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嗜宠—夜王狂妃 »  第005章 血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005章 血池!

小说:嗜宠—夜王狂妃作者:处雨潇湘
返回目录

    ;http://

    http://Q猪文学站小说网永久网址,请牢记!

    耳边是瀑布落下的轰轰声,远目望去,随着岁月不停的锻凿,银色的瀑布匹练之下是一个巨大的深坑,但是银白的水帘和坑中刺眼的血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澄澈的瀑布水帘悬落,在巨坑之中相接,但是巨坑中却是鲜红的血色,远远地看去,就像是一块凝固的鲜血一般,煞是惹眼。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百度搜索guanhuaju或者书加+guanhuaju快速度进入本站清爽阅读

    “那些到底是什么东西?”风流云走出茂密的丛林,往不远处的巨坑飞掠而去,喃喃道:“好重的鲜血气息”

    风流云凤眸暗光一闪,越来越腥臭的感觉,他们的感觉没有错,这远处的血红色,一定是鲜血!

    他今天倒是要看看,这到底怎么了。

    不远处的瀑布像是从天际悬落一般,依旧发出轰轰的响声,一片天地中,仿佛只有水落的声音,但是诡异的让人感觉死一般的寂静。

    凌归玥凉眸微微一眯,目光依旧凝视着远方,看着那扎眼的血色,朝着身边的少惊澜淡淡的道:“这问题是出现在瀑布的下面”

    这上面悬落下的水,就是微蓝透明的,但是这里都能看清楚,那巨坑之中,却全是血水。

    “嗯”少惊澜轻点了点头,“过去看看”

    “走——”凌归玥脚尖轻点,轻盈的身子几个飞跃,就落在了远处的草地上,少惊澜薄唇一抿,袖袍一挥,锦袍展开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闪身跟上凌归玥。

    青葱的低树绿草中,三道灵活的身影,一前两后的朝着暖河的尽头掠去。

    越来越近,终于,暖河下面的情况,被几人尽收眼底。

    凌归玥一步落下,就看见的是风流云有些僵直的背影,她轻蹙柳眉,错身从风流云身后走出,顺着他的眸光望去,惊讶的同时眸中骤然一寒。

    “竟然是这个样子的”

    只见,瀑布落下的巨大的红色巨坑周围,是密密麻麻丈宽血池,看想去像是天然形成了,最让人毛骨悚然的是,这些坑中,堆满了成千上万的动物尸体!

    棕熊乌黑的断臂残肢,融化得只剩下皮毛的血兔,断掉缠绕成一团的毒蛇,吸血蝙蝠依稀能见的翅膀,蝗虫蚂蚁的血浆碎末……狰狞的眼珠,残肢器脏遍地都是。

    堆积如山的动物尸体甚至是冒出了水平面,唯一能看得见生机的就是便面蠕动的蛆虫。

    血肉模糊,连皮带肉的森白骨头上,白色的小尸虫翻滚扭作大大小小的一团,只是瞥一眼,就让人作呕。

    “丫头,这一定是人为的”看着这样惊悚的画面,风流云双拳紧捏,骨骼都发出脆响。

    大大小小的血池中,一股股泛着恶臭的尸水,沿着一些沟壑在瀑布下的深坑中汇聚,然后沿着暖河顺流而下,血色才越来越浅淡,但是在,这看不见的毒药污染,才是最致命的!

    看着这样血腥的画面,凌归玥却是面不改色的探查着每一处,凉眸一点点的扫视着周围。

    虽然这些深坑是天然的,但是这些动物明显是中毒而亡。

    “可恶,到底是谁干的?”风流云和狠狠的一咬牙,脑中飞速的转动着。

    他就说,这一路上来,怎么都感觉不到生命的气息,连天空上的虫鸟都没有了,看着样子,恐怕是整个森林之中有生命的东西,都死在了这里!

    “什么东西”风流云耳朵微微一动,唰地转眸望向一边。

    旁边的草丛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不一会儿,一只兔子滚了出来,好像没看见这里站着的人一般,疯狂地朝着血池冲过去。

    三人的眸光都注意着那只兔子,少惊澜也抿唇观察着那兔子有些疯狂的行为。

    只见那只兔子冲到血池边缘,嘴吧嗒了一点池中的水,鲜红的水将那白色的毛发染红,没几秒钟的时间,它双眸瞬间赤红,疯了一般,全身的毛发都竖了起来。

    “这水中的毒性很大”少惊澜蓝眸虚眯。

    他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只是那只兔子晃晃悠悠的落入尸骸之中,腿抽搐了几下,便失去了生机。

    “好厉害的毒”看着那死僵的兔子,风流云心中顿时一寒。

    这里顺河流出去的毒是稀释了成千上万倍的,要是这毒被外面的人沾上,怕也只是立刻暴毙的下场!

    “没错,这是人为的”凌归玥手扯起血池旁白的一株草,冷声道:“是金鳞粉,这血池之中,也被洒上了金鳞粉”

    凌归玥手中的那一株杂草,上面还能察觉到看见一点点难以发现的白色的粉末痕迹,明显这金鳞粉最多的地方,就是这血池之中,这也是为何那池水对动物有这么大吸引力的原因。

    “金鳞粉?”风流云眸中闪过一丝诧异,“那是什么东西”

    很熟悉的名字,他好像在哪里看见过来着。

    “金鳞粉是一种极其吸引动物的粉末”凌归玥缓缓的开口解释,“只要沾上了一点这个东西,对动物就由着致命的吸引力”她纤手猛地一握,手中的草顿时被内力震成了粉末。

    “惊澜”说着,凌归玥望向少惊澜,道:“还记得那一次在皇家围猎场吗?”

    “当然”少惊澜微点了点头,玥儿说得应该是那一场凶猛的兽潮,那一场兽潮连他都不敢轻易的硬碰。

    “天傲的皇家围场……”听到凌归玥的话,风流云也轻点了点头。

    他当时也在场,难道那一场凶猛的兽潮,也是丫头口中的金鳞粉造成的?

    凌归玥一声冷笑,“那里的金鳞粉,不足这里的百之一二”

    “不足白之一二!?”风流云一怔,眉头狠狠的拧成一个川字。

    那一次的兽潮他是亲眼所见,铺天盖地的野兽,就算是他被缠上,也非死即伤,如果那里的金鳞粉只有这里的百之一二,那么这个地方……

    几乎是整个森林的野兽都死在了这里!

    风流云四处望了几下,现在找到了疫病的根源,只要切断了这里的水源,或者是引向地底深处,加上丫头手中的解药,那这场骇人的疫病,也就能彻底的被控制下来!

    “这会是谁做的?”少惊澜修长的寒眉一蹙,蓝眸凝视着血池中堆积如山的尸体,眸中乍寒。

    这些动物,被金鳞粉引来,全都死于下毒之人的手中,这毒应该是玥儿口中的神经毒素,加上这尸毒应该就是这些死去的尸体腐化出来的,两种毒素一融合,就成了那引发疫病的诡异毒药!

    听到少惊澜的低声喃呢,凌归玥却是一言不发的抿着唇,脸色甚至是有些难看。

    凌归玥眸中闪过一丝异样,会是他做的吗?

    皇家围场的那一场兽潮,是沐星辰做的,他自己也承认了,金鳞粉这个东西,她知道的人中,除了她自己,也只有沐星辰有那个本事配置,还有,昨日她眼前一闪而过的月袍人影,真的只是她的错觉吗?

    而且,这个地方除了他们,也只有沐星辰知道啊!

    凌归玥心里很不愿意承认,但是这发生的一切都指向了沐星辰!

    “玥儿?”少惊澜敏锐的发现了凌归玥的失神,“怎么了?”

    “没什么”凌归玥若无其事的摇了摇头,飞速的隐、去眸中的思绪,她袖中的手狠狠的一捏。

    不,一定不会是他的!

    “玥儿……?”少惊澜伸手将凌归玥揽入怀中,冰蓝的眸中一深,他怎么会没有发现凌归玥有些走神,还有那欲言又止的表情,玥儿到底是想到了什么。

    “是他!?”忽然,少惊澜眸中骤然一亮。

    凌归玥和少惊澜对视一眼,唇角有些艰难的拉出一丝晦暗不明的笑意。

    少惊澜眉目一低,探寻着凌归玥眸底的情绪,眸中暗蓝一片。

    风流云也是何等精明的人,狭长的凤眸凝视这着凌归玥脸上的表情,很快也便想到了那个人。

    他双眼在两人之间来回扫视了几眼,缓缓的道:“你们说的……是沐星辰?”

    不对,凌归玥柳眉一蹙。

    “哈哈哈哈……”

    正当凌归玥想开口说什么的时候,头顶的山崖之上,猛然间传来一阵阵阴森的笑声。

    尖厉的笑声鬼哭狼嚎一般,顺着崖风飞掠而下,透过重重的树木,在这一片天空久久的徘徊。

    “上面有人!”风流云狐狸眼骤然一睁,抬头望向上方,开口一声低吼。

    几人的头顶之上,真是那悬浮在空中的磁石,一块块巨大的黑色岩石,像是被敲碎的漆黑的墨空一般,晕白的光芒从磁石相接的边缘投射而下,斜拉出一道道银白的匹练光芒。

    少惊澜依旧是负手而立,墨发飞扬,他抬头望向上方,犀利的眸光四处巡视着,透过那隐隐的缝隙,还依稀能瞥见那最中央的两具巨型的棺椁。

    只是却一直不能锁定这声音的来源。

    “丫头!”风流云只是抬头看了一眼,身边哪里还有凌归玥的影子。

    还没等他找到凌归玥的人影,一阵风动,风流云眼前玄色衣袍一晃,闪眼间,少惊澜也瞬间消失在原地,只能看见两道影子,朝着另一边的山崖急速闪去。

    风流云脚下猛地一蹬,身形直追两人的背影而去,眼前玄色衣袍的人影还依稀落于白色衣袍的人影之后。

    那声音是从上面传下来的,这下毒的人,也一定是就是他!

    凌归玥脚下急速的飞点着,瑰红的嘴角抿成了一条直线,凉眸之中,一片深色,她身侧一阵风动,少惊澜闪身出现在凌归玥的身边,蓝眸凝视着凌归玥紧绷的侧脸。

    随着一声男子的低叹,少惊澜健臂一勾,将凌归玥拉入怀中,脚踏在树干之上,双膝微微一曲,黑色锦靴骤然一蹬,少惊澜搂着凌归玥朝前面狂掠而去。

    一时间,树林之中,只能瞥见黑白交织的残影闪动,两人的速度提上了两倍不止!

    “我的天,干什么这么拼命”风流云看着几下便消失在视线内的两人,猛地提起跟上。

    山崖之上,狂风猎猎作响,却更加衬出周围的寂静如斯。

    凌空悬浮的磁石和上次见到的没有什么变化,从这边的山崖一直接连到另外一边的山崖,偶尔能看见几块,自动的上下沉降漂浮,像是在水波之中一般。

    凌归玥望向少惊澜,点了点头,两人的目光像是一个圆圈,从自己那一侧,冲着中间汇聚而去,凌归玥冷凝的眸光瞥过一个地方,猛地又转回去,少惊澜也将眸光凝视着那一处。

    “是那个祭坛!”风流云几步从凌归玥身侧走出,口中气息还有些不稳。

    “走”凌归玥袖中的手紧了紧,转眼望向少惊澜。

    凌空浮起的两具棺椁之下,曜石般漆黑的磁石汇聚成几十丈宽的诡异图形,祭坛的中心,看上去像是一个两人高的十字架,上面竟然依稀能看见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但这具尸体,让几人更在意的是,那尸体旁边,站着的一道修长身影!

    他背对着几人,负手而立,一袭白色的斗篷从头到尾将他包裹其中,窥不见他的一丝表情,似乎在饶有兴趣的欣赏着眼前祭台上的尸体。

    “你是谁!?”一步落下,双眸紧锁着那人的背影,风流云凤眸之中,杀气爆涌而出。

    黑色的纹龙锦靴在一块悬石上站定,少惊澜一步落下,漆黑的磁石像是在水中中一般,周围的石头都扩散开去,凌归玥脚尖轻点,飞身落在少惊澜身侧。

    “我可是等了你们好久了”

    那人背对着少惊澜三人,淡淡的声音从口中汇出,没有什么起伏,好像一切都是在他的意料之中一般。

    http://www.qzread.CoM

    www.qzread.CoMQ猪文学站小说网为你提供精彩言情小说免费阅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