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嗜宠—夜王狂妃 »  第106章 陷害,反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06章 陷害,反击

小说:嗜宠—夜王狂妃作者:处雨潇湘
返回目录

    ;http://

    http://Q猪文学站小说网永久网址,请牢记!

    穹宇殿是宁王少惊奇的住殿。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在皇宫较为偏远的地方,在一年前的太子叛乱之后,虽然宁王少惊奇没有加入太子的行动,但是,少惊奇被生母萧佩蓉所连累,毕竟又还是少天行的儿子,没有被处死,被半禁足在穹宇殿。

    萧佩蓉在那一场叛乱疯了,被软禁在冷宫,之后的萧家也完全败落。

    其实,现在的少惊奇,才真的是一个整天混吃混合闲散王爷,处于一种自生自灭的状态,连自己在宫外的府邸都没有一座,但是也有他还没有纳正妃的原因。

    月上中天,已经是深夜时分,四周一片寂静,只有提着灯巡视的锦衣卫队路过穹宇殿。

    穹宇殿一片萧瑟,这个殿宇和后妃的冷宫相差无几。

    少惊奇一声酒气,在院子中喝得是昏天黑地,偏偏倒倒的往自己的寝殿厢房走去,这已经是每天都很常见的情况了。

    一个小太监看见他想上去扶一扶,冷冷的开口道:“王爷你回来了……那个”

    “行了行了,滚一边去——”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少惊奇挥着手不耐烦的打断了。

    小太监被挥开,脸色有些不好看,低声嘀咕着,“哼,不就是顶着一个王爷的身份嘛,一无是处,还不是连一个下人都不如,傲什么傲,不过,命还真是好啊,竟然还有那么美的人送上门来……”

    以前的少惊奇虽然也是一无是处,但是,却有一个皇贵妃的母妃撑腰,谁敢却奚落得罪?但是现在,却是彻底的被遗弃在一个小角落,连宫女太监都可以随意的嬉笑。

    “滚,给我滚!”少惊奇一脚踹在小太监的屁。股上,大声吼道:“给我滚远点!不然本王就一刀砍了你”

    “哐哐——”少惊奇随手将手中的酒壶摔在地上,束发箍都随意的散落着,指着小太监,吼道:“听到没,我叫你滚!有多远给本王滚多远!”

    “哼,走就走……”小太监嘀咕了两句,甩手就离开,不过他要不要告诉他,屋里有来了贵客啊。

    小太监咂咂嘴,还是算了,看他这个倒霉的样子,还是能离他远点就远点吧,沾得赞了晦气,想到这里,小太监脚下就走得更快了。

    少惊奇桃花眼中显出阴鹜,狠狠的一脚踹开厢房大门,东倒西歪的飘了进去,口中还不停的嘀咕着。

    “都看不起我,是我的母妃不要我,要我的母妃也不喜欢我,那个女人疯了,另外一个死了,都死了,都死吧……”

    厢房内灯影朦胧,有些陈旧的纱帐随意的飘飞着,酒气瞬间就充满了整个房间。

    “砰——”少惊奇高大的身躯往床上一倒,像往常一样,抓过被子就想睡觉。

    只是,大手一伸,猛地触碰到一点温热光滑的肌肤,浑身舒服的忍不住一个颤栗。

    随手一挥,少惊奇疑惑的拉开被子,嘀咕道:“这……谁啊”说完还懒懒的打了一个酒嗝。

    被子下,是一具光果的女子娇躯,肌肤在昏黄的灯光下,极具诱惑。

    “星翎公主…。?”少惊奇微微一忡,一张桃花脸笑得分外迷人,大手朝着那具光裸的娇躯就伸了出去,“原来是星翎公主啊,大美人儿……”

    他刚刚还想着她来着,这就送上门来了,那他就要好好的享用了。

    沐星翎轻轻的睁开眼,看着眼前的桃花脸,慢慢的和另外一张脸重合,娇媚的脸瞬间泛出红晕。

    那羞涩的样子,粉嫩白里透红的肌肤,看得少惊奇一股热血冲上脑子,整个人都朝着浑身一丝不挂的沐星翎扑了过去,像是饿狼扑食一般,两人瞬间便缠做一团。

    “哦……美人儿,宝贝儿……”少惊奇不停的喘息喃呢着。

    沐星翎整个娇躯像是水蛇一般,缠绕着少惊奇的身体,扭动着纤腰。

    “啊……嗯……”沐星翎口中大声的娇喘着,媚眼如丝的瞥着身上动作的人,纤长的藕臂缠绕上床幔,死死的抓着,纤细的手指上节骨都泛白。

    “宝贝,你是我的了……哦……太棒了”

    少惊奇眸中猩红,疯狂的蹂躏着身下的娇躯,很久碰女人的他,碰到这样的事,简直是一把干柴碰到了烈火,恨不得将身下的女子女人燃成灰烬。

    整个厢房内,充斥着毫不掩饰的大声娇喘,大床摇动的吱呀声,男人的粗嘎低吼,女人的娇喘喃呢,室内各种凌乱的衣物,男人的,女人的,外袍衾衣抛散一地。

    “哦……宝贝儿,你是我的”

    “太棒了——”

    “啊……嗯”

    各种娇喘一直持续道深夜,都还依旧没有停歇的样子。

    漆黑的夜空之中,连月亮都羞射的躲进了乌云之中,窗外夜风四溢的刮着,屋内芙蓉帐内,疯狂交缠的身躯滚动,两人那是‘经久不衰’的持续奋战。

    第二日清晨,天边的第一缕阳光跳出地平线,早朝时分。

    云霄殿,斑驳柔和的光影从大红的镂空菱木窗户斜拉而进,晨光倾洒了一地的柔美。

    铺着厚厚天蚕软罗锦的龙床之上,少惊澜正搂着怀中的小女人温存着,那殷红的唇瓣靠着她墨黑的头顶青丝。

    “皇上,皇上出事了”燕飞在寝殿外低唤。

    少惊澜修长的眉头一蹙,低眉见怀中的小女人也醒了,睁着一双灿若星辰的双眸看着自己,少惊澜有些诧异的微微一挑眉梢。

    “什么事?”声音带着一点刚睡醒的慵懒沙哑意味。

    说着,少惊澜却没有急着起身,俊眸一闭,如瓷器般光泽的健臂搂过凌归玥,大掌习惯性的在她微微凸起的小腹滑去,还在回味着昨天的美妙感觉,宝宝会动了呢。

    屋外的燕飞低声回道:“皇上,是星翎公主出事了——”

    这星辰太子和星翎公主今日就要回国,哪里知道会出这样的事情。

    少惊澜双眸唰地睁开,对上凌归玥那明亮的双眸,眨了眨。

    *

    “公主,公主,怎么会这样……”

    “王爷,这可怎么办啊”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啊,我昨天打瞌睡去了”

    少惊澜和凌归玥,一些朝中大臣,还有一些国家的使臣赶到穹宇殿的时候,一片压抑的死气,只是厢房寝殿中隐隐的传来低泣焦急的声音。

    厢房的们被打开,一阵酒气扑面而来,随着清醒的晨风扩散开来,众人都不由得挥了挥手。

    “奴婢叩见皇上,皇后娘娘……”

    “奴才叩见皇上,皇后娘娘……”

    里面的几个宫女太监见到来人,纷纷手忙脚乱的跪地叩拜,花花绿绿跪了一地。

    而对面的床榻上,凌乱一片,能隐隐的看见一个男子光裸的胳膊和女子露在外面的香肩。

    “公主,你醒醒啊”突然来了这么多的人,黄衣侍女还是叫不醒沐星翎,都快要急哭了,推着沐星翎,哭丧道:“公主,你醒醒啊,这可怎么办啊,呜呜……”

    “吵什么吵,给本王滚开——”少惊奇迷迷糊糊的一把推开耳边吵闹的人,累了一晚,他这才刚睡,少惊奇一个翻身,搂着侧身下的娇躯,继续的温存。

    这一动,少惊奇的整个背都搂了出来,还有沐星翎的半张脸。

    凌归玥眸中一亮,效果不是一般的好啊。

    朝中大臣纷纷倒吸一口气,天啊,这真的是宁王和星翎公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该死的,少惊澜脸色一黑,将凌归玥往怀里一圈,将看得津津有味的小女人眼睛牢牢的蒙上,沉声道:“少惊奇!你是要等朕赏你一桶冷水吗!”

    累了几乎是一整夜的少惊奇,睡得是一塌糊涂,突然一怔寒风撩过,背脊发凉,整个人顿时就清新,有些恍惚的搂了楼怀中光裸的人,一双桃花眼才幽幽的巡视周围。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人在他的房间?

    “哎呀,真是伤风败俗啊”

    “想不到这看着端庄的星翎公主竟然是这样的人”

    “是啊,齐华的星翎公主,也不过如此”

    “就是就是,真是世风日下”

    ……

    满屋的周围大臣还有宫女太监都纷纷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这一大早没有上朝,倒是看到了这么一出好戏。

    还有其他国家的使臣也是不少的,也纷纷的投去鄙夷的眼光,这星翎公主,原来就是一个荡妇。

    凌归玥被少惊澜给扣在怀中,瑰红的唇角一勾,轻声道:“沐星翎,也是该醒了……”

    这时,沐星翎细长的柳眉蹙了蹙,感觉浑身散了架一般的疼,连睁开眼的力气都有些使不出来,听得周围半晌睁开眼,有些迟钝的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美眸又疑惑的打量周围。

    脑中依旧还有些混沌不清,身上怎么会这么疼,这些人在这里干什么,还有……

    他怎么也会在这里?

    沐星翎脑中猛地一个炸雷惊醒,愣愣的看着搂着他的男人,这个男人是谁,视线再向下看,她怎么会没有穿衣服!

    “啊——”

    一声惊叫,绝对可以让千山鸟飞绝。

    尖细的女声,那是余音绕梁,三日不绝啊。

    这一声尖叫,少惊奇也是彻底的清醒了来,可是,看着身下的人,桃花眼中却是闪过惊喜。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沐星翎疯狂的撕扯着身上的被子,拼命的往身上裹,这个时候连身上的疼痛都忘得一干二净,她靠着床的倚靠,闭着眼拼命的摇头。

    “不,我这一定是在做梦,对,是在做梦!是的,一定是的!”

    如果是真的,那她的一辈子都全毁了!所以,这都不是真的,沐星翎拼命的安慰着自己。

    被少惊奇推开的黄衣侍女扑倒沐星翎身边,抱着她大哭,“公主,公主,是奴婢不好,奴婢该早点进来叫公主的”

    公主吩咐了她等着,外面的侍卫也不然她进来,不然,怎么会变成这样!

    沐星翎睁开眼,看着周围指指点点的大臣宫女,最主要的是,还有那个一身墨龙长袍的男人,眉目冷俊,冷眼看着她,可是,他的手却是小心翼翼的搂着怀中的女人。

    眼神又回到床上那个笑得一脸灿烂的桃花脸,沐星翎是彻底的认识到,这不是在做梦!

    “滚,滚开,都给本公主滚出去!”沐星翎一把推开身边的黄衣侍女,美眸中猩红一片。

    怎么会这样,她怎么能让他看见自己这个样子。

    “少惊奇,你是不是该和朕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少惊澜心里虽然有数,但是,那面上却是凌寒一片。

    少惊奇飞快的将外袍穿上,有些狼狈的跪在床上,开口道:“皇上,臣弟和公主是两情相悦,昨晚公主前来辞行,我们情难自禁,就……希望皇上成全”

    少惊奇虽然是个整天混吃混合的人,但却不是一个笨蛋,他心里飞快的打的小算盘。

    他现在的感觉简直是天上掉下了馅饼一般,白白的给他送了一个美人,要是他真的娶了星翎公主,他可能就不用被禁足了,还可以出宫,有自己的府邸,还可以过以前那自由闲散的日子。

    只是想想,少惊奇就觉得心里一阵激动。

    “不,不是这样的,你胡说,我是被陷害的”沐星翎将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面上一片狰狞,却伸出那布满密密麻麻爱痕的手,指着少惊澜怀中的凌归玥,狠声道:“是她,一定是她干的!”

    少惊澜眸中一寒,那冰冷的目光让沐星翎心里有些打颤。

    这时,沐星辰踏进大门,一声月牙锦袍,眉目清冷一片,身后跟着无欢无痕两人。

    “星辰太子——”

    “星辰太子——”

    即使是沐星翎在他们心里的形象给彻底毁了,各方的大臣和各国的使臣对沐星辰是真的敬佩。

    沐星辰看着眼前的一幕,眉头隐隐的一蹙,英挺的鼻尖微微一动,在空气中察觉到了一丝气息,墨瞳几不可见的瞥向少惊澜怀中的凌归玥。

    沐星翎看见沐星辰到了,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眼中大颗大颗的泪水滚下,拼命的摇头急声道:“皇兄,我是被这个女人陷害的,我没有,我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

    凌归玥微微挣扎,少惊澜瞥了眼周围,才放开扣着她脑袋的大手。

    “本宫陷害你?”凌归玥不紧不慢的理了理长袖,才开口道:“你有什么证据说明是本宫陷害你?”

    沐星翎看着周围各种鄙夷异样的眼光,疯狂道:“临走之时,我昨晚好心去给你告别,谁知道,你竟然在我喝的茶中下了迷药,一定是的!”

    沐星翎心慌之下,胡乱瞎诌,她失去了清白,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有各国的使臣,她现在是什么都没有了,她也不会让这个女人好过的。

    “呵”凌归玥一声低笑,耸了耸肩头,沉声道:“星翎公主,本宫可是完好无损的将你送出了云霄殿,之后的事,本宫可是一无所知”

    沐星翎一怔,张了张口,去没法儿发出一声辩驳,她只记得她回过头看,后面的是什么,她根本就没有碰她的任何东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不,不可能的——”沐星翎疯狂的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只是愤恨的道:“一定是你干的!”

    凌归玥一声冷笑,纤细的手指指着身边守门的几个侍卫,袖手一挥,问道:“你们来告诉本宫,星翎公主是怎么到穹宇殿来的”

    两个侍卫闻言,连忙跪下,其中一个人开口回到:“回禀娘娘,星翎公主昨晚到穹宇殿,说临走之时,想向宁王带殿下辞行,然后,好……好好聊聊,让属下们退下,不要打扰”

    众人一听到最后一句,纷纷鄙夷的看着沐星翎,一国公主,大半夜的跑到男子房间,还能聊什么!

    “你胡说,你胡说!我不相信……”沐星翎扯过黄衣侍女,疯狂的摇着她,嘶吼道:“本宫怎么会到这里来,黄衣,你告诉本宫,是不是你带的!为什么你不阻止,为什么!”

    一波一波的刺激,沐星翎脑中懵了。

    黄衣不是一直跟着她的吗,为什么不阻止,是不是她和凌归玥这个贱女人是一伙的!想到这里,沐星翎一把推开黄衣,狠声道:

    “是的,你一定是和那个女人是一伙的,你们合起来陷害我,是你帮着那个女人报复本公主!”

    报复?众人眸中有些不解,星翎公主做了什么,值得他们娘娘来报复。

    “公主,是你让奴婢在殿外等候的,奴婢也进不来啊”黄衣侍女也是失声大哭,出了这样的事,她肯定是死定了。

    “报复?”看见这混乱的情形,凌归玥眸中一狠,冷哼一声,道:“本宫又有什么理由要报复星翎公主你!”

    沐星掌心被自己尖细的指甲掐出了血痕,看着少惊澜护着怀中的女子,那大手小心翼翼的环着她圆润丰腴的腰肢,再看着自己的落魄样子,一股热血从冲上脑门儿。

    沐星翎眸中一片猩红,眸中忽然闪过一个细小的恍惚,捏着手愤恨道:“是你,你要报复我要害掉你的孩子,就是,我送的那枚有毒的暖玉,你一定是为了这个才报复我的”

    沐星翎一说完,脑中嗡的一下,她刚刚说了什么?

    为什么她控制不住自己!

    沐星辰一直负手站在殿中,只是,听到这一句话,墨瞳微微一沉。

    少惊澜冷俊的眸中两道寒光乍现,像两道利刃一般的凝向沐星翎,殷红的薄唇勾起嗜血的弧度,竟然还有这样的事,这个女人竟然敢伤害玥儿!

    “天,这星翎公主竟然敢伤害皇子!”

    “竟然还有这样的事!”

    “简直是欺人太甚!”

    天傲的朝臣看着沐星翎,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他们可是盼了好久才等到他们的帝后怀上龙种,这该死的女人竟然敢对娘娘下毒手。

    “原来公主还干过这样的事,幸好本宫没有将那玉佩带在身上”凌归玥听得这么一句,嘴慢慢的扯开一丝狡黠的笑意,瞥着呆愣的沐星翎。

    沐星翎看着对面那个女人的笑脸慢慢的扩大,完了,什么都完了,她知道,无论她说什么,都没有用了,什么都毁了。

    “皇兄……”沐星翎僵硬的抬头看向沐星辰,她真的是被陷害的,她不相信,如此聪明的他也会被这个女人给骗了。

    少惊澜纹龙袖袍一挥,冷哼道:“星辰太子,这事,你是不是该给朕一个交代!”

    大臣和各国的使臣心里都明白,这不是简单的一件事,搞不好,就要引发两国的战火。

    各国使臣也都知道,这夜帝对她的皇后,是多么的重视,即使是没有伤害到,这齐华也必须给天傲一个好的交代。

    沐星辰看着狼狈的沐星翎,淡淡的开口道:“将公主带走”

    声音很是淡然,大家也都不得不佩服,这星辰太子处变不惊的能力也太强了。

    “夜帝放心,这事,小王一定会给天傲一个交代”沐星辰说完,眼光转向少惊澜怀中的凌归玥,视线停留了两秒,转身提步离开,云淡风轻的步子,似乎没有收到任何的影响。

    沐星辰身侧的无欢提着被锦被包裹的沐星翎就跟着离开房间。

    沐星翎瘫软成一团,是啊,她怎么忘了,她这个皇兄怎么会帮她呢?

    凌归玥,她好狠啊,真的好狠!

    凌归玥看着那修长的月白背影,瑰红的唇抿了抿,凉眸深邃一片,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少惊澜寒冽的眉头隐隐的一蹙,冰蓝的眸光凝视着凌归玥优美的侧脸,大手一掰,揽着凌归玥就想出门。

    “皇上皇上……”少惊奇看见少惊澜没有丝毫要搭理自己的意思,有些急了。

    少惊澜猛地侧身,寒声道:“给朕老老实实的呆在穹宇殿,没有朕的吩咐,不住踏出一步”

    说完,少惊澜冷哼一声,便踏出房门。

    朝中大臣和各国的使臣也都跟着少惊澜身后离开,谁都没有想到,这一大清早,就看见这么一出闹剧。

    “什么……?”少惊奇瘫软的跪下床榻上,披头散发,衣衫凌乱不堪。

    守门的侍卫有些同情的看着少惊奇,这宁王本是半软禁,偶尔还可以出去透透风,经过这么一闹,是彻底的成了终身的软禁,看来,这个宁王,以后是彻底的连一个下人都不如了。

    http://www.qzread.CoM

    www.qzread.CoMQ猪文学站小说网为你提供精彩言情小说免费阅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