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  【只为卿欢】 064 [八年后,强荐!]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只为卿欢】 064 [八年后,强荐!]

小说: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恍若晨曦
返回目录

    “妈咪!妈咪!”

    叫声似是从天边传来的一样,慢慢的靠近,在她耳边响起,声音又焦急又担心,同时一双小手推着她的胳膊。

    秦楚缓缓地睁开眼,便看到阳阳一张小脸上写满了担忧。累

    她这才发现,自己的脸颊都湿了,泪滑落在枕边将枕头都给浸湿了。

    她坐起身来,擦干脸:“原来是梦。”

    从公园回来,她身心俱疲的躺在床.上,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短短的梦境竟让她将过去的时光又经历了一遍。

    这些年,她一直躲着裴峻,可还是不自觉地想要知道有关于他的消息,尽管那些消息一次又一次的让她伤心,可她就像是吸毒般的上瘾,还是想要知道他的一切。

    她本应该带着阳阳离他远远地,远离他所在的城市,可她却像是生了根,怎么也无法再次离开。

    即使没办法呆在裴峻的身边,可她还是忍不住的想与他呆在同一片土地上。

    甚至于,她放弃了自己的专业,转而去了“龙腾”的广告部,只是因为“龙腾”的总裁是裴峻的好朋友。

    就连工作,她都想呆在与他有关系的地方!闷

    “妈咪,你怎么了?”阳阳仰着小脸,担心的问,一双好看的,完全承自于裴峻的眉毛都皱了起来。

    秦楚看着阳阳的脸,在他的脸上,仔细找才能找到自己的痕迹,那眉毛,那微微上挑的桃花眼,还有薄薄的,抿起来会显得相当严厉的唇,无一不是和裴峻一模一样!

    她甚至不止一次的感叹,裴峻的遗传基因也未免太强大了!

    看着阳阳担忧的小脸,秦楚笑笑,说道:“妈咪没事,只是刚才做了个噩梦。”

    “妈咪梦到什么了?梦到坏人了吗?阳阳帮你打他!”阳阳说道,想起白天见到的那个叔叔,在后面追着他们跑,还威胁妈咪。

    一想到那个男人,阳阳的小脸又皱到了一起,不爽极了!

    阳阳爬上了床,一双小小的胳膊环抱住秦楚,可惜胳膊不够长,环到秦楚的后背时,怎么也环不住了,可是仍然是一副要保护妈咪,安慰妈咪的架势。

    秦楚想到裴峻见到阳阳时的表情,不禁抖了一抖,说道:“嗯,妈咪梦到有人要跟妈咪抢阳阳。”

    “妈咪,放心,我才不会被坏人抢走,我还要留在妈咪身边,保护妈咪呢!妈咪不怕,阳阳就在妈咪的身边,哪也不去!”阳阳说道,小脸在她怀里蹭了蹭,一如从出生到现在的习惯。

    秦楚回抱住阳阳,将他小小的身子紧紧地搂在怀里,就要融入骨髓似的。

    被她紧张的紧紧地抱着,勒的骨头都疼了,可阳阳只是皱了皱眉,一声不吭的,直到秦楚心情慢慢的平复下来,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力道实在是有些大了,马上松开手。

    “阳阳,妈咪有没有伤到你?”秦楚紧张的看着阳阳,撸起他的袖子,看到细嫩的皮肤上并没有淤痕,这才放心下来。

    阳阳也摇摇头:“没有,我不疼。”

    秦楚心疼的看着儿子,不管什么时候,这个儿子懂事的,总是优先以她的心情为考虑,总是担心她会难过,有疼也会忍着。

    她看看表:“都五点了,阳阳饿不饿,妈咪这就给你做饭。”

    阳阳摇摇头:“我不饿,中午在沈奶奶家吃的好饱,现在肚子都还胀着呢!”

    说着,阳阳拍拍自己的肚皮。

    秦楚噗嗤一笑,说道:“不饿也得吃饭,你等着,妈咪这就去做。”

    秦楚下了床,就去厨房,可打开冰箱一看,才想起来家里的菜不多了,本来打算今天从公园回来,下午去市场买些菜,结果被裴峻这事一闹腾,就把这事儿给忘了。

    秦楚红着脸,慢慢的又从厨房挪了出来:“那个……阳阳,妈咪出去买点菜回来,家里菜不多了。”

    阳阳忍不住笑了出来,咧开嘴,露出一排白白的牙。

    别看妈咪平时一副能干的样子,可是偶尔还是会犯一些小糊涂,看来这骨子里的性子,不是说改就能改了的。

    秦楚觉得在儿子面前,这脸可丢大了,闷着头,拿了钱包,拿了购物袋,就出了屋子。

    可没有一分钟,房门又被重新打开:“阳阳,你在家哪都不要去,等着妈咪啊!”

    “知道啦!”阳阳重重地点头,让妈咪放心。

    秦楚这才离开,家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喂?”阳阳跑去接起电话。

    “阳阳哥哥!”一声软软糯糯的童声在电话里响起。

    “默默?什么事啊!”阳阳抱着电话,小手卷着电话线,窝到了沙发里坐着。

    “没事,就是今天,秦姨突然带着你跑,后面还有个叔叔追着,我担心你们啊!”默默在电话那头说道。

    “现在没什么事,不过妈咪回来之后就怪怪的。”阳阳说道。

    “我妈咪也是哦!见到那个奇怪的叔叔之后,回来也怪怪的。”默默小手捧着电话,小声的说。

    默默一双小眼贼溜溜的四处瞟着,确定妈咪没有注意到他这边,才又压低了声音:“阳阳哥哥,我告诉你哦!我发现你跟那个追着你们的叔叔长得很像哦!虽然我只看了一眼,可是我就觉得,你们长得很像!”

    “你……你也这么觉得?”阳阳一滞,有些不确定的说。

    “当然了!”默默一拍小胸.脯,一脸的得意,“阳阳哥哥,你也这么觉得吧!”

    “嗯。”阳阳点点头,一张漂亮的小脸皱了起来,皱巴巴的就像个白包子。

    就在阳阳和默默在讨论着他有多像裴峻的时候,秦楚刚下了楼,准备去附近的超市去买点菜,这个时间,市场的菜都是被人挑剩下的,不怎么新鲜,种类也不太多了。

    秦楚就住在沈浩父母的小区里,沈浩回到T市以后,本想给父母在环境好点的小区买一个房子,可是沈浩父母舍不得周围的老邻居,即使沈浩已经把房子买好了,他们也舍不得搬。

    这个小区里的房子都是以前德国人占领的时候,留下的老居民楼,已经有近百年的历史了。

    虽然属于濒临拆迁的旧房,可是房子依然结实,曾经有人家搞装修,想要钻墙,可钻了半天只钻出了一个小洞,才发现墙里面都是实实落落的墙砖,特别的结实。

    这里的年轻人大都搬了出去,搬进了

    |||

    新建的小区,亦或是生活更方便的地方,所以留下来的,大都是在这里住了大半辈子的老人,就像是沈浩的父母这样的。

    六年前秦楚回来,还在住酒店的时候,正好碰到这附近有户人家要搬走,房子还舍不得卖,就往外出租,于是就被沈浩先给应承了下来,跟秦楚一说,秦楚便痛快的租了下来。

    这里因为房龄太长,房租也偏低,可是交通却很方便,附近正好有一个小学,走路十分钟就能到,更是方便了阳阳上学。

    而且因为沈浩的父母就在这里住,互相照应着也放心。

    平时秦楚上班的时候,阳阳中午放了学,就到沈浩的父母家去吃饭,两个老人又特别喜欢孩子,尤其是阳阳又聪明,长的还漂亮的一塌糊涂,特讨人喜欢。

    以至于两个老人都把阳阳当成了亲孙子似的,秦楚本来因为阳阳天天中午去吃饭,想给两个老人生活费,却被沈浩的父母坚决的给拒绝了。

    沈妈妈说,不过就是一个孩子,能吃多少东西,根本花不了多少钱。

    不止如此,他们还像疼孙子一样的,给阳阳买这买那,有时候带着阳阳出去玩,碰到不知情的人以为阳阳是他们的孙子,可把两个老人给乐坏了,乐呵呵的点头应下,说这就是他们的孙子。

    秦楚刚刚出了小区的院子,准备过马路,转头看看左右来往的车辆,一辆悍马突然在她面前急刹车。

    “吱——!”

    一声刺耳的刹车声,那辆悍马就停在了她的面前。

    黑色的悍马,从车身到车窗都是漆黑一片,对于车里面,根本一点都看不清楚。

    面对突然停在她面前的车,秦楚下意识的呆在了当场,瞪大双眼,一眨不眨的,忘记了任何的动作。

    “咔嚓!”

    车门打开,一个陌生的男人,脸上冰冷的没有一点的表情,嘴巴紧紧地闭着,显得更加的严厉。

    秦楚怔怔的看着这男人下了车,双臂突然被抓住。

    “啊——!”秦楚这才意识到,这些人是冲着她来的!

    她的两只胳膊都被男人的大手牢牢地握在怀里,胳膊在他的手中显得那么纤细,不堪一折。

    “放开我!你是谁!放开我!”这天都还没全黑呢!太阳也没落山!怎么就当街抢人!“你们放开我!放开我!”

    秦楚被那男人像提着人偶一样的给提溜了起来,双腿都落不着地,拼命地踢打着,可却无法撼动那男人分毫。

    “救命!救命啊!”秦楚尖叫这大喊,附近有不少人经过,可没有人敢上前一步。

    这些人来历不明的,而且一个个长的凶神恶煞,一看就不好惹,谁会平白的给自己找麻烦。

    她就像个半大孩子似的被男人给提溜进车里,全程其实也只用了一分钟。

    秦楚被夹在中间,两边都有男人看着,让她远离车门,想要跳车都没有可能。

    “你们是谁!放开我!放了我!你们这可是犯法!怎么能在大街上随便抢人!你们放我下车!”秦楚看着两个男人面无表情,真的慌了。

    阳阳还在家里等着呢!她迟迟不回去,阳阳怎么办,他该多担心!

    不对!他们抓了她,会不会也把阳阳给抓走?

    这些人能够找到这里来,谁知道他们是不是知道了她住在哪?

    阳阳一个人在家,哪能躲得过去!

    “阳阳……”秦楚喃喃的自语,焦急又慌乱。

    “你们到底是谁!放了我啊!谁……是谁派你们来的!”秦楚慌了神,脸都白了。

    她平静了八年,难道连家又找上她了吗?

    秦楚急的都哭了出来,不停地看着两旁的路,不知道这些人要把她带到哪去。

    车上加上司机,一共四个男人,一个她都对付不了了,更何况是四个呢!

    就在她慌乱的看着车外的路的时候,身旁的男人突然伸出手,他的手上拿着一块巴掌宽的黑布条。

    “你要干什么!”秦楚慌乱的看着他的动作。

    左边的男人扣着她的双手,不让她挣扎乱动,右边的男人拿着黑布条,就系在了她的眼睛上,彻底蒙住了她的眼睛,让她什么都看不到了。

    “你们干什么!这是绑架!你们是谁!到底是谁!你们……你们是不是绑错人了啊!”秦楚叫道。

    “秦小姐不要乱动了,到了地方,你自然会知道。”前方,副驾驶的位置,声音不含感情的传过来。

    秦楚愣住了,只觉得这个声音很耳熟,可是却一时想不起来。

    这声音,她肯定是听过的!

    “你们要带我去哪?”秦楚说道,她想要再听听那个声音,再多听听,说不定就听出来了!

    可是这一次,没有人再回答。

    这些人很小心,不露一点的蛛丝马迹,副驾驶席上的那个人似乎也怕自己的声音暴.露出太多,不再多发一语。

    车内静的只剩下呼吸声,车窗关的严严实实的,就连外面的声音都听不到,更无从判断身处的环境,车子开到了哪个位置。

    她的一颗心一直悬着,担心着家里的阳阳。

    她宁愿阳阳在家里担心她,可至少还是安全的,也好过被这群来历不明的人给抓走。

    如果阳阳也被抓了,他自己一个人,她不在身边,他该要多害怕!

    一想到阳阳害怕的小脸,秦楚的心就不禁揪了起来,狠狠地纠结成了一团。

    秦楚也不知道车子行驶了多久,外面的天是不是已经黑了下来,车子却终于停了下来。

    “秦小姐,下车吧!”男人这次很有礼貌,可是双手还是牢牢地扣着她的双手,让她挣脱不得。

    一下车,闻到了新鲜空气的味道,秦楚张嘴就喊:“救——”

    结果刚发出一个字,嘴巴里就被塞进了一个软绵绵的海绵球,把她的嘴巴堵得严严实实的,再也发不出一个字来。

    紧接着,她就被两个人扶着,前面的两个人当着她的脸,也挡住了她的双眼和嘴巴都被堵住的样子。

    &nbsp

    |||

    ;黑暗中,秦楚感觉自己好像是进了电梯,感觉到了电梯起落时的那一闪而过的失重。

    然后听到“当”的一声响,她又被人带出电梯,走了很长的一段路,才又停下。

    然后她便听到“咔嚓”一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

    她还没反应过来呢,突然被人从身后用力的一推,她整个人就跌进了门里,脚下踉跄了好几步,双手狼狈的摇晃着,好不容易才抓稳了平衡,没有倒下。

    刚刚站直身子,身后的房门“咔嚓”一声被关上,那声音让她的心都跟着咯噔了一下,好像隔绝了她的生机似的,将她唯一的退路都关闭了。

    双手恢复了自由,她便伸手要将绑着眼睛的黑布条拿下来,可双手刚刚抬起,就被人给抓住。

    紧接着,嘴里的海绵球被人拿了下来。

    “这……唔……”刚刚张嘴想要问这是哪里,却猛地被人堵住唇,带着强烈男性气息的双唇狠狠地吻住她,肆虐着她的双唇。

    那力道一点也不温柔,甚至是极重极重的,力道大的她觉得生疼,嘴唇都要被咬破了似的。

    明明被人强吻了,可是秦楚却安下了心来。

    这个味道,是属于裴峻的!

    属于裴峻的味道,不管相隔多久,八年,十六年,二十四年,哪怕是一辈子,她都不会忘记,她早就将他的味道牢牢地刻在了心里,刻在了鼻间,刻在了唇齿之间。

    ------

    嗷,写到腰痛,下章必看~~~~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