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  【只为卿欢】 039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只为卿欢】 039

小说: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恍若晨曦
返回目录

    “裴峻!注意你的用词!什么叫赖!我们没做就是没做,用得着赖吗?”江书茵立即变了脸,姜还是老的辣,裴峻那明显要给他们下套的词儿,竟被江书茵给听了出来!

    “你的意思是,小雅往蛋糕里下药了?我们小雅,自小接受最优秀的教育,会做出这么下作的事吗?她好心的做了蛋糕,只为了博你一句称赞,一个承认,你却这么说她,裴峻,她可是你的未婚妻啊!你怎能这么叫人心寒!”江书茵痛心疾首地说。累

    “哼!”裴峻冷嗤一声,“连伯母,我尊敬你,称你一声伯母,你可要适可而止!需要证据吗?昨晚那蛋糕里的樱桃,我可还留着,那里面就能检查出‘花间醉’的成分!报告需要看看吗?!”

    “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被人算计!你们要算计于我,还想让我乖乖的配合?做梦!”裴峻冷声说道。

    连雅只觉得浑身冰冷,原本预料好的一切,原来在裴峻眼里什么都不是!

    他早就看穿了,甚至连后手都准备好了!

    她要怎么办?要怎么办?

    连雅慌了,裴峻因此不要她,跟她退婚,那可怎么办?

    “噗通!”闷

    袁嫂突然跪了下来,膝盖磕在地板上,“砰”的一声响。

    “裴少!是我错了!是我做错了!不关夫人的事,不管小姐的事啊!老爷他们,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都是我这个做下人地自作聪明,自作主张!裴少,你可千万不要误会了小姐啊!”袁嫂跪在地上,爬到裴峻的面前,一双干多了粗活而布满了皱纹与黄斑的手,紧紧地拽着他的裤脚。

    “裴少,都是我的错。是我看到小姐躲在卧室里,偷偷的哭,担心你有了秦楚就不要她了,一个人孤单害怕的,还找不到人商量,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看到小姐这么难受,我心里难受啊!”袁嫂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说的情真意切。

    “小姐是我从小带大的,还喝过我的奶水呢!说句高攀的话,我甚至将小姐当成了半个女儿!所以看到小姐这么难受,我才自作主张,趁着昨晚在下面切蛋糕的时候,偷偷地把泡了药的樱桃,放进蛋糕的夹层里面!这都是我做的,小姐她们根本就不知情啊!裴少,你要怪就怪我吧!”袁嫂死死地拽着裴峻的裤脚。

    “一切,都是因为小姐太爱你了,而我这个老太婆看不过去,才自作主张的啊!裴少!”袁嫂说道,还不忘趁机抬高连雅。

    裴峻怒的紧咬着牙,这个老女人,关键时刻竟然来了这么一手,把所有的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连家,该是许了她不少好处吧!

    袁嫂这话一说出来,江书茵立刻顺着杆子往上爬,痛心的说:“袁嫂!你怎么这么糊涂啊!你怎么能……你这样,不但害了小雅,更害了裴峻啊!”

    说罢,江书茵又一脸歉疚的看向裴峻:“裴峻,你看这事儿,都是我没管好!”

    连启泰在旁边一直没有吭声,心中却连连的惊讶,只是短短的几句话的功夫,裴峻竟然把形势扭转到对他有利了!

    原本,该是他们质问裴峻的,可现在却完全反过来了,成了裴峻在跟连家讨要说法,他跟秦楚在洗手间鬼混的事情,却只字不提。

    非但如此,更是逼得江书茵不得不放软了态度!

    这个年轻人,厉害!

    裴峻紧抿着唇,因为袁嫂的突然杀出,把责任都扛了下来,他倒是没有理由再责问连家了。

    毕竟人家袁嫂都说的清清楚楚的,连家压根就不知道,一切都是她自己的主意!

    “哼!袁嫂,你说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的主意,与人无尤,是吧!”裴峻突然放缓了语气,声音又轻又柔,嘴角还挂上了浅浅的笑。

    这表情看的袁嫂心里直打鼓,在连家工作多年,自然也接触了不少这个圈子里的事情,眼界自然也不是寻常的家政工了!

    裴峻笑面狐狸的性子,她自然也都知道。

    看到裴峻的笑容,袁嫂登时就有了一种坠入冰窟的寒意。

    可是面对裴峻的问题,袁嫂现在就是再害怕,想要反悔,也是不可能了。

    她也只能硬着头皮点头:“是……是我的主意,夫人她们都不知道!”

    “很好!”裴峻笑的愈发的阴森,“袁嫂,忠心,也是要付出代价的!而且我裴峻,也不是那么好算计的!”

    说完,他抬头对连启泰冷冷地说了声:“告辞!”

    所有人都愣愣的不说话,一直等到裴峻早就出了门,走远了,众人才反应过来,裴峻光找他们的不是了,可还没有交代他和秦楚的问题呢!

    “妈!怎么办?裴峻这可是记恨上咱们了啊!怎么办呐!”连雅慌乱的说道。

    “慌什么!不是还有你爷爷在吗?有你爷爷在,裴峻就是再扑腾,又能扑腾到哪去?到时候,他还是你的,跑不了!”江书茵说道,有些心烦意乱。

    “看来我们还是低估了裴峻对秦楚的态度!”连启泰突然说道,“那个秦楚,必须解决!”

    ……

    ……

    裴峻刚刚上车,就接到了一通电话,电话上显示的号码,赫然来自裴家大宅,那个裴老太爷坐镇的地方!

    裴峻握着手机,任铃声响了很久才接起来:“喂!”

    “少爷。”老宅的管家六叔叫道,中气十足。

    “六叔,有事吗?”裴峻说道。

    六叔其实是裴家小辈们对他的敬称。

    当年,六叔就是裴老太爷的警卫员,原本,六叔有大把的机会提升,可是他都放弃了,一直作为一个部下跟随着裴老太爷,一直到退休,又来到裴家,给裴老太爷做起了管家。

    当年裴老太爷的几个重用的部下,六叔排行老六,以至于裴老太爷都不叫他的名字,而直接称他“六子”,到了现在两人都一大把年纪了,这称呼仍然没有改变。

    深知六叔在裴老太爷心中的地位,所以裴家的人没有一个人敢把六叔当下人看待,都要敬他一声六叔!

    “少爷,首长让您立刻回来一趟!”六叔说道,正如这么多年,老爷子没有改变对他的称呼一样,六叔也依旧叫老爷子首长。

    裴峻沉默了片刻,便说:“我知道了,马上回去!”

    ……

    ……

    |||

    裴家大宅,就在军区大院里,老爷子虽然退下来了,可是地位仍在,并没有搬出军区。

    裴峻开着车,穿过哨岗警卫,时不时的还传出士兵们操练的声音,还有一队队的士兵整齐的踏着步子经过,两队相遇时,彼此打个敬礼。

    他的路虎与绿皮的军用吉普交错而过,停留在一栋黄色的别墅院外。

    ------

    依然是预发,今晚就要回家了,亲们想我了木?吼吼!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