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嗜宠—夜王狂妃 »  第004章 无数的食人草!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004章 无数的食人草!

小说:嗜宠—夜王狂妃作者:处雨潇湘
返回目录

    ;http://

    http://Q猪文学站小说网永久网址,请牢记!

    少惊澜低眉看着眼前的植物,的确是他那天看见的那种奇怪的花,少惊澜抬头环视着四周,修长的眉头微微蹙起,只是,这有些不对……

    “风流云,我要撕了你这张乌鸦嘴”少惊澜正想说什么的时候,耳边却传来凌归玥那咬牙切齿的话语。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百度搜索guanhuaju或者书加+guanhuaju快速度进入本站清爽阅读

    “……”

    他又是哪里惹到了这丫头,风流云疑惑的望着凌归玥,一脸的莫名,“你这又是怎么了?”

    “看那边”少惊澜伸出手,修长的手指着风流云身后的一处。

    他殷红的薄唇似有似无的一勾,笑道:“风流云,这次还真是被你给说中了,不过怕是不止十株……”

    “不止十株?”风流云心里涌出一股不好的预感,他双眼微微一眯,慢慢的转身看向身后,见到眼前的情形,顿时倒吸一口凉气,连牙齿都有些打颤。

    “不……不是吧?”性感的喉结上下滑动,风流云慢慢的咽一口口水,脸上笑得是比哭还难看,他只是随便说说的,还真是当真啊!?

    “食人草?”众人也是一惊,迦夜殊影也都顺着少惊澜的方向看去。

    被一根粗壮的树干遮掩的不远处,是一片碧绿托起夹杂着艳红色的花海,成千上万的半人高的长筒状鲜花,娇艳无比,鲜红欲滴。

    艳红的花朵还散发着一股妖冶的气息,花朵下方,青色的带刺藤蔓密密麻麻的几乎是铺满了一地,像是一床坚固的带刺地毯一般。

    “公子……好漂亮的花”风言微微上前一步,低声喃呢道:“这就是你说的食人花草?”

    风语眨巴了下眼睛,这花海真的是很美,她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艳丽的花朵,还真看不出来,这就是公子说得那凶残的食人藤。

    风言挠了挠头,疑惑道:“这还真看不出来”

    他们都到了这么久了,怎么还是没有什么动静,没有公子说的那么恐怖吧。

    “的确是很美”迦夜笑着走上前几步,抬手放在额前,微踮着脚尖抬眼望去,一边有些似笑非笑的道:“不过你们没听说过,这越是美的东西,越是有毒吗”

    “这倒是真的”风流云眨巴了一下嘴,却是用一种古怪的眼神望向凌归玥。

    就像这丫头一样,美是极美,但是,那哪里是有毒能形容的!这丫头那是吃人都不吐骨头。

    “小姐,这东西还真的能吃人?”迦夜有些不敢相信,但是也没有随便的出手去试探,对此却也是好奇万分。

    凌归玥望向迦夜勾唇一笑,直接无视了风流云那挑衅般的眼神,但是却没有任何征兆,手中的白绫骤然袭向风流云,风流云倒是眼疾手快,侧身便避开。

    “这丫头,怎么说动手就动手”风流云急急的闪身在一边落下。

    夺袖而出的白绫像是长了眼睛一般,从风流云身侧擦过,猛地袭向一侧的草丛,凌归玥抬手一挥,白绫破风而出,包裹的一物朝着花海的方向投射而去。

    “咚——”

    一声不轻不重的声音,闷闷的落下,几人定眼一看,原来是一只双眼血红的兔子被扔进了花海。

    这时,变化就发生在一瞬间!

    随着兔子的落地,它周围所有的藤蔓瞬间动了起来!像是一条条灵活的蛇一般,缠上毛茸茸的兔子。

    “唧唧——”

    “吱吱——”

    伴着兔子的惨叫声,还有藤蔓缠绕的声音,布满倒刺钢筋铁骨般的藤蔓几秒钟的时间,就将那兔子扎成了筛子,鲜血像是从漏斗一般的身体,往外面冒出。

    那血兔眨眼间便一团血肉模糊,随后,慢慢的被送进那长筒的花朵之中,花盖猛地合上,少顷,吐出集结森白的骨头。

    “哧……”迦夜风言风语等人,见到这样的场景,顿时浑身的寒毛竖了起来。

    就这么几秒钟的时间,就解决了?还只是一朵花!

    凌归玥瞥了眼目瞪口呆的迦夜,淡淡的道:“不要碰到这些青藤”

    只要不碰到了这些青藤,就不会惹到这群家伙,这一片花海,最大的都没有那日他们遇见的一半大小,但是这数量实在是太恐怖了。

    要是被缠上,不死也要脱一层皮。

    “知道”风言风言风语目不转睛的凝视这不远处的那一滩血迹,干咽了下喉咙,口中低低的喃呢。

    要是惹上这一群祖宗,他们今天就别想完整着出去。

    少惊澜提步走到碧绿的花朵前,负手而立,“玥儿,抓紧时间,检查一下这是不是我们要找的柳叶草,我们还要去前方探查,看一下这暖河的尽头”

    这件事情也很是重要。

    “嗯”没有再浪费时间,凌归玥也没有多做耽搁,伸手将那朵碧绿色的花朵连根拔起,仔细的看了看,“没错,就是这种花可以提炼出疫病的解药”

    见到这种植物,她可以肯定,就是她们家族的研究室里面,用来提炼那种毒素解药的变异花朵!

    迦夜仔细的端详着凌归玥手中的花朵,向着身后的几人道:“我们附近找找,看看还有没有更多”

    他知道,要救那么多人,这一株肯定是不够用的。

    “好——”殊影和风言几人纷纷都点头回道。

    这里竟然有了第一株,就一定会找到其他的,就像是一边的那吃人的玩意儿一样,要是能找到一片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花海就更好了。

    “丫头,这下我们大发了”风流云手指戳了戳对面的花海,有些哭笑不得的说出这么一句话,“看来,我们跟这玩意儿还真是有缘”

    迦夜转眼望向风流云,又顺着他指示的方向望去,“怎么了?”

    凌归玥抬眸仔细凝视了几秒,嘴角微微一抽,望向身侧的少惊澜,“我们不会这么倒霉吧?”

    看着凌归玥脸上那生动的表情,少惊澜俊眉微微一挑,伸手宠溺般的摸了摸她的脑袋,失声一笑,蓝眸望向那一片花海,沉声道:“这还真是有点麻烦”

    只见,对面因为吞噬了一只血兔而弓起的青色藤蔓下,一株株碧绿的花朵,顿时就冒了出来,仔细一看,那青色的藤蔓之中,似乎都夹杂着大大小小的柳叶草,碧色花。

    “……也就是说,如果要弄这些碧色花,就要先解决掉这些吃人的玩意儿?”迦夜讪讪了摸了摸鼻子,苦笑道:“不是吧?”

    凌归玥眉头狠狠的一蹙,仔细的凝视了半晌,才缓缓的道:“没事的,我们在边缘采取一些,不要去动那些带刺的青藤就行”

    那青藤上的倒刺,应该就是它的触角,只要不碰到他们,应该就不会有事。

    “只有这样子了,大家小心,不过我顺手带了点东西进来,倒是可以试试”风流云将铁扇往颈上一插,就往前面走去,无论怎样,这些东西,他必须要得到。

    风言风语对视一眼,也咬牙跟上风流云。

    风流云小心的走到密密麻麻的青藤空隙中,从怀中拿出一个黑色的瓷瓶,青色的液体随着他的倾倒留下。

    “嗤啦……”

    青色的液体一碰到刺藤,顿时就冒出一股青烟,刺藤蔓扭曲了几下,便向后退去,没过几下,便空出了一块直径约莫一米宽的空隙。

    “看来,你还是有所准备嘛”凌归玥细长的柳眉一挑,双手怀胸的站在一边,看不出来这风流云还真是有两把刷子。

    风流云挥了挥手,笑道:“都说了,本公子要好好的准备一下,不过,这玩意儿可不多,抓紧时间吧”

    他这次可不是空手而来。

    “改良版的除草剂?”凌归玥轻笑着看了看少惊澜。

    “快”风言几人见此,顿时喜上眉梢。

    几人的速度都是何等的快,没多久的时间,堆上了厚厚的一摞。

    风语低头,大手将一株柳叶草连根拔起,泥土翻飞,轻抖了几下,便往一边扔去,这时,瞥见一边又一株更大的,勾唇笑了笑,便伸手去扯。

    手落,拔起,扯了扯顺手就往一边丢去。

    他眉头蹙了蹙,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这一株草怎么这么重?

    眸中一寒,肯定是被那食人草给缠住了!

    他刚反应过来,还没来得及往后退,连带着一株柳叶草,一根粗壮的倒刺藤蔓就从他眼前飞掠而过,就像是一根狰狞的长蛇一般,凌空舞动,藤蔓尖端像是利箭一般,扭动着朝他爆射而去。

    “公子——”随着哐得一声,风语一声大喝,急忙抽出手中的剑,一剑挥过去,竟然没有将其砍断!

    “该死的”不远处的风流云扭头一看,牙齿瞬间一寒,脚下一点,朝着风语急速跃去。

    只是几秒钟的时间,风语周围几乎都铺满了青藤,几个呼吸之后,几乎都看不见他的人影。

    一瞬间,所有的藤蔓都活了,朝着众人铺天盖地,席卷而去!

    “唰唰——”周围,几声利箭出鞘的声音。

    “玥儿,小心”少惊澜托着凌归玥的腰往后面一送,一把抽出腰间的软剑,往青藤袭来的方向跃去,健臂挥洒,刀光剑影,无数的青藤像是蛇一般,被拦腰斩断!

    血浆般青色的黏糊液体漫天飞,绳索一般的藤蔓面的都是,急速的穿梭着,朝着众人包裹而来。

    从上方看去,就像是成千上万的毒蛇,将几人牢牢的围在中间,整个天地间,仿佛都只余下他们这一片空隙之地。

    “可恶”风流云一把扔掉手中的瓷瓶,所有的都被激活了,这一点毒药的效果,根本就管不上用!

    “啊——”风语一声惨叫,被一根手臂粗的藤蔓缠上脖颈,连皮带肉的扯下一块!顿时血肉模糊。

    凤言旋身一手砍断身后的藤蔓,抬手抓住风语就往后扯,人刚被扯开,原来的地方就被钢筋铁骨般的藤蔓围成了一个厚厚的蚕茧。

    “怎么办”迦夜手中的剑不停的挥舞,“这个东西越来越多,是砍不完的!”

    殊影面无表情的穿梭在鼓动蠕起的藤蔓之中,只是那冷眸之中,却有着深色,这样下去,他们迟早被拖死!

    “惊澜,快离开!”凌归玥嗓子发出一声低吼,反手扯过少惊澜。

    凌归玥手中的白绫,像是蛟龙一般,探向花藤,急速的穿梭破开一条浅浅的路。

    柳叶草肯定是带不出去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逃出去,等这些东西安静下来,无论什么时候,命才是最重要的。

    “走——”少惊澜拦腰将凌归玥抱起,脚下猛地一蹬,玄色衣袍的精壮身形展开,整个人像一只雄鹰一般,朝着藤蔓薄弱的地方急速爆射而去。

    少惊澜脚刚踏上一根粗壮的藤蔓,膝盖微微一曲,正想往前面跃去。

    突然,他冰蓝眸中一寒,怀着凌归玥的娇躯,两人又猛地向后方弹射而回,少惊澜刚一离开那个位置,十几条一手臂粗壮的利刺藤蔓就占据了那个地方,前方也被堵得水泄不通!

    “越来越多了”凌归玥挂在少惊澜身上,凉眸之中,闪过少有的忧色。

    “哐哐——”

    “铿铿——”

    刀剑砍在藤蔓上的声音,就像是砍在钢铁之上一般,所有人都将手中的剑速度提到了极致,一旦停下来,被藤蔓裹上,就只有死路一条!

    风流云胳膊被撕开,生生的扯去了一大块皮肉,整个手臂鲜血不停的滴落,手中的剑丝毫没有停下,凤眸中暗光流转,风流云看着越来越小的包围圈,咬咬牙,这样子下去不行!

    “丫头,有没有什么办法?”风流云侧身靠在凌归玥身边,“这样下去,我们迟早是要被拖死”

    “没有!”凌归玥回答的倒是斩钉截铁。

    不过,答案是没有办法。

    “乖乖,难道本公子今天还真的要陨落在这里”风流云连呆愣的时间都没有,一脚踢开毒蛇般缠绕上来的藤蔓。

    泛着寒光的银色匕首几下挥去少惊澜身侧的几根藤蔓,凌归玥双眼不停的四处环视。

    第一次只是一株,拔掉花根就行,可是现在的这么多,可拔不完!

    少惊澜和凌归玥背对背相靠,少惊澜瞥了一眼风流云扔在地上的瓷瓶,冰蓝的重瞳中冷光一现,也许可以试试!

    少惊澜殷红的薄唇抿了抿,长剑一挥,剑气如虹,周围的藤蔓应声跌落,趁着这个时间,他飞速的从怀中拿出一管火折子。

    “嗤啦……”

    一根火苗弯弯扭扭的从火折子尖端冒出,少惊澜健臂一举,朝着藤蔓骤然挥去。

    火光乍现,青色的藤蔓像是猫见到老鼠一般,拼命的往后退去!

    “他们怕火!”迦夜瞥见少惊澜手中的动作,也飞速的将怀中的火折子取出来点燃。

    果然,周围的藤蔓一接触到火光,顿时拼了命的往后退去。

    凌归玥侧身望向少惊澜,眸中一袭,长袖一卷,将地上被割断的藤蔓抓起,握在手中。

    少惊澜勾唇一笑,不需要任何的言语,便知道凌归玥心中所想,火折子凑到青藤下面,青藤一遇到火,像是浇了油的稻草一般,立刻燃起熊熊大火。

    凌归玥手中的火把一挥,周围顿时就空出一大片,青藤像是潮水一般的退去,那动作,还带着一股颇为人性化的畏畏缩缩。

    “妈的!”风言捂着流血不止的脖颈,举着手中刚点燃的火把,狠声道:“老子一把火烧了这些东西”

    说着就要将手中的火把往不远处密集的藤蔓扔去,原来这些吃人的藤蔓,还有害怕的东西!

    “住手!”风流云手一挥,制止了凤言手中的动作,眉头一蹙,沉声道:“这样会将柳叶草也一并烧了”

    他们可还等着这柳叶草救命,等采购了,再一把火烧了这里!风流云对这东西也是恨得牙痒痒。

    “是——”风言一怔,看着不远处,藤蔓退去空出来的一大片柳叶草,他还差点忘了这东西。

    “没事吧?”少惊澜检查着凌归玥的身体,指腹撩开她额前的碎发,那白皙的脸上被划出了一条细小的血痕,少惊澜指腹微微触碰了下,紧张的问道:“身上还有没有伤”

    凌归玥笑着拉开少惊澜的手,笑道:“没事”

    只要是死不了,什么伤都不要紧,更何况,刚刚惊澜一直将她牢牢的护在怀中,她根本就没有受伤的机会。

    看着两人,风流云瞥了眼自己挂彩还在滴血不止的手臂,嘟囔道:“这没良心的丫头”

    他在考虑,自己是不是也要找一个人来关心,这孤家寡人的,想要的是没办法抢过来了,真是命苦。

    “什么?”风流云心里正在感叹万千的时候,伸手一把接住破风而来的一物,风流云低头一看,是一只精致的白色瓷瓶。

    凌归玥瞥了眼风流云,淡淡的道:“止血的”

    风流云绯红的唇角一勾,“算你这丫头还有良心”

    他还以为,她只知道关心少惊澜那个冰块儿,风流云低眉看了眼手中的瓷瓶,凤眸含笑,顺眼望着凌归玥身侧站着的少惊澜,给他一个挑衅般的眼神。

    少惊澜殷红的薄唇一勾,顺手就将凌归玥抱入怀中,低笑道:“我允许你关心他”

    “……”凌归玥怔了怔,轻摇了摇头,这两个幼稚的男人。

    风流云顿时就想跳脚,这该死的少惊澜!

    “好了”凌归玥低声一笑着伸手推开少惊澜,别过脸看向迦夜,开口吩咐道:“你们四人将收集的柳叶草弄出去,我们还要道前面去暖河的尽头看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现在柳叶草找到了,但是他们必须要前去看看,一路上,他们越往暖河上靠近,这河中的血色就越是明显,到了这个地方,甚至是能闻到河中鲜血的恶臭味。

    “小姐”迦夜有些为难的握着手中的火把,站在那里不动,这里很是危险,他想跟着保护小姐。

    殊影也像一根木棒一眼,高大冷俊的身子立在迦夜身边,握着手中的剑一动不动。

    凌归玥当然知道他们心里想的,细长的黛眉微微一挑,笑道:“放心吧”

    “好——”迦夜和殊影对视一眼,齐齐的点了点头。

    风言风语几步迈到风流云身边,也有些不放心的道:“公子,你要小心,一旦有什么情况,就通知我们”两人脸上涌出一股貌似忧伤凄凉的神情。

    现在找到了,他们也可以大量的调动军队进来。

    看着两人的样子,风流云嘴角微微一抽,他怎么觉得像是在送郎出远门,这还依依不舍得。

    “走——”风流云挥了挥手,背脊一阵发麻的朝着河流上游的方向掠去。

    “走吧”凌归玥抓起少惊澜的手,两人携手跟上风流云,三道灵猴般的声音,在翠绿的丛林之中,急速的闪动着。

    几个时辰之后。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穿过这一截密林,就是那悬浮磁石的山崖之下”风流云手挥开一张芭蕉一般的巨大叶子,侧头望向身后侧的两人。

    “没错”凌归玥点了点头,现在已经能清晰的听见那瀑布的轰轰声。

    “走——”少惊澜一手揽过凌归玥的腰肢,一道掌风,将身前的密林挥开,靠近这一代,树木越加的茂密,颜色也是绿得诡异。

    一刻钟的时间之后,风流云一把挥开眼前挡着视线的杂草树叶。

    “天——”

    眼前的情形,让风流云目瞪口呆,双眼不敢置信的猛地瞪大。

    身后的凌归玥眉头一蹙,和少惊澜对视一眼,几步迈到风流云身边,顺着他的视线抬眸望去,凉眸也是骤然一睁。

    http://www.qzread.CoM

    www.qzread.CoMQ猪文学站小说网为你提供精彩言情小说免费阅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