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  【只为卿欢】 026 (6000)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只为卿欢】 026 (6000)

小说: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恍若晨曦
返回目录

    “秦楚,你就别跟我装了,什么打错电话,你就是特意找过来的吧!秦楚,你最好有点自知之明,你现在还能留在裴峻身边,就已经是我的极限了。我可是裴家老爷子钦点的未婚妻,不管你耍什么手段,都是比不过我的!我的背景比你硬实,我的地位比你高,我早晚都是裴峻明媒正娶的妻子!你要是还有点自知之明,就趁现在无声无息的离开他,免得大家将来撕破了脸皮,我是没什么损失,可是对你可不好!”连雅说道。累

    电话那头一片的安静,连雅也猜不着秦楚现在到底是怎么想的,是怕了,还是压根就没把她的话放到心里去。

    “我告诉你秦楚,别再跟我使这些小把戏,没用!今晚裴峻就在我这里过.夜了,你该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吧!一个情.妇而已,谁给你的胆子把电话打到这里来!谁给你的资格来跟我争男人!”连雅毫不客气的呵斥,言谈举止间,竟还真有那么一点当家主母的气势。

    她自小生长在连家这个大家族,又受着母亲的影响,耳濡目染,那份高高在上的霸道便自然而然的流露了出来。

    “秦楚,你跟裴峻永远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们的世界很高很高,你就算是架着梯子也爬不上来。趁我现在对你还客气,你趁早给我离开裴峻,否则将来,我可不保证自己会不会做出什么事来!”连雅的话说到这份儿上,已经是赤.裸.裸的威胁了。闷

    秦楚手紧紧地握着手机,连雅的话说得很快,也很冲,让她找不到机会插话。

    好不容易,连雅好像是把要说的话都说完了,秦楚才说:“抱歉,打扰你了。”

    “等等!还有句话忘了跟你说。”连雅说道,“裴大哥今晚要在我家过夜,不会回去了,你不必等。”

    连雅咬牙切齿的,一想到秦楚能够住在裴峻那里,每天像个妻子一样的等待他工作完了回家,心里就止不住的妒忌!

    哪怕她只是个情.妇,可是她所享受到的待遇却让她嫉妒的发狂!

    她和裴峻虽然是未婚夫妻,可是到现在,裴峻都还没有碰过她。

    以前她一直以为是因为自己还小,毕竟才上大一的年纪,跟裴峻这个早入了社会的人相比,确实是有些小了。

    可是秦楚和她一样大,裴峻却能像对待女人一样的疼爱她,这让连雅如何不恨?

    她也想住进裴峻的家里,未婚同居在这年头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她也想像个妻子一样的日夜等着他,秦楚现在的位置,原本就应该是她的!

    想着秦楚霸占了原本该是她住的地方,在那张她还都没有躺过的大床.上跟裴峻做尽了男女之事,让裴峻吻着她,要着她,连雅心里就如火烧一般的想要发狂!

    每次见到裴峻那张好看的哪个男人都比不上的俊脸,看着他比例完美的修长身体,她就止不住的想要扑上去,求着他狠狠地爱她!

    她要守着自己大家小姐的形象,要守着自己的身份,她代表的不是她连雅的个人,而是整个连家,就不能做出让连家蒙羞的事情,就像是婚前同居这种小事,她也不能做!

    以至于这一切,她都没有得到,裴峻反倒都给了那个秦楚!

    秦楚心中一紧,每次想到裴峻碰过别的女人,都让她有一种想吐的感觉,而现在这种欲呕的感觉让胃翻搅的更厉害,疼得连话都要说不出来了。

    “我知道,本来也没指望着他回来!”秦楚禁不住的赌气说,便挂上了电话。

    连雅吃惊的看着手机,没想到秦楚竟然就这么挂了她的电话!

    “哼!上不了台面就是上不了台面,一点礼貌都不懂,跟我斗?简直辱没了我的身份!”连雅冲着已经挂断的手机冷嗤。

    她刚刚放下手机,浴室的门就被拉开,裴峻走出来,仅在腰间围了一条浴巾,从小腹一直到膝盖的位置。

    上身是裸.着的,身上还没有被完全擦干,还有点点的水珠顺着结实的胸膛往下流淌,一直流淌到小腹,没入浴巾之中。

    连雅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她多想把那条浴巾给扯开,看看浴巾下的性.感!

    裴峻腰间的浴巾因为走动的关系而变得有些松垮,垂在胯骨的位置,只要再稍微向下一点,就能看到他底下的毛发了。

    可偏偏,这浴巾要掉不掉的,就是一直不往下再落一落,很好的保护着他的重点部位,让连雅心中暗恨不已。

    看着那缓缓滑落入小腹之下的水珠,她甚至有种想要上前,将那些水珠都舔.吮干净的冲动!

    可为了在裴峻面前保持她的纯洁形象,连雅只能生生的忍住,露出无邪的笑容。

    “裴大哥,真不好意思,今晚叫你过来吃饭,反倒是弄脏了你的衬衣。”连雅说道,“这是之前姐夫留在这里的衣服,你和他的身形差不多,应该合适的。”

    她和江书茵商量的很好,把他叫过来,再装着不小心的弄脏他的衣服,让他洗个澡,换身衣服,再顺势让裴峻住下来。

    能借机爬上他的床最好,怀上他的种这种万幸的事情,连雅和江书茵都不指望,就算是没办法成功勾.引到裴峻,也能很好的打压警告秦楚,让秦楚别抱着能借机攀附上裴峻的心思。

    裴峻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连家打的主意,他也看出来了。

    江书茵把他叫来吃饭,为了稳住连家,他不得不答应,更是为了让连家放心,他绝对不会因为一个秦楚而影响了大局,今早一下飞机,让康皓把行李带走,便来到了连家。

    晚上更是应了江书茵的邀请,晚上来这里吃饭,这顿饭吃的就像是一个家宴,连启泰和江书茵完全是将他和连雅当成新婚的夫妇那么看待了。

    一口一个“要好好照顾我们小雅”,又或者是“我们小雅年纪小孩什么都不懂,你这个做人老公的要多多体谅”。

    裴峻表面都硬撑着,可是心中冷笑,这还没结婚呢!双方也只是确定了个意向,甚至连婚都还没有订,确切的说,是连未婚夫妻都算不上的,连启泰竟然就能厚着脸皮把未婚夫升格为老公了!

    他又怎会看不出,江书茵和连启泰表面这是带着笑的嘱咐小辈,实际上是在提醒他,他还有一个连雅在!

    而且那佣人不小心把菜汤洒到了他的身上,又谁知是不是故意的呢?

    裴峻自幼练武,眼神可利着呢!佣人做摔倒的动作之前,明显的顿了一下。

    而这一切,他都看在眼里,也权当是笑话看了,任连家这一家人折腾,看看她们到底能折腾出什么花来!

    裴峻淡笑着接过衣服,连雅看着他的笑,竟看愣了,就一直站在原地,也不见动弹。

    “小雅,你打算站在这里看我换衣服?”裴峻戏谑的说道。

    连雅吃惊的“啊”了一声,看着裴峻的笑,脸蹭的就红了,赶紧低下头:“我……我这就出去……”

    说完,就往门口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来似的,回过身来说:“裴大哥,刚才秦楚来过电话,你在洗澡,我担心有急事就自作主张的接了,我问她有什么事情,她什么也不说,就挂上了。”

    &n

    |||

    bsp;

    连雅一点都不单膝秦楚会将她们之间的对话告诉裴峻,因为裴峻最讨厌女人之间的争风吃醋,以前他就有一个女伴吃飞醋,结果马上就被裴峻给甩了,只要秦楚还想留在他身边,就得老老实实的闭上嘴巴。

    而且裴峻也讨厌黏的紧的女人,秦楚这时候给他打电话,已经犯了他的忌讳了,恐怕裴峻现在心里边已经不高兴了。

    “嗯,我知道了。”连雅没想到裴峻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句,平静的脸上,也看不出他心里想些什么。

    “那我先出去了。”连雅笑道,出去时替他关好了门。

    裴峻没有急着换衣服,而是拿起手机,看了看秦楚打电话过来的时间,皱起了眉头。

    这女人现在给他打电话是干什么?因为早晨的事情?

    早晨当着连雅的面儿,他总不能还对她表现得那么热络吧!

    如果当着连雅的面还对她好,这就摆明了是在打连雅的脸!

    连雅他可以不在乎,可是连雅背后的连家他不能不管,要是传到了江书茵的耳朵里,还不知道要怎么对付秦楚呢!

    连家是个大户,自有他们的骄傲,绝不容许人这么公然的侮辱!

    而且对于连雅,他就算不给连家面子,也得给自己的爷爷面子!

    因此于公于私,像今天早晨的情况,就算是再来一次,他还会选择那么做!

    如果秦楚就因为这种事就要找上他,要来“兴师问罪”,那么他就要好好考虑考虑,以后是不是要将她长期的留在身边了!

    裴峻穿上衣服,衣服还崭新,很平整,不像是别人穿过的。

    收起手机,便打开.房门,却没想到连雅还站在门口。

    一见到裴峻出来,手里还拿着手机,而且一副要离开的样子,连雅也吃惊的说:“裴大哥,你这是要去哪?”

    “太晚了,我该告辞了。”裴峻说道,便下了楼。

    楼下江书茵和连启泰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听裴峻下来说要走,江书茵忙站了起来。

    “裴峻啊!怎么这就要走?这么晚了,你就在这里睡一晚吧!”江书茵笑道。

    “多谢伯母好意了,我还有些事,而且晚上住在这里确实不方便。”裴峻笑笑,意有所指的瞥了一眼窗外,“外面的那些记者等得可够辛苦的,真要住在这里,恐怕对于小雅的声誉也不好。”

    江书茵是个聪明人,怎么会听不出裴峻话里的意思,他既然能知道外面有一堆记者躲在暗处等着,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她们今晚的计划?

    江书茵心里惊得一跳一跳的,外面那些记者确实是她找的,可是那些记者可都是业界闻名的狗仔,隐匿的功夫都是一流的,若不是事先告知他们已经到位,她都不知道房子四周埋伏了记者,裴峻怎么能知道!

    可江书茵也毕竟见惯了大场面,应变的能力也是一流,便马上摆出一副吃惊的表情来:“门口居然有记者!他们想干什么?太过分了!”

    裴峻笑笑:“没事,我走他们也就走了,伯母不必担心!”

    江书茵忙说:“裴峻啊,这些记者我可真不知道,你千万别误会我们!”

    “当然,到底怎么回事我心里清楚,不会误会了伯母。”裴峻笑道,却从头到尾都没说,相不相信这件事不是江书茵做的。

    江书茵心中暗叫裴峻这小子也太精了,说话滴水不漏的!

    “那伯母,伯父,我先走了!”裴峻说道。

    “小雅,去送送裴峻!”江书茵忙说。

    今晚裴峻在连家过夜的新闻是做不成了,那至少也得让连雅露露面,和裴峻一起上了报纸,将事情给做实了!

    “不用,这么晚了一个女孩子出去不太好,我自己走就行了。”裴峻说道。

    “有什么不安全的,这是在家门口,没事儿,而且你车就在外面,还能有坏人啊!”江书茵笑道。“小雅,去送送裴峻吧!”

    连雅知道,母亲这是在给自己制造机会呢!赶紧痛快地答应:“嗯好!”

    说着,连雅就亲昵的挽上裴峻的胳膊:“裴大哥,你今晚可是客人,哪里有怠慢了客人的道理?你不让我送,可是见外了啊!”

    裴峻心中冷笑,这娘俩明知道外面有记者,还非要出去抛头露面,真当他傻吗?

    裴峻笑笑:“好吧!”

    说完,便任由连雅挽着他的胳膊出门。

    ……

    ……

    秦楚挂上电话,疼得没心思想那么多,可是耳边还是时不时的闪过连雅的话。

    她拿着手机,如果告诉尹若君,裴峻肯定也会知道她身体不舒服,这时候她就是堵着那么一口气,他不在乎她,那她又为什么要让他知道自己不舒服?

    给母亲打电话也是不可能了,这么大晚上的从华家出来,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最后,她只能打给裴佑安。

    裴佑安在看到手机上显示的人名的时候,吃了一惊,一点都不敢耽搁,生怕秦楚改变了主意,挂断电话,马上接了起来:“秦楚?”

    “裴……裴学长……”秦楚疼得使劲的咬着牙,喘着粗气,时不时的还疼得呻.吟出声。

    裴佑安一听她的声音不妥,马上紧张的说道:“秦楚,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裴……学长……我……胃好疼……”秦楚说道,这时候那么孤单,乍听到有人关心,秦楚竟忍不住的流出了泪,声音都哽咽了。

    “秦楚,你在哪,我去找你!”裴佑安焦急的说道。

    “裴峻……靠近公司的……公寓……”秦楚说道,这时候越是有人关心,就变得越脆弱,咬着唇,终于止不住呜咽声的溢出。“呜呜呜……裴学长……我好疼……”

    “没事!秦楚,你再坚持下,我马上就到!”裴佑安说道,一边跑去取车,一边电话里安慰着秦楚。

    “秦楚,你一个人在家吗?我哥呢?”裴佑安皱眉问道。

    “他……在连家……”提到裴峻,秦楚的脸又白了一层。

    |||

    “该死!”裴佑安忍不住骂道,“秦楚,你坚持住,我马上就到了!”

    “裴学长……你……把电话挂上吧……开车……”秦楚说道。

    “好好,你等着!”裴佑安焦急地说,恨不得现在能生出一对儿翅膀来,立刻飞到秦楚的身边。

    裴佑安是真的一路的飞车,无视于信号灯,他一边冲着,后面的交警一边拼命地追,一直到裴峻的公寓楼下,一下车,就被交警拦了下来。

    可是交警一见到裴佑安,便惊讶地说:“安少,是你?!”

    “我有急事,抱歉了!”裴佑安说道,就冲进了公寓。

    这一回交警没有再追,若无其事的骑上摩托离开。

    ------

    TO琛琛琛琛:我也不知道新书啥时候到小说吧,一般都是要等上架以后,还要一段时间(应该会很久)。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