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嗜宠—夜王狂妃 »  第60章 夜王大婚,王妃换人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60章 夜王大婚,王妃换人

小说:嗜宠—夜王狂妃作者:处雨潇湘
返回目录

    ;http://

    http://Q猪文学站小说网永久网址,请牢记!

    这两天,心

    最舒适,最享受的,当然还是我们的夜王

    下了。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玥儿,我想喝茶”

    “玥儿,我饿了,我要你喂我”

    “玥儿,我想听你唱歌”

    “玥儿,我冷了,过来我抱一下”

    “玥儿,玥儿,玥儿……”

    ……

    少惊澜很享受着凌归玥的贴

    服务,每当凌归玥不干的时候,他就作势从要从

    上起

    ,凌归玥无奈,只好投降,将少惊澜往

    上一按,还能怎么办,自家男人,自己照顾,真是受压迫。

    更过分的是,少惊澜还不定时就兽

    大发,将凌归玥扑倒就一阵

    吻,只是那个时候,少惊澜哪里像是一个伤员,根本像是一头饥饿的猛虎。

    凌归玥将一颗葡萄塞进少惊澜嘴里,瞪了眼那个笑得一脸得意的男人,拼命地告诉自己,忍,忍,他是伤员,不和他计较。

    她发现,这个男人,她以前都看错他了,那冷傲的面皮下,根本就是个无赖。

    难道生病的人,不对,是卧

    的人,都难伺候?

    就这样,少惊澜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凌归玥是端茶倒水,还随时都要

    偿。

    几

    之后,王府的花园内,繁花似锦,长廊水榭蜿蜒,精美阁楼静立。

    湖畔,一颗茂密的大树下,少惊澜躺在一张虎皮大椅上,怀里搂着一个

    小的人,闭目养神。旁边的绿草里,小貂瘫成一块,一动不动的趴在那里,就差没把舌头伸出来了。

    光影斜拉,斑驳的光点打下,两个人是那么的融洽,让人不忍打扰。

    脚步声,慢慢的靠近,小貂乌黑的眼唰地睁开,额前的血红一抖,看见来人之后,又懒洋洋的闭上。

    燕飞和寒风走到少惊澜

    边,见他正闭目养神,正当他们犹豫要不要开口的时候,少惊澜阖上的眼睁开,一双眼依旧犀利冷傲,习惯

    的将凌归玥往怀里带了带,看向他们,沉声道:

    “我交代的事,办好了?”

    少惊澜蓝眸睨向两人,嘴角却因为怀里的人,携上了一丝笑意,他要给玥儿一个盛大的婚礼,他要让她成为全天下最幸福的女子,让她永生难忘。

    燕飞低声道:“事

    已经安排好了”燕飞不

    一阵苦恼,他一个统领三军的人,竟然干起了管家和礼部的活儿,王爷不是在为难他嘛。

    寒风也点头道,“王爷放心,寒衣卫和龙影卫都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其间,一定不会出什么岔子,他们,也绝对不

    许出什么岔子。

    闻言,少惊澜这才淡淡的点了点头,“嗯——”

    他绝对不

    许在婚礼的时候出任何的问题,连一点瑕疵都不行,还有一些事,需要他亲自去办。

    这时,他怀里的凌归玥懒懒的蹭了蹭,应该是睡醒了,不过,这不动倒是不要紧,这一动,脸颊上的发丝散开,一张脸全露在了外面,燕飞寒风吓得一抖,差点没将手里的佩剑给丢了出去。

    这是怎么回事?

    “王王……爷?”

    燕飞还是忍不住喃喃出声,天啊,王爷怀里的人是谁,这个女子好美,他本来就是个粗人,根本就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形容,只能说,简直是太美了。

    可是,即使是再美,燕飞心里还是有些排斥,双眼盯着她打量,为什么不是王妃,那王妃哪儿去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燕飞脑子里有些懵了。

    他太了解王爷了,王爷那么喜欢王妃,王爷是不可能又喜欢上别的女子的,那现在又是什么

    况?

    这时,凌归玥悠悠的睁开眼,从少惊澜怀里探出头,看见燕飞那一脸呆愣的样子,菱唇一勾,笑道:“燕飞,怎么,才几天不见,就认不出我了?”

    听到那微凉清脆的嗓音,那独特凌然的眼神,还有那熟悉得让人发毛的笑意,燕飞脑中灵光一闪,有些不确定的试探问道:“王妃?”

    谁能告诉他,这时怎么回事,他才忙了几天没见到王爷,回头发现,王妃都换人了,不对,是换脸了,而且,王妃好美啊,难道,这才是真正的王妃。

    “好了,下去——”少惊澜眉头一皱,将凌归玥的脸往怀里一按,语气有些寒意,夹着一丝愠怒。

    燕飞和寒风对视一眼,眼中思绪翻飞,回了个是,便转

    离开,两人动作都有些木木的。

    等她们走开,少惊澜捧起凌归玥的脸,左右瞅了瞅,拧眉道:“还是原来的好”

    凌归玥一愣,好像知道少惊澜心中的想法一般,脑袋埋在他怀里一缩,刚开始,嘴中还是浅浅的笑着,结果越笑越欢,到了最后,直接笑着趴到了他

    上。

    “哈哈,哈哈……”

    整个花园里,响起女子如银铃般欢快的笑声。

    少惊澜掐着她的纤腰,往上一提,故意狠着声音道:“不准笑——”

    闻言,凌归玥脸一跨,马上变得一本正经,可是,还没有忍住,又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少惊澜盯着眼前女子那如花的笑颜,健臂一环,抱着凌归玥转

    一翻。

    “唔——”

    火

    的唇覆上,少惊澜直接堵上了她的嘴,将一声声笑意堵在她嗓子里,只留下断续粗嘎的呼吸声。

    猛地被一个健壮的

    躯一压,凌归玥愣了愣,随即,纤手也环上他精壮削窄的腰,覆上他的宽阔的背,接受着他霸道的索取。

    花园内,软榻上,两个交叠缠绕的

    影,盖过了任何一道风景,微凉的风肆意,空气中,都弥漫着醉人的味道。

    一吻毕,少惊澜轻轻地

    了

    凌归玥的唇角,依依不舍的离开,他夜夜

    躯在怀,这个人,还是自己心

    的女子,天知道他需要多大的毅力才能强压下对她的渴望,少惊澜凝着

    下女子泛红的脸蛋儿,下腹又是不自觉的一紧,眼中一恼。

    可是,他必须给玥儿最大的尊重,他必须等到成亲的那一天。

    因为刚刚的激吻,凌归玥一张绝美的脸显的妖娆万分,添上一抹醉人的色彩,她望着少惊澜那满含着**的双眸,抿唇一笑,这个傻子。

    她是愿意的,她并不是个保守的女人,眼前的男子,是她

    的人,所以,她愿意将自己交给他,不过,惊澜有他自己的坚持,那也只能说明,他是真的在乎,珍惜她。

    以前,她心里徘徊,并不是看不见自己对他的心动,而是,不想和前世的自己一样,扯入无尽的纷争之中,想要过自由的生活,想不到,到了最后,她还是没能拗过自己的心。

    可是,现在的她,一旦她决定放手去

    ,即使是毁天灭地,眼前的这个男人,她也绝对不会放手。

    想到这儿,凌归玥握着他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少惊澜也仿佛感受到了她的心意一般,回给她一个坚定的笑意。

    “小姐……”

    凝梅走了过来,将一个信条递给凌归玥,并没有像以前那样,避开少惊澜,接着道:“是天下楼的消息”

    凝梅语气里很是不满,小姐将什么都告诉了少惊澜,那她是不是不准备离开了,哎,小姐以前被兰姐姐她们霸着也是算了,现在更好,她连小姐的衣角都碰不到了。

    想到这儿,凝梅气鼓鼓的看了眼少惊澜,但是也不敢明目张胆的瞪他。

    “天下楼?”凌归玥一挑眉,拿了过来,展开扫了几眼。

    “嗯,知道了”

    少惊澜也没说什么,大掌掐着她的纤腰,眼中是一片宠溺,他知道,玥儿是真心接受了他,玥儿和他,是同一类人,只要是

    上了,就绝不会放手。

    他也并不是要求她什么事都告诉他,玥儿有她的自由,他要做的,就是让她开心,给她最好的一切。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她背后竟然有这么大的势力,他知道天下楼,却不知道,她竟然也是月隐阁和冥医楼的主人。

    “是天下楼的消息,天下楼扩展到月支的事已经初步实行了”凌归玥将纸条递给少惊澜,脑袋往他

    上一搁,她以后,什么事

    都不会瞒着惊澜,继续说道,“这风流云,是一个不敢小觑的人物”

    和他的合作已经步入正常的轨道,不下一年,天下楼的势力,一定能完全渗透入月支,不过她答应了风流云的事,那就不一定了,要看惊澜怎么说。

    信用,那也看是对什么人。

    “玥儿真是个贪心鬼”

    少惊澜大掌覆上怀里的小脑袋,玥儿的天下楼霸占了天傲的商场,竟然还要扩展到月支,下一步,是不是也要将手伸到齐华。

    “对了惊澜,你上次问风流云,是要找什么东西?”

    少惊澜

    体几不可见的怔了怔,但也就是闪眼的时间,开口道:“玥儿,你知道赤血红莲吗?”修长的手指来回顺着她柔顺的发丝,玥儿应该知道赤血红莲。

    淡淡的语气中,似乎带有一点小心翼翼的试探,或者说,甚至有一些紧张和期待。

    凌归玥抬起头,双眼一眯,那微凉的眼中一片深邃,问道:“你要赤血红莲干什么?”

    那是传说中的东西,她知道,但是,这个还真没有,那可是个好东西啊。

    少惊澜笑着道,“没什么,好东西当然是谁都想要”

    那冷俊绝美的脸上夹着笑意,丝毫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凌归玥也没有多想,赤血红莲,好宝贝啊,她当然也想要啊,可惜就是没有。

    可是,但少惊澜提到赤血红莲的时候,旁边草堆里,本应该睡得一塌糊涂的小貂却猛地睁开眼,一双乌溜溜的眼在他们之间来回转动。

    猛地一闪,带着一点红丝的白影唰地落到凌归玥

    前,大大的尾巴一摇一摆的,前爪扯着凌归玥的前襟。

    “啾啾,啾啾……”

    少惊澜厉眸一瞥,大掌提起它就往旁边一丢,收回手,帮凌归玥拍了拍

    前的衣服,他觉得,自己将它弄回来,就是个错误。

    “吱——”

    可怜的小貂,被扔在青石板上,摔成一摊而,它撑起

    子抖了抖,爬向草堆,继续睡,那一扭一扭的小

    股,表示,它狠生气。

    不得不说,这少惊澜办事,就是效率。

    没几天,天傲京城,上至王孙贵族,下至平民乞丐,男人女人,老人小孩,几乎都知道了,他们的夜王

    下要娶王妃了!街头巷尾,讨论的全是夜王大婚的事。

    但是,还有一个传闻,那就是夜王府,出现了一个绝色女子,说啊,那个女子简直是仙女下凡,美得不似凡人,还有人见过呢,这夜王,想要娶的不是原来的相府大小姐,而是那个绝色女子。

    有的人说,夜王

    下是移

    别恋了,但是,又不能抗旨不尊,娶的,却还是相府的大小姐,不过,会同时将那个绝色女子为封为侧妃。

    有的人说啊,这有什么可说的,夜王娶的就是相府大小姐。

    但是,无论传言怎么传,有一个消息却是确定无疑的,那就是,夜王,十

    后,大婚。

    一个茶楼中,一个女子淡淡的坐在那里,轻纱覆面,女子一

    鹅黄锦衣,即使是看不见脸,依然能让人感觉到那骨子里的高贵淡雅,吸引了周围不少人的视线。

    她背后站着几个佩剑的人,很显然是大家小姐,或者是有权有势的人家。

    她静静的听着周围议论纷纷的人,眼底一片疾风闪过,面目平静,只是那袖下隐藏的手,却有些用力的收紧。

    “公主,我们还是回去吧”

    她

    后的一个魁梧的中年男人看着她笔直的背影,语气有些迟疑,压低着声音道。

    “消息准确吗?”女子没有回头,眼神停在

    前的茶蛊上,淡然的开口,语气不紧不慢,仿佛只是随口问问一般。

    “是的,十天后,夜王大婚”中年男人看向眼前的女子,公主已经问了不下十遍了。

    女子缓缓的笑了,勾出一抹笑意,手一紧。

    是

    ,夜悄无声息的到来。

    天上一轮新月皎洁,月光如水银般倾泻而下,整个天地,都笼罩在一层朦胧的月华,分外迷人。

    一个精美的别院内,微风一吹,四处漂浮着淡雅的清香,仔细一闻,便能分辨出,是一种宁心静气的草药香。

    “师兄……”

    一个阁楼门前,独孤清雅端着一个玉碟,上面放着一蛊清茶。

    没人吗?也没有上灯,也没有见师兄离开别院,难道师兄睡了,独孤清雅疑惑的一偏头,美眸一闪,半晌,她试着推开房门,“师兄?”

    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

    房间很简单素净,雪纱帷幔随之翻滚,月光和着夜风跟着灌进房间,没有上灯,只能隐约的看清,房间里并没有人。

    独孤清雅提步走到不远处的青色檀木案几边,将手中的茶放下。

    独孤清雅美眸四处打望,不知道师兄哪儿去了,他的腿还没有好完全,这段时间也不能出门啊,想到这儿,独孤清雅眼中闪过一丝纠结,她一方面想师兄的腿快点好起来,一方面,却不想师兄的腿能好,还是被那个什么鬼仙子治好。

    师兄的腿要是好了,他肯定不会再让自己呆在他

    边,师兄看上去很好说话,但是,要是师兄认定了一件事,也是绝对不会改变的,到时候,她也不能以照顾师兄的理由跟在他

    边了。

    美眸中,思绪流转,想着想着,瞥到案台上有六枚铜钱。

    三面正,三面反

    六爻,独孤清雅凝眉,这是师兄为谁卜的卦么?

    双眼随意的一扫,突然,独孤清雅也不知道看见了什么,美眸不敢置信的一睁,眼底甚至闪过一丝疯狂。

    伸出手,慢慢的靠近案台,那里,是一副刚完成的丹青。

    甚至,依稀能察觉到,上面的墨迹,都还没有完全干枯。

    月光从窗棂斜拉进房间,洒在那副画上,墨笔轻勾,净月高悬,银光倾洒,一棵古树上,坐着一位绝色女子,白衣飘飞,墨发轻扬,清冷的面庞上,一双凉眸含着潇洒恣意,瑰红的唇角携着一丝慵懒的笑,她倚在一枝纤细的树枝上,一脚屈放在树枝上,一脚悬空。

    栩栩如生,仿佛能感觉到女子嘴中发出清脆的笑声,仿佛能感觉到她轻晃着悬空的脚,好像在和下面的人说着什么。

    从这幅画,不但能看出作画之人画工的登峰造极,更能察觉到,那用心,每一根发丝,每一处裙角,都细细的勾勒,妙笔回转间,女子的一颦一笑,都跃然纸上。

    独孤清雅双手死死的拽着袖口,眼中一片狰狞,按着画角的手,却有些颤抖。

    鬼仙子,这画上的人,竟然是鬼仙子!

    师兄竟然为她作画,她眼前那么苦苦哀求师兄为她描一幅丹青,师兄都不肯,可是,师兄竟然为一个仅仅见过几面的人作画。

    看着眼前的话,独孤清雅眼中一狠,她脑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毁了它,毁了它。

    “别碰它——”

    还没等她动手,被一声毫无温度的声音打断了手中的动作,独孤清雅猛地抬头望向房门处,心里闪过一丝害怕,“师……师兄”

    独孤清雅一抬头,

    子不

    一抖。

    烟台明月依然是一袭雪衣,可是,那平

    淡漠的脸上,却是面无表

    ,樱花般的唇抿着,浑

    散发着一股不轻不重的寒意。

    独孤清雅不

    的向后退了一步,她怎么觉得,今天的师兄,看上去,和平时不太一样,让她心里莫名的升起一股畏惧,打心里冒出一股寒气。

    独孤清雅一脸笑意的走到他

    边,“师兄,我给你送点茶来,我加了凝神露,你晚上总是睡不好,这个可以……”

    烟台明月并没有看向她,轮椅向前滑去,“明

    ,卫奇会送你回追云山庄”

    声音没有什么波澜,却让人不敢忽视。

    “师兄——”独孤清雅有些着急的唤了声。

    “我不想说第二遍”

    独孤清雅一愣,狠狠的抿着唇,半晌,转

    离开,手猛地的一捏,瞥了眼不远处的案台,眼中更是不甘心,凭什么,凭什么。

    “少主,我们该启程了”

    独孤清雅刚离开,一个人影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烟台明月

    边。来人一脸有些苍老,言中,却是中气十足,少主早就该启程回去了,为何迟迟不走。

    烟台明月抬眼瞥向

    前的案台,抬手制止了想要再说话的人,听得他淡淡的开口道:“再等等”

    再等等,不轻不重的话语,被夜风吹散,消失。

    碾碎梦魇无常,命格无双。

    十

    ,转眼即过。

    丞相府,傍晚时分。

    那简直是人来人往,送礼的人,都排成长龙了,原因啦,是因为相府的大小姐,明

    就要嫁给夜王,此时不趁机讨好,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凌毅一

    黑色官服,在大厅笑着接受着大家的恭贺。

    “恭喜啊,丞相大人”

    “恭喜恭喜……”

    “恭喜”

    凌毅笑着回礼,等到人渐渐少了下来,凌毅看着整个前厅成山的礼品,叹了一口气,玉烟如今下落不明,霜儿又变成了那个样子,没想到,最后倒是归玥……

    想到这儿,凌毅眼中一暗,可是,他这个女儿却害死了他最

    的云卿,要不是归玥,云卿也不会难产而死,他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对归玥,对她这么多年的冷落,他一直在想,他是不是错了。

    这边是

    闹万分,可是,丞相府的另外一个房间,那是一片压抑。

    房门边两个丫鬟在低声讨论:

    “前厅多

    闹啊,哎,真是倒霉,我们却要在这儿守着这个半死不活的三小姐”

    “就是,都这个样子了,还是死了算了”

    “还是这大小姐有福气,刚刚,还是夜王

    下亲自送回府中的呢”

    “哎……”

    屋内的凌霜儿听在耳中,心里简直是要气炸了,却无能为力,现在的她,已经不是那个可以肆意嚣张的凌霜儿了,躺在

    上,连手指都动不了,只是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儿。

    “都给我滚!再给我嚼舌根,我就拔了你们的舌头!”

    屋外,传来柳飘飘愤恨的声音。

    “霜儿……”柳飘飘推开房门,一室刺鼻的药味扑散开来,“霜儿,今天好些了吗?”

    柳飘飘走到

    榻旁,盯着凌霜儿消瘦蜡黄的脸,心里一阵心疼,眼泪也不停的掉,拉着她的手,哭道:“我可怜的儿,你这到底是怎么了啊,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霜儿已经成了这个样子,太子虽然现在还没有说退婚,但是,这也是迟早的事,要是霜儿好不过来,该如何是好啊。

    凌霜儿的嘴一张一合,拼命的想开口说话,可是,无论如何,都发不出声音,只是眼泪不停的流。

    “告诉娘,是不是凌归玥那个

    人干的,是不是!”

    柳飘飘声音一狠,凌玉烟和霜儿都出事了,就那

    人没有事,一定和她有关。

    这时,凌霜儿眼猛地瞪大,里面有恨意,有痛苦,也有恐惧,眼泪喷涌而出,凌归玥,她就是个魔鬼,她现在知道了,为她总是要不了凌归玥的命,原来,在她的眼里,自己根本就是个跳梁小丑。

    见提到凌归玥的时候,凌霜儿脸上突显痛苦挣扎的样儿,柳飘飘手一捏,猛地拍在榻上,果然是凌归玥,她恨,真的好恨,顾云卿在时,夺去了老爷所有的宠

    ,死了都还要留下个该死的凌归玥,什么都要和她的霜儿抢。

    “霜儿,你放心,娘会替你报仇的”

    柳飘飘眼中一狠,那张风韵犹存的脸上一片扭曲,凌归玥,你不让我好过,你也休想好过。

    凌霜儿好像知道了柳飘飘的想法一般,拼命的想伸手去抓住柳飘飘,眼中有祈求,不要去,不要去招惹凌归玥,虽然她心里恨,但是,如果娘也出了事,她就再也没了依靠了,那她该怎么办。

    可是,即使是尽了浑

    的力气,脸变得一阵扭曲,也没吐出一个字,没能阻挡住柳飘飘离开的步伐。

    丞相府,最清静的地方,当属凌归玥的玉蓝院了,喜庆中,弥漫着安宁的气息。

    凌归玥倚在榻上,嘴角携着一丝笑意,看着眼前火红的嫁衣,绝美的脸上扬起笑意,来到这个世界,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

    上一个男子,心甘

    愿的为他放弃安宁的生活。

    她这具

    体,毕竟还是凌毅的女儿,现在的她,也需要相府嫡女这个

    份,可是,即使是从这儿出嫁,也并不能代表什么,仅仅是为了免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罢了。

    突然,一阵杀气突现,凌归玥凉眸一冷,这个时候,竟然还有找死的。

    “仇影,解决掉——”凌归玥头也不回的开口,樱红的唇角依然挂着笑意,她今天不想亲自动手。

    尽管少惊澜知道凌归玥的

    手,但是,却依然坚持派上龙影卫跟在她

    边,没想到,这个时候,倒是真派上了用场。

    “啊——”

    话音刚落,一个女人被扔在了凌归玥的脚边,蒙面的黑巾被扯开,不是那柳飘飘是谁。

    “王妃——”仇影退开,冷笑一声,真是个不知死活的女人。

    凌归玥转过头,看见地上的柳飘飘,并没有很惊讶,摇头笑道:“我说,丞相夫人深夜拜访,不知有何贵干?”

    想不到这看似柔软无骨的柳飘飘,倒是也有两把刷子。

    “凌归玥,你——”

    柳飘飘愤恨的抬起头,可是,刚想说的话,就那么死死的卡在喉咙里,眼前是一张既陌生又熟悉的脸,柳飘飘颤声道:“你……你,顾云卿,你没有死!”

    她亲眼看见她断气的,她怎么可能会没死!

    其实从那天以后,凌归玥就一直是以真颜示人,只是,回丞相府的时候,她正在午休,是被少惊澜抱着到玉蓝院的,所以也就没有被大家看见容颜,也难怪柳飘飘会如此吃惊。

    凌归玥一蹙眉,勾起一抹冷笑,顾云卿,她娘?准确的说,她这具

    体的娘。

    顾云卿,当年名动天傲的美女,嫁给天傲最年轻的丞相凌毅,郎才女貌,当时,可谓是一段佳话,可是,红颜多薄命,还不到一年时间,顾云卿就因为难产而死,生下凌归玥就离开了。

    屋外的凌毅听到顾云卿几个字,浑

    一抖,伸手推开房门,一眼便看见了灯影下的凌归玥,那一张美得如梦似幻的容颜。

    凌毅神

    有些飘忽,脚步也

    不自

    的靠拢,嘴里喃喃的道:“云卿,云卿,是你吗?”

    “老爷,她不是顾云卿”

    柳飘飘愤恨的朝着凌毅说道:“老爷,顾云卿已经死了!”

    为什么,为什么那个

    人死了这么多年,老爷还是对她念念不忘,连睡在她

    边,梦见的都是那个

    人,那她呢,这么多年了,是她陪在老爷

    边,她又算是什么,她竟然连一个死人都比不了。

    闻言,凌毅猛地一惊,人顿时一怔,定眼望向眼前的人,不,她不是云卿,只是有些几分神似罢了,眼前的女子,比云卿更美,最重要的是他的云卿是温柔

    弱的,而眼前的女子,神色清冷,浑

    还散发着一股凌然的气息。

    “归玥?”

    是归玥吗,凌毅有些不确定的问道,难道这是归玥。

    看着眼前的女子,凌毅心里突然升起一阵悔意,他是不是错了,云卿的死,他不应该迁怒到归玥

    上,云卿是不是在怪他一直冷落了他们的女儿。

    凌归玥一声冷哼,冷眼看着眼前的两人。

    柳飘飘再也看不下去了,望向凌毅,吼道:“老爷,为什么你就是忘不了那

    人,她到底有什么好,为什么你心里就只有那个

    人!”

    这些年积累的怨气,再加上凌霜儿的瘫痪,今晚,柳飘飘是彻底的爆发出来了,

    绪有些失控。

    “啪——”凌毅一个巴掌扇在她的脸上,柳飘飘猛地跌倒在地,顿时,脸上现出五个鲜红的巴掌印。

    “住口!云卿她什么都好,我

    的,从来就只有一个顾云卿!”

    凌毅指着柳飘飘,眼中净是一片

    狠。

    他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他可以为了任何事

    不择手段,可是,他心里永远有一片柔软的地方,那就是云卿,他不

    许任何人骂云卿,谁都不行。

    柳飘飘捂着脸,人却是冷静得出奇,她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听得她

    阳怪气的道:“可惜啊,这顾云卿死了,已经死了,还是我亲眼看见断的气呢”

    那语气中,意有所指。

    凌归玥眉头一蹙,倒是提起了一点兴趣,她一直都怀疑当年顾云卿的死是有内幕的,只是觉得,那与她无关罢了,今天,她倒是想听听,这柳飘飘能说出个什么来。

    凌毅是何等精明的人,自然也听出了她话中有话,指着柳飘飘道:“你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

    柳飘飘是豁出去了,冷笑道:“你不是

    她吗,那我就偏要她死,我只是在她喝的参汤里,加了一点点芡芷而已”

    想到这儿,柳飘飘心里一阵变态的爽快,老爷

    她又怎样,她还不是死了。

    芡芷,凌归玥眉头一蹙,生产后的人,喝了它,只有一种后果,那就是流血不止,也就是产后血崩。

    凌毅双眼猛地一睁,

    口剧烈的起伏,指着柳飘飘的手,手都有些颤抖,“你,你说什么!”

    竟然是她害死了云卿,竟然会是她。

    柳飘飘只是仰着头,一双眼死死的盯着凌毅,冷笑道:“是,我就是要她死,只有她死了,你才会看见我,只要她在一天,你永远都不会看我一眼”

    说到最后,柳飘飘几乎是嘶吼出声。

    “我杀了你,你这个

    人!”凌毅掐着柳飘飘的脖子,眼中一片猩红,扬头一吼,将她猛地摔向一边,柳飘飘猛地撞到桌角,人顿时就晕了过去。

    屋内陷入了一片寂静,只听得凌毅粗重的呼吸声。

    此时的凌毅,脸沉如水,过了好久,他慢慢的转头望向

    边的凌归玥,哑声道:“归玥……爹对不起你”

    他错了,错了这么久,这是云卿留给他的孩子,可是,他却冷落了归玥这么多年,幸好,现在还来得及。

    “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

    凌归玥侧过

    ,并没有看凌毅,他的确没什么对不起她的,他对不起的人,根本就已经不在了。

    凌归玥不

    一声冷笑,他也不过如此,?真是可笑,竟然凌毅这么

    那顾云卿,为何还会有柳飘飘,还有那什么三夫人,两个人的

    ,绝对不会

    许第三个人插足。

    就像,她和惊澜。

    凌毅

    体一窒,人仿佛都有些脱力,他想要补偿,可是,归玥明

    就会嫁给夜王,他还有机会去补偿吗?这时,凌毅眼中一沉,有的。

    压抑下心里剧烈的起伏,凌毅努力的朝着凌归玥挤出一丝笑意:“归玥,明天就是大喜的

    子,你……早点休息”

    说完,他瞥了眼地上晕过去的柳飘飘,又看了眼凌归玥

    边一

    肃然的仇影,提步走出厢房,脚步却有些虚浮不稳,脑中思绪慌乱无比。

    “扔出去——”

    凌归玥冷冷的吩咐,柳飘飘,就让凌毅去处理吧,他们的事,他们自己去解决。

    当年顾云卿的事,也算是有了一个交代,她们的事,她不想再管。

    她本就是一个天生凉薄的人,她的

    ,也可以很多,但是,只给该给的人。

    凌归玥没有因为这件事而影响到她的好心

    ,起

    坐到

    榻上,旁边放着一件火红的嫁衣,是织云坊连夜赶制出来,明天,她就会穿着它,嫁给惊澜。

    想到这儿,凌归玥心

    很好的弯起唇,不知道惊澜现在在做什么,习惯了每天被他哄着睡觉,突然离开那温暖的怀抱,还真有些睡不着。

    凌归玥趴在

    上,纤白的手指顺着嫁衣金色的丝线滑过,突然,她刚嘴角一抽,不是吧,无奈的一摇头,少顷,整个人,顿时落入一个火

    的

    膛,鼻尖萦绕着紫檀龙麝沉香的气息。

    “怎么,玥儿这是睡不着,是迫不及待的想嫁给我了?”

    耳边传来少惊澜揶揄的笑声,他一来就看见小家伙盯着嫁衣出神,是等不及了吗。

    “是啊——”凌归玥转过头,白了他一眼,瘪嘴道:“就是等不及了”

    少惊澜一挑眉头,想不到他的小王妃会这么直接,不过,他喜欢,心中一动,抱着她一个旋

    ,精壮的

    躯将她压在

    下,有力的大掌捧着她的脑袋,唇准确的携住她的柔软。

    丝唇相接,又是一阵火

    的激吻。

    少惊澜在她脸颊上亲了两口,倒在她

    边,眼一闭,口中果断的吐出两个字:“睡觉——”

    口还在小小的起伏,凌归玥真想一脚将他踹下

    ,他大半夜跑来,还是大婚前,就是亲她两口,然后,睡觉?

    脑中这么想,嘴里也就说了出来,手指戳了戳他,问道:“惊澜,你不会就想睡了吧?”

    他不准备回王府?

    少惊澜睁开眼,一手慢慢的撑起头,斜倚着,修长的手指覆上她的红唇,眉眼一挑,笑道:“难道玥儿想提前做明晚的事?”说着,眼睛也瞟向了她

    体的某个部位,手也不老实的开动。

    “那……不如我们现在就做”

    凌归玥被噎一愣,脸一黑,少顷,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纤白的手沿着他的

    躯滑下,少惊澜

    体猛地一颤,该死的,她竟然……

    凌归玥望着他染上**的双眸,唇角一勾,笑道:“好啊”

    我叫你嚣张!

    少惊澜

    感的喉结上下滑动,一声低吼:“该死的,你再动一下试试”

    每个字,几乎都是从

    腔里透出来的一般,拼命压抑着心里快要咆哮而出的**,他这算不算是自讨苦吃。

    凌归玥也不在逗他,手下一停,嘴里哼哼道:“那你还不给我老实点”

    少惊澜暗自磨牙,忍,一双眼探向凌归玥,一点点变得幽深,明天……他要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凌归玥被他盯得一阵发毛,也是眯着眼,不服输的瞪着他,看什么看。

    窗外月色无边,一轮圆月皎洁,和某人的心

    一样,明

    ,一定也是一个好天气。

    ------题外话------

    明天……明天……咳咳,捂脸……

    PS:谢谢【凌儿0116】的15花花,还有钻钻,【xi米】【凝薇羽】【追逐飘落abc】的三朵花花,【紫桐灵菲】【lifeng5252】【禹王给你妃】的钻钻,还有亲【cg13081939】的100打赏,嘻嘻,狠高兴涅,瓦的打赏区终于脱光鸟O(n_n)O~

    请牢记本站域名:gread.guanhuaju.com

    http://www.qzread.CoM

    www.qzread.CoMQ猪文学站小说网为你提供精彩言情小说免费阅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