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  【只为卿欢】 070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只为卿欢】 070

小说: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恍若晨曦
返回目录

    他摊开手一看,竟是一把钥匙!

    然后就听到秦楚说:“这把备用钥匙你拿着,以后别爬窗了,自己开门进来。不许再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

    “好!”裴峻立即笑了开来,将秦楚给拽进了怀里,“啵儿”的一声,吻了一下她的唇。累

    早知道这个方法好用,他早就用了。

    秦楚红着脸推推他,倒也没真的用力。

    “楚楚,躺下睡吧,我累了。”裴峻咕哝道。

    被裴峻拥在怀里,安安稳稳的躺着,秦楚还是忍不住问:“裴峻,我听康皓说,你今天被叫进警局里去了?”

    “那家伙,嘴巴太不严实了!”裴峻说道。

    秦楚戳了戳他的胸口:“你忘了我今早跟你说的了,有什么事一定要让我知道,别让我像没头苍蝇似的瞎担心。我问了康皓,康皓实话实说,你还怪他。倒是你,为什么不跟我说?”

    “也没什么事,这不晚上过来,就打算跟你说来着。”裴峻说道。

    “算了吧!我才不信呢!你刚才还在怪康皓告诉我。”秦楚说道,现在早就没那么容易上当了。

    闷

    裴峻发现他现在根本就唬不住这丫头了,便说道:“真没事,你相信我,你看我现在不就好好地躺在你身边了?”

    “裴峻,你能不能认真点回答我?”秦楚说道,有些生气的看着他。

    裴峻长叹一口气:“楚楚,是真的,我真的会没事。”

    “好吧,那我信你。”秦楚贴进他的怀里,“你绝对不准出事!”

    “好。”裴峻微笑道。

    ……

    ……

    秦楚不知道裴峻打算如何解决,但是当媒体想要再采访林队长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他了,有知情人士爆料,说在第七疗养院,实际上也就是T市唯一的一所精神病院内,发现了与林队长十分像的人。

    各家的记者闻讯,都纷纷的赶过去,发现那确实是陈队长。

    他看起来并无不妥,可是却十分的安静,一点都没有前些天,在记者招待会上的激昂。

    按照医生的说法,陈队长因为早些年受了过大的刺激,精神一直处在不稳定的状态,时而激动,时而安静。

    而且记忆错乱,常常会出现妄想,有被害妄想症,经常将自己的妄想强加在别人的身上,那些人或许会是他过去的熟人,或许是经常在大众的视野中出现,被他记住了,然后就会想像对方迫害自己。

    显然裴峻就成了后者。

    记者们心里都清楚,这也不过是裴峻对社会大众的一个交代而已。

    陈队长十有**,就是被裴峻给弄疯的,没疯也疯了。

    再加上现在有医生开的证明,陈队长说的那些话又没有足够的证据。

    按照陈队长所言,当年警局内的目击者,现在调派的调派,升迁的升迁,还有留在这儿的,也都说根本就没有这回事,一切就像是陈队长瞎编乱造的一样。

    而裴峻,只不过不幸的成为了陈队长想象中要加害他的人。

    这件事慢慢的淡出了人们的视线,直到一个月后,陈队长不堪精神压力,在医院内跳楼自杀,报纸也都没有报道过,陈队长死的悄无声息。

    裴峻又重新搬回了秦楚的隔壁,阳阳虽然在面对他的时候,还不能像默默面对冷少辰那么自然,可是裴峻也能明显的感觉到阳阳正在一点点的改变,对他不像最开始那么排斥。

    对于送给他的礼物,阳阳虽然努力地表现出平静的表情,可是那双眼里还是能看出欣喜。

    对此裴峻也没有不高兴,儿子别扭的性格其实和他小时候很像。

    “对了,少辰要给默默补办一个生日Party,上次被冷少海给破坏了,害的默默没能过成生日,现在默默的伤也好了,打算再给他补办一个。”裴峻说道,“这次就不请那么多人了,只是仲轩还有我们几个,咱们自己人办一个小的生日聚会。”

    “啊,那正好了,发生那种事情,给默默的生日礼物我也不知道怎么送出去,就一直在手里收着呢!”秦楚说道。

    “你给默默准备了什么?”裴峻好奇的问。

    秦楚神秘兮兮的说:“保密!反正啊,那是外面买都买不到的!”

    这时候阳阳看看裴峻,贼兮兮的说:“我知道,因为我也有,我今年的礼物,也是这个。”

    “到底是什么啊?”裴峻倒是真的好奇了。

    “问什么啊!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秦楚说道。

    “嘁!还这么保密呢!”裴峻看看这母子俩,就连坏笑的表情都是一模一样的。

    转眼就到了默默的生日Party这天,大家都聚到了冷少辰家。

    因为之前冷少辰已经送给了默默一个和他一般高的大黄蜂,距离还没有多久呢,所以这次生日就没有再送,而是送给他一辆大黄蜂变身之前的那辆雪佛兰科迈罗。

    当然那并不是一辆真的科迈罗,而是根据默默的身高,量身定做的一辆缩小版,正适合默默坐进去开。

    除了比例缩小了之外,里面的一切都没有变,完完全全的是一辆真车,照样需要换挡踩油门,只不过用的不是汽油而是充电,在自家院内开,还保障了默默的安全。

    这可是冷少辰专门让雪佛兰的厂家为默默量身定做的,真车有的,这辆车一样都不缺,甚至就连安全气囊都有!

    默默坐在车里,还真的挺像那么回事儿。

    小家伙一脸兴奋的围着房子开了好几圈,这才进屋,小脸还一直红扑扑的。

    双眼放光的看着冷少辰:“我好喜欢哦!”

    裴峻在一旁一直砸吧嘴,为了宝贝儿子,冷少辰还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乔仲轩送给默默一把特制的袖珍手枪,只有巴掌大,银白色的小手枪看起来格外的精致。

    而且就算是把这把枪拿出来,也没人会认为它是一把真枪,反而会觉得这是一件艺术品。

    可这又偏偏确确实实的是一把真枪,不过被乔仲轩改

    |||

    过,里面上的不是子弹,而是乔仲轩研制的各种药针。

    乔仲轩一共给了默默五个盒子,每个盒子都放了一排细细的针,还有一瓶金属制的药水容器,作为枪的底座,将针放在上面,每次发射就能吸收里面的药水,然后才射出去。

    “默默,这五盒都是超强的麻醉针,以后你随身携带,遇到危险的时候就可以用。”乔仲轩说道。

    “谢谢乔叔!”小家伙很小心的将礼物收好,非常重视的放好。

    他现在还不会用真枪,所以乔仲轩的这个礼物,以后可就是他保护自己的武器了!

    裴峻拿出一部手机,交给默默:“默默,这可是你裴叔独家定制的,这手机是指纹识别,除了你谁也不能用。你看到藏在侧面的这个红色的钮了吗?这是报警键,只要你遇到危险,按下这个按键,就能马上在少辰,我,还有仲轩的手机上发出警报,同时你的手机会自动启动GPS定位系统,让我们知道你的确切位置。”

    “而且这部手机电池用完之后,会自动开启手机本身的备用电,即使是有人把你的手机夺过去,把电池拔出来也没有用。除非是你自己关机,别人若是强制关机,它也会因为指纹与体温的不同,而自己重新开机。”裴峻仔细的向默默解释。

    默默这次绑架,可算是把大家伙都吓着了,一个个都绞尽脑汁的来确保小家伙尽可能的安全。

    毕竟他们不可能随时都护在小家伙身边,所以必须要把这些设备都弄到最好。

    光这部手机,裴峻就下了不少功夫,找了十个顶尖的研发人员一起研发完成的。

    “谢谢裴叔!”小家伙重重地点头,同样小心的将手机收好,小手在金属制的机身上摸来摸去,很是喜欢。

    “真是让你们费了不少脑细胞啊!”冷少辰笑道,看着两个兄弟为自己的儿子费了这么大的劲儿,心里极感动。

    光是看着他们俩解说礼物的用处,就知道这礼物在制作的过程中是有多不易了。

    “自家兄弟,客气什么!”裴峻笑道,回到阳阳的身边,又趴在阳阳的耳边说,“爹地也给你弄了一个,回家就给你。”

    对待自己的儿子,决不能厚此薄彼。

    小家伙就是再懂事,看到自己的爹地对别的小朋友这么好,还给了这么好的东西,而自己没有,心里总会不平衡的。

    果然,阳阳在听到裴峻这话的时候,眼睛立刻亮了起来,也顾不得摆脸色,马上重重地点头,恨不得裴峻现在就给他。

    裴峻笑笑,宠溺的揉揉阳阳的小脑袋。

    实际上他布置弄了两个,他给秦楚也弄了一个。

    虽说有自己的保护,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谁知道以后会不会出事呢!

    秦楚送给默默的是自己织的毛衣,颜色正好和小家伙琥珀色的瞳孔搭配,款式竟一点都不比大商场里的差,穿上之后就像小绅士一样。

    “眼看就要入秋了,再过些阵子,就能穿的上了。”秦楚说道。

    裴峻这才知道,原来秦楚说的礼物就是这个。

    他忽而就想到了八年前,秦楚给他织了还不到一半的毛衣,目光不禁有些黯然。

    他偷偷地问阳阳:“阳阳,妈咪也给你织了?”

    阳阳点点头:“是啊!可好看了!”

    结果一晚上,裴峻就一直在纠结毛衣这件事。

    好不容易带着秦楚和阳阳回了家,把阳阳哄睡了,裴峻蹭到秦楚身边。

    “楚楚,阳阳有毛衣,默默也有毛衣,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人啊?”裴峻问道。

    秦楚眨眨眼:“没有啊!”

    裴峻马上就黑了脸,闷声不吭的,竟然生起了闷气,那模样就跟阳阳一模一样。

    秦楚忍不住好笑,觉得这男人怎么年纪越长,这脾气倒是越可爱了!

    她在裴峻的怀里蹭啊蹭,小手还摸上了他的脸,手指在他脸颊上轻轻地捏了一下:“生气啦?不高兴啦?”

    “没有。”裴峻闷闷的说。

    秦楚看着他这样就想笑,脸色都阴沉成这样了,还说没有呢!

    秦楚手指无意识的玩着他衬衣上的纽扣:“你穿的都是最好的,我就是想也不敢给你织,怕你嫌弃。”

    裴峻睨了她一眼:“那你以前怎么不怕我嫌弃?”

    他挑挑眉:“还是那时候你不是给我织的?”

    裴峻虽然没挑明了讲,可是秦楚知道他指的就是八年前,她离开前还没给他织完的那件。

    “就是给你织的,可是当时我想着,可能再也没有机会了,就像这至少也给你留下一样东西,让你看见就能想起我。”秦楚低声说道。

    “坏丫头,你留下的东西还少了吗?你看我房间里的那些东西,都是你留下的,向往都难!而且我的——”我的心就一直留在你那儿,也没见你还给我!

    这句话裴峻及时的收住了声,没有说出来。

    “而且你的什么?”秦楚马上问道。

    “没什么!”裴峻立即不自然地说。

    “到底是什么啊!”秦楚抓着他问。

    “都说了没什么了!”裴峻把头偏到一边去。

    “我才不信呢!”秦楚也跟着把脸贴在裴峻的面前,一直看着他。

    “你这丫头,现在胆儿大了,一点也不怕我了啊!”裴峻说道,还记得当初这丫头可是很怕他的!

    “嘿!你现在就是纸老虎,怕你才怪!”秦楚乐大了,心里想的什么直接就说了出来。

    结果高兴大了的结果就是悲催了,裴峻双眼一抹亮光闪过:“我是纸老虎啊!好啊!我今晚就让你看看,我这老虎到底是不是纸糊的!”

    “哎呀!裴峻!”秦楚挥舞着胳膊,就被这男人给压倒了。

    “我是纸老虎不是?”裴峻说道。

    “不是不是,你不是纸老虎!”秦楚立即说道。

    “晚了!”裴峻嘿嘿笑道,老虎伸出了爪子,美味就在眼前,她说的再好听也不管。

    ……

    |||

    ……

    第二天,秦楚又把丝巾给系在了脖子上。

    不过因为一直没有剪头发,头发已经长到快肩膀了,所以要比上一次要好得多。

    裴峻显然还是很在意毛衣这件事的,秦楚就说:“家里的毛线不够了,我今天再去买点,回来就给你织。”

    裴峻一听,马上说:“你等着,我去去就回。”

    结果一个小时后,裴峻就回来了,手里还拿着织了一小半的毛衣。

    秦楚盯着裴峻手上的毛衣,久久说不出话来。

    “你……你一直留着……”许久,她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裴峻表情有些不自在,但还是说:“当时你都已经织了一半了,就接着这个重新织吧!”

    “裴峻……”秦楚却好像没有听到他说什么似的,一直看着他。

    这个男人,就算是隔了八年,当初留下的这还没织好的半件毛衣,他却一直收着,一直带在身边。

    这个男人……他怎么就做出了让她这么感动的事!

    “楚楚!楚楚!你哭什么!傻丫头,你哭什么啊!”裴峻急了,慌乱的擦着她的泪。

    可是刚刚擦掉,她的眼泪就又流了下来,怎么收都收不住。

    “傻丫头!别哭了啊!早知道你会哭,我就不拿出来了!”说着,裴峻就要把毛衣收起来。

    可是秦楚马上把它夺了过来:“不准拿走!”

    ------

    裴峻的故事就快要到尾声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