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贵族少爷的契约女友 »  第四十四章一周的男朋友(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四十四章一周的男朋友(3)

小说:贵族少爷的契约女友作者:晓雾迷瑾
返回目录

    “为什么?”许久,齐穆白才冒出这三个字,却仿佛用尽了一生力气。

    颜忻乐将目光放在了窗外,唇畔边勾起了一抹苦涩的笑,为什么?她也想问为什么,为什么老天要开这样的玩笑?为什么每次都要在她觉得幸福,好运降临的时候,再一次让她品尝到了命运的残酷?!

    “乐乐,你这是在惩罚我吗?”得不到回应,齐穆白又低声问,“你的伤……”

    颜忻乐终于把视线拉回,脸色已恢复了平静,“穆白学长,哦不,我想我该叫你一声堂哥才对!”

    “乐乐…”

    颜忻乐也不等他说下去,自顾道:“很高兴堂哥能来看乐乐。你瞧,我没什么大事,你用不着愧疚,也更不必跟我说什么‘对不起’。我累了,你走吧!”也许再多说一句,都是伤。

    “乐乐,你和他……”齐穆白仍不死心,他不相信他的乐乐会如此狠心,如此绝情!他们认识那么多年,他们彼此喜欢,难道这些都是假的吗?想着,一抹不甘浮上心头,就像一把尖刀狠狠扎在他的心上一样,让他情难自控,三两步便跨上前,紧紧抓住对方瘦弱的肩膀,仿佛要求证什么,“乐乐,我们的约定呢?难道你也忘了?”约定……颜忻乐仿佛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眼里不自觉地浮上一层雾气,那些曾经的约定,她又怎会忘了呢?他们曾经说过,要一起走过未来的人生,结婚、生子,然后一起慢慢变老;他们也曾说过,结婚后,要生一对儿女,男的帅气,像爸爸,女的漂亮,像妈妈。可是,再美好的约定,都以冠上一个“曾经”,终究抵不过现实和命运。

    是他们太天真了。

    可是,她不后悔,因为那将是她最美最美的回忆。所以,穆白,请原谅我今天的所做所为,我们真的不能再在一起了,长痛不如短痛呀!暗逼回眼里的雾气,她佯装不解地问:“我们曾经有过什么约定吗?”

    抓住她肩膀的手不由得一紧,只见齐穆白的脸色又苍白几分,甚至较之以往的温和,此时的脸上还有几分阴沉,令人有些生畏。颜忻乐虽然感到肩上的痛意,但是她极力忍着,希望借此痛意掩去心上针刺般帝痛。

    “你真的……爱上他了?”这个“他”是谁,俩人都心知肚明。这一次,颜忻乐却笑了,“他有财有貌,我爱上他也很正常。穆白,我也是个俗人,也有爱慕虚荣的时候。再说,就算没有他,也会是别人。穆白,到了现在难道你还不明白吗?横在我们之间的,是割不断的血缘关系。如果我们在一起,那是这个社会所不容的。”

    是啊,为什么直到现在他还不愿接受这个现实呢?他们是堂兄妹呀!可是,他真的放不了手,只要一想到乐乐会离开他,与别的男生在一起,他的心就一阵揪痛,痛得他喘不气来。怎么办,他到底该怎么办?!

    一时,沉默在俩人之间漫延。

    突然,门外响起蓝月鸾的一道轻咳,接着掩上的门被人推开了,脚步声传来,打破了室内的沉寂。颜忻乐看向门口,走进来的是一脸摆酷的端木祭冥,也不知谁又惹这位少爷了,不悦之色在眉梢眼底里闪现。当然,这只是一瞬间。

    蓝月鸾半靠在门边,感觉到了四周怪异的气氛,她也极识趣的保持了沉默。

    端木祭冥走到床边,不着痕迹的将二人隔离开来,状似关心,实则下起了逐客令,只听他道:“医生说你需要多休息,不易操劳。”

    颜忻乐又岂会不明白他的意思,这话看似对她说,实则是对另一个人说。何况她现在也是一团乱麻,很多时候都不知该以何种面貌、何种姿态去面对那个如兄如长的男孩,到底是情浅缘薄,这一世都无望了吧?

    齐穆白却仍有不甘,可是,看见面前那张显露疲惫的容貌,他又狠不下心去强求太多。可是,他真的必须这样放手了吗?乐乐,你真的要放弃我了吗?也许……另一道声音又在脑海里蹦了出来,还会有也许么?

    颜忻乐终是开不了口下逐客令,只得把求救的目光投向靠在门边的月鸾,只盼她能把齐穆白先带走。她一定会找时间和她解释这其中的种种,但决不是现在,不是在这两个男生的面前!

    毕竟是多年一起长大的玩伴,蓝月鸾很快反应过来,回对方一个“安啦”的表情,三两步便走上前,说道:“学长,让乐乐好好休息,我们胳再来看她吧!”

    齐穆白也知道再呆下去,只会让自己的处境更尴尬,甚至令乐乐为难!可是……他两手紧握成拳,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只道:“那我先走了,乐乐……”他好似还想说些什么,最后只化为一句,“你好好休息。”然后,看也不看那个站在床侧的男孩一眼,转身离去。

    他不会就这样认输的,他要回去找爸爸说清楚,然后跟齐家每一个人说明白,他心中所属,再也容不下第二个人了。也许这便是所谓的情债,上辈子他欠了乐乐的,这一世正是来还债的……

    蓝月鸾和齐穆白离开后,卧室里再度陷入安静中。

    颜忻乐半低着头,两侧的乌发遮住了略显苍白的两颊,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端木祭冥沉默半晌,突然冷笑一声,好像刚从一场戏里走出来一样,嘴角边的嘲讽意味十足。他没有再呆下去,就在他转身想要离开之际,一只骨节分明的白皙玉手拉住了他。

    他愣了一下,而后,一对深邃的蓝眸顺着那只手来到了对方的脸上,直到对上那双眼眸。

    颜忻乐缓缓抬起了头,认真地一字一句道:“做我一周的男朋友,可以吗?”只需要一周,她一定要打破穆白不切实际的幻想,让他明白什么是现实。

    端木祭冥一眼便看穿了她的想法,一团怒火自胸膛里冒了出来。眼前这个女孩是想利用他去打击另一个男生?该死的,她凭什么认为他会帮她?那个男生又有哪点好,值得她这么做!骄傲如他,或许根本不愿意承认,在内心深处,他深深地嫉妒那个能让她为之付出,愿意费心的男生。

    仿佛也觉得此事荒谬,颜忻乐自嘲一笑,收回了手。端木祭冥并不是那种喜欢多管闲事的人,是她妄想了。其实她也不过是唯命是从的佣人,哪有资格和他谈条件。

    不想收回去的手立马又被一只大手抓住,颜忻乐诧异的看向大手的主人,只听那人道:“记住,你又欠我一份人情。”然后,他微一使力,便将女孩拉向了他的怀中,一只手定住了女孩的后脑,一只手仍抓着那只纤纤玉手,薄唇毫不犹豫吻上那张的唇瓣。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