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嗜宠—夜王狂妃 »  第121章 爱捣乱的小宝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21章 爱捣乱的小宝

小说:嗜宠—夜王狂妃作者:处雨潇湘
返回目录

    ;http://

    http://Q猪文学站小说网永久网址,请牢记!

    日落,天边一弯新月皎洁。请使用http://

    http://访问本站。百度搜索guanhuaju或者书加+guanhuaju快速度进入本站清爽阅读

    月光倾洒,水银泄地一般,整个大草原上银白一片,远处不时传来一阵阵苍狼啸月的声音,却是让四周感觉到更是静谧一片。

    王帐所在的营地,气氛很是紧张,还有着一些压抑。

    这几天,漠北王帐的营地里,那是一个水深火热,上上下下,大家似乎都憋着一口气,众人是一个大的响动都不敢出,好像生怕呼吸一大,他们的王上,就一命呜呼了。

    但是,另一边华贵的暖帐之中,恰恰相反,那是热闹温馨异常,每一丝空气中,都溢着甜蜜安详。

    凌归玥现在是知道了,什么才是真正的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走路用抱,吃饭用喂。

    而这些天,一直处于一种神游的状态,飘飘欲仙,那曼妙滋味,少惊澜守着自己的女人孩子,那是寸步不利。

    通俗点说,就是老婆孩子热炕头。

    只是,这些天,在某个一直不是很配合的调皮小宝宝的哭闹中,一个问题,也慢慢的开始出现,少惊澜很是不满,极其相当的不满!

    温暖的暖帐内,凌归玥舒服的窝在少惊澜怀里,手中捏着他的一缕墨发把玩,在凝白的指间打着转儿。

    “齐华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凌归玥眸中闪了闪,沐星辰应该已经离开漠北了吧。

    凌归玥眸光沉了沉,沐星辰会出现在这里,也是她始料未及的,这原因她明白,惊澜也不是傻子。

    “昨晚刚收到秦哲的传信,齐华的军队一直驻守着沧浪城,没有任何的动静”少惊澜眸中一片暗蓝,深邃如渊,他搂着凌归玥的手也紧了紧。

    沐星辰放弃了这么好一个机会,甚至可以说,也许是他最重要的一个机会!

    这原因,他怎么会不明白!

    “玥儿,以后都不许骗我”少惊澜嗓子中有些沙哑,寒冽的眉头也不满的紧了紧。

    玥儿身上的寒毒明明就没有完全解掉,为了不让他担心,她竟然骗他说已经没事了,那天,他一直提心吊胆,几乎是大气都不敢出!

    “这不是没事吗?”凌归玥抿了抿瑰红的唇,迎着他那逼人的视线,低下头,缓缓的一点,道:“好,以后都不骗你,什么都告诉你,行了吧”

    少惊澜伸手刮了刮她凝白的鼻尖,“你这小家伙,回去再慢慢的和你算账”

    这小家伙,真是让他又爱又恨,让他心里抓狂,可是这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拿她没办法!

    “不要生气,我错了还不行吗”凌归玥摸了摸鼻尖,嘿嘿的笑着打岔。

    她要是不服个软的话,他又要开始翻老底了。

    厚实的长绒暖榻上,两个绝美的人紧紧相拥,完美和谐的让人窒息。

    少惊澜凝视着怀中的小女人,低声一叹,半响,听得他慢慢的开口道:“玥儿,或许,我们可以放弃齐华”

    “你说什么?”凌归玥有些诧异。

    一统天下,是每个帝王的梦想,惊澜,竟然会这样说。

    少惊澜勾唇一笑,“一个齐华,我还不放在心上”

    这天下,他已经得十之有七,当初他决定要争这个,也只是为了好好的保护玥儿而已,他现在已经有保护玥儿的后盾。

    现在,一个齐华,可有可无而已。

    “惊澜……”凌归玥扯着少惊澜的一紧,眸中闪过一丝动容。

    她怎么会不知道,惊澜,这是在帮她还情,还沐星辰的情。

    沐星辰的感情,她不是不懂,反而,就是因为太懂,所以无能为力。她的心很小,装下了一个人,便没有其他的空间留给任何人。

    爱情很纯粹,但是,人和人之间,除了爱情,还有其他牵连不断的感情。

    沐星辰为她做的,为她放弃的,早已经远远的抵过了当初的治腿之恩。

    “我能给的,只有这么多,其他的,想都不要去想”少惊澜捧着凌归玥的脸,冰蓝的重瞳溢出一丝寒气。

    沐星辰的恩情,他一个人来还!

    玥儿的心里只能有他一个人,即使不是爱情,他也不允许玥儿的心,被别的男人分去一点,即使是一个角落,都不行!

    这就是少惊澜,对心爱的女子,永远都是一个霸道疯狂,占有欲极强的男人。

    “好”凌归玥勾唇一笑,点点头。

    少惊澜伸手顺着她的青丝,笑道:“好了,不早了,快休息吧”

    “还不困,今天睡得太久了”她是比小宝小乖都还能睡。

    少惊澜不可置否的勾唇一笑。

    “惊澜,这两天是最后的机会了,如果那人再不出现,可能这漠北王就真的只有这样睡下去了”凌归玥抬头看向不远处的帘帐,凉眸微闪。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不是今晚就是明晚,那个人,一定会出现。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那个人一定会出现呢?”少惊澜搂着凌归玥,往后面的软背上靠了靠。

    他一身的慵懒闲适,一张冷傲的俊脸也显出几分邪肆的意味。

    凌归玥脸往他健硕宽阔的胸膛上蹭了蹭,才开口道:“那个人,既然是给漠北王下嗜睡蛊,从一开始,就没想要他的命,或者说,他的命,对他还有用”

    凌归玥眸中一闪,如果是鬼面将军下的毒,他拿到飞鹰虎符之后,换做是她,一定立刻将漠北王解决掉!

    永远的消除后患。

    不过,这漠北王的命还有什么用,她就不知道了。

    “如果真是鬼面下的蛊毒呢?”少惊澜说着眸光一沉。

    鬼面已经死了,那蛊毒引子没人知道在哪儿。

    凌归玥摇摇头,开口道:“我总觉得这鬼面将军给我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虽然她只是站在城楼上,远远的看过一眼,但是,鬼面将军的尸体,也就是面具拿开之后他们看见的那个人,和之前给她的感觉,有些不一样。

    突然,一道灵光在她脑中闪过。

    凌归玥起身看向少惊澜,沉声道:“你说,这鬼面将军会不会是空蝉脱壳?”

    没人见过鬼面将军的真面目,谁会知道他们看见的人是不是真的鬼面将军。

    “你的意思是说,鬼面将军没有死?”少惊澜也立刻反应过来。

    凌归玥点点头,道:“很有可能”

    少惊澜伸手顺了顺凌归玥的发丝,宠溺的道:“好了,不要想那么多,你休息,多睡一会,我去吩咐仇影查一下”

    他还真没有多留意这鬼面将军,等玥儿睡了,他还是要到风流云那边去看看。

    “再睡,我都睡成猪了”凌归玥瘪瘪嘴,她是越来越懒了。

    少惊澜低声一笑,看着她那小女儿的样子,心中一动,低唇在她白皙光洁的额头上印下一个轻柔的吻。

    能看不能吃,解解渴也好,少惊澜对自己能得到的,一向是利益最大化。

    他健臂勾着怀中的小女人,灼热的男子阳刚气息从唇瓣间喝出,那两瓣殷红的火热顺着凌归玥的脸颊,一寸寸的滑下,准备汲取那两片柔美。

    “哇哇……”

    正当少惊澜兴致勃勃,准备再深一步的交流一番的时候,只是,这唇都还没有凑上去,响动又来了。

    “哇哇……”小宝宝的啼哭声,那是一个惊天动地。

    凌归玥失声一笑,伸手推了推身上的男人,“让开,我去看看,这小子,怎么又哭了”

    少惊澜修长的寒眉一蹙,单手往床榻上一撑,一个鲤鱼打挺的翻身而起,一步落在小宝宝的婴儿床边。

    “不许哭……”看着扯着嗓门大哭的小宝宝,少惊澜牙关紧了紧,从口中咬牙切齿的挤出几个字。

    “咯咯……爱哦……哦”小宝看见头顶自家老爹的一张黑脸,顿时就化哭声为笑声。

    那露在外面那几根小小的手指,也调皮着,一会儿蜷成一个小拳头,一会儿软软的伸开。

    那小样子,仿佛是在洋洋得意,自娱自乐。

    少惊澜殷红的唇抿了抿,转眼看了下小闺女,脸色才稍有好转。

    另外一个摇篮里,小乖睡得那是一个香甜,唇上还有可疑的小泡泡,一张粉嫩的小脸白里透红,双眼紧闭,雷打不动一般的睡着自己的觉。

    这小宝,一出生就知道和他老爹作对,那是片刻都不消停。

    “呵呵……”身侧传来凌归玥清脆的笑声。

    “这小子太调皮了”凌归玥将一根手指伸到小宝的小拳头中,顺着他的力道,勾了勾,一边又看向另外一个摇篮,笑道:“还是小乖听话。”

    小乖在自己的小地盘,乖乖的睡着,不吵也不闹。

    少惊澜殷红的薄唇也好笑的勾起一丝弧度,蓝眸瞥着凌归玥,笑道:“看来,我们的小玥儿以后也一定是个小懒猪”

    凌归玥转眼没好气的瞪了眼少惊澜。

    少惊澜冷俊的眉头一挑,我有说错吗?

    “小姐——”凝竹撩开帘帐走了进来,手中端着一盆热水,看见咯咯笑着的小宝,疤痕遍布的脸上,有了一丝笑意,“小宝宝醒了?”

    “嗯”凌归玥转眼看向凝竹。

    凝竹的脸因为带了几年的面具,皮肤显得有些苍白,在明白的灯光下,那两道疤痕的红色,显得分外明显。

    但是,凝竹脸上泛着柔和的笑意,那浮现出的笑意让那两道疤痕不显狰狞,反倒多了几分惹人爱怜的感觉。

    凌归玥眸光闪了闪,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凝竹总算是自己走出来了。

    只是,现在这迦夜又……

    这两人,还真是有得磨。

    少惊澜低眉看了眼睡得香甜的小乖,开口道:“玥儿,你先去睡,我到风流云那里去看看”

    如果鬼面真的没有死,那这事情,就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我也去——”凌归玥眉头一蹙,给小宝宝紧了紧披风,在摸了摸小乖的小脸蛋儿,才站起身。

    “没事……”凌归玥看见少惊澜眉头紧蹙,伸手捏着他的大掌。

    “好——”少惊澜健臂一勾,将她揽在怀中。

    “凝竹,不要给小乖擦,等她醒了再说,这小丫头刚睡着,那小子给他好好擦擦,脏死了”凌归玥转头吩咐,小乖睡得正想,可不能把她给弄醒了。

    凝竹拧了拧手中的白色长绒毛巾,笑了笑,“知道了小姐”

    暖帐很远处,一个小帐篷后,站着一个身材娇小的青衣女子。

    她在寒风中定定的站着,头上蒙着厚纱,看样子,似乎已经有一些时间了,似乎是在等着什么,她看见凌归玥和少惊澜走出了大帐,眸中骤然一亮。

    “嗯,正好”凝竹将手中的毛放在手背上,感受了一下温度,小宝宝们的皮肤很水嫩,稍微热一点,就留下红色的印记。

    凝竹用毛巾裹着自己的一根指头,仔细的给小宝擦着脸蛋儿。

    小宝一笑,肥嘟嘟的脸上,还显出两个小酒窝,那皮肤,晶莹透红,精雕玉镯一般。

    “好可爱的小公子,长大后也一定潇洒俊美”凝竹一边逗着小宝,一边喃喃的念着。

    凝竹眸中一阵恍惚,不知道她以后,会不会有自己孩子?

    想到这里,她手中一顿,淡淡的垂下睫毛,眼中暗淡一片,难道他真的不肯原谅自己吗?

    她知道错了,可是,他却永远都不肯给自己机会改正了。

    “竹姑娘……”正当凝竹神游太虚的时候,一个青衣仆人走进了大帐,那青衣仆人手中,还端着一个精美的红木雕盘,上面放着几个杯子,还有一些糕点。

    闻言,凝竹有些惊讶的转过头去,问道:“你会说中原的话?”

    到这里好些天了,还很少听见会说中原话的仆人。

    漠北有自己的语言,但是会说中原话的人不少,只是,一般的仆人奴才还是很少有人会的。

    “是的,竹姑娘”那青衣仆人长相秀气漂亮,脸上一片暖洋洋的笑意。

    “是的,似乎嫡王子殿下吩咐奴婢过来伺候的”青衣仆人说将手中的红木碟子放下。

    凝竹看着碟中的几个杯子,她擅长学医用药,那鼻子,当然是灵敏异常,她鼻尖动了动,便知道,几个杯子中,分别是新鲜的羊奶,牛奶,香蜜汁,还有马奶酒。

    凝竹点点头,也对,风流云对小姐很好,要找一个会说中原话的仆人来斥候,也不是难事。

    “好可爱的两个小宝宝”青衣仆人看着摇篮中的小宝小乖,也跟着喃喃出口。

    “嗯”凝竹淡淡的点了点头。

    青衣仆人举了举手中的托盘,开口道:“竹姑娘,这是王子殿下要奴婢给皇后陛下送来的”

    “放下吧”凝竹淡淡的开口,继续手中的动作,没再搭理那个青衣仆人。

    梅兰竹菊四姐妹,和自己人,那是相当的好说话,但是,对其他的人,也是冷淡的很。

    “竹姑娘你休息一会,还是让奴婢来吧”那青衣仆人见凝竹不再搭理她,也不见生,搁下手中的红木雕盘,就去那凝竹手中的毛巾。

    凝竹错开手,淡淡的道:“不用,把东西搁下就行”

    照顾小公子,和小小姐,她自己来就行,别人她不放心,万一给弄痛了,吵醒了,她心疼。

    青衣仆人手缩了缩,点头笑了笑,她眸光仿佛随意的瞥了一眼木盆中冒着热气的水,眸中闪过一道亮光,也没有说什么,退开几步,就老老实实的站在一边。

    真是一个再普通,再合格不过的仆人了,只是,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那青衣仆人低着的眸中,隐隐的闪过一丝着急。

    外面寒风呼啸,将暖帐厚厚的帐帘都撩起一个小角,偶尔有一丝凉风灌进暖帐内。

    凝竹毛巾放在水盆中顺了顺,发现水已经快凉了。

    “这天气,还真是厉害”凝竹低咒了一句,起身端着木盆。

    凝竹刚踏出一步,又转头看向低着头,老老实实的站在一边的青衣仆人,开口道:“你看着小宝宝,不要离开,我去换一盆热水,马上就回来”

    说完,凝竹撩开帐帘,走了出去。

    “是,奴婢知道”那青衣仆人躬身点头。

    只是,嘴里说着恭敬的话,那青衣仆人慢慢的抬起头,看着凝竹撩开帘帐,几步走了出去。

    厚实的帘帐放下,在空中晃了几下。

    那青衣仆人一步步的靠近两个宝宝的摇篮,视线看着两个小小的家伙,她眸中闪过一些莫名的情绪,小宝睁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盯着眼前的陌生人,眸子中水淋淋的一片。

    小宝不哭也不闹,只是用一双黑葡萄一般的眸子看着青衣仆人,不时眨巴一下大大的眼睛。

    青衣仆人对上小宝的眼睛,身子不由得一怔。

    她深吸一口气,眸中定了定,双手慢慢的向着他伸去。

    http://www.qzread.CoM

    www.qzread.CoMQ猪文学站小说网为你提供精彩言情小说免费阅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