么,要做什么,尹若君都能给办的妥妥帖帖的。

    要说尹若君唯一不擅长的,那就只有做饭了,这点秦楚的手艺很不错,不错到让尹若君果断的放弃了外卖,每天就等着秦楚的饭喂饱她的肚子。

    一开门,就看见沈淑萍站在门口,见到尹若君时,她显然也惊讶了一下,可随即便想起,之前他们在医院中见过。闷

    “你好,小楚在家吗?”沈淑萍笑道。

    尹若君微微皱眉,对于秦楚这个母亲,她是没有什么好印象,平时也没见她上门来看看秦楚,一有事才想起秦楚这个女儿。

    这次过来,肯定又是有事求秦楚。

    至于是什么事,尹若君心中冷笑,早已猜的七七八八,一准是华国宏让她过来的。

    但是沈淑萍不管怎么说都是秦楚的母亲,她没有道理把人家拒之门外,便冷淡地点头:“在家,请进吧!”

    听到尹若君的声音,秦楚也从厨房中走出来,一见沈淑萍,惊讶地叫道:“妈?!”

    “小楚!”沈淑萍激动地走上前,看一眼秦楚身后的厨房里,菜板上还放着四个鸡蛋,便说,“还没吃早餐?”

    “嗯。”秦楚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今天起得比较晚。”

    “那正好,我也没吃,咱们出去吃吧!”沈淑萍说道。

    “妈,你这一大早的过来,连早餐都没吃,是有什么急事?”秦楚奇怪的问道,母亲这样子实在是太热情,热情的让她发毛。

    “呵呵!我这不是很久没有看你了,怪想你的,就过来看看,想着叫着你一起去吃早茶嘛!”沈淑萍笑笑,有些尴尬。

    秦楚一看她这副模样,就知道肯定有事,边说:“那你等我一下,我去换身衣服。”

    解下围裙来,又对尹若君说:“尹姐,一起去吧!你也没吃早餐!”

    沈淑萍马上转向尹若君,紧张的看着她,打心底里不想让她去。

    对于尹若君,沈淑萍虽然不熟悉,可是心里边总是有些害怕的。

    尹若君的气势太强,上次在医院,一只手抓着华国宏,就能让他动弹不得,显然不管是脑子还是身手,这女人都不简单!

    可谁知,尹若君就像是看不到沈淑萍摆明了不想让她跟去的脸色,马上笑道:“好啊!”

    “呵呵!尹小姐没有事要忙?要是因为这个打扰了尹小姐,那真不好意思!”沈淑萍笑道,也顾不上什么失不失礼了。

    “没什么忙的,我现在的工作就是照看好了秦楚。”尹若君笑道。

    尹若君是谁啊!岂会被沈淑萍这种角色,一句两句的就打发了。

    “再说你们俩都不会开车,打算怎么去?路上出了什么意外,我可不好跟裴少交代。尤其是秦楚才刚刚出过事,罪魁祸首就是华总。华夫人,我说话难听您别介意,您是华总的妻子,所以无论如何我是信不过的!”尹若君说道。

    沈淑萍被尹若君说的脸通红,华国宏的事情这才过去了几天,哪里是那么容易被淡忘的。尹若君这话摆明了就是在说她和华国宏时一伙的,沈淑萍纵使心里不是滋味,却也不知该如何反驳。

    可是一见童若脸色微变,表情也显得有些发苦,心里就更不是滋味儿了。

    沈淑萍硬着头皮说:“尹小姐,你这话不能这么说!我是小楚的母亲,绝不会做害她的事情!国宏的事情我之前根本就不知道,这次我也只不过是想来看看她,跟她吃顿饭,绝不会害了她!”

    “华夫人您也别生气,我只是为了防患于未然,没有这种事情更好。”尹若君淡淡的笑道,可那表情,分明就是不信沈淑萍的话。

    “走吧,裴少走的时候把‘王朝’的VIP卡留下了,咱们去那儿吃早餐。”尹若君说道。

    “王朝”可以说,间接就是裴峻的地盘,“王朝”里的人都得给裴峻些面子,之前若不是严经理看事情不对,给裴峻打电话,就险些要酿成大祸。

    虽然她不信凭沈淑萍能作出什么幺蛾子来,可是有“王朝”那个后盾在,自然更是万无一失了。

    真有什么事,“王朝”的保镖也不是吃素的!

    沈淑萍想的没有尹若君这么深,只是微微惊讶于秦楚的待遇,“王朝”那个地方,别说嫁给华国宏之前,就从来没进去过,就是嫁给了华国宏,也依然没有机会进去。

    可是听尹若君这话,怎么好像他们去“王朝”就像是吃顿家庭便饭一样?

    尹若君将沈淑萍的表情都看在眼里,笑笑说:“裴少吃不惯别家的饭,平时出去吃饭的时候,都是带着秦楚去‘王朝’的。”

    沈淑萍干笑几声:“看来裴少对小楚是真的挺好的,这样我也就放心了!”

    尹若君撇撇唇,便去车库提了车,带着两人出发去“王朝”。

    ……

    ……

    “王朝”的严经理就像是无处不在似的,在秦楚和尹若君出现的第一时间就迎了上来,礼仪周到的没有一点怠慢。

    沈淑萍何时享受过这种待遇?一直以来,王朝之于她就像是一个巍峨的庞然大物,那是她从来没想到要接触的存在。

    可是现在跟在秦楚旁边,却享受到了“王朝”一般客人都享受不到的礼遇。

    “秦小姐,尹小姐!”严经理恭敬地说道,自动的忽略了沈淑萍。

    她这个身份,还不足以让严经理把她放在与秦楚和尹若君同等的位置上。

    |||

    “今天突然心血来潮,想来吃个早茶。”尹若君笑道。“经理不用招呼我们了,我们自己上去就行了!”

    “好的!”严经理说道,便去吩咐厨子去了。

    “王朝”的一楼是就餐的大厅和几个VIP房间,VIP的房间是位部分拥有VIP卡的客人准备的,但是就算是持卡的客人,也是要提前预约。

    但是二楼就不同,二楼所有的VIP房间都是有主的,为有限的一部分高级VIP卡客人准备,每人都有一个固定的VIP房间,不需要预约,随时来都可以,这些房间独属于这部分客人,不会给别的客人使用。

    即使一楼客满,没有房间了,也依旧不会给别的客人!

    这也是“王朝”给这些高级VIP客户的特权,让这些客人享受尊王级地待遇。

    在“王朝”里,三六九等的阶级性特别明显,也尤其的符合了“王朝”这个名字。

    大厅中的普通客人,他们是有钱,可是就像是古代王朝的普通商贾。持有普通VIP卡的客人,就相当于有贵族头衔的一方巨贾。而像裴峻这样的高级VIP客人,则是万人之上的王侯!

    “小楚,你和刚才那个经理很熟?”沈淑萍问道。

    别看严经理在“王朝”只是个小小的经理,可是有“王朝”的人脉在,黑白两道,严经理都很吃得开,在外面也是让人不容小觑的人物,至少华国宏就绝不敢招惹他!

    严经理也只对有限的几个客人客气,眼界也是高的很。

    秦楚摇头淡笑:“经理只是给裴峻面子而已!”

    没了裴峻,她什么都不是。

    这一路的看下来,沈淑萍愈发的觉得女儿在裴峻身边相当的受宠。

    坐定之后,沈淑萍还是有点坐立难安,这二楼的房间装修之豪华,远不是一楼那些房间可以比拟的,它奢华的就像是古代的宫殿,就连房间的装饰品,每一件拿出来也都是价值连城的古董!

    因此,“王朝”也素有东方的帆船酒店之称。

    如果说帆船酒店体现的是阿拉伯的奢华风情,那么“王朝”则是中国古老帝国的古朴大气!

    秦楚一向偏爱广式早茶,便叫了一屉虾仁烧卖和蟹肉烧卖,又叫了一碟牛肉肠粉,一碟烫青菜,三碗蟹黄粥。

    等服务生上了菜,将他们屏退下去,房间内没人打扰时,秦楚夹了一个蟹肉烧卖放进沈淑萍的碟子里。

    “妈,尝尝这个,是用板蟹的肉做的。”秦楚说道。

    不得不说,裴峻把她的嘴养刁了,自从吃过这个之后便爱上了,要是以前,秦楚吃饭哪里还有这么多讲究。

    “小楚啊,现在看你过得不错,我也就放心了。看得出来,裴峻对你是真不错,要不论到以前,你哪有机会吃这些?”沈淑萍笑道。

    秦楚只是淡淡的笑了,没接这个花头,倒是尹若君在一旁皱起了眉。

    沈淑萍这话说的,让人怎么听怎么不舒服。

    “小楚啊,你能和裴峻遇到,也是个缘分。你华叔在其中充当的角色虽然不够正面,可也算是促成了你和裴峻的事情。”沈淑萍说道。

    她这个人本就不怎么会说话,见识不多,就是一个普通的主妇。

    就因为她很多时候说话不太中听,可能心里想表达的并不是那么个意思,可听在别人的耳朵里就不是那么个味儿了,所以平时华国宏就是有应酬也不带她。

    这么久而久之的成了一个循环,沈淑萍就愈发的不懂得语言这门艺术,甚至于显得有些无知了。

    沈淑萍这句话,这回就连秦楚都忍不住皱眉了:“妈,你这话说得,怎么就和我有意接近裴峻似的?而且我和裴峻的关系,并非平等你也不是不知道,何来促成一说?”

    秦楚咬着唇,就怕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尹若君万一误会了,再去跟裴峻说什么,那可怎么好?

    “小楚,妈嘴笨!不会说话,妈没有这个意思啊!我就是想说你和裴峻……”沈淑萍还想说。

    秦楚就怕她越描越黑,马上说道:“妈您别说了,咱们先吃饭吧!”

    她可不想吃顿饭也不开心。

    可是沈淑萍就是不动筷子:“小楚,你别这样,你是不是还在怪你华叔?我知道,你华叔是真的对不起你,他对你做了很多错事,可是错有错着,如果不是他逼你,你也不会去求裴峻,更不会有这么好的生活了。你能不能,就当扯平了?”

    “妈!”秦楚猛的放下筷子,越是不让她说,她越是一股脑的说出这么多来。“妈,你觉得我现在过得很好?当人情.妇,过得很好?你有没有想过,我这个身份一旦泄露出去,我这一辈子就完了?学校会让我退学,在外面也会被人指指点点?裴峻对我再好,终究也是要跟人结婚的!可那人,一定不会是我!妈,这就是你所说的好日子?如果我没有遇到裴峻,如果裴峻没有答应要帮我,我就会被送上那个陈总的床了,那时候你还能说这是错有错着吗?还能扯平吗?”

    “到那时候,你是不是有说陈总人虽然老了点,可也能给我衣食不愁的生活,华国宏这也是帮了我?妈,我不是你!我不在乎什么锦衣玉食的好生活,我只要活的对得起自己!就算是苦点累点,我能用我的一双手养活我自己,那便足够了!如果将来我能够过上好日子,那也是凭我自己的双手取得的,却不是靠别人!”秦楚说道。

    “可是现在,我的这种愿望早就被毁了!我现在就得靠着裴峻!妈,我不是你,也不想过你的那种生活!”秦楚冷冷的一笑,“这次,又是华国宏叫你过来求我的吧?我不会帮的!别说他曾对我做的一切,就算是他没对我做过那些龌龊的事情,我也不会去求裴峻,因为他根本就不会听我的!”

    “妈,如果华国宏出事了,我会养着你,我不用裴峻的钱,我自己出去打工来养着你!可,我绝对不会去为了华国宏那一家子求情!”秦楚说道,“妈,我只求你……只求你能不能睁大了眼睛看看,我是你女儿!你哪怕是只有一次来为我着想一下也好!别来为难我,别让我在别人的眼力变得更加的低.贱!”

    “小楚,你……原来你一直是看不起我的?”沈淑萍说道,“我嫁给国宏,也是为了让你不用跟着我受苦啊!至少你不会为了吃饭的问题而纠结,不必担心生活啊!”

    “真的吗?你扪心自问,真的是为了我,还是你自己不想要吃苦,不想要出去工作,觉得一个人养我压力太大了?”秦楚笑笑,见到沈淑萍目光闪了闪,便明白,什么为了她,全不过是母亲为了让自己心里边好过,自己骗自己的推托之词罢了!

    “我是不必担心吃饭的问题,可是我心里不好受啊!与寄人篱下的滋味儿比,我宁愿去天桥底下饿死!去给人做童工!”秦楚心里愈发的憋闷,“你知不知道?其实从高中毕业,我就没有再问那个男人要一分钱,上大学的钱是我暑假的时候,一天打三份工挣出来的!那时候我早晨四点就出门,到了第二天三点回来,一天只睡一个小时,被华凯和华薇薇嘲讽在外面不知道做些什么龌龊的事情,丢尽华家的脸面。而你也默不作声的时候,你知不知道,那时我在外面打工啊!早晨送报纸,白天去超市做推销,晚上去24小时便利店值夜班!”

    “妈,你知道晚上在毫无安全可言的便利店里边,我有多怕吗?就怕有歹徒冲进来!若只是劫财也还好,我就怕连自己都保不住!就这么提心吊胆,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熬过两个月,把学费赚出来,然后上大学的时候半工半读,才总算轻松了一些。华国宏口口声声地说养着我,可我早就不用他们家的一分钱了!”

    |||

    “在他对我做那些事情之后,我早就不欠他的了!至于高中的学费、生活费,我会还给他的!一定会还给他的!我绝不能忍受每一次他来害我的时候,嘴里都口口声声的说我欠他!”秦楚怒道。

    ------

    这月集中把鲜花都砸到这本书吧~预计月底的时候,新文那边就要上架了,这样一来就会从新秀鲜花榜转到封神鲜花榜上,封神鲜花榜上竞争激烈啊,为了保住榜单,这月全力冲刺《小妈咪》啊!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