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  【只为卿欢】 066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只为卿欢】 066

小说: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恍若晨曦
返回目录

    裴峻简直是窝火极了,带着对自己的恼怒,刺入她的身子。

    “啊……哈啊……”秦楚整个人都被贯穿了似的,这种感觉陌生又熟悉,如今,又重新的感受到了!

    “笨丫头!你为什么不冲上去把那个女人赶走,说这男人是你的!你为什么不给我一巴掌,说我为什么背着你找女人?!”裴峻怒道,这时候早就忘了,是这个小女人先离开他两年的!累

    “我……我……呜呜呜……我跟六叔说过……我会让自己强大起来……呜呜呜……至少……呜呜……至少等我有能力自保……不会拖累你的时候……呜呜呜呜……我才能回来……呜呜呜呜……可是如果那……那时候……你变了心……呜呜……我……我就会一声不响的离开……不让你知道……永远……都不让你知道……”秦楚说道,她哭得那么凶,眼泪汹涌的流出。

    这么多年来,她如何能不委屈?

    所有的苦,都自己吞了进去,熬了下来,只为了能够重新回到他的身边,可到头来才发现,一切都空了。

    那种委屈,就像是苦追流去不回的时间那样的无奈。

    裴峻看着哭成了一个泪人的她,别提多心疼了。闷

    原来这傻丫头,抱着的是这种想法。

    他甚至能够想象得到,那晚她看到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时,一切期待都成空的绝望与哀伤。

    “傻丫头!”裴峻心疼的说道,一点点的吻去她脸上的泪。

    他的长指穿过她的发,却再也没有长长地发丝缠绕,短发露出漂亮白皙的颈子来,却让他感觉有些陌生,有些空荡。

    “你把头发剪了。”裴峻哑着声音说道。

    “我……我怕……”秦楚吸着鼻子说,“我怕还留着长发的话,一照镜子,就会想起和你在一块的时候,我怕我想你,会忍不住回去找你……然后……然后就拖累了你……呜呜呜……”

    她哭得像个孩子,张大了嘴巴,哭得一点都不漂亮,甚至哭得很凶悍,眼泪鼻涕都流了下来。

    可他就是一点都不嫌弃,他都难以想象,这个小女人,没了他是怎么熬下来的!

    “我好怕……裴峻……我好怕啊!好几次……我都想什么都不顾的就回去找你……可是最后……最后就打自己……我打自己的巴掌……我说……秦楚你不能这么没出息!我……我已经依赖你太久了……呜呜呜……可是……可是你还是不要我了……不要我了……你不要我了……啊……呜呜呜……”到最后,秦楚干脆放生的大哭。

    “笨蛋!笨蛋!笨蛋!”裴峻简直是气死了,气这女人的傻,“我为什么会不要你!我怎么会不要你!笨蛋!你这个笨蛋!”

    这女人简直都蠢透了!

    “你看看我现在在干什么!我不要的女人,我会对她做这种事吗?”裴峻沉声道,腰腹用力的挺进。

    “啊……哈啊……”秦楚弓起身子,仰着头,“可是……你……做过啊……那个女人……还有……别的女人……你都做过……”

    裴峻咬牙切齿啊,这丫头糊里糊涂的,怎么这时候就这么精明了!

    “可我不会把她们带回家!”裴峻气道,狠狠地要她,使尽了力气。

    他实在是太气了,非得好好的惩治惩治她不可!

    秦楚听了这话,这才注意到周围的环境,不是酒店,是卧室的样子。

    而且……而且……

    秦楚瞪大了双眼,说不出话来。

    这里……这里的布局摆设,一切的一切,都跟八年前裴峻在B市的公寓一模一样!

    在床.前的梳妆台上,还有她惯用的化妆品。

    在放着装饰品的架子上,还有她买的那些动漫手办,就连她最喜欢的索隆,也都还在!

    他……他都一直留着!

    抱着怎样的心情,一直留着!

    秦楚知道,自己的心在一点点的融化,从里到外,全都暖烘烘的。

    她不自禁的使劲的抱住裴峻,身子紧紧地贴着他,整个人都快要倒挂在他身上了。

    察觉到她的变化,面对着小丫头不自觉地靠近,裴峻嘴角噙着笑,任笑容慢慢的扩散开。

    这一次的秦楚,就宛若初.经人事一般,体力差到不行,被他累的连连求饶。

    可裴峻这可是憋了八年啊!

    就算是中间发泄过,可也依旧是憋了一肚子的火。

    秦楚现在都委屈死了,她都这样了,这男人还欺负她!

    到最后,嗓子也哭哑了,胳膊腿儿也没力气了,整个人瘫在床.上,眼皮子重的,一垂一垂的。

    偏偏身子被他弄得还有反应,想睡又睡不过去,身子软绵绵的,任他摆弄。

    裴峻觉得秦楚的短发虽然漂亮,可还是不及长发来的妩.媚,倒是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把颈子露了出来,让他吻起来格外的方便。

    莹白的颈子让他爱不释手的,仔仔细细的吻着,吮.着。

    最后还是裴峻心疼她,真怕这一次把她累坏了,吓坏了,以后再也不给他碰。

    养猪还都要先把它喂得肥肥的,等到差不多了再杀,如果一开始就拿把刀在眼前拼命的晃,一次割下一块肉来,那猪岂不是早就吓死了。

    秦楚累的在床.上喘着气,要是知道这男人现在脑子里是这种想法,就是拼了骨头散架,也得把他给踹出去。

    秦楚强撑着眼皮,现在累的一动都不能动,仍然强迫自己醒着:“你……你把我送回去,阳阳会担心的……”

    “我把阳阳也接来了,没事。”裴峻说道。

    “啊……哦……”秦楚累的,连脑子都懒得转了,一听裴峻把阳阳接过来了,就知道阳阳是安全的,便沉沉的睡过去。

    ……

    ……

    秦楚是在翻身的时候,被疼醒的。

    她一翻身,腰疼,肩膀疼,胳膊疼,腿疼,就连腿.间那儿都疼得要命。

    |||

    “嘶——!”秦楚呲牙咧嘴的睁开眼,还睡得朦朦胧胧的,以为是在自己家呢!

    可当她看清楚周围的环境时,现实疑惑的眨眨眼,随之昨晚的一切便潮水一般的全都涌了上来。

    “啊!”秦楚猛的坐起身,也顾不上身上的疼痛了,就要起身,这才发现,她的衣服都被裴峻撕了!

    “咚咚咚!”

    随着一阵敲门声,房门紧接着被打开,秦楚立即用床单挡住自己,本以为是裴峻,却发现进来的是尹若君!

    “尹姐!”秦楚叫道。

    尹若君朝她笑道:“又见到你了,真好。”

    说着她把衣服放到床边:“这是裴少让人去买的衣服,你先穿上吧!”

    秦楚红着脸,把衣服穿上,便问道:“尹姐,阳阳在哪?”

    “跟我来吧!”尹若君笑道。

    出了房间,秦楚这才知道,这是一栋复式,从外面看是高层,可进来以后,就是复式的设计了。

    而且两层的复式,每一层都有一个电梯,昨晚,她应该就是坐电梯直接到的二楼。

    跟着尹若君走到走廊的尽头,尹若君便说:“阳阳就在里面。”

    “嗯。”秦楚打开门,就看到阳阳已经醒了,穿戴整齐了,正跟裴峻大眼瞪小眼的对峙,一张小脸冷冷的。

    沉下脸来的表情,就更像裴峻了。

    听到开门声,两人同时看向门口,阳阳一见秦楚,立马跑了过来。

    “妈咪!”阳阳奔进秦楚的怀里。

    秦楚弯腰抱住他,可是一动,就牵着身上的筋,疼得“嘶”了一声。

    “妈咪,你怎么了?”阳阳抬起头来问。

    秦楚尴尬的笑笑,说道:“我……昨晚睡觉的时候姿势没睡好,落枕了,刚才不小心牵扯到,就疼了。”

    阳阳立刻伸出小手:“妈咪哪边疼,我给你按按。”

    “没关系,妈咪已经好多了。”秦楚笑道,抓住儿子的小手握在掌心。

    “阳阳刚才在干嘛呢?”秦楚问道,戒备的看着裴峻。

    这男人没跟孩子乱说些有的没的吧?

    一提到这个,阳阳立刻鼓起了小脸:“妈咪!他非说是我爹地!他才不是呢!对不对,妈咪!”

    阳阳这一问,可把秦楚给问倒了,她实在是没办法对阳阳说谎。

    裴峻实在是气死了,这小子怎么怎么说都不听呢!

    “你看咱俩眼睛鼻子嘴,哪都长得一样,说你不是我儿子,谁信?”裴峻指着自己的脸。

    “哼!”阳阳一扭头,“我才没有爹地!把妈咪扔下八年不管的男人,我才不要!”

    裴峻一滞,这小子不是不相信自己是他爹地,反而阳阳已经相信了。

    只不过因为他扔下了他们母子八年,这小子心里含着怨,不愿意认他!

    秦楚叹一口气,说道:“阳阳,你出去玩一会儿,妈咪跟这个叔叔谈谈,好不好?”

    阳阳纠结着一张笑脸,半天才点头:“那如果他欺负你,妈咪一定要叫我!”

    “好!”秦楚笑道。

    阳阳又狠狠地瞪了裴峻一眼,那一眼分明是在警告他,不准欺负我妈咪!

    等阳阳离开了,秦楚立刻沉下脸来。

    “裴峻,你到底是想干什么?突然跟阳阳说你是他爹地,是想认回他吗?”秦楚说道。

    “当然,我怎么能让我的儿子流落在外!”裴峻说道。

    “想要儿子就自己找人生去!”秦楚说道,“我要带阳阳离开。”

    “秦楚!”裴峻立刻沉下脸来,他以为什么都已经说开了,怎么就过了一晚上,这女人的脸接着就变了!

    “你哪也不能去,我让康皓和若君去你那收拾东西,以后就住这儿!那个小区那么落后,怎么能住在那里!”裴峻说道。

    秦楚紧握着双拳:“你还想把我当情.妇一样养着吗?让阳阳成为私生子?如果是,趁早放我们走!”

    “楚楚!”裴峻走到她面前,就要把她抱进怀里。

    “你别碰我!我不会再让你得逞了!”秦楚说道。

    裴峻的眉头紧紧地拧到了一起:“你到底在跟我闹什么?昨晚不是还好好的吗?”

    一提起昨晚,秦楚的脸立即就红了,这小模样看在裴峻的眼里,心中止不住的荡漾。

    “我……你……谁让你有那么多女人的!还有连雅,如果让她知道了阳阳的存在,阳阳一定会危险的!如果你还要像以前那样对我,我宁愿找一个爱我的人嫁了!”秦楚说道。

    最后一句话,其实就是气话,可听在裴峻耳朵里,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什么嫁人,你这辈子还指望嫁别人吗?”裴峻怒道,也不管她的反抗,立即把她给圈进了怀里,自己坐在床.边,把她搂的牢牢地。“你要去嫁给谁?昨天那个男的?”

    “我……”秦楚一滞,“你有那么多女人,凭什么我就不能有一个两个男人!”

    裴峻这才算是听出来,这女人还在埋怨他有别的女人。

    “楚楚,我都跟你说了,那些女人也只不过是我忍不住的时候才找的,根本就只有一晚上而已,没有长远的关系。”裴峻说道,“而且……”

    他不自在的看了秦楚一眼,低声说:“我已经好久没有过女人了。”

    秦楚一愣,心中闪过片刻的欢喜,可马上又说:“但是……但是你还是有过女人!我离开你,我就没找男人!”

    裴峻看着她:“楚楚,你能不能公平一点?你当初一声不吭的就走了,我哪知道你还会不会回来?你也不跟我说,你还会回来,让我等你。”

    秦楚愣住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哼!以你

    |||

    的脾气,我就是跟你说了,你肯定会说你这儿不是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我爱回不回,不管你的事,你照样找你的女人!”秦楚马上又说道。

    裴峻觉得头疼,这小女人怎么现在变得反应那么快?

    以前那种傻乎乎的性格都跑哪去了?

    “楚楚,你总不能指望我八年一个女人都没有吧?就好像男女朋友在谈恋爱之前,他们各自也会有前男友、前女友,难不成你想让我像一张白纸那么干净?”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见秦楚不再说话,就知道她听进去了,他马上再接再厉的说:“至于连雅,你交给我,我一定会处理好,不会让她伤到你跟阳阳的。今后你们就只管留在我身边,好不好?”

    “不行!”秦楚立即拒绝,“你要是没把连雅处理好,我是不会带着阳阳过来的!我自己落闲话,我受着,可是我不能让阳阳也被人说闲话!”

    裴峻皱起了眉,秦楚又说:“我还在原来的地方住着,裴峻,我跟你直说了,咱俩现在是什么关系?连情侣都不是,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不明不白的了。以前只有我自己一个人,我没关系,可是阳阳不行,我不能让别人对阳阳指手画脚!”

    裴峻看着眼前这张坚定地脸蛋,知道这次她真的非常坚决。

    “我知道了。”裴峻说道,松开了手。

    秦楚的心狠狠地揪了一下,从裴峻的腿上站起来:“我走了。”

    原来,他还是不能给她想要的,什么都不能给,是她奢望的太多吗?

    “我送你。”裴峻说道。

    “不用!”秦楚就像是竖起了刺的刺猬,迅速的回答。

    裴峻勾着唇,知道这小女人肯定是误会她的意思了,却不着急解释,谁让她总是不信他!

    “我送你!”他不容拒绝的说道。

    康皓开着车,裴峻和秦楚坐在后面,把阳阳给夹在中间,阳阳那张脸冷得,简直可以跟冷少辰相比了。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