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  【只为卿欢】 047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只为卿欢】 047

小说: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恍若晨曦
返回目录

    虽然秦楚被连雅安排进了杨秀琴的家里,可是杨秀琴并不知道原因,而且对秦楚照顾有家,对于杨秀琴,秦楚是一点怨言都没有的。

    “我会让若君跟她说一声的。”裴峻说道,沉着脸看着她,“现在没有别的要担心的了吧!”累

    秦楚吞了口口水,摇摇头,紧张兮兮的看着他。

    “没别的事,那咱们之间这笔账就该好好的算算了。”裴峻看着她,面无表情,“秦楚,这次你这么不声不响的离开我,我可以不追究。”

    秦楚听了这句话,才松了一口气,又听裴峻说:“但是也只此一次,我只给你这一次机会!若是下次,你再离开我,就别指望我还能找你回来!你要是在离开,到那时候咱们就桥归桥,路归路,从此便是陌生人了!”

    裴峻这话说的那么无情,像锤子一样,一下一下的敲着她的心脏生疼,就连她的身子都忍不住颤了一下,像被人狠狠地打了一下似的,浑身都疼。

    “秦楚,你得知道,我裴峻身边的位置,不是谁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裴峻冷声说。

    “对……对不起。”秦楚低着头说,“我知道了。”

    裴峻看着她这可怜巴巴的模样,伸出手来,叹口气说:“过来。”闷

    秦楚吸吸鼻子,还是把手放在他的掌心,任他拉着,坐到了他的腿上。

    “这就哭了?”裴峻看着她眼角的泪,明显这丫头忍得相当辛苦,虽然忍着不哭,可眼泪还是渗了出来。

    秦楚默默地摇摇头。

    “傻丫头,你只要不离开我,不就行了?哭什么啊!”裴峻说道,伸出拇指,将她眼角的泪擦干净。

    秦楚抬头,看着他的眼,他的眼那么漂亮,黑白分明的,比谁的都好看。

    眼角微微的上挑着,即使就那么不动,都能把人的魂儿给勾过来。

    这男人生来就是个妖孽,就是来让女人扑过来,然后烧死的。

    她看着裴峻,没有说,有时候不是我不想离开就行的,裴峻啊,也有万不得已的时候啊!

    你能够保护我那么周全吗?也总有你顾不到的时候吧!

    就像这次,不就是被连雅钻了空子吗?

    连雅挂上电话,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

    裴峻竟然亲自去把秦楚接了回来,还让康皓把刘振业软禁了!

    这一切的发展,都已经脱出了她的掌握了。

    裴峻非但没有像她料想的那样,就此放下秦楚,反而有种更加纠缠不清的感觉。

    裴峻既然能够找到清水镇去,就一定知道了秦楚出走的前因后果,她去威胁秦楚的事,也肯定包不住了!

    连雅窝在宽大的沙发里,蜷缩着膝盖,手指在膝盖上不停地轻轻地敲打。

    裴峻知道是她干的,这倒没什么,反正那次下药事件,裴峻就撕破脸了,她也没必要再装,也不用担心裴峻找她的麻烦。

    如果裴峻敢责怪她,早就行动了,也不用等到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

    毕竟她背后有个连家,能让她有恃无恐!

    只不过秦楚那边,恐怕需要下重药了!

    ……

    ……

    这边连雅的心思不难猜,秦楚也不去管她,回来都回来了,再想也没有用。

    至于刘振业,她不知道裴峻会怎么对付他,她不信裴峻就能这么轻易地放过刘振业。

    当初的陈年余,裴峻都能逼得他跳楼,更何况是这个刘振业呢!

    到了第二天,秦楚就得到了答案。

    第二天秦楚去楼下的报箱拿了报纸,国内新闻那一般登了一幅很大的篇幅,山西某煤矿发生爆炸,三人死亡,十五人受伤。

    这个煤矿,偏偏就是刘振业家里的那个,因为他做镇长,总需要避讳,便将煤矿转到了儿子的名下,可这,总也跟他脱不了关系!

    往往有煤矿爆炸的事件,都是媒体报道一下,然后便不了了之了,甚至是给工人赔偿多少钱都没有对外公布,媒体报道一下,也不会再继续跟进。

    可是这一次明显不同,不但报道详细,甚至还将幕后的老板都给牵扯了出来,刘振业自然便被牵连了出来,连带着他家父辈爷爷辈的关系都给查了出来。

    赔款不说,竟然还查出了之前的几起煤矿事故,当初因为刘振业疏通了关系,并没有被报道出来,就这么被瞒了过去,可是这一次,却一股脑的全都给捅了出来。

    这便无法逃避的牵连了刘振业的仕途,那小小的镇长位置都坐不稳了。

    这件事牵连甚广,从他的煤矿事故查到了他的家底,贿选,受贿,贪污,全都给查了出来。

    紧接着,检察院便上了门,这时候刘振业被裴峻软禁的效果就显现出来了,他找关系没法找,想逃跑也没地儿跑,毫无办法的被带走。

    这么一条条的罪证罗列下来,进牢里那是铁板钉钉的事,就连原先贪污的那些钱,也都要全都吐出来,再加上煤矿事故的赔偿,刘振业别说一分钱都剩不下,甚至还要欠上一屁股债。

    这件事情,连家完全地保持沉默,和刘振业撇清了一切的关系。

    秦楚放下报纸,看着正在吃早餐的裴峻。

    这男人不声不响的,到底是什么时候做的这一切?

    “看什么呢?”裴峻抬头问道。

    秦楚摇摇头:“突然觉得你很厉害。”

    “嘁!”裴峻拽拽的抬高下巴,“你男人我一直厉害着呢!”

    秦楚“噗嗤”一笑,将他吃完的碟子收走:“我今天想去医院看看我妈。”

    “去吧,叫着若君陪着你。”裴峻说道。

    “裴峻,你总把尹姐栓在我身边,对她会不会大材小用了啊!”秦楚问道。

    尹若君有能力有手段,总是像保姆一样照看着她,总让她感觉歉疚,好像妨碍了尹若君的前途似的。

    &nbs

    |||

    p;

    “就因为她有能力,我才放心让她在你身边。”裴峻说道。“你放心吧,我不会亏待了她的。”

    “裴峻……”秦楚又迟疑的叫了声。

    “想说什么?”裴峻放下筷子,索性专心的看着她。

    “连雅那边……”秦楚才刚刚说出口,话还没说完呢,就被裴峻打断。

    “那边你不用操心了,我会处理的。”裴峻生硬的打断她,显然不想多谈。

    “裴峻,你根本就不打算对连雅做什么吧!”秦楚终于还是忍不住的说了出来。

    她不知道裴峻对连雅的纵容,到底能到什么地步!

    被她下了药,他也只是警告一声,至于实质性的动作却是一点都没有。

    连雅拿母亲的性命威胁,这个男人知道得一清二楚,却依然没有任何的表态。

    连雅在他的心里,就真的重要成这样?

    “秦楚!”裴峻皱起眉,“我自有我的打算!”

    “打算?什么打算?裴峻,连雅已经明摆着要威胁我妈.的性命了,你就一定要这么纵容她吗?”秦楚说道,“她对你,就真的这么重要,重要到你可以罔顾人命,可以对她那些卑鄙的所作所为视而不见的程度?”

    “够了!秦楚,我说我有打算,就是有!有些事不是你能控制能明白的!”裴峻沉下脸来。

    今早秦楚太逾越了,这些事本就不该她管,也轮不到她来管!

    “是!我不明白!我不明白她做了那么多错事,你为什么还要那么纵容她!难道非要等我妈出了事,等我死了,她才叫真的错吗?那时候你是不是还是会继续纵容她!”秦楚忍不住提高了声音。

    她不明白连雅对于裴峻来说到底有多重要,未婚妻那个头衔始终是她心里的一根刺,让她弄不明白裴峻对连雅的感情。

    面对连雅的一再逼迫,她是不是要一忍再忍?

    她甚至不知道,她到底要忍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或许真像刚才说的,她要等到自己的性命都结束在连雅手里,才算完吗?

    “够了!”裴峻怒声道,“我说了有些事你不懂!以后,别再拿这件事出来说!”

    秦楚收了声,受伤的看着他。

    她不明白,真的不明白,他怎么就能任由连雅对她做这么多过分的事情!

    裴峻吐出一口气:“我先去公司,你去医院看了你妈以后,就赶紧回来,别在外面多逗留,也别瞎想!”

    说完,裴峻就离开,可心情一点都不比秦楚轻松。

    江书茵不是个省油的灯,他若是真对付了连家,那么到时候连家不会反扑到他身上,却会拿秦楚开刀!

    真正危险的是秦楚!

    他对连家的怒火越大,连家就会越迁怒秦楚,最后吃亏的不会是他,不会是连家,只会是秦楚!

    可是这些,他怎么说?他说了,这丫头能明白吗?

    恐怕就算是明白,她也宁愿拼上自己的性命,也要让连雅得到教训吧!

    可是她不知道,那些所谓的教训,对连雅来说根本就不痛不痒。

    ------

    这次我的目标是5000,结果只码出4000来,原谅我吧(握拳)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