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嗜宠—夜王狂妃 »  第66章 逼宫,少惊澜危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66章 逼宫,少惊澜危

小说:嗜宠—夜王狂妃作者:处雨潇湘
返回目录

    ;http://

    http://Q猪文学站小说网永久网址,请牢记!

    周围亭台暖阁,头顶暖阳高挂,温暖的阳光洒在凌归玥的

    上,白色绒衣泛着一层柔光,小貂缩成在狐裘软榻上,蜷成一个

    球,像是一个圆鼓鼓的小山丘一般。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

    边的风流云,说道:“如果你真的很闲,不如,我找点事

    给你做”

    风流云一挑眉头,难得啊,这丫头终于肯搭理他了,唰地合上铁羽扇,大大咧咧的坐到凌归玥

    边的软凳上。

    “说来听听”

    羽扇在掌中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他倒想看看,这女人还会有什么事需要他帮忙的。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要你个帮,捣点乱而已……”

    凌归玥随意的翻了个

    ,手指轻抚着旁边的蜷成一团的小貂,纤长的手指缓缓的抚摸着它银白的毛发,冷声道:“我要你断了月支的三军粮草和兵器供应,风家内部整顿,暂时供应不了,这个事

    对你来说,不难吧?”

    风流云狭长的凤眼一眯,眼中一种不知名的

    绪慢慢沉淀,脸上的笑意却是未变,这丫头真是狮子大开口,这也叫不难?

    风流云低眼望向

    侧的凌归玥,笑得一脸轻松,“我为什么要冒这么大的险帮你,你太看得起我了吧,我只是个小小的商人,哪里有这么大的本事,你这不是要我和月支皇室翻脸么?”说到这儿,风流云微微顿了一下,才接着道:“再说,这断,也只是暂时

    的,也没多大的作用,他们要解决,也只是时间问题”

    一点点的分析着事

    的严重

    ,但是,风流云的脸上却找不到一点紧张的

    绪,这女人就这么肯定,他会帮忙?

    凌归玥嘴角勾出一丝莫名的弧度,她当然知道是暂时

    的,可是,她要的,也只是拖住一段时间。

    “风流云,月支国大乱,不就是你想看见的么?”

    她想,以前是她想太多了,也许,她知道风流云到底想干什么了。

    闻言,风流云一愣,绯红的唇紧紧抿起,狭长的凤眼凝着榻上的凌归玥。

    见此,凌归玥勾唇一笑:“天下楼和风家的秘密合作,你说,要是被秋水离渊知道,会是什么后果呢?他的‘知己好友’竟然和天傲的夜王妃合作……”

    风流云魅眼一挑,他又被威胁了,真是有趣,怎么感觉她好像早就下好了

    ,就等着自己一步步的往里面钻呢?风流云俊脸扬起笑意,一张脸顿时显得更加邪气,凤眼微弯,魅然天成。

    “丫头,其实,我真的

    喜欢你的,我说,你不如——”

    风流云并没有直接回答凌归玥的话,而是凭空冒出这么一句。

    可是,话还没说完,凌归玥眼中一恼,长袖一挥,骤然出手。

    “喂——”

    脚下用力一点,风流云一个后空翻,紫色绒袍在空中划出一个优美的弧线,在一丈开外落定,拍着

    口,口中却坚持不懈的接着道:“不如和我一起回月支吧?”

    说完,风流云笑着打量了榻上凉眸带怒的凌归玥,双手环

    ,还捏着他那光洁的下巴,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凶点。

    凌归玥收回手,冷哼道:“月支,我会去的!”

    闻言,风流云纵声大笑,一个潇洒的旋

    离开。

    几片树叶随风飘落,带着一股萧索,凌归玥清冷的眉头微蹙,唇角也泛起一丝冷意,她也该有所行动了。

    “仇影”

    “主子——”

    闻言,暗处的仇影闪

    站到凌归玥跟前。

    “传令龙影卫……”

    ——《嗜宠》处雨潇湘——

    月夜,王府书房,琉璃灯盏烛火摇曳,人影闪动。

    “主上,仇刹传回消息,太子近来频繁调动了京城防卫军,今天午时,调动了城外甫山军营的守卫军,今晚应该会有所行动”

    书房正中的紫黑麒麟大椅上,凌归玥倚靠在少惊澜怀中,捏着少惊澜的一绺墨发在指间萦绕,似乎拧眉思索什么。

    少惊澜听着仇影的汇报,眉宇间,一片凌冽。

    “消息准确?”凌归玥偏头看向迦夜,月隐阁应该也会收到消息才对。

    迦夜点点头,回道:“是的,暗影回报,梅朔暗中调动了甫山一万千守卫军,今晚应该会有所动作”

    甫山的一万京城守卫军,虎符是在梅朔手上。

    迦夜说着,却是习惯

    的朝少惊澜汇报。

    说来也奇怪,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月隐阁的势力几乎是少惊澜在调用,迦夜殊影,和少惊澜接触的时间,甚至比和凌归玥接触的还多,而少惊澜的龙影卫,仇影仇刹,几乎成了凌归玥的跟班。

    少惊澜搂着凌归玥,冰蓝的重瞳一片寒冽,反手一挥,沉声道:“寒风,送到秦将军府上,通知韩副将”

    寒风抬手接住少惊澜挥过来的东西,虎符?眉头一蹙,秦将军不是前往暨城了吗,怎么还会在京城。

    “是——”

    却也没多想,他只需要按王爷说的去做,转

    疾步迈出书房。

    凌归玥勾唇,脸上闪过一丝杀意,微凉的颊脸在少惊澜的

    膛蹭了蹭,笑道:“惊澜,我先出发,你要小心”

    少惊昊随时都有可能行动,惊澜有他的事要去做,而她,要去帮惊澜扫去剩下的阻碍,今晚,她必须亲自动手,要先发制人,被动,只会是挨打。

    少惊澜低眼望下,对上凌归玥明亮的剪眸,冰蓝的眸中闪过一丝复杂。

    “玥儿——”大掌勾住她的脑袋,低唇便吻了上去,袖袍挥开,宽大的袖袍包裹着凌归玥的脸,完全挡去了众人的视线,四唇间,不时溢出点点声响。

    迦夜嘴角一抽,伸手挠挠头,要不要这样……

    半晌,少惊澜离开她柔软的唇,四眼想接,冰蓝凝向墨黑,一切尽在不言中,小心。

    凌归玥勾唇一笑,起

    离开少惊澜温暖火

    的怀抱。

    今晚的她,和底下的众人一样,

    着一袭黑色的紧

    夜行衣,乌发简单的束起,干净利落,

    上是被少惊澜强制披上的一件黑色斗篷,一

    黑色装束,让她本就是清冷绝丽的脸,显得更加冷凌,浑

    散发着冰冷肃杀的气息。

    “走——”

    一个字摔下,屋内,除了少惊澜

    边的燕飞,所有人都跟着凌归玥离开。

    少惊澜殷红的唇抿着,起

    抬步走出案台,看着凌归玥离开的方向,嘴角隐隐的弯起一丝笑意。

    “燕……”

    突然,一股寒气从脚底冒出,以势不可挡之力,直

    心脏。

    少惊澜浑

    一颤,这个感觉,对于他来说,太熟悉了,可是,不该是这个时候,一股一股的寒气蜂拥而来。

    “王爷?!”

    “碰——”

    体徒然一颤,少惊澜猛地单膝跪地,修长的手指插入墨石地板,手上凶狠的力道几乎将坚硬的墨石地板按出指印,额前的碎发在灯影下,在眉上投下丝丝

    影,一转眼的时间,少惊澜眉头几乎都凝上了一层寒霜。

    “王爷!”

    难道是……不可能啊,燕飞大骇,顾不上什么,几步上玉阶。

    少惊澜手撑着墨石地板,干净犹如冷玉般的手背上一片透明,几乎能完全看见青色血管,少惊澜艰难的抬起头,冰蓝的眼有些失去焦距,望向凌归玥离开的方向,从来都殷红的唇变得有些泛白,低声喃呢:

    “玥儿……玥儿……”

    另一边,凌归玥和迦夜兵分两路,各自行动。

    无刹宫,大

    被火盆照得灯火通明,恍如白昼,所有的人都齐聚一堂,为今晚的行动做最后的准备。

    “主子传话,今晚行动亥时行动”

    “这次,所有人马全线出动”

    “好……”

    “我们的目标是偷袭夜王府,只需坚持几个时辰,拖住少惊澜,完事之后,去皇宫和主子汇合”

    “嗖嗖——”

    正当众人神色凝重的谈论时,几只银白的羽箭蹭的定在

    堂的石柱上,入石三分。

    众人大骇,怎么回事,这里怎么会有人闯了进来!外面层层守卫,这里怎么会有人。

    一人朝着夜色中一声大吼,“什么人,竟敢到无刹宫捣乱,还不给我滚出来!”

    “呵呵——”

    黑夜中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和肃杀的环境丝毫不相符合,“怎么,想请你大爷我喝上一杯?”

    迦夜闪

    落下,

    后是带着银白弯刀的几十人,恍若暗夜鬼魅一般,从天而降,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

    “月隐阁!”这银白夺命镰,无刹宫的人怎么会不认识,无刹宫领头的人沉声道:“我们月隐阁和无刹宫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迦夜阁主这是作何?”

    今天,他们的时间可是耽搁不得,可是,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

    迦夜脸上的笑意收敛,这个意思,还不够明显么,开口道:“的确是啊,没仇……。”只是,还没待无刹宫的众人松一口气,迦夜眼中一冷,一声令下:

    “杀——”

    他今天来,可不是和他们喝茶聊天的,话音落下,

    后的人影晃动,银色弯刀出手,四周的火盆照耀下,泛着道道冷光。

    “什么!”

    无刹宫众人顿时大吃一惊,这是什么

    况,手下却也不敢怠慢,人家都杀上门来了,他们还能怎样,集结众人,拼杀开来。

    “碰碰——哐哐——”

    暗夜中,兵器相撞的声音响彻整个暗

    ,墙壁上,青石地板上,鲜血喷洒。

    迦夜一

    黑色劲装,抱着枯刃长剑,望着亡命拼杀的无刹宫众人,唇角勾起一丝冷笑,从明天开始,这个江湖魔宫,将彻底消失。

    京城外的大道上,甫山脚下,树林中开,上百个人纵马奔驰,铁黑马蹄踏响。

    最前面,一匹乌黑精壮的马上,是一个

    小的黑色

    影,凌归玥骑着乌斩在林间奔驰,面色冷凝,束起的墨发随风飞扬。

    一提马缰,同时凌归玥纤手一抬,见此,后面的众人勒马停下。

    凌归玥唇角一勾,打量了四周,闭眼感知着风向,环视四周的环境,两边不是很高的崖壁,一条宽敞的大道,干枯的密林,凌归玥凉眸中暗光一闪,这儿可是个好地方。

    寒风凛冽,四周干枯的丛林树枝被吹得发出哗哗的声音,掩过了不轻不重的马蹄声。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密林大道上,被清理的很是干净,丝毫找不出马踏过的痕迹,周围也找不到一丝人气。

    大概过了两个时辰的样子,远处传来一阵阵杂乱的马蹄声,由远及近,在这个暗夜中,慢慢的清晰。

    慢慢的,大约能看见一大群人马出现,看样子,应该有一万来人,但是,却没有打火把,借着依稀朦胧的寒冷月光,抹黑前行。

    当人马贯穿整个大道时,暗处,凌归玥单手一挥,干净利落的一个手势做出,周围动了,人影闪动。

    “呜呜——哗——”

    “停——”兵马领头的人一提马缰,纵声大喝,“什么人!”

    话音未落,悬崖峭壁上,几十个带着黑色锁链的人影落下,两两黑影之间,手中的银白长丝拉开,白色的银线在暗夜中,泛着诡异的森光,繁复交错,就像一张银白厉网,铺天盖地而来。

    “啊——啊——”

    “噗——”

    随着混乱的马蹄声,以及,众人惨叫,马上不停的有人头落地,最前面,领头的几个人,眼都来不及眨一下,人头滚地,到死都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啊,将军!”

    众人本就惊慌不已,此时,更是人心大乱,纷纷提马,转头就跑。

    “想跑?”暗处,凌归玥瑰红的唇角一勾,从黑色斗篷中探出手,又是一个手势下去。

    “哗哗哗哗——”“哐哐——”

    瞬时,地上不停的翻起粗长的铁链,几十道铁链铺开,每隔几米,便是一道黑色锁链。

    “砰——轰——”

    混乱中,马蹄被绊住,马上的纷纷落地,即使后面没有被绊倒的人,也被前面堕马的迎面撞上,顿时,你推我挤,惨叫声,喧闹声,吵成一片。

    这样还不够,斩草要除根,凌归玥扬起一抹绝杀的笑意,站在山崖上,看着下面混乱之极的人马,单手挥下,杀!

    随着凌归玥扬手挥下,周围顿时火光大盛。

    “火——”

    “啊,火——”

    周围,除了混乱的人马,早已没了黑色的人影,山风一吹,扑哧扑哧,山中早已干枯的树丛,寒风一吹,大火以骇人的速度蔓延,本就混乱的众人心生绝望。

    还没从刚刚的慌乱反应过来,另一波的突袭接踵而来,山崖下,惨叫声,鬼哭狼嚎一般,烈火焚烧,以秋风扫落叶之势蔓延。

    山崖上,凌归玥迎风而立,背后是面色肃然的几十个龙影卫,凌归玥纤指覆上红唇,凉眸冷眼看着下面被大火包裹苦苦挣扎的众人,唇上勾起一抹冷笑。

    突袭,打的就是让他们措手不及,如果让他们冷静后反应过来,其实冲出去也不是难事,但是,她可不会给他们那个机会。

    殊影站在凌归玥

    后,仿佛很习惯这样的场景一般,依旧是面无表

    ,目光只是紧跟着凌归玥,对于他来说,什么都不重要,他只需要保护好小姐。

    只是仇影仇刹有些吃惊的看着凌归玥的背影,眼中是深深的敬佩,对眼前的女子,是打心里佩服。

    这有这样的女子,才配站在他们王爷的

    边。

    烈火焚烧中,甫山一片火海,因为两边都是山崖石壁,所以,大火只是在山谷之间肆意,并不能蔓延太宽,不过,这已经足够灭掉这一万人马。

    “啾啾——啾——”

    “吱——”

    凌归玥一蹙柳眉,低头,看向脚边的一团银白物体。

    “小貂?”

    小貂银白的皮毛在依稀的月光下,很是显眼,浑

    泛着莹白的淡光。

    这个小东西什么时候跟着她出来了?她怎么没有察觉到,凌归玥眉头一蹙,怎么回事。

    小貂伸出毛爪,锋利的爪尖从

    嘟嘟的毛爪伸出,勾着凌归玥漆黑的长靴,不停的抓啊抓,像是给她挠痒一般,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

    也许是刚刚跟着她跑出来的吧,凌归玥没有多想,躬

    抓起小貂的后颈,将它提在眼前,“你干什么?再捣乱,就将你丢下去,做成火烤闪电貂”

    “啾啾——”

    小貂四个爪儿在空中乱蹬,一双乌溜溜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凌归玥。

    凌归玥眉头一蹙,小貂好反常,心里突然涌出一阵不好的预感,难道是惊澜出事了,刚想到这儿,凌归玥心里一慌,立刻摇头否决,惊澜有所准备,应该不会有事的。

    这时,凌归玥耳一动,

    边传来一声响亮的鹰叫,扬头望向夜空,黑影盘旋,是月隐阁最紧急时刻,才会用的传信飞鹰。

    殊影上前一步,抿唇做哨,朝着夜空抬起手中的黑色长剑,飞鹰落下,利爪抓在剑柄上。

    凌归玥放下手中的小貂,黑色的长靴一步上前,在殊影之前取下鹰脚上的信条,唰地打开,白纸黑字,一目了然:

    “太子

    宫,王府遇袭,速归”

    凌归玥眉头一蹙,这是她早就料到的,没什么不对啊,可是,凌归玥瞥了眼地上的小貂,心里却一阵发慌,这是怎么回事。

    “立刻回府!”

    扔下几个字,凌归玥翻

    上马,猛地一提缰绳,乌斩马蹄骤然离地,转

    狂奔。

    “是——”

    众人闻声,齐齐翻

    上马,紧追凌归玥

    后。

    ------题外话------

    哈,我抓紧看,尽量来个二更,来不及的话,明天翼早补上哈,处雨群么╭(╯3╰)╮

    请牢记本站域名:gread.guanhuaju.com

    http://www.qzread.CoM

    www.qzread.CoMQ猪文学站小说网为你提供精彩言情小说免费阅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