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嗜宠—夜王狂妃 »  (三)明月星辰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三)明月星辰

小说:嗜宠—夜王狂妃作者:处雨潇湘
返回目录

    ;http://

    http://Q猪文学站小说网永久网址,请牢记!

    他微笑着,在岁月的流失中毁灭自己,一念寂灭。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

    *

    青山绿水,滤去了凡世的浮夸,然而,却净不了那一颗,早已不再寂静的心。

    追云山庄山谷之中,起伏的山峦,包裹着一处很是低调的青竹小居,烟台明月一袭雪衣,纤尘不染,一双节骨分明的手,在草药之间穿梭。

    点点细碎的脚步声,从他身后传来。

    “公子,漠北爆发瘟疫,少惊澜在三日之前,赶去了漠北……她,也去了”卫彦说到最后一句,暗暗的瞥了一眼烟台明月。

    果然,烟台明月拨弄药草的手,几不可见的一顿,随后,又接着手中的事情,似乎什么都没有听见一般。

    卫彦站在原地,低叹一声,才转身离开。

    烟台明月停下手中的动作,淡远的眉头一蹙,他的直觉果然没错,漠北还是出事了,他上次就知道,漠北的皇陵之中,出了问题。

    只是,与他无关的事情,他从来都不会多说一个字。

    烟台明月樱红的薄唇抿成一条直线,缓缓的抬起头,凝望着身前的一丛翠竹,可是现在,她去了漠北,会不会遇上什么大麻烦?

    或者,她会不会需要他的帮忙?

    想到这里,烟台明月苦笑一声,有少惊澜在她的身边,她能出什么事?

    虽是这样想,但是,之后,无论是做什么,烟台明月总是觉得心神不宁,根本没办法静下心来,做任何的事情。

    漠北,广袤无垠的大草原,一片混乱之景。

    烟台明月淡淡的一处帐篷旁,墨瞳凝视着远处忙碌的白衣女子,薄唇微抿,只是这样远远的看上一眼,心没有来的安定下来。

    凌归玥敏锐的察觉到一道视线,没有危险的气息,甚至还有着一丝熟悉,她眉头一蹙,反射性的抬头,眸光紧锁一处,却只能看见一顶顶白色的帐篷之间,慌乱的人流。

    难道又是她的错觉?

    在女子抬头的那一瞬间,烟台明月急速侧身,巧妙的躲开那道视线,他淡淡的勾唇一笑,欣长的身影,湮没在人群之中。

    也许,他只是想找个理由,让自己离她近一点而已。

    为了找到疫病的解药,再次深入皇陵之中,是难以避免的。

    “陪着我一起去死吧”

    当烟台明月紧随赶到之时,看见的,就是秋水离渊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亡命的朝着凌归玥扑去,避闪,已经来不及。

    “归玥——”

    烟台明月没有任何的迟疑,毫不犹豫的将凌归玥揽入怀中,用他的血肉之躯,为她了挡下了致命一击。

    那怀中纤细的身躯,比想象中的更加温暖,灼热的温度,从指尖传来,像一股电流一般,直击他的心脉,几乎让他冰冷血沸腾起来。

    烟台明月手臂紧紧环着怀中的女子,只想着,这一刻,能再久一点,就一点就好。

    “嗯——”

    直到胸腔传来一阵剜心刻骨的疼痛,他几乎听到了自己骨骼断裂的声音。

    “沐星辰,沐星辰——”

    惶然中,他似乎听见了女子焦急的呼唤,是么,她也会为了少惊澜之外的人,或者说,为了他,如此焦急么?

    他想多听一会儿,哪怕是几个字,也好。

    只是,烟台明月抱着凌归玥的手臂无力的滑下,掌心失去了温暖,他身体却不受控制的向下坠落,仿佛,要跌落寒冷的地狱一般,在寒风中,急速的下落。

    “沐星辰,坚持住——”

    耳边的声音,提醒着他,眼前的一切,不是幻觉。

    归玥跟着跳下来了!?

    心里的满足,就像是一股股温暖的水流,渐渐地填满撕裂般疼痛的胸腔,烟台明月淡漠的眸中隐隐,竟然有着水雾氤氲而起。

    能换得她舍命相护,他一生无憾。

    漠北的王帐之中,凌归玥等人刚一离开,烟台明月紧闭的双眸便缓缓的睁开。

    他缓缓的提起一股内力,眉间赤红的朱砂之上,竟然有着一股紫光流转,慢慢的,一缕丝线般的紫光溢出,随后,一根紫竹深证,凌空悬在眉间。

    紫竹神经,金针封穴。

    是的,他醒了,很久以前,就醒了,只是醒来的同时,他动手封了自己的穴道,才能继续昏迷不醒下去,允许贪恋着最后的些许温暖。

    这次,离开,便不会再相见。

    碧草茵茵的草原之上,卫彦焦急的站在小山峦之上,身后,是几个黑衣影士,都这么久了,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回来,公子不会是出事了吧?

    这个时候,卫彦是真的恨不得抽自己几嘴巴,他明明知道,那个女人的一点消息,对公子来说都会要命的,他还好死不死的提起。

    直到熟悉的马蹄声响起,卫彦远远的见到烟台明月纵马而来,才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公子”

    卫彦迎上前去,见到的却是烟台明月满脸苍白。

    烟台明月扬手一勒缰绳,骏马嘶鸣一声,前蹄离地半米之后,才落地停下,烟台明月汗水打湿了雪白的衣袍,似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回——噗——”

    烟台明月一个字刚说出口,一口紫黑的鲜血吐出,整个人,都从骏马上跌落下来。

    卫彦大惊,“公子——”

    果然是出事了!

    四年的时间,眨眼便过去。

    重重的山峦之间,依旧是静雅的青竹小居。

    青竹小居之后,是一方暖泉,澄澈碧蓝的泉水,带着一股自然的硝石药香,弥漫在空气之中,碧波荡漾的水面,不时有细小的水泡鼓出,炸开。

    烟台明月端坐在碧池边缘,双眸微阖着,露出水面的上半身,未着半缕,肌肤优美的线条,浑然天生,仿佛上天,最完美的佳作。

    “咳咳——”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烟台明月轻咳几声,有些疲惫的睁开眼。

    只是,他却是双手撑着水池的边缘,有些艰难的出水,随后,扬手一抬,旁边的叠放着的白色斗篷,便捏如手中。

    烟台明月望着手中的披风,他眸中闪过一丝温柔,修长玉净的指尖轻轻摩挲着,想到在冥医楼的时候的那一日,不免失声一笑。

    眸光又慢慢的滑向他的刺骨般疼痛的双腿,眼中,却是释然一片。

    烟台明月的腿本本就是他身上最脆弱的地方,那一身的余毒,已经侵入的心脉,被他强行的逼出,最后,没有要了他的命,却让他的腿,再一次失去了知觉。

    四年来,经过他慢慢的调理,也开始渐渐地好转。

    紫竹神针对于疏通血脉,效果无疑是最好的,但是,调理之时,却是剧痛难忍。

    烟台明月撑着水池边缘的山石,慢慢的站起身,艰难的朝着一边的轮椅走去,毎走出一步,额上,便凝集出一颗豆大的汗珠。

    当他稳稳的坐上去的时候,连那浓长的睫毛之上,都挂上了一层细小的汗珠。

    夜晚时分

    他最喜欢的便是静坐在竹林之中,透过稀疏的竹叶,望向夜空,细细的品味着,那只属于他的,她的,为数不多的回忆。

    卫彦将手中的茶放下,看见烟台明月失神的样子,摇摇头,正想退下。

    忽然想到什么,卫彦上前一步,试探的提议道:“公子,我听庄主说,这些日子,江湖之上好像热闹了几分,要不,出去走走吧?”

    过了许久,当卫彦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听得烟台明月很是意外的道:“好”

    只是,没想到,机缘巧合之下,遇见了四处求药的萧紫菱。

    白衣金轮,朱砂倾世,萧紫菱几乎是一眼,便认出了烟台明月,萧云身中剧毒,命在旦夕,眼前的人,对于萧紫菱来说,简直是绝处逢生。

    烟台明月走到哪里,萧紫菱便跟到哪里。

    萧紫菱挡在他的身前,祈求道:“明月公子,若是能救家父,小女子愿意做牛做马,报答你的大恩大德”

    凝视着眼前这风华绝代的男子,萧紫菱说出这话的时候,几乎分不清自己心中的真正的想法。

    烟台明月淡淡的道:“你是谁”

    “紫菱”

    烟台明月这才抬眸望向眼前的女子,轻声喃呢道:“紫……凌么?”

    那晃神的片刻,烟台明月的思绪却不知道已经飘往何处,清冷若冰莲般的眉宇之间,隐隐的闪过一丝柔情。

    见到男子神色间莫名的温柔,萧紫菱大喜,有些紧张的道:“对,我叫萧紫菱,紫色的紫,菱草的菱”

    只是须臾,萧紫菱便发现,男子那一闪而过的神情,瞬间冷凝下来。

    紫菱一怔,有些不明所以。

    卫彦摇摇头,只是名字中带了那个女人的一个字,公子真的是中毒太深。

    “罢了,我帮你”

    不轻不重的一句话,足矣让萧紫菱兴奋的忘记所有。

    武林盟的桃花阵,眼前多出来的两个小家伙,让他觉得熟悉万分,特别是怀中的小姑娘,那双灵动的剪眸,更是透着一种刻骨铭心的熟悉。

    也许,他只是不愿,也不想去理会那么多。

    “你们,可愿拜我为师”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烟台明月真的以为,这两个小家伙,可以陪着陪着他一辈子。

    再见的那一霎那,恍如隔世,四眼相接的那一瞬间,他便知道,这一世,他始终是逃不过。

    武林盟,后山山崖之处。

    “明月师父,你要走了么?”少凌汐笑得眉眼弯弯,粉雕玉琢的脸蛋儿笑出两个可爱的梨涡,“那小乖也要跟着明月师父”

    烟台明月樱红的薄唇勾出一道优美的弧度,顿时山河失色。

    他缓缓的抬起手,将少凌汐抱起,嚅嚅的小身板儿,却是温暖异常。

    http://www.qzread.CoM

    www.qzread.CoMQ猪文学站小说网为你提供精彩言情小说免费阅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