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  【只为卿欢】 049(6000)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只为卿欢】 049(6000)

小说: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恍若晨曦
返回目录

    “可最重要的一点,佑安清清白白的,没有女朋友,可裴峻还有个未婚妻等着呢!这点,他总是比不上的吧!”沈淑萍说道。

    秦楚闻言,马上低下头不说话了。

    沈淑萍看到她这样,也是心疼:“得得得,不说了!反正不管怎么样,也都得看你喜欢!妈就是多句嘴。”累

    秦楚看了一眼前面裴佑安的背影,不再说话。

    走到门口,裴佑安说让沈淑萍她们在这里等着,可是沈淑萍说自己的身子骨没有那么弱,何必再来来回回的跑一趟,停车场就在大门口,他们取了车还要再折回来,多麻烦,便提出一起都走去停车场就行了。

    秦楚看沈淑萍这么高兴,也不愿意坏了她的性质,再说活动活动也好,便没反对。

    众人左右看看,确定没有车辆往来了以后,才往前走。

    可就在这时,没有任何征兆的,突然一辆白色面包车直冲了过来,等她们听到汽车行驶的声音时,那辆面包车已经近在眼前,直冲着秦楚冲过来。

    明明这辆车面前有四个人,哪怕就是近视也不会看不见,可那辆车一点减速的意思都没有,目标直指秦楚!

    闷

    就站在秦楚旁边的沈淑萍二话不说,就把秦楚往后推,可她把秦楚推开,自己却正冲着驶来的面包车。

    面包车本来冲过来的时候,就离她们极近,再把秦楚推开后,沈淑萍却没有时间躲开了。

    尹若君迅速的反应,在沈淑萍推开秦楚的同时,她就拉住了沈淑萍的胳膊,把她往回拽。

    可饶是她反映再快,也比不上面包车冲过来的速度,沈淑萍仍有半边的身子冲着面包车。

    “砰!”

    面包车连刹车都没有,直直的冲了过去。

    原本,他是想要撞秦楚的,可是秦楚躲了过去,这时候他不论是转方向又或是刹车,都已经来不及了,便直接撞上了沈淑萍。

    这一下撞得结结实实的,不像上次故意的留手。

    众人似乎都能听到骨头被撞断的声音,沈淑萍不由自主的瞪大了双眼,身体上的剧痛让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左半边身子遭受了猛烈的撞击,心脏都跟着“噗通”一下,好像被直接撞破了一般。

    同时头不受控制的往后一仰,“砰”的一声,狠狠地砸向汽车。

    耳边心跳声变得那么大,噗通!噗通!越来越慢,越来越轻。

    除此之外,再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秦楚带着泪跑过来的画面也变成了慢动作,沈淑萍用力地呼吸,可还是觉得吸进的空气越来越少,她想让秦楚别急,可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嗓子痛的像被人刚刚狠狠地砸过一般。

    “噗!”她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前一倾,喷出一大口血来。

    “妈——!”秦楚失声尖叫,叫的声音都变了,都破了声。

    秦楚奔过来,沈淑萍早已无力的倒在了尹若君的怀里,嘴巴里吐出的鲜血不断地吞吐,往下流淌,然后了大片的衣襟。

    “秦楚!先别说了,赶紧送回医院去!”尹若君说道。

    现在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这是医院门口。

    裴佑安立即拨打了一个电话:“跟着那辆白色面包!”

    说完,也跟着秦楚她们一起进了医院。

    “医生!医生!快救救我妈!”秦楚颤抖着大叫。

    “快!快送到手术室!”医生也不敢耽搁,招呼过护士来帮忙。

    秦楚无措的等在手术室门外,尹若君给裴峻去了个电话,把情况跟他说了。

    这一次,不管沈淑萍有没有事,连家都做得太过分了!

    她们做得那么明显,还真当没有人敢治她们吗?!

    这之后,尹若君又给华国宏去了个电话,这时候不管华国宏有多忙,在沈淑萍这么危急的时候,他都该过来!

    说句不好听的,万一沈淑萍有个三长两短,华国宏作为她的丈夫,她都希望能够再最后看华国宏一眼。

    看着秦楚面色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坐在手术室外的椅子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手术室,连动都不动,尹若君就默默的叹气。

    沈淑萍的情况非常严重,进了手术室也只是尽人事而已,依着她的经验,沈淑萍伤的这么重,几乎是没有可能得救的。

    “妈!你不能有事!不能有事啊!”秦楚喃喃的自语。

    这一次华国宏竟然很快就到了,满头大汗的跑过来,可见他是真的很急。

    “怎么样了!淑萍她怎么样了?”华国宏流着一脸的汗,上气不接下气的问。

    “还在手术中。”尹若君答道。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华国宏失魂落魄的说道。

    尽管平时总是对沈淑萍大呼小叫的,可是既然能选择跟她结婚,就说明他的心里,对沈淑萍是有情的!

    毕竟做了这么久的夫妻,沈淑萍真的出了事,华国宏还是着急。

    他猛地转向秦楚:“都是你!你.妈都是被你拖累的!要不是你,她怎么会被撞!”

    华国宏大吼着,就朝秦楚抓去,可秦楚就像丢了魂一样,不闪不避。

    尹若君马上把秦楚护在身后,挡住华国宏:“华夫人现在怎么样,还没有结果,你先冷静下来!”

    “冷静!怎么冷静!都是这个丫头,要不是因为她,淑萍怎么会出事!连雅要对付的,分明是她!”华国宏怒声说道,都丧失了理智。

    尹若君脸色一变,声音陡然沉了下来:“这件事你知道?你知道连雅要对付的,实际上是秦楚?”

    当时的情况虽然紧急,可是尹若君的脑子活络着呢!

    只要现在静下心来回想一下刚才的情况,就能发现那辆面包车根本就是冲着秦楚来的!

    他要撞得是秦楚,只不过沈淑萍护女心切,替秦楚挡下了!

    “什么?我不知道!”华国宏马上摇头否定,好像刚才说的话都是梦话似的。

    “你不知道?我根本一个字都没有提,更没说这件事跟连雅有关,你怎么就那么笃定,是连雅要对付秦楚,而被秦楚的母亲救下了?

    |||!”

    “我哪有笃定!”华国宏目光躲闪着,“我……我这就是下意识地猜出来的!上次淑萍出车祸,就是在连家的小区,那次的车祸就是替秦楚受的,这次自然也一样!这……这些都是我的猜测!而且换成谁,都会这么猜!”

    “到底事先你是不是已经知道,是不是和连家早已联合,我现在不跟你争,早晚都会查出来的!”尹若君沉声道,现在场合不合适,而且华国宏矢口否认,她就算是再问,他也不会承认。

    “哼!”华国宏冷哼一声,偏过头,也看着手术室。

    这时,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手术室的门一打开,华国宏就冲了上去。

    秦楚紧张的心跳七上八下,走路都不稳当,还是被尹若君扶着,走到了医生的面前。

    “医生,我夫人的情况怎么样?”华国宏紧张的问。

    医生抱歉地摇头:“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轰!

    秦楚的脑袋整个的炸开了,耳边嗡嗡作响,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就连哭,她都不会了!

    大脑一片空白,只觉得周围的景物在不停地转啊转。

    “妈!妈!”秦楚突然疯了似的大吼,就冲了上去。

    正好沈淑萍也被护士从手术室中推了出来,她安静的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妈!”秦楚冲到车边,她不信!不信沈淑萍就这么丢下她不管了!

    之前她们还有说有笑的,母亲还在夸裴佑安如何如何好,还在乐呵呵的出院,却不想出院这一天,就成了她的死期!

    “妈!你别丢下我啊!妈!”秦楚失声痛哭。

    “我们明明还说得那么好……那么好……为什么……为什么啊……”秦楚悲凄的大哭。

    “走开!你走开!”华国宏突然扯着秦楚,把她扯离了沈淑萍的身边。

    “啪!”

    华国宏一巴掌打到秦楚的脸上,那是用尽了全力的一巴掌,恨不得就这么把她打死的一巴掌,直接把秦楚打倒在地。

    “你还好意思哭!都是你害的!淑萍会死,都是因为你!你为什么要回来!你不回来,就什么事都没有!”华国宏大吼道,“秦楚,我告诉你,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你才是害死你.妈.的真正凶手!”

    “华国宏!”尹若君大叫一声,抓住了华国宏扬在空中的手腕,怒目圆睁,“事情到底是怎样的,你心里有数,别把过错都怪罪到秦楚的身上!”

    “都是我害的……都是我害的……”秦楚坐在地上,双手撑着冰冷的地面,喃喃的自语。

    “秦楚!”裴峻脸上还挂着薄汗,气喘吁吁的赶过来,就看到秦楚坐在地上,脸上挂着泪,还有一道巴掌印。

    再看尹若君和华国宏对峙的画面,他便立即明白了。

    狠狠地瞥了华国宏一眼,他来到秦楚的身边,蹲下.身来叫道:“秦楚!”

    “裴峻?”秦楚看着裴峻,怔怔的眨眼,当确定了眼前的人真是裴峻以后,她笑了,“呵呵!他说的没错,是我害的!是我害的!是我害死我妈.的!”

    “秦楚,你在胡说什么!”裴峻皱起眉,沉声道。

    秦楚就好想完全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继续说:“你知不知道,我和我妈.的关系才刚刚变好。以前,我怨她只顾着自己,根本就不管我是不是幸福。可是现在,她却为了救我,把自己的命给赔上!”

    “我和我妈之间的关系,才刚刚好啊!才刚刚变好!才变得像我爸没死之前那样,可以毫无芥蒂的聊天,什么都聊,我妈还会跟我说谁对我好,谁适合我。终于能像以前那样,我那么喜欢听她叫我小楚。这个称呼带给我的不再是伤心和失望,满满的都是幸福和爱。”

    “终于,我们又变的像一对无话不谈的母女,互相关心。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啊!老天为什么要把我妈带走!我还没来得及尽孝,还没来得及好好地对她,就让她这么离开了!”

    “好恨!我好恨啊!我前段时间不得不离开,甚至连她住院,我都没法回来看她!现在,终于能回来了,欢欢喜喜的接她出院!我还说,我要保护她,我怕她出事,来接她,可她却因为救我而死!啊——!啊——!都是我!都是我啊!”

    秦楚无助的捶着地,她的手那么软,拳头那么小,却一下一下的,狠狠地砸在坚硬的地砖上。

    “啊——!妈!妈!你回来啊!妈!别丢下我,能不能……别丢下我!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要帮‘宏凯’,我也答应啊!妈,只要你回来!”秦楚不断地捶着地面大哭,手指的关节都捶的通红发胀。

    “当初我为什么不答应你啊!为什么要你为难!你不来求我,却跑去求连家,都是因为我!都是我逼的啊!是我啊!妈——!求你!求你醒过来好不好,我错了,我错了!你醒来啊!”

    “秦楚!你别这样!别这样!”裴峻慌了,他没料到事态竟然发展到了这般无法控制的地步。

    他握着她的手,不让她再自我伤害。

    秦楚抬头看着他:“裴峻……你别跟我说,你不知道是谁干的!连家,连雅,她们怎么能这么无视人命!这是一条人命啊!难道她们没有亲人,没有妈妈吗?她们怎么能这么狠,怎么能……”

    “我宁愿,死的那个是我!也不愿意让我妈代我去死啊!”

    裴峻默不作声,他现在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嗓子眼卡的难受,看着秦楚的模样,心都揪疼。

    “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真的什么都没有了!我妈她……是我唯一的亲人,可现在,她也不要我了!”秦楚不断的摇着头,低声呢喃,就像是一个受了刺激的精神病人,“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秦楚顶着红肿的双眼,眼泪不断的从眼眶中流下,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裴峻,盯得他心里都有点发毛了。

    “这次,你还打算包庇连雅吗?就连我妈.的一条命,你都要假装没看见?”秦楚的声音很冷,比这医院里阴冷的走廊还要冷。

    裴峻没说话,他不能对秦楚保证什么,连雅背后有整个连家撑着,他能给的只是一个教训,连家不会让连雅出事。

    那么一个庞然大物包庇着连雅,根本谁也动不了!

    连雅能这么肆无忌惮,不就是笃定了他动不了连家的根基吗?

    如果他能,早就将连家连根拔起了,又怎么会容许连家做出这等出格的事情来!

    “呵呵呵呵!我知道了!”秦楚无力的笑开,可嘴角却是在哭泣。

    她又哭又笑,只是脸上,写满了对他的失望。

    “或许,我真的不该回来!”秦楚说道,就算她被镇长欺负了去

    |||

    又怎样,至少母亲不会死掉!

    她回来,就是因为相信裴峻的能力,相信他有能力保护她,保护她不受连雅的威胁,保护母亲的安全。

    只是,她错了,太错了!

    “秦楚!”裴峻脸色一变,声音陡沉。

    秦楚缓缓地从地上爬起来,也不顾手上,身上的脏污,低声说:“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说着,她跟着被护士推走的沈淑萍,跟着她们坐上电梯,跟着她们去了太平间。

    “小姐!小姐,你不能呆在这里!”护士看秦楚也要跟进来,便说道。

    “我只想看着,再看她一眼。”秦楚看着沈淑萍冰冷的面庞,眼泪断了线的流。

    “让她看看吧!”受到裴峻的命令,一路跟着秦楚的尹若君说道。

    几个护士对看一眼,才点点头:“好吧,但是请快一点。”

    这之后,裴峻联系了殡仪馆,原本需要排队等候的事情,直接便给秦楚空出了时间,让他们为沈淑萍料理后事。

    ------

    嗷,今天终于更上6000了,我很激动!不容易啊!求鲜花,冲榜~(凌乱中)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