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  【只为卿欢】 033 (6000)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只为卿欢】 033 (6000)

小说: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恍若晨曦
返回目录

    尹若君浑不在意的笑笑:“没事,不过秦楚,以后有事的话,我还是希望你能第一时间找我。”

    “嗯。”秦楚点点头。

    看秦楚的表情,就知道她肯定误会自己还是生气了,尹若君便说:“其实你找了我,便是将情况间接地告知了裴少。我想,裴少也希望能够第一时间知道你的事情,而不是从安少口中得知。”累

    “秦楚,我确实是有点把你当妹妹看待了,所以才会跟你说这些。”尹若君说道,“其实裴少不是什么人都会留在身边的,你以为你当初找上来,他就这么轻易地答应了,就只有这么简单吗?裴少的心思,我这个做人下属的不好猜,可是我至少知道一点,裴少对你,是不一样的!”

    “他和连雅的事情,不用我说,你自己肯定心里也明白得很。有些事情,也不是裴少能够掌握的,你别在这事儿上跟他赌气。他把我叫来接你,还不是防着安少吗?”尹若君笑笑,“裴少倒不是不放心你,他那是不放心安少。裴少这个男人,能对女人在乎到这个程度,已经算是不错了,至少连雅都还没享受过这个待遇。”

    尹若君的话点到即止,她的意思秦楚听明白了,裴峻不管多少,还是有点在乎她的,以秦楚目前的身份,就该知足才对。闷

    “尹姐,你跟我说的这些话,裴峻他知道吗?”秦楚禁不住问。

    “不知道。”尹若君摇摇头,“我这也是擅自做主了。”

    秦楚不禁看了一眼尹若君,面前的女人是裴峻最得力的下属之一,平时话也不多,可是办事能力却非常的好,甚至不逊于男人,做事极有分寸,就像刚才的话,她拿捏得很好,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她只是稍微的把裴峻的心思给透露了一下,便能让自己的心安定下来,这份心思,单是这份心思就极不易。

    到现在,秦楚才有点明白裴峻把尹若君放在她身边的意思,不止是照顾她,又或者是当裴峻的眼线,而是让她有事的话,也可以找尹若君商量,尹若君一定会给她一个满意的答案。

    秦楚这么一眨不眨的盯着尹若君,尹若君又不是木头,自然是感受到了,本来还想装作不知道,等秦楚收回目光,可是等了半天,依然不见秦楚收回。

    “怎么了?”尹若君忍不住歪头问。

    “尹姐。”秦楚叫道,“刚才连雅来找我了。”

    尹若君一边眉毛挑了起来,这算是她吃惊的反应了。

    “她找你什么事?”尹若君说道。

    “她亲自把生日的邀请函送到我手上,当时很多人都看着,裴学长便帮我应承了下来。可是我……”秦楚咬咬唇,手中的请柬都要被她的汗给浸透了。

    尹若君叹口气:“这事儿你得跟裴少商量商量,不过裴少肯定是不会答应让你去的。”

    “我知道,但是裴学长已经替我答应了,而且还要我做他的女伴。”秦楚说道。

    尹若君眨眨眼,半晌,才突然看向她:“秦楚,你只要跟裴少说,连雅要你去生日宴,至于安少的事你先别说。”

    “嗯。”秦楚点点头,“而且以裴学长的脾气,恐怕裴峻不让我去,他也会坚持带我去吧!”

    “没错。”尹若君笑着打了个响指。

    秦楚错愕的看着她,没想到一向沉稳的尹若君也会有稍微活泼点的一面。

    ……

    ……

    尹若君把秦楚送回家,一直等到裴峻从公司回来,这才离开。

    裴峻的习惯是一回家就要立刻洗澡,秦楚现在就像个小丫鬟似的等在浴室门口。

    “咔嚓!”

    浴室门突然被推开,裴峻只是围了一条浴巾就出来了。

    秦楚一见裴峻这样,蹭的就红了脸,她知道这男人在家里特喜欢放松,洗完澡围个浴巾就到处乱窜,等水全都干了,身体也放松的差不多了,才肯换上家居服。

    可是以前,秦楚这时候都是在厨房里忙活,根本就不看裴峻刚出浴的样子,现在乍一看,立刻就有些受不了了!

    不得不说,裴峻的男色实在是好看,因为练武的关系,身体练得特别的结实,肌肉都硬邦邦的,却不会有那种健美肌肉男的感觉,是属于非常适中的那种。

    浴巾挂在小腹上,露出结实的还带着腹肌的平坦小腹,头发上的水珠滴落在肩膀上,顺着往下滑到胸膛,滑到小腹,再滑进浴巾里。

    秦楚的双眼不自觉的就跟着那水滴走,落入被浴巾遮挡住的最关键部位。

    “色丫头,想看就说,我解开给你看看!”裴峻的声音从头顶响起,还带着丝丝的笑意。

    轰——!

    秦楚只觉得自己的整个脑袋都炸开了,“轰”的一声,血气上涌,整张脸都涨的通红通红的,就像是涂了辣椒粉。

    她不由得就想起了那日“王朝”里的荒唐,她第一次将裴峻看的清清楚楚,想到他硕.大的模样,整张脸涨的都快要红的发紫了。

    一双原本就大的眼睛瞪得溜圆,双唇紧紧地闭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硬生生的被脑中的画面给憋住了。

    脑袋低的低低的,正好看到裴峻的双手已经来到了小腹,作势要解开浴巾。

    “啊!你别解!你别解!我没有想看!”秦楚忙说,情急之下,一双手竟然紧紧地握住了裴峻的双手,死死的摁在他的小腹上,不让他再乱动。

    双手被她柔软的小手摁着,登时便有股冲动,想要反手将她的双手给握住,那柔柔软软的,宛若没有骨头的触感实在是太好了。

    她还没碰到他的关键部位呢,只是握住了他的手,他的身.下就已经禁不住的慢慢起了反应。

    只是轻轻的一碰就因为她起了反应,那让这丫头知道了,还不给笑死啊!

    为了转移秦楚的注意力,不让她看到自己的狼狈,裴峻干咳一声:“咳!那你等在这儿干什么?我还以为你想跟我一起洗,但是不好意思说呢!”

    果然,这句话马上就把秦楚的注意力给转移了。

    “哪有!”秦楚立即抬起头来,仿佛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小脸涨得红红的,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裴峻,让他能够看到自己的双眼,证明自己没有说谎。

    “我……我就是……”秦楚眼珠子乱转,被他这么一闹,之前想好的理由早就忘光了,“我来给你吹吹头发吧!”

    说着,秦楚就把裴峻拉到卧室的梳妆台前坐下,乐呵呵的觉得自己真是想了一个绝妙的理由啊!

    |||

    裴峻看着这小丫头忙活,她这殷勤的样儿,摆明了是有事求他,也不说破,权当是享受一回她的服务了。

    从镜子里看到秦楚就站在他的身后,小手细细的拨弄着他的短发,指腹轻轻地揉着他的头皮,软软的触感真是舒服极了。

    秦楚怕烫到他,还特意将吹风机的风筒离他远一些,吹出的风温度正好,被她揉的,裴峻舒舒服服的眯起了眼。

    “那个……裴峻,舒服吗?”秦楚小心翼翼的问。

    裴峻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这丫头问个问题,至于问这么暧.昧吗?

    “嗯哼!”他眯着眼,懒洋洋地说。

    “那个……我跟你说件事啊!”秦楚见他心情不错,便鼓起勇气,见裴峻依然没什么反应,便说,“今天……连雅来我学校找我了。”

    这句话,终于让裴峻有了些反应,原本懒懒的靠在椅背上的身子明显的绷了起来,就连目光也变得锐利了。

    “她来找你干什么?”裴峻沉声问。

    “给我送她生日Party的邀请函。”秦楚说道,“我想拒绝,可是……”

    “我明白。”裴峻手指敲着梳妆台的桌面,一下一下的声音掩盖在吹风机的“嗡嗡”声之下。

    连雅特意挑那时候给秦楚,就是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在心机这一方面,秦楚是无论如何也斗不过连雅的!

    “然后呢?”裴峻眼角微微一挑,从镜中看着秦楚。

    秦楚咬咬下唇,说道:“后来,是裴学长替我接下了,说要我做他的女伴。”

    “砰!”

    裴峻猛的食指用力的落在桌面上,发出的声响盖过了吹风机扰人的“嗡嗡”声,那声音直指秦楚的心脏似的,敲得她的心都跟着咯噔一下。

    “你要是不乐意我去就算了,反正连雅的生日宴,我也没兴趣!”秦楚撇撇嘴。

    “去吧!”裴峻突然说。

    “什么?”秦楚一怔,看着镜中的裴峻,竟然有些看不清他的目光了。

    “既然她都邀请了你,就过去吧!”裴峻说道。

    “做裴学长的女伴也没关系?”秦楚眨眨眼。

    裴峻勾起一边的唇角:“反正到时候我也顾不上你。”

    秦楚目光一暗,是啊,到时候他肯定是要站在连雅身边的,当然顾不上她了!

    这时裴峻也在低垂着目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自然看不到秦楚的表情。

    ……

    ……

    第二天,尹若君就给秦楚送来了小礼服,小礼服的裙摆很短,只到大腿稍稍往下的位置,正好能显出秦楚白皙修长的双腿来。

    小礼服的款式,出席生日宴不会显得太过隆重,可也不会失礼于人。

    秦楚的皮肤本就白,将淡粉色驾驭的非常好,非但没有显黑,反倒是被衣服衬得更加的白了。

    裴峻在家的时候,丝毫没有提及关于衣服的事情,弄得秦楚原本还想穿给他看看,到最后也弄得兴趣缺缺,最终都没有让他看到。

    到了第三天,连雅的生日当天,一直到裴佑安来接她,秦楚都没有再见到裴峻。

    “我真惊讶,堂哥竟然答应你过去。”裴佑安挑挑眉,一直想不透裴峻的心思。

    按道理,也不会让秦楚过去凑热闹,被连家人欺负了不说,到时候说不定事态还不好控制了。

    可是裴峻竟然想也不想的就答应了,他到底想干什么?

    这次生日宴是放在连家名下的一处名人会所,这会所建在半山腰,倒有点香港的半山豪宅的感觉。

    自助餐厅,游泳池,健身馆和住宿的客房,专门为名流们闲暇来郊外度假的时候准备,甚至于还把山下附近的村子买了下来,改为开发成了一处高尔夫球场,更是吸引了大批的富人来这儿,赚了个盆满钵满。

    “原来这个B市有名的会所就是连家的。”秦楚说道。

    “这是连老爷子给连雅的十八岁生日礼物,为了庆祝她成年,将这个产业转到了连雅的名下。”裴佑安说道。

    秦楚惊讶的倒抽一口气:“这连老爷子可真疼孙女啊!我还以为像这种大家族,更容易重男轻女呢!”

    要不那些继承人,为什么都是男人?争夺继承权的,也大部分都是家里的儿孙。

    “可是连家情况不同,连老爷子只有一儿一女,外甥是外姓人,自然不如姓连的亲,可连雅的父亲只生了两个女儿,大女儿连颖在一年前就嫁给了冷家的长子冷少寅,身边就只剩下一个连雅。连雅又是家中最小的,平时嘴巴也甜,懂得哄老爷子开心,自然更是得老爷子的疼。”裴佑安解释道。

    “也正因为这样,连老爷子才更在乎连雅跟我堂哥的婚事。连颖的丈夫冷少寅身份太敏.感,连家的产业是无法交给连颖的,所以就只剩下连雅了。连老爷子需要有一个人去帮助连雅管理连家的产业,而我堂哥,则是老爷子最满意的人选。”裴佑安说道。

    “为什么不能交给冷少寅?”秦楚不禁好奇的问。

    裴佑安笑笑:“冷少寅是黑道背景,可连家是军政世家,自然不能跟黑道扯上关系。但是有些事,要站稳了又不得不借助黑道的力量,所以连颖与冷家联姻,可冷少寅却无法接管连家的产业。”

    秦楚点点头,接触的越多,越觉得他们的世界太过复杂。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不知不觉间,裴佑安已经把秦楚带进了会场,无形中消减了秦楚的紧张情绪。

    “佑安!”一个女声响起来。

    秦楚一看,竟是曾经和裴峻一起在甜品店出现过的刘雯娜!

    刘雯娜笑眯眯的看着裴佑安和秦楚:“我就说嘛!这位小姐肯定就是你女朋友!怎么,现在不藏了,终于肯带出来了?”

    一旁的秦楚红着脸,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如果直接否认了,那岂不是让裴佑安尴尬。

    裴佑安只是笑笑,没有接刘雯娜的话,反而转了个话题:“娜姐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

    刘雯娜白了

    |||

    他一眼:“真是的,都跟你说多少遍了,就算我真比你大,你也不能一声声姐那么叫啊!让人觉得我多老似的!”

    “我啊,今天是连雅叫过来的,让我作为嘉宾唱几首歌,活跃一下气氛。”刘雯娜说这话的时候,显然就不太高兴了。

    连雅这行为,摆明了就是只把她当成一个卖艺的。

    秦楚不禁看向刘雯娜,上次分明看到她和裴峻走在一起,而且关系匪浅的样子,估计也是裴峻过去的女人之一。

    今天连雅把她叫过来,除了让她助兴,恐怕也是想要让她看清楚了谁才是裴峻身边的女人吧!

    连雅今天,纯粹就是为了刺激秦楚和刘雯娜来了!

    刘雯娜也看出来了,脸色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可她毕竟是在演艺圈里混的,表面功夫倒是做得极好,状似哀怨的横了裴佑安一眼:“我还以为你今晚没伴儿,想着让你当我的男伴,也不至于那么孤单呢!哎!没想到你也带了女朋友来,今晚就只有我是孤家寡人了!”

    “娜姐,你还能落了单吗?今晚这么多青年才俊都在这儿,要不要我给你介绍几个?”裴佑安识趣的说道。

    ------

    这张过渡过去,小高.潮就要来鸟~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