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贵族少爷的契约女友 »  第四十八章 所谓的情敌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四十八章 所谓的情敌

小说:贵族少爷的契约女友作者:晓雾迷瑾
返回目录

    敏锐的端木祭冥似有所察觉,一手护住还处于迷茫状态的颜忻乐,一手按亮墙上电灯的开光,一边厉声问道:“是谁!”

    刹那间,卧室一片光明。

    床上的人儿听到熟悉万分的声音,睡意已是醒了几分。只见她一骨碌的爬起来,跳下温暖的床铺,喜道:“亚瑟?你回来啦!”

    端木祭冥的神经在听到这熟悉的英文腔调时,松懈下来了。他放开了颜忻乐,脸上是从未有过的温柔,他问:“达莲娜,你怎么来中国了?”

    达莲娜来到端木祭冥的身边,在他的脸侧亲了一下,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用一口标准的英文腔调说:“因为你在中国啊!你不知道,你不在英国的这段时间,我都快闷坏了,刚好学校放假,我就瞒着那些人跑来中国了。没想到中国竟是这么美丽!我一定要在这里好好玩一段时间。”

    “你瞒着他们来的?”端木祭冥的声音沉了几分。

    “是啊,不然我哪能这么轻易来中国?他们一定会叫那些粘得像苍蝇似的保镖跟着我的,那多没趣啊!”

    “明天打个电话回去。”

    “哦。”

    端木祭冥又看了看床,俊眉皱了一下。

    达莲娜很快反应过来,忙道:“我下午刚到,累坏了,就在你这里将就了。呵呵,你不要赶我走嘛。”

    端木祭冥无奈,只好先让她睡一个晚上。

    而被独自晾在一旁的颜忻乐,则识趣的选择闭嘴。当然,她起初是想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的,无奈端木祭冥也不知是不是早已猜到她的行动,将她堵在门口。后来俩人交谈时,她本来也可以溜的,但是那会她正就着灯光打量着这个金发女孩。

    于是,她便错过最好溜走的机会。

    灯光下,名叫达莲娜的女孩有着一头金色的头发,身材高挑,目测将近一米七。此时,穿着睡衣,白皙的脸上有着狡黠的笑意。同为女生,颜忻乐能很快的从对方的神态语言中感受到没有过多掩饰的爱慕和依赖。而且也不难看出,这个女孩的家世非同一般,与冷峻、爱摆酷的端木祭冥站在一起,真是郎才女貌,极为登对的一对。

    想着,颜忻乐的心里陡然升起一抹不适和苦涩,让她的思绪烦乱不已。

    因为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当灰姑娘的,比如她。

    过了一会,达莲娜好像发现了她的存在,疑惑道:“这位是?”

    颜忻乐半垂下头,一时不知该答是他的同学还是女仆。

    达莲娜仿佛有些了然,挽住了端木祭冥的手,因为身高的差异,她不得不半抬起头,问道:“亚瑟,不介绍一下?”

    “她只是这里的女佣。”端木祭冥淡淡的丢出一句话,似乎对这一话题不想再继续下去。

    颜忻乐的脸白了白,上齿咬了咬下嘴唇。但是,很快地,她又恢复了正常,用一口不是很纯正的英语说道:“你好,我是这里的……女佣,小姐要是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若是没别的事,我先出去了。”她想,要是再要她在这里呆上一分钟,她一定会忍不住要爆发的,这个端木祭冥他到底要怎样!

    “我在英国曾在中文班学习过,所以你可以直接说中文。”达莲娜笑得像个天使。

    “好。没别的事,我出去了。”颜忻乐低声说了一句,开门离去了。

    端木祭冥没有出言阻止,只是目光一直追随着那道离去的背影。

    (2)

    达莲娜见颜忻乐离开了,不知为何舒了口气。她的笑容加深了几分,两只手抱住对方那坚实的身体,头靠在肩膀上,说道:“亚瑟,我真的很想你。”

    端木祭冥收回目光,低头看了在怀中的人儿一眼,心里却蓦地升起几分烦躁。

    颜忻乐回到卧室,将门锁上后,靠着门缓缓坐了下来。

    她只是这里的女佣……女佣……

    脑海里蓦地又想起端木祭冥极为冷淡的一句话,她嘲讽一笑。是啊,她早该有自知之明的,她不应该因为张伯对自己的照顾,于翰对自己的客气,还有那个臭屁少爷的像个变色龙一样的性格,而迷失了自己,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她和端木祭冥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和她相比,刚才那个女孩更像个公主,他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而她是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不过是一个被人抛弃的孤女。她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任人差遣的女佣而已!

    颜忻乐,你该醒醒了……这个游戏你玩不起,一点也不!

    她把头埋在双腿间,放佛极累极累。

    夜半时分,窗外的海滩上,一波波海浪翻滚,此起彼伏。

    弯月高悬,洒下淡淡清辉。

    刺骨的冷风阵阵。

    因为是平安夜的缘故,这一夜注定不会平静。

    海边别墅,二楼。

    一道颀长的身影步履轻盈的走着,只见他轻轻地打开一扇门,随后走了进去。

    门,再度被关上。

    厚重的窗帘将窗外的景色遮掩住,室内一片暗沉。

    来人站在床前,静静的看着躺在床上的人儿,拿着东西的手不觉的紧了紧。

    突然,床上的人儿翻了个身,啧了两声又睡了过去。

    来人惊醒一般,收回视线,将手上的东西放在一侧的柜台上,又侧头看着床上的那个凸起物。黑漆漆的,其实看不清。他却看得入了神。

    不知又过了多久,他回了神,往门口走去。

    走到一半时,床上传来一声梦呓:“端木祭冥,你这个混蛋!”

    混蛋么?他在她的眼里就是如此?收住脚步又回头看了一眼,薄唇往上提了提,也不知是嘲弄还是别的什么意味。

    不一会儿,他才开门离去。

    ——————————以下内容重复,可无视—————

    突然,床上的人儿翻了个身,啧了两声又睡了过去。

    来人惊醒一般,收回视线,将手上的东西放在一侧的柜台上,又侧头看着床上的那个凸起物。黑漆漆的,其实看不清。他却看得入了神。

    不知又过了多久,他回了神,往门口走去。

    走到一半时,床上传来一声梦呓:“端木祭冥,你这个混蛋!”

    混蛋么?他在她的眼里就是如此?收住脚步又回头看了一眼,薄唇往上提了提,也不知是嘲弄还是别的什么意味。

    不一会儿,他才开门离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