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嗜宠—夜王狂妃 »  第93章 尘埃落定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93章 尘埃落定

小说:嗜宠—夜王狂妃作者:处雨潇湘
返回目录

    ;http://

    http://Q猪文学站小说网永久网址,请牢记!

    周围的纯白的梨花随风飞舞,点点雪白落在那乌黑的发顶上,凌归玥看着石桌上鲜红的锦盒,红唇抿了抿,最后,还是伸手拿过。请使用http://

    http://访问本站。牢记本站网址:read.guanhuaju.com

    红色的锦盒静静的躺在她素白的手掌上,凌归玥迟疑了一下,伸出一根指头,晶莹的指甲盖轻轻地勾开。

    随着细小的一声,锦盒打开,一阵清新的香气扑鼻而来,透入毎一个毛孔,就像是甘甜清香的美酒,又像是淡淡的花香,还夹着一股竹叶的清香。

    看清盒中的东西,凌归玥凉眸一睁,拖着锦盒的手几不可见的一抖。

    她细细的凝神一闻,还是察觉到了那被压制住了一味不是很浓烈的气息,淡淡的药香在鼻尖萦绕,一丝丝透入心扉一般,从心里慢慢的涌出一点暖意,就像暖泉在心间绕了一圈一般。

    梨花依旧不停的飘落,偶尔一小朵落在锦盒之内,锦盒内,白色的烟云细软上,是十颗珍珠般大小的细丸,如凝固的血色般,红得刺眼。

    红唇狠狠的抿了抿,凌归玥淡淡的合上锦盒,搁在旁边的石桌上。

    “这是何必……”

    凌归玥一指放在锦盒上,蹙着漂亮的眉头轻声喃呢出口,为什么会这样,她从来都没想到会这样的。

    她不是个傻子,也不是不懂,但是,她的心很小,只容得下那么一个人。

    *

    天傲夜帝元年,月支灭,原月支武帝驾崩,原太子秋水离渊葬身于皇宫的一场大火,由此原月支的皇宫也因此被尘封。

    由这一刻开始,这天下不再有月支,原月支的土地被天傲化为月郡,夜帝在原月支的皇室中,选出了一个皇室的旁系弟子秋水离亭,封秋水离亭为月郡王,代理月郡事宜,朝廷派‘都使’助月郡王管理。

    夜帝昭示天下:

    承诺天傲月郡的百姓和天傲的百姓同等相待。

    帝后凌归玥向夜帝请旨,希望念在战事的纷扰,给月郡的百姓减免一年的赋税,商人减免半年的杂税。

    夜帝批:准!

    月郡的百姓沸腾了,战败仍然能受到同等相待,他们就已经谢天谢地了,但是,竟然还能减免半年的赋税,这简直是做梦都不可能的事情,却真实的发生了。

    月郡的百姓简直将夜帝,现在也是他们的帝王,奉为神明一般。

    帝后凌归玥,也几乎是被神化了,更是被奉为贤良淑德,母仪天下的帝后典范。

    而且,百姓们再也不用像以前一样,提心吊胆的担心什么时候月支和天傲会开战,一切都结束了,现在的他们能安心下来过自己的好日子。

    一场速战速决的战争并没有给百姓带来多大的影响,天下的百姓就是这样,他们只会看见谁给他们好的安逸的生活,他们并不关心那皇位上坐的是何人。

    皇权的交替,战争之后,风平浪静,百姓都是喜笑颜开,他们现在也是天傲的百姓,他们有一个了不起的仁义帝王,还有一位关爱百姓的帝后。

    *

    月郡主城郊外,和风崖,崖顶坐落着一群红楼建筑,群山翠竹中,崖风恣意中,宛若一片火红的枫林一般,被天边的朝阳衬得又如同林中的烈火,恣意的燃烧。

    最主阁上,草草的滚着几个大字:

    风家山庄

    鲜红的门匾上,那龙飞凤舞的姿态,整个感觉和他的主人一样,张扬,妖魅,邪气又不失华贵。

    “啧啧……”

    风流云躺在一块儿草坪上闭着眼睛晒太阳,享受着大好时光,两手枕放在脑后,嘴里叼着一根不知名的野草,一左一右的,口中还喃喃有词。

    “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几道圣旨,几个圣令,竟然将月郡的百姓收拾的服服帖帖的,没有一人反抗,这是从古至今从来没有过的事,不过,他的这些政略也没有一个帝王去尝试过,少惊澜倒是第一人。

    “他胆子也够大的,这少惊澜还真是个人才”

    风流云懒洋洋的侧了个身,还分出月郡,不过那月郡王,还真是不敢恭维,跟他当然是没办法比的,那真是……

    “这说明我家小姐眼光好”

    似水般温柔娇美的声音打断了风流云胡乱飞窜的思绪,风流云脸上的阳光被挡了去,有些不满的睁开眼,一张娇媚的脸闯进他的视线,笑眯眯的盯着他。

    她一袭火红的裙装,鲜红的月牙额坠子因为低头的原因,一摇一晃的悬在空中。

    “原来是你——”风流云侧过身,嚼着口中杂草一扭一扭的,不过这女人什么时候倒向少惊澜了,她不是很讨厌那家伙的吗。

    低声一笑,风流云淡淡的道:“妖大美女什么时候有闲工夫上寒舍”风流云说完耸耸肩笑道,“哦,差点忘了,这揽月楼不是关门大吉了嘛……”

    妖怜星双手环上胸,一双媚眼上下扫视着风流云,笑道:“风公子还真是毒舌,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

    风流云坐起身,一手撑在屈起的膝上,吐出口中的杂草,魅眼一眯,笑道:“那本公子请你喝一壶——”

    这话乍一听,没什么,再一乍,还是没什么,不过听着怪怪的。

    妖怜星嘴角隐隐的一抽,挑了挑眉,额上的血红月牙也随着轻轻一晃,拂着宽大的袖口,“算了,我怕回去会拉肚子”

    她来了十次,有九次都没捞到一口茶,谅他也不安好心。

    “说吧,你还真不会是来找我聊天的吧?”

    风流云站起身,随意拍了拍肩头,深紫色的锦靴踏着青嫩的草坪,朝着旁边的一个湖走去。

    湖面波光粼粼,四周是亭台乱石,不时有白色的梨花纷纷扬扬的落在水面,随着风在湖面荡漾。

    “这话怎么说的”妖怜星嫣红的嘴唇瘪了瘪,跟上他,“我还真是没事儿闲的……”

    风流云转过身,一挑眉梢,有些诧异道:“揽月楼不准备继续开门?”

    事情结束了,他还等着那丫头上门拜访呢,没想到倒是等来了妖怜星,不是为这个,那她来干什么。

    “不会有揽月楼”妖怜星侧身走过他的身边,自顾自的向着前面走去,“天下楼会将揽月楼旗下的店铺资产全部并入,作为天下楼的副掌事,我也要回京城了,这里会另外派人来管理”

    风流云侧头看着妖怜星,绯红的唇一勾,恍然大悟一般的笑道:“原来妖大美女是舍不得本公子”

    妖怜星很不屑的瞥了眼风流云,“本姑娘只是来给你提给醒,你可要小心,现在我们可不是合作伙伴,要是哪一天风家被天下楼击垮了,可别怪我没有手下留情”

    说着媚眼一瞥,在月郡,毕竟风家已经根深蒂固,也没那么好对付。

    “手下留情?”风流云无所谓的笑了笑,摊了摊手,“现在我还真不想要风家”

    况且,他的老底也不是靠这月郡,只要那小丫头想要,即使拱手让给她又如何,这个时候,月郡的事情也处理的差不多了,她恐怕也快回京都了。

    他现在要不要回去?

    湖边的风吹得风流云墨发肆意的飞扬,湖面细碎的阳光透入他狭长的魅眼,竟然亮的出奇,恍若黑曜石一般。

    风流云和妖怜星两人竟然有说有笑,你挖苦我一句,我寒颤你一句,闲聊着在湖边散起了步。

    “风流云……”妖怜星瞥着风流云那无所谓的俊脸,有些迟疑的开口,突然看见了什么,猛地住口,眉头狠狠的一拧,她是谁?她应该见过。

    风流云步子一停,看着眼前的人,眉宇间有些恼怒。

    “风……风哥哥”眼前的女子,准确的说,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看着两人,声音有些怯怯的,似乎还带着一丝委屈的意味。

    “秋水灵鹫?”妖怜星有些迟疑的小声低喃,仔细一看,的确是秋水灵鹫,那次准备和亲的时候她见过,不过,她怎么会变成这样?

    一身淡粉的烟雨裙,同样系着粉色的披风,脸色却有些苍白,原本那灵动的水眸变得有些灰白,没有神采,和她的年龄和不相符合,那总是提着鞭子的手却有些经常的揪着披风。

    很难想象,这就是前月支昔日那个神采飞扬的九公主,那个高高在上,受尽宠爱的天之骄子。

    风流云瞥了眼,淡淡的开口道:“没事少出来”

    声音也没什么大的起伏,说完便错过她,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

    秋水灵鹫身体徒然一怔,泪水在眼中不停的打转,却强忍着没有让她流出来,指甲狠狠地掐着手掌,猛的一松,留下月牙弯状的几道血痕,有殷红的血迹沁出。

    妖怜星淡淡的瞥了眼秋水灵鹫,这风流云,都不知道对人家小姑娘要温柔一点。

    妖怜星身上火红的衣裙张扬显眼,也那个娇弱的小身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不过,也就是看了一眼便也错身离开。

    “风流云,她怎么会在这里?”

    妖怜星有些疑惑的看着风流云,他什么时候这样同情心泛滥了。

    不过,她可不会同情心泛滥,说她狠心也好,没人性也罢,她就是不喜欢眼前的这个小女孩,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风流云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他从不离身的铁羽扇,唰地打开,开口道:“不小心捡回来的”

    本是调笑的话语,但是,那脸上却没有一丝笑意。

    “好吧……”妖怜星手指勾起一缕发丝,火红的一群随风摇曳,恐怕要是风流云不将她捡回了,以秋水灵鹫的处境,怕是也只有死路一条。

    “你就不怕少惊澜给你判一个窝藏前朝余党的罪名?”

    这可是可大可小的事啊,如果按照以前的,前月支的直系皇子皇孙不是处死,就是终身软禁,虽然少惊澜没有这样狠绝,不过却也不会由着秋水灵鹫这样身份的人在掌控之外。

    风流云摇摇头,笑得很是没心没肺,“那就只好又将她送回去呗”

    妖怜星有些微怔,少顷,妖媚的脸上浮出笑意,“还真是个狠心的男人”

    妖怜星瞥了风流云阴柔的侧脸,这个男人,她从来都没有看透过,流连花丛中,也不知道有没有过沾上他的一片叶子,不过,她知道,那肯定不会是秋水灵鹫。

    就是不知道……

    “狠心?”风流云绯红的唇掀起一丝嘲讽的笑意,说的却是云淡风轻。

    “那……”

    “不该问的就别问——”

    风流云一声打断了妖怜星准备问出口的话,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抬步走到面前的石凳上坐下。

    挑起石桌上的白玉酒杯,若无其事的饮着酒,看不出是什么情绪。

    妖怜星眯了眯眼,她刚刚竟然在风流云眼中看见阴鹜的气息,这种气息,她在殊影身上感觉到过,一种阴暗杀戮的气息,不过风流云的却是一眼即逝。

    “我说你发什么愣,好酒美景,妖大美女何不与本公子共饮一杯?”

    风流云勾唇一笑,扬头饮下一口酒,“就当为你送行”

    将妖怜星站在一旁不动,风流云笑着向身边的青衣仆人吩咐道:“下去备点酒菜——”

    轻轻的挑了下眉梢,妖怜星笑着坐到他对面的石凳,脸上浮出一丝笑意,“看不出,你还是有点良心……”

    声声清脆的酒杯碰撞声,美酒佳肴,山光湖水。

    *

    少惊澜和凌归玥这些天也是分工明确。

    少惊澜处理朝政大事,和安排月郡的后续事宜,官员的调动分配。

    而凌归玥陪着他,不不时提出点建议,却每每让少惊澜惊讶不已,比如说将月支化为月郡等意见。

    但是,凌归玥重点在收集月隐阁和龙影卫报上来的各方情报,还有将揽月楼并入到天下楼的产业中。

    月上中天,夜凉如水。

    月郡王王府,约莫一个王爷的府邸大小。

    青色的地板上,挨着床榻的地方,被扑上了厚厚的一层软垫,周围的几盏琉璃美人宫灯泛着柔光,窗外的月光皎洁,点点白花夹着细碎的月光飘落,随着夜风散进寝殿,四周一片静谧。

    红木案台边后是一张较为宽敞的软榻,铺着纯白的玉狐裘。

    少惊澜最在软榻边,一袭水蓝色的衾衣松松垮垮的挂在精壮的身躯上,胸膛微敞开着,隐约能窥见那健美的如瓷器般光泽的肌肤,也许是刚沐浴的原因,墨发还氤氲着点点湿气,胸前的几缕墨黑的发丝尾部偶尔掉下几滴水珠。

    他一手执着一杆玉笔,在周围朦胧的灯光下,青白的笔杆泛着清冷的光泽,少惊澜殷红的薄唇轻抿着,看着身前红木案台上的卷轴,不时提笔书上几行字迹。

    字如其人,行云流水般狂放不羁,墨笔流转间,字里行间,仿佛蕴藏着一股力量,随时都会迸发而出。

    突然,少惊澜身体猛地一怔,拿着玉笔的手都忍不住一抖,一滴墨水在身前的宣纸上晕开,绽出一朵墨色的小花。

    “玥儿,别乱动……”

    一声沙哑低沉的声音,少惊澜大掌将身下攀上来的那只不老实的手从胸前拨开,又继续若无其事的继续手中的事。

    他身下,凌归玥枕在他的腿上,整个人都躺在软榻上,身上搭着一件宽大的袍子,将她完全的罩在里面。

    凌归玥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瑰红的嘴角隐隐的有些笑意,灯火将那俏长的睫毛拉得更长,在眼睑下投下浅浅的一排阴影,手被拉开,却又覆上了更要命的地方,动的更肆无忌惮。

    少惊澜一声抽气,低眉对上那灿若星辰的剪眸,咬牙切齿的道:“你再动一下……”

    凌归玥朝他勾出一抹挑衅般的笑意,但是,手却老实的缩了回来。

    低声一笑,少惊澜放下手中的笔,提着她的腰,将她望胸前一靠,低下唇,轻碰了碰她柔软的唇瓣,要不是这些天事务繁忙,白天将玥儿累着了,他早就……早就!

    没敢再继续惹火,少惊澜离开她娇美开口的唇瓣,伸手抚了抚她有些疲惫慵懒的小脸,有些心疼的笑道:

    “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要处理的事情太多,这几日他几乎没怎么睡觉,玥儿也累得不轻。

    “唔……”

    凌归玥懒懒的往他怀里拱了拱,鼻尖萦绕着淡淡的沉香气息。

    少惊澜大掌将她披散的凌乱秀发撩在一侧,哑声笑了笑,“事情快处理完了,我们过两日就会京都”

    该交代的都已经交代了。

    “嗯——”凌归玥埋在他胸膛上的脑袋几不可见的点了点。

    揽着怀中女子柔软的身躯,少惊澜俊美的脸庞浮出一丝柔和的笑意。

    这时,风中传来一阵异动。

    “主上——”

    一身黑衣的仇刹在红木案台下闪现,单膝跪地,自然的压低了声音,上前将手中的密信呈上。

    “京城的快马传信”

    少惊澜修长的眉头蹙了蹙,伸手接过密信,淡淡的打开,蔚蓝的眸中几眼扫下去,突然,眸光猛地一凝

    慢慢的放下手中密信,烫着红色加急标记的密信躺在红木案台上,少惊澜一手撑在信纸上,微微用力,那修长的节骨泛出点点白色,眸中也是一片幽深。

    凌归玥似乎是察觉到了少惊澜情绪的变化,从他怀中抬出头,看着少惊澜脸色一片冷凝。

    这是怎么了?凌归玥转头瞥着案台上的信件,慢慢的从他手下扯出,摊开看了看,眸光也是一凝,红唇抿了抿,眸光有些担忧的停留在他冷冽如水的俊脸上。

    http://www.qzread.CoM

    www.qzread.CoMQ猪文学站小说网为你提供精彩言情小说免费阅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