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  【只为卿欢】 035 (6000)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只为卿欢】 035 (6000)

小说: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恍若晨曦
返回目录

    “别叫,是我!”裴峻压低了声音说道。

    一碰到秦楚,身体便克制不住的要爆发出来,忍得他难受,就连气息都不稳了。

    一听是裴峻的声音,秦楚猛的住了嘴,任裴峻抱着她,眨着眼,惊讶的叫道:“裴峻?!你……”累

    被他牢牢地圈在怀里,紧紧地贴着他,便很轻易地感觉到他身体不自然的热烫,下.腹的凸.起还紧紧地绷着,正抵在她的小腹上,刺得她都有点疼了。

    他这异常的反应,让秦楚不自觉地倒抽一口气。

    正想问他怎么了,唇却被堵住。

    “唔……”唇被他吻上,就连他的唇都变得那么烫。

    娇小的身子被他圈在怀里,整个的都被他的身子给护住了,丝毫不露。

    裴峻托着她的臀,就像抱两三岁的孩子那么,竖着抱着她,把她的头扣在自己的颈间,不让任何人看到她的脸。

    “砰!”他一脚大力的踹开男厕的门。

    里面还有客人正在方便,听到这突如其来的巨响,结实一抖,差点把尿给憋回去。

    所有人都齐刷刷的看向门口,就见裴峻抱着一个女人,一脸煞气的站在门口。闷

    “都给我出去!”裴峻沉声道。

    所有人谁也不敢说个“不”字,哪怕是没有方便干净,也都赶紧提上裤子离开。

    有不知死活的经过裴峻时,回头想要看清楚他抱着的女人是谁,可只看到一颗小小的脑袋,脸蛋全都埋在他的颈子里,一点都没露出来。

    裴峻双眸凌厉的射过去,吓得那些人一个个的连停也不敢停的立即离开。

    紧接着,裴峻依然抱着秦楚,仿佛她没有重量似的,长腿将所有的隔间的门都踹开,确定一个人都没有了之后,将洗手间的门反手锁上。

    “裴峻,你到底怎么——”秦楚的话,在裴峻转过身面对她的时候,生生的止住了。

    他的一张脸红的吓人,就像生了病似的,她还从来都没见过裴峻这副样子。

    下意识的伸出小手,抚上了他的脸颊:“好烫!”

    裴峻却在她的手抚上他脸颊的时候,舒服的呻.吟出声。

    他的样子实在是太不寻常了,秦楚的手被他脸上的烫意给吓得立即缩了回来。

    可是马上,裴峻就将她给扯进怀里。

    当娇.软的身子紧贴着他时,下.腹的紧绷便不自觉地在她的小腹上磨蹭。

    “裴……唔……”秦楚刚刚开口,双唇便被堵住,裴峻完全失了往日的温柔,那么霸道的吻着她,热烫的舌卷着她的舌,在她唇内翻搅的都有些疼了。

    他的紧绷还在她的小腹上作乱,让她有些怕。

    “疼……唔……”秦楚下意识的就要躲开,身子扭着,却发现他的身子越来越烫,越来越紧绷。

    “楚楚,乖!我被下药了,你得帮帮我!”裴峻说道,现在的声音已经嘶哑的就像是被砂纸划过。

    “什……啊——!”秦楚话还没说完,小礼服上深V的领口就被裴峻扯开,一边的肩带被他拉下肩膀,大手往领口内一探,便将她的隐形BRA给解开,随意的往地上一扔,便将她的一团丰.盈给托了出来。

    那团白嫩的绵.软被领口勒着,高高的耸起,那尖端的红莓也硬.挺了起来,漂亮的翘着。

    裴峻把她放到洗手盆旁边的台子上,甫一接触到冰凉的洗手台,刺激的秦楚忍不住抖了一下,连带着露在外面的绵.软也跟着轻颤,那颗小小的红果子微微的晃动,就像是站在召唤裴峻来采摘似的。

    裴峻分开她的双.腿,手指试了一下她的花.蕊,还有些干涩。

    尽管药力让他难受,可还是不想伤了她,张嘴便含住了她的小红果。

    一手隔着衣料揉捏着另一方绵.软,一手停在她的花.蕊前。

    “啊——!”小红尖刚刚被他含在嘴里舔.弄,秦楚便敏.感的颤了起来,身.下涌出温暖的热流来。

    “乖楚楚,这么快就湿了,真好!”裴峻说道,比他预想的要快。

    “裴……裴峻……啊……”秦楚双手搭在他的双肩上,支撑着自己不至于向后倒,双腿下意识的紧紧地夹着他的腰。

    裴峻身体忍得难受,也不耽搁,立即就将她的底.裤褪去,和躺在地上的隐形BRA一样,都遭到了被他随便一扔的命运。

    “啊……那个……不能扔啊……啊……啊嗯……啊……”秦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底.裤被他扔掉,想要阻止,可是裴峻却突然低下头,舔.吮着她的小.核。

    秦楚无力的抓着裴峻,也顾不得之后没有内裤穿,有可能要光着屁股出去的命运,底下的小.核被他舔.弄的又酥又麻,小.核开开合合的,就像小嘴儿似的吸着他的舌头。

    这一回,秦楚感觉到有大量的蜜.液就像洪水般的涌出。

    只是被他轻轻地一挑弄,便能那么湿,羞耻的感觉立即浮了上来。

    可是不等她羞耻多长时间,被他舔.吮的快感充斥了她整个身子,就连脑袋也一片空白,被这让人颤栗的快.感取代。

    裴峻觉得自己的下.腹紧绷的就要爆炸了,在确定她足够湿润的能够接纳自己后,再也忍不住将皮带解开,将他紧绷的欲.望彻底的释放出来。

    那昂首的巨龙就在秦楚面前,在洗手间明亮的灯光下,显得格外的清楚。

    他的欲.望都已经胀的通红,隐隐的有青筋暴出来,那头上的小孔还在往外吐着极细的白.灼,可见他忍得有多难!

    天!太吓人了!

    秦楚禁不住吞了口口水,若不是估计着裴峻现在的情况,她恐怕早就逃跑了。

    “她……她们到底给你吃了什么药……”秦楚结结巴巴的说,平时正常状态下的裴峻,她都承受不住了,这次被下了药,她恐怕非得死过去不可!

    “楚楚,你忍着点,我还不想去找别人!”裴峻声音沙哑的说道,这也是为什么为了以防万一,他让秦楚过来参加宴会的原因。

    他真的怕万一躲不了,可秦楚不在,他真的不想去找别的女人解决!

    轰!

    秦楚的脑子完全被这句话给炸开了,一点荔枝都不剩。

    什么害怕,什么逃跑,都给抛到了脑后。

    只是为了裴峻这句话,哪怕就是真的被他累死,她也认了!

    都难受成这样了,他还不愿意找别人,只认准了她,秦楚觉得,什么都值了!

    这时候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秦楚脸虽然红的都能滴出血来,可是小手还是抓住了他的怒龙,不用裴峻主动,便抓着他往自己的小.核里刺。

    同时,她的身子往前一挺,借着润滑的蜜.液,瞬间就把他全部埋了进去。

    “天!楚楚!”裴峻舒服的叹息,同时也惊讶秦楚的反应。

    他就是憋得再难受,也没想过秦楚居然会这么主动!

    “楚楚,楚楚,你真是……”裴峻不知道该怎么说她才好,这么单纯的女孩,现在却大着胆子做这种举动,凭裴峻的聪明又如何想不到原因?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一便又一遍的叫着她的名字。

    “啊……裴……裴峻……要……要我……啊……啊嗯……哈啊……啊……啊嗯……啊……”秦楚话音未落,裴峻便冲撞了起来。

    一旦进入了她的身子,药力的作用就发挥到了最大,让他忍也忍不住,快意的冲刺起来。

    这时候他就是不想伤她,也控制不住自己了,完全被欲.望取代,冲的又狂又猛。

    裴峻突然托着她的臀.瓣把她抱起来,身子猛地一腾空,秦楚惊叫着,双手紧紧地勾住裴峻的脖子,整个身子都贴上了他,胸前两团丰.软的嫩.肉紧紧的挤压着他的胸膛,双腿环勾着他的腰身。

    这么紧密的贴合,让裴峻更加方便的深入,他转身坐到洗手台上,托着她的臀.瓣,一下又一下的抬起,落下,每一次的垂落都让他刺得更深。

    “裴……啊……哈啊……啊……啊嗯……哈啊……哈啊……啊……”秦楚挂在他的身上,起初还能支撑一点,可是随着裴峻越要越厉害,她也变得越来越无力,四肢都使不上力气了。

    “我啊……掉……啊……哈啊……啊……要掉下去了啊……啊……哈啊……嗯啊……啊……啊嗯……啊……哈啊……”秦楚仰着脖子,身子果然摇摇欲坠的。

    裴峻满身的汗,身子愈发的烫了,那药效比他想象的还要厉害,根本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解决的,也不知道秦楚能够撑多久,便又转了个身,把秦楚放在洗手台上撑着。

    “啊……啊嗯……啊……”她整个人都无力的向后倒去,背靠着冰凉的墙面,半躺在洗手台上。

    裴峻撑着她的双腿,让她的双腿高高的抬起,洗手台的高度,正适合他站着进入她。

    “哈啊……啊……裴峻……啊……啊嗯……”洗手台那么滑,让她的双手找不到支撑的点,只能徒劳的摩挲着,抓着他腰腹的两侧。

    细嫩的手指碰到结实的臀.瓣,让裴峻大受刺激,猛的一次。

    “哈啊……”

    外面,袁嫂见裴峻迟迟没有出来,却突然传来一阵骚乱,问清楚才知道,裴峻竟然把男厕的人都赶了出来。

    原本,裴峻中了春.药,要自己解决,这种事不让别人知道也正常,可是当袁嫂听到一个人说裴峻是抱着一个女人进去的时候,心立即突了一下。

    “糟糕!”袁嫂心咯噔一下,这时候连雅还在房间里呢,裴峻抱得人绝对不可能是她!

    袁嫂不敢耽搁,忙上楼去找连雅。

    连雅坐在床沿,一直在等袁嫂把裴峻带上来,她们之前就商量好了,等裴峻上来了,袁嫂就在门外打个暗号,连雅便开始褪下长裙。

    等裴峻开门的时候,正好是半露不露的样子,装作正在换衣服却被裴峻看见。

    那时候裴峻的抵抗力必然是最薄弱的,她再顺势勾.引一下,便能和裴峻自然而然的成就好事。

    她们计划的很好,可是连雅等了半天,仍然不见裴峻出现,不禁就开始着急了,莫不是下面发生了什么意外吧?

    “小姐!小姐!”袁嫂也顾不得敲门了,直接把门推开,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怎么了?怎么这就上来了,咱们不是说好了你在外面招呼一声吗?”连雅说道,还以为裴峻也跟进来了,可是再一看,哪里有裴峻的身影。

    “小姐,别看了,裴少没跟着!”袁嫂说道。

    “到底怎么回事!”连雅脸色一变,看袁嫂的表情,也知道事情不对了。

    “裴少他抱着一个女人进了男厕,还把里面的人都给赶了出来,我怕……怕便宜了不知道哪个女人啊!”袁嫂说道。

    “什么!”连雅脸色大变,怒目圆瞪的,蹭的就站了起来,“走!下去看看!”

    连雅心里又急又怕,她最怕的是裴峻抓的那个女人是秦楚!

    原本她把秦楚叫来,就是想着让秦楚亲眼看到她和裴峻成就好事,好好地刺激刺激她,却没想到竟成了最大的一个变数!

    连雅也顾不得之前换衣服的借口,还是穿着这身长裙跑下去,在场中环顾了一圈,都没有发现秦楚的身影。

    连雅的心不断地往下沉,见到裴佑安,忙跑过去:“佑安!”

    裴佑安正找不着秦楚,着急呢,一见连雅跑过来,便下意识的猜想是不是连雅把秦楚带到哪去为难她了,脸色登时沉了下来。

    “佑安,你看到秦楚了没?”连雅问道。

    裴佑安一怔,可看连雅一脸的焦急,也不像是说谎。

    “她刚才说是要去洗手间,可一直没回来!”裴佑安说道,一双眼凌厉的射.到连雅身上,“是不是她出什么事了?”

    “你别这么看我,我不至于要拿她怎么样!”连雅烦闷的说道。

    洗手间!洗手间!

    怎么那么正好,秦楚也去了洗手间!

    “没事了!”连雅说着,就把袁嫂拉到一边,“袁嫂,你问没问清楚,裴峻当时抱着的那个女人,穿的什么衣服?”

    “我问了,可是那些人当时都被裴少吓得,哪敢多看那女人一眼,所以根本就没看清楚!”袁嫂说道。

    “连雅,你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我?秦楚到底怎么了!”裴佑安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现在连雅和袁嫂的身后,沉着声问。

    连雅又如何说得出口,裴峻可能拉着秦楚在男厕里欢.爱呢!

    &nbsp

    |||

    ;“你别一副我把她怎么样的表情!我刚刚下来,还没见到她,就来找找怎么了?”连雅也沉下脸来说道。

    裴佑安哪里会信她这一套,没事儿她才不会找秦楚呢!

    裴佑安毫不客气的抓住她的手腕:“连雅,别把我当傻子,到底出了什么事!”

    “裴佑安!你现在是干什么?跟我翻脸?”连雅怒瞪着他,想要甩开他,可是裴佑安抓的很紧,都把她的手腕掐红了,让连雅怎么甩都甩不开。

    “安少,你别激动啊!小姐是真的没有恶意,就是单纯来找找的!”袁嫂也在一旁劝,可毕竟身份不同,她甚至不敢动手去松开裴佑安的手。

    可裴佑安哪里会听这些接口,就这么僵持着,他和连家没多大的交情,也不是下任家主的人选,做起事来没有裴峻那么多顾虑,对连雅自然也不会客气了。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男厕那边传来叫嚷的声音。

    “开门!开门啊!里面干什么呢一直霸占着!”

    “快开门!”

    外面敲门声,叫嚷声,一声一声的不绝于耳。

    “裴佑安,现在不是跟我计较秦楚的时候,我得过去看看!”连雅说道。

    “哼!”裴佑安不情不愿的松开手,跟连雅一起跑过去。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