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  【只为卿欢】 04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只为卿欢】 043

小说: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恍若晨曦
返回目录

    “秦楚,来坐,一路累了吧!歇会儿咱们就可以吃午饭了。”杨秀琴笑着说,笑起来眼角堆满了褶,那张脸饱经了岁月的侵蚀,很是粗糙,甚至比不上市里那些同样没有细心保养过的普通妇女。

    可就是这样一个女人,笑起来却格外的亲切,很容易感染对方。累

    “杨阿姨,你女儿快放学了吧?”秦楚问道。

    “她住校呢!”杨秀琴说道,“我们镇子不比市里,只有一所高中,还离这儿有好几公里远呢!而且她今年已经高三了,学校里为了让学生们冲刺高考,都让学生住校,半月才回来一次。”

    “砰砰砰!”

    正说话的空当,门就响了起来。

    杨秀琴家的房子就是普通的泥瓦平方,外面有一个院子,可以晒些东西,厕所也在外面,很古老的那种,是一个大坑,人就蹲在坑上面上厕所,坑的墙壁上沾满了屎尿,如果不习惯的,还可能蹲着蹲着,因为腿麻一头栽下去。

    后来据杨秀琴说,现在还好多了,十几年以前,这坑里都还养着猪,人一面上厕所的时候,就会有猪拱你的屁股。

    秦楚有一次就差点掉进去,站起来以后惊魂未定的,好半天都没缓过来。闷

    现在养猪的地方都改在了厕所旁边,杨秀琴家养了两头猪,一公一母,等着抱小猪崽。

    因为平时没什么事,也就不出门,所以院子外面的大门从来就不关,这会儿家里边的门便直接响了起来。

    “谁啊!”杨秀琴边起身边问。

    “杨大姐,是镇长过来了,听说客人到了,他过来看看。”门外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

    秦楚扯扯唇,还客人呢!不就是来监视她的吗?!

    杨秀琴一听,镇长啊!在他们这里,可就是最大的官儿了!

    平时那可是见都见不着的人物,就和这里的皇帝似的,这次却亲自到她家里来了。

    杨秀琴这个朴实的妇女,一辈子勤勤恳恳的,没见过大世面,更没见过大人物,立时就有些紧张了。

    她不知道秦楚的身份,只是镇长说要往她家里安排一个客人,因为家里就她一个人住着,有都是女人,所以方便些。

    杨秀琴就觉得秦楚或许身份很不一般,否则也不用镇长亲自出马了。

    而且镇长还说,秦楚过来住,自然不会亏待了她,生活费什么的都不会缺了,一个月给她一千块钱,负责秦楚的一日三餐。

    一千块在外面或许不算什么,可是在她们这个小镇子里却是足够了,而且还能有剩余。

    忙不迭的开了门,就见镇长和他的助理站在门外,杨秀琴下意识的把双手往裤子两侧擦了擦,赶紧说:“镇长,您怎么突然来了!瞧我也没什么准备,快进!快进!”

    “呵呵!不忙,不忙,我就是听说秦小姐到了,过来看看!”镇长笑呵呵的走进来。

    镇长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别看只是这小镇子的镇长,看上去没有多大的官儿,可是能在这一方土地上当一个土财主,家里也必然是十分殷实的。

    当初竞选的时候,也没少往里砸钱,可以说他这个位置,就是用钱给堆出来的!

    秦楚对镇长就没什么好脸色了,这里边的猫腻儿,杨秀琴不明白,她可明白着呢!

    站起来,淡淡的对镇长打了一个招呼。

    “呵呵!这就是秦小姐吧!”镇长看到秦楚,眼睛止不住的放亮,连雅前几天亲自联系上了他,只说在他的镇子上安排一个人,让他看好了,可千万不能把这人给弄丢了,至于其他的,就让他看着办。

    起初,镇长还以为秦楚是什么尊贵的客人,可是跟连雅谈话时间长了,也渐渐地从她的话里品出了味儿。

    显然,连雅跟这个秦楚是有仇的!

    镇长不知道秦楚是谁,连雅自然也不会把这么丢脸的事情往外说。

    镇长虽说是一镇之长,可也接触不到裴峻那个高度,他充其量就是个土财主,所谓不知者无畏,本来还想着好好教训教训秦楚,好送连雅一个情,以后办事也方便些。

    却不想见到秦楚之后,他就挪不开眼了,万万没想到,秦楚竟是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美人儿。

    她那种美,是美到了骨子里的,外表看着或许并不是第一眼的美女,可是却是越看越好看,越看越娇.媚。

    而且秦楚跟在裴峻身边不短的时间,被裴峻滋润的,更是有一股发自骨子里的娇态,这可是她这个年纪的小女生从来都不曾有过的。

    这样的秦楚,既有小女生的年轻活力,可又有成熟女性自骨子里散发出的娇.媚,在镇长眼里,简直堪称极品了。

    所以镇长一眼看到秦楚,就再也移不开目光了。

    那目光那么赤.裸.裸的,没有一点顾忌的眼神,看的秦楚心里直发毛,下意识的就往后推,别开脸躲避镇长的目光。

    可他的目光依然落在她的身上,针扎一样的难受。

    “秀琴同志,秦小姐住你这儿,可要好好地照料啊!”镇长笑呵呵的转向杨秀琴。

    “镇长,您就放心吧,我不会亏待了秦小姐的!”杨秀琴也笑道,“镇长您来的可正好了,一会儿就准备午饭呢,要不您留下,一块吃吃?我这儿粗茶淡饭的,您可别嫌我手艺差!”

    “哪里哪里,我自己家也不说吃得多好。”镇长笑道,坐着还真没有要起身离开的意思,“我在这儿,不打扰吧?”

    “怎么会打扰呢,就是添两副碗筷的事儿。”杨秀琴说道,“徐秘书,你也留下来一块吃吧!”

    就这么着,在杨秀琴的热情挽留下,镇长表面上客套了几句,便留下来了。

    这顿饭,秦楚吃的极不安稳,因为镇长总是有意无意的朝她靠近,看着倒是很平易近人的样子,可秦楚就是心里发毛。

    镇长还时不时的为她添菜,说些关怀的话。

    “秦楚啊!以后有事就找我,别客气!我好歹是一镇之长,你住在这里,那我就得对你负起责任来,决不能怠慢了。”村长说道,喝了口杨秀琴一直没舍得打开,准备招呼重要客人的“金六福”。

    “我在杨阿姨这儿挺好,什么都不缺。”秦楚淡淡的说道,带着明显的疏离。

    “秦楚,你别这么快的回绝,你才刚来这儿,有什么不方便的,可都还没看出来呢!等住得久了,自然就有困难的时候。”镇长说道。“你小小年纪的,在这里也没个依靠,自然少不了需要帮忙的时候。”

    说着,镇长的手就搭上了秦楚的肩膀,脸也往她的面前凑。

    秦楚整个身子都僵住了,看着镇长不断凑过来的脸,倏地屏住了呼吸,突然站起来。

    “镇长,杨阿姨,抱歉我有些累了,想先去休息。”秦楚说道,不等人回答,就冲回了房间。

    一回到房间,她就把门锁上,生怕镇长就要这么冲进来似的,把屋里的椅子也搬到了门边,将门给堵住,这才跑到床.上,缩在角落里。

    她蜷缩成了一团,双手环抱着自己,看着窗外完全陌生的环境。

    镇长至少有一件事说对了,在这里,她无依无靠。

    这里不是她熟悉的环境,更没有她熟悉的人,就像是一个囚笼,将她囚着,哪里也去不了。

    窗上的玻璃看起来那么不堪一击,可在她眼里,却像是笼子一样,将她锁的死死地。

    在这里,她甚至找不到回去的路!

    “裴峻……裴峻……”秦楚蜷缩着,喃喃的叫道。

    在这种无助的时候,她格外的想他,尤其是在外边,还有虎视眈眈的镇长在,她觉得锁上房门都不安稳。

    那扇薄薄的木门,根本就挡不住什么!

    “裴峻……“他现在在哪?在干什么?回来以后,如果发现她不在,会不会生气,会不会找她?

    ……

    ……

    之后镇长隔三差五的来,恐怕若不是让人看到他总往杨秀琴家里跑,影响不好,恐怕镇长还会天天往这里跑。

    镇长往这里跑的越勤,秦楚就越不安。

    这日,秦楚正在房间里帮杨秀琴做手工,这段日子她一直被关在这里,也接触不到外面的世界,每天就是看看电视,闲着也是闲着,便帮杨秀琴做些手工去卖,还能多一笔收入。

    秦楚正串着紫色的透明珠子,将它做成一条手链,就传来了敲门声。

    秦楚猛的一惊,走到门口,却没有开门,戒备的问:“是谁?”

    “秦楚,是我!”门外响起华国宏的声音。

    “华叔叔!”秦楚惊讶的打开门,就看到华国宏站在门外,顶着大太阳,不停地用纸巾擦汗。

    “华叔叔,你怎么来了,我妈呢?她怎么样了?”秦楚一见华国宏便问道。

    “你先让我进去,都热死了!”华国宏抱怨道,见秦楚侧开了身子,他便挺着大肚子走了进去,边擦汗边打量着屋子,“这里怎么连空调都没有!”

    秦楚没接话,给他倒了杯凉白开:“这是井水烧的水,比你喝的那些纯净水要好喝得多。”

    原本华国宏还嫌弃,以为这是自来水,正要抱怨自来水有股味儿,一听是井水,便接过来喝了一口,登时一股凉快的感觉从头窜到了脚。

    “华叔叔,你怎么过来了,我妈怎么样了现在?”秦楚等不及的问道。

    华国宏咕嘟咕嘟的将水全都喝完,满足的叹了一口气,这才说:“我就过来看看你怎么样了,你.妈已经醒了,在医院休养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说着,华国宏抬头看着秦楚:“其实你要是早点离开裴峻,也不用受那么多苦,你.妈也不会被你连累了。”

    秦楚咬着唇苦笑,当初她想离开的时候,因为要躲着华国宏而不能离开,可到了现在,被逼着离开的时候,她却不想离开。

    她扯扯唇:“你是替连雅来看看我是不是安分的呆在这里吧!结果你看到了,没事华叔叔你可以回去交差了。”

    “你!”华国宏蹭的站起来,“死丫头,倒是越来越牙尖嘴利了!这破地方,我还不愿呆呢!”

    说完,华国宏就气冲冲的离开,在院子里碰到回来杨秀琴,冷哼一声,便匆匆的走过。

    “秦楚,他是——”杨秀琴回头看看华国宏的背影问。

    “进来借口水喝而已。”秦楚说道。

    看到秦楚明显不想说,杨秀琴也就没有再继续追问。

    而此时,裴峻望着空无一人的公寓,沉着脸打开衣橱,里面的衣服少了几件,给她买的首饰什么的倒是还在,可是日常的用品,全都不见了!

    “若君,这是怎么回事!秦楚人呢!”裴峻怒道。

    尹若君看着空荡荡的房间,也愣住了,半晌才说:“我……我这就去查!”

    裴峻阴煞着脸,看到茶几上有一张便签,便拿了起来,看到秦楚给他的留言,气的一手将便签纸握成了一团,用力的往地上丢去。

    “裴少,我问过公寓的管理员了,秦楚离开的当天,有辆车在外面接她,可是那辆车没挂车牌。我也查了秦楚的通话记录,最后一次通话的号码是陌生号码。”过了没多久,尹若君就回来报告,“很明显对方做了完全的准备,不让我们查出来。”

    “唯一能够联系得上的是在此之前,秦楚和连雅的那次见面。”尹若君说道。

    “给我去查查这些天连雅的动态,还有那个华国宏的,这些天他们去了哪,都做了什么,都给我查查!”裴峻说道,“还有那辆无牌的车,只要它在外面走,就肯定会被电子眼拍下来!给我查!把所有的照片、录像,都给我调出来,我就不信还找不到一辆车!”

    ------

    新书明天上架,第一天首更会有很多爆发,求新文首日订阅,捶胸~

    另,新书一上架,两本书就要转到封神鲜花榜去了,这月全力冲刺小妈咪,求鲜花~~~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