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  【只为卿欢】 06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只为卿欢】 063

小说: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恍若晨曦
返回目录

    只可惜,她身边还跟着一个男人,明显是一家三口,让原本对她有兴趣的人,也只有扼腕的停住脚步,眼睁睁的看着美女从自己的身边走过去。

    “沈大哥,你这样辞去日本的工作,真的没关系吗?”秦楚说道,沈浩放弃在日本的一切,实在是太可惜了。累

    “没什么,你要回来的事,正好也勾起了我的心思,我家在这儿,也想定下来,好好地孝顺孝顺父母了,总是在日本呆着,也不是个事儿。”沈浩说道。

    秦楚点点头,便看到阳阳好奇的不停地转动着脑袋瓜子,面对这陌生的环境,很是新奇。

    可是看来看去,似乎觉得也都是黑头发黄皮肤,没多大差别,阳阳便很快就失去了兴致,专心致志的窝在妈咪的怀里。

    小手放在秦楚的胸口,按呀按,挤呀挤,丝毫不顾忌旁人的感受,尤其是距离他们最近的沈浩,看着阳阳的动作,立刻血气上涌,感觉鼻血都要流出来了,赶紧抬起头,四处的乱看,就是不敢看秦楚。

    当沈浩目光落在别处的时候,这才发现,似乎有不少身边经过的男士,都在跟他做着同样的动作。

    “啊……啊……哇……啊……”阳阳揪着秦楚的衣服,眼里分明一点泪都没有,可就是哭的凶狠,那一嗓子嚎出来,特有穿透力。闷

    “乖!乖!阳阳饿了呀!”秦楚温柔的哄着,从包里拿出奶瓶,这瓶里的奶,还是她今天早晨现挤的。

    阳阳看看奶瓶,眼神很是鄙视,双眼贼溜溜的,一直盯着妈咪的胸,这里面的奶才是热乎的,才好喝。

    秦楚尴尬的红着脸,低声说道:“阳阳乖哦!这奶也是妈咪的,阳阳饿了先喝着,去了酒店,妈咪喂阳阳,好不好?”

    秦楚压低了声音,机场又是个极嘈杂的地方,旁人或许没听到,可是沈浩就在她身边站着啊!

    他也不想那么刻意的听,可就是太关心秦楚了,她说什么话,他都忍不住听得清清楚楚的,结果就悲催了,脑袋上的血越充越多,紧接着便感觉到鼻子里边一点滑滑的,热热的液流流过。

    忙掏出纸巾,趁着鼻血还没流出来,赶紧把鼻孔给堵住。

    “沈大哥,你怎么了?”秦楚看着沈宗的动作,奇怪的问道。

    “没……可能是……有点感冒,所以鼻子不太舒服。”沈宗说道,手拿着纸巾,死死地堵着鼻子。

    “哦。”秦楚点点头,便没再多注意,专心的喂起了阳阳。

    “对了,你打算住酒店啊!”沈浩说道。

    秦楚点点头:“嗯,T市我还不太熟悉,打算先住酒店,然后再找找合适的房子租下来。”

    “嗯,那我帮你打听着吧!”沈浩说道。

    “好!”秦楚笑着点头,“有你帮忙找,肯定放心。”

    因为带着阳阳,她不想委屈了孩子,就找了家五星级的酒店,选了一个标准间。

    这些年她在日本学金融,学习的时候,教授就鼓励学生要敢于尝试,所以秦楚便试着把学到的东西运用到股票上,打工赚的钱出了日常的开销,剩下的便一点点的投进了股票里。

    结果还真被她摸到了门路,在股市里赚了不少钱,到现在,也依然在进行着投资。

    她的眼光不错,就连教授都夸她眼光好,分析的到位,买进的几只股都帮她赚了不少。

    所以说她现在根本就不必为了生活担忧,甚至于一开始六叔帮助她而给她的钱,她也在半年前就还上了。

    现在只要她愿意,完全可以过上富裕的生活。

    因为想着五星级酒店里的服务好,闲杂人也少,至少能保证的了阳阳的安全,便就住下了。

    回到酒店房间,将行李都整理好,又把阳阳哄睡了,秦楚这才总算能歇口气。

    她打开窗子,深吸一口气:“T市!”

    她知道,裴峻来了T市,她不知道原因,可是因为他在这里,所以她也回来了。

    她还没想好要不要去找他,找到他,又该怎么跟他说。

    她也不知道,他现在身边有没有女人,跟连雅又怎么样了。

    这一切,她都不知道。

    正因为一无所知,所以她才忐忑不安的。

    看着阳阳熟睡的小脸,右胳膊弯起,右手握成小拳头,放在小脑袋瓜旁边。

    这小小的脸上,已经开始有了裴峻的影子,尤其是当他睁开眼时,那双咕噜圆的大眼,黑不溜秋的乱转,那一脑袋瓜的坏水儿的模样,像极了裴峻。

    她手指轻轻地摸着阳阳肉肉的脸颊:“阳阳,你想见爹地吗?不知道爹地如果知道了你,是会高兴呢,还是让我们母子俩离他远一点。”

    两年前关于孩子的问题,她始终没有得到解答。

    这次回来,她并没有告诉六叔,下意识的,她并不想让裴家获取过多的关于她的消息。

    她打电话让服务生送来最近的报纸和杂志,毕竟她身在日本,对于国内的消息,大部分都是来源于网络,和日本的一些杂志。

    日本的杂志,大部分都是关于本土的信息,一些国外的人物介绍,也都是介绍极出色的个别几个人物,自然不会像国内的那么详细。

    她在日本两年,也只是通过杂志见到裴峻一次而已。

    真正的关于他身边发生的新闻,还是需要靠国内的媒体来获知。

    不一会儿,服务生就将秦楚要的报纸杂志送来了,是近一个星期的内容,高高的一摞。

    秦楚很容易便找到了裴峻的消息,让她惊讶的是,裴峻竟然会经常见报。

    报纸和杂志时不时的就会出现他的消息,而大部分都是跟不同的女人出入各种场合的消息。

    这些女人有熟悉的明星,有一些陌生的人物,甚至还有连雅!

    在连家老爷子七十大寿的时候,裴峻和连雅偕同出入,俨然一对未婚夫妻的架势!

    握着杂志的手不自觉地收紧,杂志结实的纸张都被她握的皱了起来,发出“噗噗”的声音。

    他竟然还跟连雅有联络!

    甚至于,两人的感情现在看起来还很好!

    那么过去她受的,连雅做过的那些事情,难道就这么一笔勾销,全当不存在了?!

    |||

    他竟然能那么轻易地接受连雅!

    秦楚不想再看下去,将报纸和杂志统统的又还给了服务生。

    她突然觉得闷得透不过起来,整个房间都锁着她似的。

    她看看阳阳,小家伙在婴儿床.上睡的正香,确保他不会出现什么意外,秦楚便离开了房间。

    她正往电梯的方向走,走到拐角处,却听到了奇怪的声音,紧接着,一个名字彻底让她定住,动弹不得。

    “嗯……裴峻……”女人轻喘着叫道。

    她的脸悄悄地从墙角探出,裴峻将女人的面貌全都挡住了,只看到她的长发在空中轻颤着,被裴峻压在门上。

    那个陌生的女人,她的身形很眼熟,她像是在哪里见过似的,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她确定她没见过这个女人,可又偏偏,觉得她那么熟悉!

    裴峻!

    她想了两年的男人,那背影那么熟悉,那胸膛的温暖她都还记得!

    可是现在,他却在拥着别的女人,正如两年前她离开时的那样,只给了她一个背影。

    他一手扣着女人的后脑,与她拥吻着,一手将房卡插.入,随着门“咔嚓”的一声响,他推着女人进了房门。

    疼!

    好疼!

    她的胸口闷疼的喘不过起来,靠在墙边,愣愣的看着早已关上的房门,拳头一下一下的,用力的捶打着她的胸口。

    裴峻……裴峻……这就是你给我的结果,我等了两年的结果吗?

    让我再回来的第一天,就看着你拥着别的女人!

    她无声的哭泣着,就连声音都卡在嗓子眼里,发不出来了,只有泪水不断地涌出,一行又一行的,布满了面颊,哭得那么狼狈。

    泪水盈满了双眼,就连视线都模糊的看不清了。

    耳边嗡嗡的作响,什么都听不清,只有那个女人刚刚的那声轻唤,却如黑色的咒语一样,摧毁了她所有的希望!

    她哭着,耳边声音全被那女人的轻唤填满,没有听到刚才门开启时,裴峻那声下意识的低喃。

    楚楚……

    “小姐,你没事吧!”经过的服务生担忧的看着靠在墙上,摇摇欲坠的秦楚。

    秦楚无神的摇摇头,只手扶着墙,缓缓地按照原路返回。

    回到房间,阳阳还没有醒,她趴在婴儿床边看着阳阳,轻抚着阳阳的脸颊:“阳阳,我想,爹地不会需要我们的,以后,你就只跟着妈咪生活,好不好?”

    一声闷哼,努力隐忍的哭声还是忍不住的流泻了出来,眼泪滴落眼眶,滴到了阳阳的脸上。

    阳阳长长地眼睫毛轻轻地眨动了几下,睁开了眼睛,不解的看着妈咪。

    “啊……啊……”他小手在空气中轻轻地挥舞着,似乎在安慰妈咪似的,嘴里依依呀呀个不停。

    “唔……呜呜呜呜呜……”秦楚终于忍不住,趴伏在床边,放声的哭了出来,“啊啊啊……啊啊……呜呜呜……”

    两年,她等了两年的期盼,觉得自己至少还有一点能力的时候,回到了这片土地,回到了有他的地方,却发现,他再也不需要她了!

    说不定,他早已将她忘的一干二净,就连秦楚两个字,都不记得了!

    两年,日日夜夜的期盼,一直以回到他身边为动力,她不是没想过裴峻会不要她,可是更多的,她是不敢想,总给自己一个希望,可到头来,空了,全都空了!

    给自己编织的美好将来,就在那一瞬间全部破灭!

    “啊……啊啊啊……裴峻……裴峻啊……啊……啊啊……”她放生的大哭,这么久的委屈,全都哭了出来。

    如果当初她没有离开,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离开的这两年,她到底是为了什么!

    她到底是为了什么一个人怀着阳阳,有苦也没处诉说。

    她到底是为了什么一个人进了手术室,大喊着裴峻的名字也没人应她。

    她受的这些苦,到头来,却成了可笑的自讨苦吃!

    裴峻,你为什么不再等等,只多等我一天就好啊!

    为什么……

    好难受……她好难受!

    难受的喘不过气,不能呼吸,胸口闷得发疼。

    明明,他就离她这么近,只是拐角的距离,可是完了,一切都完了!

    “哇——!”看到秦楚哭得这么伤心,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是阳阳也怕了,他看到妈咪哭,他害怕了,“哇”的一声,也哭了出来。

    房间里,大人的,奶娃的,哭声都要把屋顶掀翻了。

    秦楚抬起头,看到阳阳哭的脸都涨红了,一双眼紧紧地闭着,豆大的眼泪不断地从眼眶里滑落下来。

    她忙抱起阳阳:“阳阳,不哭……不哭哦……阳阳不哭,妈咪没事。阳阳不能哭,哭了,妈咪会更伤心的!阳阳,妈咪现在就只有你了,阳阳不能哭给妈咪伤心。”

    这话,让阳阳瞬间收住了哭声,眨着泪眼看着她,小手揪住她胸前的衣襟,脑袋不断地往她怀里钻,在她怀里蹭啊蹭,无声的安慰着。

    阳阳这番举动,让秦楚的心瞬间的软了下来。

    她擦干脸上的泪,裴峻,就当这辈子,你从我的生命中消失吧!

    她会兑现对六叔的承诺,如果她回来,他身边有了别的女人,她会带着阳阳躲在角落里,永不出现在他面前!

    ------

    上一章序号给写错了,应该是062,内容没有重复,亲们可以放心订阅~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