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嗜宠—夜王狂妃 »  第82章 爆发,夫妻双双把泉泡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82章 爆发,夫妻双双把泉泡

小说:嗜宠—夜王狂妃作者:处雨潇湘
返回目录

    ;http://

    http://Q猪文学站小说网永久网址,请牢记!

    酋云山掰开酋风的手,从他手里拿出那个物件,是一个黄带掉着细稠穗的玉佩,莹白剔透,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牢记本站网址:read.guanhuaju.com

    当那个东西从酋风的手中拽出来的时候,旁边人群中的蒙止眼中大骇,低手摸自己的腰间,空无一物。

    蒙止心里冒出一股不好的预感,他的东西什么时候跑到酋风手里去了。

    “风儿,风儿啊……”

    酋云山满布厚茧的大掌死死的捏着玉佩,额头突突直跳,头发扯着泛白的鬓角露出有些狰狞的突起。

    凌归玥低眉淡淡的看着,酋风,那日的枫林刺杀就是他的人,她可是个有仇必报人。

    “酋风——”

    看清白色蒙步下的人,秋水离渊心中大骇,没去看酋云山手里的东西,几步跨到酋风身边,两指挑起他的脖子,秋水离渊双眼不敢置信的一睁!

    是何人竟然有这样的能力,秋水离渊眼中有着疑惑不解,有着怒火,也有着伤感愤怒。

    “酋风——”

    秋水离渊紧抿着唇,唇绷成一条直线,且不说酋风和秋水离渊亦君亦臣的关系,就说酋家和他一荣俱荣,秋水离渊也不得不插手这件事。

    秋水离渊转眼望向一边的揽月,揽月面无表情的站在一边,却也没什么不对。

    凌归玥见此,眉头轻轻的一蹙,提步走到秋水离渊身边。

    “一招毙命”

    四个字,不多不少的话语,凌归玥眼中隐隐闪过一丝寒光,她可不能太热络,免得惹火上身,虽然,这火的确是她点的。

    “嗯——”秋水离渊拧眉点头,低声道:“此人功力决不在揽月你我之下”

    秋水离渊打消了心里刚起的一点质疑,不可能是揽月,昨晚他住在太子府,没有出门,可是,这世上居然还有这样的高手,能见酋风一招毙命。

    “是的”

    凌归玥若无其事的点点头,面上也没有什么大的起伏,那淡定的容颜,仿佛一切真与他无关。

    只是那眼中有着一丝难以发现的笑意,她也没想到惊澜蛊毒解了之后,竟然会因祸得福,功力比以前甚至翻倍了。

    周围的人群也开始小声议论开来,没想到在这么喜气的日子,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还是白发人送黑发。

    “酋老将军节哀”

    “酋将军,节哀……”

    秋水离渊看着悲痛欲绝的酋云山,眉头一拧,是不是有人了在针对酋家,此事蹊跷。

    “蒙止,你给我站住!”

    当秋水离渊满心疑惑的时候,却听见酋云山出离愤怒的声音。

    酋云山从悲痛中回过神来,猛地站起身,大手一挥,喝道:“今日,你休想离开,给我抓起来!”

    “酋将军,这是为何!”

    刚想抽身离开的蒙止被侍卫团团围住。

    “为何,你竟然还问我为何,你的玉佩为何会在我儿手上!”酋云山猛地将手中的玉佩掷在地上,玉佩砰地碎成几块,酋云山唰的抽出长剑,狂怒道:“你还我儿命来!”

    秋水离渊看着地上的玉佩,一愣,是父皇赐给蒙家的祥云瑞兽九转佩!天下只此一枚,为什么会在酋风手上?

    “酋将军,冷静,事有蹊跷,都给我退下”

    秋水离渊制止住酋云山的部下,蒙止的本事他了解,一个只懂得舞文弄墨的人,根本杀不了酋风。

    可是,酋云山看着眼前惨死的酋风,哪里还有什么理智可言,只是,碍于秋水离渊,也不得不强力压下心中咆哮的怒火,手提着剑,捏着剑,忍得青筋暴起。

    酋云山沉声道:

    “先给我抓起来!”

    这时,凌归玥见府门处的来人,嘴角隐隐的掀开一丝弧度,现在,也该她出手了。

    凌归玥指间轻轻晃动,谁都没有发现一缕细丝般的青烟在空气中飘散开来。

    这时,蒙止也瞥见府门处踏进的一人,心里顿时就有了底气,向着酋云山冷然道:

    “酋将军,这玉佩的确是我的东西,但是,仅凭一枚玉佩就说这人是我杀的,未免太武断了,若是将军有心污蔑与我,蒙止也无话可说,我们就面圣,我相信,皇上会给臣一个交代,还臣一个清白”

    一番言辞切切,说得条理清晰,可是,对一个已经有些失去理智的人来说,却无疑是火上浇油,更何况,还有人推波助澜。

    “简直是岂有此理,证据确凿,你竟然还强词夺理”

    酋云山一步踏上前,举起手中的剑,大吼道:“给我——”

    只是,走出的脚好像没有及时收住一般,身后仿佛被一股强烈的劲风推送了一把,酋云山举着剑的人就朝着蒙止扑了过去。

    “酋将军!不可!”

    秋水离渊反应不及,没抓住猛地扑出去的酋云山,而我们的揽月,为了避免‘惹火’上身,那是离得更远,心有余而力不足,当然也来不及阻止了。

    “哧——”

    随之就是利剑入肉的声音。

    “噗——”

    蒙止嘴角随着滑下一丝鲜血,不敢置信的低头看着刺入他身体的剑,颤声道:“你你……”

    “蒙止!”

    几步开外,传来一声狂吼,一个中年男人朝着酋云山冲了过来,一把接住蒙止倒下的身体,颤抖道:

    “我的儿!我的儿啊!你是怎么了”

    酋云山瞬间像是从梦魇中清醒过来一般,布满厚茧的手一抖,手瞬间松开刺入蒙止身体的剑。

    为什么会这样,他只是想抓住蒙止而已,没想到在这里失手杀了他,再心痛愤怒,他也不能这样不冷静,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爹……爹……”

    蒙止一句话都来不及说,偏头便气绝身亡。

    蒙丞相搂着怀里已经断气的蒙止,双眼猩红,怒吼道:

    “酋云山,你杀我儿,我蒙家和你势不两立!”

    周围的人群也哄然散开,刚刚看见酋副将军死了,虽然有证据指向蒙止,却也还没有个定论,但是,这蒙止,却是被酋云山所杀,这是大家都看见的事。

    事情已经远远的超出了秋水离渊的控制,秋水离渊试图压制住混乱的形势

    “蒙丞相,此事不是你看见的那样,请冷静……”

    “酋老贼杀我儿,太子殿下,是我亲眼所见,还能有什么可说的!”

    蒙丞相看着酋云山,眼中是怎么也隐不去的疯狂,太子当然是会帮酋云山,这是他唯一的儿子啊!他寄予厚望的儿子,就眼睁睁的这么没了!

    “哼,蒙止杀了我儿,杀人偿命,蒙止本该还我儿一个公道!”

    事到如今,已经避免不了两家的冲突,酋云山也不是吃素的。

    “酋老贼,休得胡言,我儿连提剑都不喜,如何会杀人,你这是污蔑!”不过,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没用了,人都已经死了。

    “酋老贼,我蒙家一定会讨回这个公道”蒙丞相眼中净是狠戾,沉声道:“我们走!”

    人群散开,蒙丞相本是想借这个机会,和酋云山搞好关系,却没想到,却是来给他的儿子收尸!

    酋云山走到酋风身边蹲下,低声道:

    “我的儿,爹一定会给你报仇的,蒙家,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他最后的一个儿子就这么没了,酋家后继无人,他如何会不痛心啊。

    秋水离渊对上揽月的眼,双眼紧锁着他脸上的表情,冷声道:“揽月,这件事,你怎么看?”

    只是论演戏,凌归玥说是第二,那就没有第一的。

    秋水离渊双眼紧锁揽月,只见揽月眉头深蹙,脸色沉静,冥思一会儿,才淡淡的道:

    “不像是蒙止干的,此事的确是事出意外,会不会是与天傲或者齐华的人有关,或者说,是酋副将军得罪了什么人?”

    凌归玥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不过,她说的可是大实话,惊澜不仅仅是天傲的人,还是天傲的王,酋风的确是得罪了她。

    “有可能,和我料的一样——”

    秋水离渊点点头,是他多想了,突然有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看来,他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

    凌归玥袖中的手指悠闲的点着,面上却没什么变化。

    看这个样子,前来贺寿的人都纷纷借口离开,人家主人现在怕也是不会待见你,在这样欢喜的日子,却是没想到以这样的血腥收场。

    凌归玥冷眼看着退去的人群,眼中一狠,势不两立,好,要的就是你们势不两立。

    凌归玥偏头看向面容一副冷凝的秋水离渊,开口道:“殿下,揽月有事先行离开,这几日打扰殿下,若有事,殿下可以直接到揽月楼,揽月必扫榻相迎”

    最后一句,凌归玥说得有些轻松,像是和知己好友谈笑一般。

    这个时候,她消除秋水离渊的疑心便好,说得太多,怕是倒惹得不快,而且,这个时候,秋水离渊肯定是焦头烂额的,他这不是为他着想么。

    “好——”秋水离渊看了眼揽月,和身边的人使了个送客的眼色。

    凌归玥淡淡的勾唇一笑,提步离开。

    那个始作俑者,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进来,然后,大摇大摆的出去,你还得恭恭敬敬的迎接相送,不得不感慨,天下原来还有这么好的事。

    秋水离渊看着揽月的背影,暗红的眼中有些犹豫,酋风死了,揽月看来是个可信的人,他要不要……

    ——《嗜宠》处雨潇湘——

    这两日,月支的朝纲大乱,原因是蒙丞相和酋大将军两家彻底闹翻,下面的明争暗斗不停,支持蒙丞相和酋云山的两派也是硝烟弥漫,朝堂之上,争论不休。

    蒙丞相请求武帝给一个决断,要求杀人偿命,那日寿辰上,在场的所有人都可以证明,酋云山当众行凶,请求皇上治酋大将军一个杀人之罪。

    而酋将军扬言也要蒙丞相一个说法,原因是蒙止杀人在先,他有皇帝御赐的祥云瑞兽九转佩为证,当时在场的人也都有目共睹。

    两边个有说法,武帝下令,彻查此事!

    而朝堂的形势也有了一个大的扭转,蒙丞相很明显是倒向支持了瑞王秋水离歌。

    月支的天下,开始有了动荡,危机四伏,随处可见风雨欲来的气息。

    蒙酋两家争执不断,太子秋水离渊和瑞王秋水离歌的皇位争夺,也是越演越烈,而那两个肇事者,却是悠闲的喝茶聊天,时不时评头论足一番。

    揽月楼最后楼的地方,很是隐秘,奇花异草,亭台楼阁,蜿蜒辗转,真可谓是九曲十八弯。

    夜色无边,天上繁星璀璨,月光下,细小的百花遍地盛开,遍地的花蕊仿若星辰坠落人间一般,点缀在绿树芳草之间,只是,四周却是热气腾腾,甚至能感觉到水雾铺面而来。

    很明显,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天然温泉,碧草山石的边缘,两个人影交织,一健壮麦色的男子体魄,一娇小白嫩的女儿身躯,貌似应该是在做着夫妻间的友好交流。

    哗哗的水声伴随着女子懒懒的笑声在夜风中扩散开来。

    小夫妻两人是一天不斗斗法,是浑身都痒。

    “呀,别碰那儿,别碰那儿,痒……”

    凌归玥左右躲闪着身边的魔掌,发丝凌乱的飘在水中,顺着泉水丝丝蔓延,仿佛海藻一般。

    “啊,讨厌,惊澜,你快停下来!”

    凌归玥有些小气愤,一张清冷的脸染上一丝红晕,像是赤墨在清水中荡开一般。

    只是,那本是威胁的话,以这样的姿态说出来,这不表明是想惹火上身么。

    少惊澜凑在凌归玥白嫩的耳边,低声一笑,

    “就不停,呵呵,玥儿你也会怕”

    将凌归玥抓开的手又覆了上去,性感的声音,夹着一丝揶揄和挑逗。

    少惊澜唇被温泉的热气蒸得一片殷红,似乎都要滴出血来一般,弥漫的水雾覆在他的脸上,给那张冷傲的俊脸添上一抹邪魅慵懒的气息。

    “哈哈……好痒,别闹了”

    他一手紧紧的桎梏着怀中的女子,一手在她的腋下捣乱,胡乱的捣鼓,少惊澜看着怀里苦苦挣扎的凌归玥,一挑他那恢复原样的眉头,这小家伙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痒。

    “少惊澜,你再不停我要你好看!”

    看着少惊澜那小人得志的样子,凌归玥一咬牙,提气身子一缩,整个人不知道从什么角度滑进了水里,像个泥鳅一样,瞬间就脱离了少惊澜的魔掌。

    “想跑?”

    少惊澜大掌一伸,只是,细腻如丝一般的肌肤从他指尖滑过,凌归玥全身一根纱都没有,哪里有平时抓起来那么方便。

    泉水不知道是放了什么,有些带一丝丝乳白的色彩,水面也飘散着不知名的白色细小花瓣,看不清池底。

    “玥儿?”

    少惊澜双眼在水中来回扫视,视线像是要将池底看穿一般,这小家伙儿跑哪儿去了?

    突然,少惊澜水中的脚上一紧,别什么东西拽住了一般,少惊澜勾唇一笑,却没有反抗,顺着那股力道便滑下水底。

    水下的凌归玥一愣,手还保持着捏着少惊澜脚的姿势,没想到这么容易就给拽下来了。

    只是,还没有等凌归玥反应过来,一张比泉水火热的唇瓣就覆上了她的唇。

    两人墨发在水中交织缠绕,少惊澜一手绕到凌归玥光裸的背后,一手扣着她的后脑,让她完全贴向自己,将她的唇死死的堵住,舔舐允吸,仿佛要将它吞入腹中一般。

    感受着唇上的火热,凌归玥双眼睁着,看着近在眼前的俊颜,隔着泉水朦胧不清。

    突然,少惊澜睁开眼,一双冰蓝的重瞳在水中仿若清泉包裹的寒冰,美如琉璃冰魄,看着眼前女子漆黑的乌瞳,还有那顺着水扑扇的睫毛,少惊澜嘴角隐隐的掀开一丝弧度,唇却始终未离开凌归玥柔软的唇瓣。

    水下是一个宁静的没有任何纷扰的世界,两个人紧紧纠缠,两人尽情的享受着这美妙的感觉,周围不时有细小的水泡冒出,在水面绽开。

    “哗哗——”

    随着一声哗哗的水声,平静的水面破开,少惊澜托着凌归玥的腰冒出水面,温暖的泉水不断的沿着两人的面颊发丝滑下。

    “呼呼……”

    凌归玥胸口剧烈的起伏着,脸被憋得通红,一声脆响,凌归玥啪的一掌拍在少惊澜的结实的胸膛上。

    “你是想把我憋死吗!”可恶,竟然死死的拽着她,不让她上来。

    看着凌归玥绯红的小脸蛋儿,少惊澜伸出舌头,沿着殷红的薄唇滑过,仿佛在回味刚刚水下那美妙的感觉一般。

    “怎么会呢,我怎么舍得……”

    少惊澜手指覆上凌归玥的红唇,笑得一脸邪肆。

    “哼——”

    凌归玥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口中溢出点点哼唧的声音。

    “呵呵……”

    少惊澜低声一笑,搂过凌归玥,让她倚在他的胳膊弯里,抬手帮她顺着凌乱的发丝。

    凌归玥下巴搁在少惊澜胳膊上,闭眼享受着,长长的睫毛还挂着细小的水珠,落下,又又水雾弥漫而上,慢慢的聚集。

    “外面貌似很热闹啊”

    凌归玥懒懒的说了这么一句。

    少惊澜大手顺着凌归玥的发丝,帮她清洗,唇角一勾,随口接道:

    “等他们先热闹几天,我再添一把火!”

    等他们闹得最厉害的时候,他再给他们浇点油。

    凌归玥抿嘴笑了笑,“秋水离渊怕也是坐不住了吧,他怕是没想到这蒙家竟然会不惜鱼死网破”

    不过也是,这蒙家就这么一个继承人,你让人家都断子绝孙了,人家能让你好过吗,这将相不和,还闹成这样,朝纲怎么稳。

    少惊澜将凌归玥扑散的发丝全拢在背后,武帝现在怕也是焦头烂额,这两家,随便毁掉一家,必定引起朝廷大的动荡。

    “皇家暗卫营的地点找到了吗?”

    这几日凌归玥在太子府做客,而少惊澜也没有闲着,和龙影卫几乎是翻遍了整个京城,才刚碰面,凌归玥就被少惊澜扛起,一路到了后楼的温泉,也就是这里。

    “找到了——”

    “没想到,会是在那么隐秘的一个地方,防卫也很严密”少惊澜手指缓缓的在凌归玥发丝间穿梭,冰蓝的眼中夹着笑意,道:“我进去逛了一圈,没找到我们想要的东西”

    说的那是个无奈加轻松。

    凌归玥嘴角一抽,惊澜他还真当人家防卫最严密的暗卫营是自家的后花园,进去逛了一圈。

    不过连惊澜都没有找到,怕是真没那么好找。

    凌归玥趴在少惊澜胳膊弯上,笑道:“那就要看为妻我的了”

    听得这娇俏的声音,少惊澜心里一阵发痒,喉间低低的笑声仿佛醇厚的美酒一般,在雾气朦胧的水面扩散。

    那他们就想消停会儿,等着别人找上们来。

    “对了玥儿,这几日你神神秘秘的在捣鼓什么东西?”

    闻言,凌归玥转过头,柔顺的发丝,从少惊澜掌间滑出,凌归玥看着少惊澜,眼中夹着一丝笑意。

    “我在这附近发现了点好东西,待会儿就带你去看看效果怎么样”说到这儿,凌归玥瘪瘪嘴,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躺在少惊澜怀中,仰面看向他,有些遗憾道:

    “只可惜量太少,不能大批量的做出来,不然,别说毁他一个暗卫营……”

    说到这儿,凌归玥一声冷哼,眼中净是一片凌寒。

    她已经吩咐怜星弄了几日了,怕是已经出来了,也不知道效果怎么样,她还没有试试呢。

    少惊澜看着凌归玥亮如星辰的双眸,摇头笑了笑,嘴角携着温柔宠溺。

    “公子……风流云到了,想见你——”

    正当少惊澜开口想说什么的时候,山石后传来一声娇柔得可以滴出水来的声音。

    只是听着声音都能想象出,该是何等风情万种的尤物。

    只是,听着这个声音,少惊澜眼中一沉,搂着凌归玥一个旋转,将她下半身全泡在水中,就差没将她的脑袋给按在水里了,不过,却是按在了他的胸前。

    “公子……”

    “滚出去!”

    妖怜星从山石后走出,只是隐隐额看见一个男人光裸的背,一句话还没说完,两道冰凌一般的水向着她的双眼猛地袭来。

    “喂!”妖怜星猛地一个后空翻,橙色的衣裙在空中飘飞,急急的避开两道夹着水汽的劲风。

    妖怜星心里大骇,这少惊澜竟敢来真的,要不是她躲得快,恐怕现在双眼就废了。

    “我说,给我滚远点……”

    少惊澜低沉的声音仿佛最后的警告,夹风雪。

    “咳——”妖怜星低咳一声,再玩儿,怕是真会出人命,低头恭敬道:“小姐,风流云在在外厅”

    还没等凌归玥开口回答,妖怜星脚底抹油,扭着纤腰一阵风似的离开了,她今天貌似终于惹毛了少惊澜。

    凌归玥瞥着眼前一脸肃然的男人,那棱角分明的脸绷得面沉如水,凌归玥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惊澜,怜星她是个女的!”

    凌归玥再次提醒少惊澜妖怜星的性别。

    刚刚惊澜虽然没有真的下狠手,但是却也是用了好几层功力,若不是怜星有两把刷子,避闪及时,怕是真的会出事。

    “怜星?哼——”

    少惊澜冲着凌归玥一声不满的冷哼,谁会知道那该死的人妖是男是女,总是有机会就往玥儿身上倒,动手动脚。

    少惊澜低眉,看着眼前女子嫩白的肌肤,才想起来,闹了这么久,他们好像还没有进入正题?

    “玥儿……”

    少惊澜唇贴着凌归玥的耳际,热气从他口中直往凌归玥耳中灌去。

    一声低哑磁性的声音听得凌归玥浑身酥软,只是想到刚刚妖怜星的话,凌归玥伸手抵住少惊澜紧贴而来的身体。

    “惊澜,别闹了,风流云来肯定是有事,我们出去见见”

    真想一掌劈了风流云,少惊澜蹙眉一声低咒,在凌归玥耳边喃喃道:

    “别管他——”

    他还不知道风流云打什么主意,以前还不是找着鸡毛蒜皮的事就往天下楼跑,什么时候有过大事。

    凌归玥眉头一挑,朝着少惊澜耸了耸鼻尖,“那也不行,我还要去试验一样东西呢”

    要是任由惊澜胡来,她待会儿肯定又是瘫成一堆烂泥。

    “惊澜……”

    少惊澜不满的抿了抿薄唇,一双冰蓝的眸上下看了眼凌归玥,还在她胸前的美好那儿挑眉绕了一圈。

    “那玥儿可要记得好好补偿我……”

    凌归玥一愣,还没有回过神来,随着哗哗的水声,就被少惊澜打横抱出了温泉。

    少惊澜大手一挥,从池边抓起来人的衣物,嘴角还携着一丝不怀好意的好意。

    ------题外话------

    待修o(╯□╰)o…。

    http://www.qzread.CoM

    www.qzread.CoMQ猪文学站小说网为你提供精彩言情小说免费阅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