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  【只为卿欢】 065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只为卿欢】 065

小说: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恍若晨曦
返回目录

    属于裴峻的味道,不管相隔多久,八年,十六年,二十四年,哪怕是一辈子,她都不会忘记,她早就将他的味道牢牢地刻在了心里,刻在了鼻间,刻在了唇齿之间。

    就如他的肌肤,他的触觉,早就牢牢地刻在了她的肌理之间。累

    这辈子,他的一切一切,她都不会忘记!

    他的吻不复从前的温柔,不带着怜惜,惩罚的意味那么明显。

    她被他吻得疼了,都喘不过气了,脸涨得愈发的红,随时都有窒息的危险。

    “唔……”秦楚终于抓着机会偏过头,让双唇得到自由,娇.喘着叫道,“裴峻!裴峻!我知道是你!”

    结实的身子一震,紧紧地绷起,拥着她的双臂微微一滞,因为她这句话,心跳竟然骤然的加速!

    可马上又紧紧地圈了起来,吻又重重的落下。

    她的双唇一如既往的甜,八年啊,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尤其是再次尝到她的甜美之后,他的心都跟着颤了。

    双臂忽然将她打横抱起,就将她抱到了床.上。

    “裴峻,你松开布条,松开它吧!”秦楚双手胡乱的摸索着,摸到了他的脸庞,“我知道是你,裴峻!”闷

    她知道是他!她还记得!

    明明说过不再找她,当初她再次主动离开,他就不会再把她找回来,可是在今天看到她之后,他还是忍不住让人把她抓了过来!

    他要惩罚她!惩罚她的不辞而别!

    这个女人,她怎么就能离开他八年,八年那么久!

    而且在六年前,她就回来了,一直跟他生活在同一个城市,可她就是不来找他!

    连儿子都给他生了,可她还是不来找他!

    裴峻越想越气,她就这么信不过他,所以要一直躲着他吗?!

    他不管秦楚的请求,兀自的吻着她,让她的双眼被蒙住,任她惶惶不安。

    可是当他感觉到她在他身.下颤抖,吻着她的唇瓣时,却有点点的咸涩入口,不禁抬起了头。

    蒙着双眼的布条被眼泪浸湿了,顺着脸颊流淌下来。

    她的小手还捧着他的脸:“裴峻,让我看看你吧!裴峻……”

    她再气他,可真到了跟这男人如此的亲近,什么气,她都生不出来了。

    有什么愤怒,在碰到八年无止境的思念的时候,还消散不了?

    这八年,她在气着他的同时,又何尝不是因为无时无刻的思念!

    她不敢置信的摸着他的面庞,就像是做梦一般,没想到,他们真的还会有……如此亲近的一天……

    细若蚊蝇的叹息声,秦楚只觉得双眼上的布条一松,紧接着眼上的压力消失,睁开眼,便看到裴峻熟悉的脸庞。

    八年了,他变得更加成熟,那张脸棱角更加分明,那双眼,比以前藏得还要深了!

    “楚楚……”裴峻叹息,低头,将她眼角的泪一点点的吻去。

    楚楚。

    久违的称呼,对她,也是对他。

    过去的八年,曾经有极个别的夜晚,他隐忍不住欲.望,遍寻着和她哪怕是有一点相似的女人。

    她对他下了毒,让他八年间都不曾忘过。

    就算在隐忍的极其难受的时候,他也坚持着,一定要有某处是要与秦楚相似的。

    可以是眉毛,是眼睛,是嘴唇,亦或者是身段,又或者是一瞥下的神似,哪怕只有一点点,他也坚持着。

    对着在身.下绽放的陌生身体,喊出“楚楚”两个字,带着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伤痛。

    如今,他终于能够再对着正主儿叫出这两个字。

    可是秦楚却猛地一个激灵,僵住不动了。

    脑中闪现出六年前在酒店的那个画面,眼泪就忍不住汹涌的流了出来。

    双拳含着多年的积怨,用力的落到了他的胸口:“走开!你走开!呜呜呜呜!你走开!”

    “你又发什么疯!”裴峻目光一凝,不悦的握住她的手腕。

    刚才还好好的,一声声软语的叫着,那么温柔,这突然就变了脸,让他走开!

    她这是唱的哪一出?

    还是,一开始的软语相求,也只不过是为了现在的拒绝!

    一想到这儿,裴峻的双眼就危险的眯了起来,如果真是这样,如果这个小女人敢跟他耍这种心眼儿,哪怕在他眼里,这心计是如此的不入流,可他依然不会放过她!

    八年不见,似乎让她变得不再像以前那么单纯了!

    “不准你碰我!不准!你都有别的女人了!你有别的女人了!不准你碰我!呜呜呜呜!不公平,太不公平了!你不要我了!我只不过才走了两年,你就耐不住寂寞去找女人!呜呜呜呜!坏蛋!大坏蛋!”秦楚哭的稀里哗啦的,哪里能看得到裴峻含怒的目光,径自的控诉。

    她的双手虽然被他扣住不能动,可是身子还是在不安分的挣扎着。

    “为什么!为什么我要在八年里总是忘不掉你,就连男朋友都不交,给你养儿子,你都那么对我了,我一心一意的还是只有你,谁也看不到!可是你就能找别的女人,一个接一个的不间断!大坏蛋!坏蛋啊!种马!大种马!呜呜呜呜呜!放开我!我不要你!不要你了!呜呜呜呜!你去找女人,我也要去找男人!呜呜呜呜!我要给儿子找个爸爸!不要你了!不要你了!”秦楚哭着,把八年的委屈全都给哭喊了出来。

    傻乎乎的,还不知道在这埋怨中,早就把自己给出卖的干干净净的。

    本来,裴峻还以为她在跟自己耍心眼儿而生气,可听到她这番埋怨的话,心情却好得像帮了火箭,嗖嗖的往上冲。

    原来八年里,她就是这么一个人,把儿子养大了。

    她给他生了个儿子,还养到了这么大!

    而且八年里,她没有男人!一个都没有!

    这个丫头还不是那么没心没肺,因为她一直没忘了他!

    |||

    裴峻的嘴角止不住的上扬,上扬,再上扬,弯的高高的,眼睛嘴,都笑成了一弯月牙。

    这次,是真的发自内心的笑,而非八年里一直带着的面具。

    这次,他的笑从唇到眼,那么彻底。

    “你还笑!你还笑!大坏蛋!我不要你!不要你!”秦楚看着他的笑容,觉得忒可恶了,这笑容好像在嘲笑她有多么蠢似的。

    嘲笑她怎么就没早点想到要去找男人,还一直死心眼儿的为他守身,谁也不接受!

    裴峻的心啊,现在就像是在坐过山车似的,刚刚还高兴着呢,却骤然停止,总算是找回了点理智,听出了其中的不对劲。

    她说她走了两年,他就耐不住去找女人?

    两年前,她回来是想回来找他的?她看到了什么?

    他自认为这八年里差一点就能赶得上和尚了,除了个别的几次,实在是忍不住才找了女人泻火,可一直都是安安分分的,守身如……呃……带点儿裂缝的玉!

    她怎么就能说他是种马!除了她这一次,他的种子可从来没有外泄过!

    “楚楚!你两年前回来,来找过我?”裴峻问道,“你看到了什么?”

    “坏蛋!呜呜呜呜!我不要你了!你去找你那些女人去!坏蛋啊!呜呜呜!”秦楚委屈的,来来回回只知道说这几句了。

    裴峻叹口气,低下头吻住那张不听话的小嘴,一直到吻得她喘不过气来,他才又松开她。

    秦楚眨着还挂着泪的眼,傻乎乎的看着他,被他吻肿的双唇还张开着,露出两颗大门牙,呆呆傻傻的模样就像是被喂得肥肥的龙猫,简直想让人使劲的搓搓揉揉。

    “楚楚,两年前你回来,看到什么了?”裴峻见她终于安静了,便问道。

    秦楚气鼓鼓的鼓起小脸:“自己做的事情自己会不知道?哼!”

    看着她这气鼓鼓的小模样,他真的很想笑,可是现在却不是时候。

    裴峻眼睛眯了起来,大手非常干脆的把她的衣服给撕成了破布条。

    “啊——!”秦楚吃惊的尖叫,没想到这男人耍起流氓来,一声招呼都不打!

    裴峻干脆将她的内.衣也扯了下来,八年里,小丫头发育得更好了,也可能因为生过孩子的关系,她的胸.部变得比以前大了不少,可是仍然白白嫩嫩的,就连那小红尖都没有变暗,漂漂亮亮的挺着。

    就算是眼前这个男人跟她已经非常非常亲密过了,可毕竟也隔了很长时间,突然被他这么大咧咧的看着,秦楚还是羞得要昏过去了。

    她立刻就想用双手挡住自己的胸前,可是手腕还被这男人扣着呢,动都动不了。

    就算时隔八年,她的身子还是忘不了他,他是她最初也是唯一的老师,将她调.教的总是下意识的就能够配合他。

    他的手都还没碰到她,单单是目光的爱.抚,已经让她禁不住的呼吸急促起来,胸口起起伏伏的,连带着那小红尖也在空气中逐渐的硬.挺,俏生生的挺立起来。

    “楚楚,告诉我,两年前你到底看到什么了?”裴峻的声音低低沉沉的,就像是梦中蛊惑你的魔。

    同时,他的唇含.住了她的红莓,一发不可收拾的吮.舔着。

    他的鼻间不禁满足的长叹一口气,这味道,真好!

    属于她的甜,只有她才能这么好吃!

    “哈啊……”秦楚猛地一颤,浑身上下的颤了起来,肌肤也晕染出了情动的粉色。

    八年未经过如此的亲密,乍一出来,秦楚根本就受不了,只是轻轻地一碰触,她整个人都瘫了,大脑一片的空白,哪里还记得要反抗。

    裴峻趁机将她的裤子也褪了下来,她的花.蕊还没有达到令他满意的湿度。

    裴峻的另一只手便来到了花.蕊前,压着她的敏.感轻揉。

    “啊——!”秦楚瞪大了眼,陡然感觉一股热流划过,流出了身子,“裴……裴峻……”

    “楚楚,跟我说,你看到什么了?”裴峻坚持的问道。

    “呜呜呜呜……”秦楚难受的扭了扭,他的中指突然刺入,勾动着她的小嫩.壁,温热的液流立刻顺着他的中指流出,沾了他满手。

    “你就会欺负我!就会欺负我!坏蛋!呜呜呜呜呜!不要你!再也不要你了!”秦楚双手获得自由,便握成了拳,全都落在了他的肩头。

    裴峻皱着眉,恨透了这句话。

    再也不要他?门儿都没有!

    不想再从这丫头嘴里听到这么不中听的话,裴峻立刻吻住她的双唇,唇舌肆意的翻搅,过了瘾之后才说:“以后不准说这种话!不要我?没门儿!”

    这么说着,食指也跟着刺入,将她的花蕊.撑得更开。

    “啊——!”秦楚整个人都机灵了一下,“疼……疼……”

    紧窄的小.核现在甚至连他的两根指头都容不下了,不适的发疼。

    裴峻皱起了眉:“楚楚,再忍忍,一会儿就好了。”

    他得让她适应,两根指头都容不下,一会儿要怎么接纳他?

    他的手指呆在里面,不敢燥进,慢慢的勾动。

    “嗯……哼啊……”她逐渐地适应过后,便有更多的蜜.液汹涌而出。

    麻酥酥的感觉传过来,她下意识的扭了几下:“呜呜呜呜……裴……裴峻……”

    “太紧了!”裴峻额头都冒出了汗,她的小.核紧紧地咬着他的手指,这还只是手指,就能这么紧,如果现在在她身子里的是他的分身的话……

    裴峻这么想着,立刻就想到了那销.魂蚀骨的感觉,身.下胀的更大,胀的发紧。

    他立刻解开自己的束缚,让欲.望抵在她的入口。

    “啊嗯……裴峻……难受……呜呜呜呜……坏蛋……我难受啊……”秦楚哭的稀里哗啦的,那张小脸看着愈发的无辜。

    裴峻双臂撑着床,一直隐忍着,明明那蚀骨的紧致就抵着他,却偏偏还不能进去。

    额头的汗珠滴到她的小腹上:“楚楚,两年前,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nbsp

    |||

    ;“我……呜呜呜……我带着阳阳从日本回来,在酒店里……呜呜呜呜……看着你跟一个女人……呜呜呜呜……你……坏蛋……你怎么可以……呜呜呜……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期待……我有多期待回来,可是你……你却让我看到……呜呜呜呜呜……我好难过……好难过……呜呜呜呜……坏蛋……你这个大坏蛋……呜呜呜呜……”秦楚断断续续的,她虽然没说的太清楚,可是裴峻却想起来了。

    两年前,他是在“情惑”无意中撞见一个女人,她的气质跟秦楚很像,尤其是那一头长发,又软又长,直直的垂顺在肩上,当看到她的背影时,他第一反应都以为,那是秦楚回来了!

    也就是那一次,他带着那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女人去了酒店,一晚上都情不自禁的,一直呢喃着“楚楚”。

    原来那晚,她就在那间酒店里!

    就在那晚,他就这么和她错过了,一错,就是整整的六年!

    裴峻气急了,他不知道是该生这个小女人的气,气她为什么不冲上去质问他,就这么一声不吭的走了。还是气自己,明明当时她就近在身边,他却没有抓到!

    “你当时,是带着儿子会来找我的?”裴峻哑声问。

    秦楚瘪瘪嘴,偏过头去,不再回答了。

    这无声的默认,让裴峻心紧紧地揪了起来,纠结成了一团,那么痛!

    他真他.妈.的后悔!

    早知道,那晚他就该忍着,那个女人哪怕是跟秦楚长的一模一样,他都该忍着!

    这样六年前,他就能重新得回这个女人了!

    恨!

    他好恨啊!

    ------

    狐狸出手了,哦也~~~~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