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嗜宠—夜王狂妃 »  第88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88章

小说:嗜宠—夜王狂妃作者:处雨潇湘
返回目录

    ;http://

    http://Q猪文学站小说网永久网址,请牢记!

    月支本就是处在朝纲大乱的时候,而且,即使是秋水离渊极力压制,依旧没能抵制住舆论的扩散。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牢记本站网址:read.guanhuaju.com

    拜月湖一夜之间的决堤,使得月支的士气大降。

    而且,月支的大将经常是还没有上战场就离奇遇刺身亡,刺客来无影去无踪,让人防不胜防。

    临阵换将,简直是兵家大忌,擒贼先擒王被天傲简直发挥到极致。

    让很多人意外的是,天下楼竟然倾尽全力为天傲的大军提供各种支持,成为天傲大军强有力的后盾,再加上天傲夜帝的御驾亲征,江山社稷图在手,天傲更是如虎添翼,月支自然是兵败如山倒。

    在这个炎炎夏日的季节,天傲的军队就像秋风扫落叶一般,以势如破竹的趋势向着月支的京都挺近。

    两个月之间,天傲一鼓作气,趁着这大好时机,攻下了月支的半壁江山,天傲大军停留在樊城外,两军对峙。

    樊城,是月支京城外的一处大的要塞,樊城之于月支的京城,就像是鲜嫩水果外的一层有刺的皮,一旦攻下樊城,月支的京城也就指日可待。

    樊城内,月支军帐内,一个个都是面色肃然。

    “微臣拜见太子殿下——”

    看见撩开布帘走进的人,黑色盔甲的众人都起身叩拜。

    “免礼——”

    秋水离渊面无表情的阔步上首位,只是你眼底深处的阴鹜透露出他有些情绪不宁。

    “战况如何?”

    秋水离渊眼底一片暗红,额上一圈深红的护额显得有些诡异。

    太多的事情让他脱不开身,京城余留的问题刚整顿下来,又马不停蹄的赶来边关,可是,却没想到,这少惊澜竟然如此厉害,还没等他缓过气来,就连破他的几处关口。

    偏偏在这个时候风家又断了所有的粮草兵器供应,雪上加霜,本来不想在这个时候和风流云撕破脸皮,却没想到他竟然真敢帮少惊澜。

    风流云,你真是好样的!等他缓过气来,第一个就收拾风家!

    一个武将上前,回道:“回禀殿下,探子回报,少惊澜在樊城外整顿三军,似乎没有要继续攻打的迹象”

    秋水离渊眉头一蹙,樊城易守难攻,岂是那么容易就能拿下的,只要他守住了樊城,就有翻盘的机会!

    “太子殿下修书给齐华,不知星辰太子有没有回应?”

    一个老将军有些迟疑的问道,如果有齐华的帮助,月支的胜算就会多了几分,也不用被动挨打。

    “暂时还没有”

    不说这个还好,秋水离渊袖中的手猛地一捏,给沐星辰的书信就像是石沉大海一样,没有任何的回应。

    他不信,他将所有的利弊分析的那么透彻,给出的条件也是他能给的最大程度,那沐星辰是个傻子吗,竟然这样都无动于衷。

    秋水离渊双手撑着一张布阵图的边缘,低眉望下,寒声道:“陈将军,给我加强守卫,本殿下不想再听见谁又遇刺的消息!”

    皇家暗卫营被毁,对这刺杀,他根本就拿不出势力来抵挡,只能靠死守严防。

    “是——”众人齐声回是,这防不胜防的刺杀也是最让他们头疼的一件事。

    秋水离渊看着眼前缩小的山河行军图,又想起了那天凌归玥带走的江山社稷图。

    秋水离渊眼中一片猩红,胸腔中,子午蛊那噬心疼痛的感觉似乎还若隐若现,更重要的是,他是真的想和她真心相交,可是,她却是从头到尾都在骗他,最后甚至还毫不犹豫的取他性命。

    凌归玥!

    两军在樊城相持不下,太子秋水离渊坐镇,月支亡命的抵制,战局陷入了短时间的僵持形势。

    天傲这方,却依然是士气逼人,有不攻下樊城誓不罢休之势。

    是夜,天傲军营,巨型的火把照得周围恍如白昼一般。

    “小姐——”

    殊影一声黑色劲装,出现在凌归玥身后,浑身还带着淡淡的血腥味。

    “事情办好了吗?”

    凌归玥站在一棵树下面,下面是一个小山崖,垂眸就能看见密密麻麻的盔甲长枪的士兵,还有最前方,那个身穿银色盔甲的男子,浑身都透着王者之风的身影。

    近两个月的持续作战,也是时候该停下来整顿大军了。

    高台上的少惊澜缓缓的高举着起一手,猛地握成拳,浑身都透着一股凌然的气息,寒冽霸气的声音顺着风飘散开来,下方的人也是纵声高呼。

    半晌,凌归玥眉头一蹙,收回下方的视线,却看见殊影有些晃神。

    “殊影?”凌归玥疑惑的问出口,“没成功?”

    看来,秋水离渊到了樊城,守卫更加严密了,月隐阁的人也不能大肆的透入到敌营之中。

    “是,秋水离渊这次是早有防备——”殊影抿着唇点点头,像是在压制什么一般,有些艰难的开口道:“月支几乎将所有的军队都压在了樊城”

    “将打探的情报交给惊澜吧”

    凌归玥眉头一蹙,回头望着下方的军队,开口打断,这些告诉她也没有用。

    “是——”殊影慢慢的转身,手中捏的黑色长剑却有些颤抖,一手还是忍不住覆上了腹部。

    “殊影——”凌归玥开口唤住转身离开的殊影,走上前,她怎么觉得殊影今晚有些不对。

    凌归玥绕到殊影面前,没有了树影的遮挡,借着月光,殊影的脸惨白一片,凌归玥看得浑身一颤。

    “殊影,怎么会这样?”

    该死的,她怎么能这么粗心,殊影都伤成这样了她还没发现。

    殊影的腹部被布带重重裹着,却依旧有鲜血溢出,空气中也散发着点点血腥的气息。

    “小姐,我没事”殊影淡淡的摇了摇头,唇都有些干裂,整个人都有些站不稳。

    “你给我住口——”凌归玥抬手几个精确的点穴,将一颗黑色的药丸强行的塞入他的口中,“吃了!”

    凌归玥将殊影的手绕在颈后,带着他就往军帐走去,眼中是浓浓的愤怒,伤成这样了还逞强。

    “我没事”殊影有些不自然的缩了缩手。

    凌归玥拧着眉头看了眼殊影,殊影立刻静音,低眉看着自己黑色的锦靴,冷俊的脸有些松动,就靠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玥儿?”

    少惊澜回到主帐没有发现凌归玥,刚出来就看着凌归玥背扶着殊影。

    少惊澜寒冽的眉头一蹙,但是,看见殊影单手覆在腹部,脸色惨白,少惊澜只是抿了抿唇,提步上前,从她手中接过殊影。

    “我来——”

    凌归玥看了眼少惊澜,点了点头。

    一个简单的军帐内,灯影闪烁,随着一盆盆血水端出,大约花了一个时辰,凌归玥终于停下了手中的针线,伸手擦了擦额头的细汗。

    凌归玥蹙眉看了眼双眸紧阖,似乎睡过去的殊影,无意识的念叨:

    “希望今晚别发烧”

    轻微的发烧是肯定会有的,但是,殊影的伤很严重,要是重度的高烧,事情就麻烦了。

    这殊影,真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要是她没有及时发现,他就这样潦草的处理自己的伤。

    少惊澜一直负手站在一旁,看着凌归玥有些焦急和担忧的脸,眸中闪过一些难以压制的情绪,这些事情,军医也可以做的,手曲了又张,最后还是没有开口打扰。

    少惊澜凝眉,几不可见的摇了摇头,殊影的伤很严重。

    “累了吗?”

    见凌归玥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给殊影盖上被子,少惊澜这才走过去,将凌归玥揽在怀中。

    凌归玥摇摇头,偏头望向身旁的几个军医,沉声道:“今晚如果是有情况,立刻报给我”

    虽然出状况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也不能掉以轻心。

    几个军医连连点头,又不得不对他们的帝后刮目相看,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直接用针线将伤口缝合,真是神了。

    凌归玥看了眼双眸紧闭的殊影,和少惊澜走出军帐,回到主帐。

    凌归玥盘膝坐在软榻上,若有所思的道:

    “看来,是我们小看了秋水离渊”

    秋水离渊竟然有本事将殊影伤成这样。

    少惊澜双手枕在脑后,似乎没有意识到凌归玥在和他说话,那殷红的薄唇抿成一条弧线,看着凌归玥清冷的侧脸,冰蓝的重瞳有些恍惚,思绪却不知道飘散到哪儿去了。

    少惊澜起身扯过凌归玥,似乎有些懊恼自己的情绪,翻身压在她身上,低唇便覆了上去。

    “唔……”

    凌归玥没想到少惊澜突然袭击,有些迟钝者接受着他的吻。

    “玥儿——”

    少惊澜轻阖着眼,尽情的吻着身下的女子,他承认,看着她那样紧张的照顾别人,他就是有些吃味,有些想抓狂。

    但是,他也知道,自己这醋吃的有些无理取闹,玥儿会给殊影治伤,也是应该的。

    少惊澜轻轻的舔舐着凌归玥柔美的唇瓣,心里一阵柔意。

    过了好久,两人才气喘吁吁的分开。

    两人四眸相接,嘴角的笑意都是那么的相似,一切尽在不言中。

    月上中天,两个人影相继离开天傲军营。

    凌归玥身形恍如狸猫一般,在黑夜中飞快的穿梭,凌归玥瞥了眼身边的少惊澜,无奈道:

    “我一个人去就行,你回去”

    走出军营大概有十几里了,凌归玥还是再次开口,万一出现紧急情况,惊澜不在,有些不妥。

    “没事,你放心——”

    少惊澜紧跟着凌归玥身侧,有秦哲,即使他不在,也不会出什么事,他正好也进一趟樊城。

    凌归玥勾唇一笑,没再坚持,秋水离渊的防范很是严密,竟然会将殊影伤成那样,而且,她也很好奇,他中了她的子午蛊竟然还能活下来。

    不过,他的蛊毒也许只是被压下去了,她的手上还有子午引,这就好办事了。

    可是,凌归玥的脚步慢慢的放慢了下来,周围的气息好熟悉,虽然很薄弱,但是还是被凌归玥敏锐的察觉到了,却想不起来是什么东西,凌归玥有些疑惑的环视周围。

    “玥儿,你在找什么?”

    看着凌归玥东张西望,少惊澜有些疑惑的开口。

    “没什么,这气息有些熟悉”

    四周一片寂静,月光大盛,但是还是不足以让她看清周围的环境,只能看见一些树木还有低矮灌木之类的东西。

    没再多想,她现在的目的是除掉秋水离渊!

    两人在黑夜中飞快的穿梭,只是一处低崖上,一双暗红的眼紧盯着下面的两道人影,眼中是如何都隐不去的杀意,终于让他等到机会了。

    秋水离渊鲜红的唇轻轻的勾起,这次,我要你们插翅难飞,他还会傻傻的坐以待毙,等着他们来造访?

    别忘了,这里还是月支,他秋水离渊的天下!没有人会比他更熟悉,即使他少惊澜有江山社稷天,但是,图是死的,人却是活的。

    秋水离渊定眼看了看下面的人影,揽月……

    欠了我这么多,也是该还了。

    暗红的眼一沉,秋水离渊偏头向后一挥手,冷声道:“点火——”

    随着秋水离渊的一声令下,下面的密林中突然冒出丈高的火焰,可是,火焰不知道是夹乍了什么东西,噼噼啪啪的细细爆开,随即便是疯狂的蔓延,四周一道道火墙冒出。

    而且,大火是从远处的四周升起,想着两人包围过来。

    “火!”

    少惊澜猛地一步顿住,一声大吼。

    凌归玥也是一愣,她就说,感觉有些不对,一定是秋水离渊搞得鬼!

    “惊澜,那边——”

    没时间想那么多,凌归玥也是一声厉喝,往火势还没蔓延的地方掠去,要是被大火包围,就只有死路一条。

    少惊澜和凌归玥脚下急点,冲着一方疯狂的奔去。

    四周,大火张牙舞爪的向着他们包裹而去。

    脚下飞快的闪动着,凌归玥额上有些汗意,她也有被人阴的时候!

    是她大意了,殊影受了伤,她没有按耐下性子,秋水离渊恐怕就是想引他们出来!

    “玥儿——”少惊澜一手揽过凌归玥的要,将她扣在怀中,向着火势较小的一方冲去。

    没有反抗,凌归玥娇小的身子紧紧的攀着少惊澜,她的轻功没惊澜快。

    可是,为什么这火蔓延得如此之快,而且,还夹着爆鸣声,这燃烧后的刺鼻味道倒像是……

    少惊澜揽着凌归玥,几乎将轻功发挥到了极致,在丛林中飞快的跃动。

    “就是那里!”

    凌归玥指着那一张高的火墙,向着少惊澜吼道:“惊澜,冲过去!”

    那里虽然也有火,但是,那道火墙明显不一样,不会构成生命危险,而且,如果她没料错的话,那不是树木燃烧形成的火,冲过去就有一线生机,不然就只有等死。

    大火近在眼前,少惊澜看着眼前的大火,咬牙硬着头皮便冲了过去,他相信玥儿,玥儿说的肯定没有错!

    少惊澜袖袍一挥,将凌归玥完全兜在了怀中,连头发丝都没有露出来。

    凌归玥视线被挡住,心里一颤,这个傻子。

    周围炙热的火焰让少惊澜眉头都快有燃烧的迹象,搂着凌归玥,急走的速度几乎让发丝绷成直线。

    视线猛地开阔,两人冲出了火墙。

    少惊澜有些惊讶的回头望向身后的大火,这么大的火,他竟然从里面冲了出来。

    “玥儿你没事吧?”

    一停下来,少惊澜首先就撩开袖袍,紧张的上下打量着凌归玥,确定没事,最后才松了一口气。

    凌归玥冲着少惊澜摇头笑道:“没事——”

    “嗯”少惊澜蹙起的眉头散开,伸手覆上凌归玥的脸,又将她揽入怀中,沉声道:“我们立刻离开这里”

    说完便纵身跃起,向着远处疾奔,这个方向虽然是逆风,但是,林中的火,难以估摸,更何况这火实在是诡异,他们身后,大火顺着他们的方向蔓延,但是速度却不是很快。

    “玥儿,不远处有条大河”

    月支的那道江山社稷图上有标记,他脑中记得清清楚楚,只有到了那里,他们才能绝对的安全下来。

    “惊澜,放我下来——”

    凌归玥从少惊澜怀中挣扎出身,他太紧张了一点。

    少惊澜见身后的火没有急速扩张的趋势,将凌归玥放下,两人一起向着河奔去。

    只是,凌归玥回头看了眼身后的火,眸中却难掩笑意,还有狠戾。

    秋水离渊,这可是你自找的!自作孽,不可活。

    秋水离渊在矛盾和舒心的同时,却没有料到,这次的大火非但没有达到他预想的效果,更是直接加速了他自己的灭亡!

    http://www.qzread.CoM

    www.qzread.CoMQ猪文学站小说网为你提供精彩言情小说免费阅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