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贵族少爷的契约女友 »  第五十一章 奋不顾身的端木祭冥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五十一章 奋不顾身的端木祭冥

小说:贵族少爷的契约女友作者:晓雾迷瑾
返回目录

    (1)

    小道的转角处,两个身材高大的男子穿着黑色的风衣,只见他们将领子提起,以图遮住自己的脸,不让人认出来。他们鬼祟的往外探去,似乎在打探情况。自从老大被抓了之后,他们两个就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一般,整日过着遮遮掩掩,提心吊胆的生活。

    虽然,他们因为那天有事,没有参与绑架计划,但是往日的虎跃帮早已不复存在。其他帮派的人自是不会收留他们,而由于白粉事件,他们俩人也正被警察通缉着。这段日子,躲躲藏藏,他们真的有点受够了,今日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出来透口气。

    “咦?那女的好眼熟啊!”四处查看了一会后,其中一个男人指着不远处一对正在对话的男女说道。

    另一个男人朝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半眯了眼,回道:“是啊,好像在哪里见过。”

    “那男的好像蛮有钱的样子。”最先开口的男子又道,声音里多了一分阴险,

    “你的意思是?”另一个男人反问,眉头开始皱了起来。

    “天明,我们不能再这么过下去了。你知道这里现在有多危险。我们必须赶紧离开,找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他讨厌现在的生活,过得那么窝囊,那么狼狈。而离开这里,他便需要钱,很多很多钱。

    “可是,亚伦,你知道我们这样做被抓住的后果是什么吗?也许是更快的被抓进警局。”万一失手,真的是万劫不复了。

    “不试过又怎么知道。你看,他们只有两个人,而且有一个还是女的,看起来就是手无寸铁。难道我们二对一,还奈何不了他们?再说,我们若要动手,当然是选个好时机了,我可没傻到现在就叫你冲出去。”

    叫天明的男子沉默了。

    好一会,他才又问:“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做?”

    “等。”亚伦看着那对已经拥抱住的男女,冷声回道。

    不远处,颜忻乐挣开端木祭冥的怀抱,轻声说道:“你……你让我想想好吗?我得考虑考虑。”有太多事情需要想清楚了,她一时根本答应不了。

    端木祭冥皱起了俊眉,好像有些不开心,不满意。但是,他什么也没说。如果她真的需要考虑,那好,他可以给时间给她。想着,端木祭冥叹了口气,眉头舒缓了些,语气有些无奈道:“好啦,我给时间你考虑,不过,只有三天时间哦。三天之后你最好给我明确的答案。走吧,我肚子饿了,陪我去吃饭。”说完,他没有多想便牵起那只小手继续往前走。

    颜忻乐愣了几秒,怔怔看着那两只牵在一起的手,心里涌起一股异样的感觉,慢慢地填满了心房,让她不知不觉勾起了嘴角。她想,这样温柔的端木祭冥真的很少见。

    难道恋爱真的能改变一个人吗?

    (2)

    走了十几分钟,俩人来到一家豪华的五星级饭店。饭店门口,和别的店一样,放着圣诞老人和圣诞树,彩灯高挂,说不出的喜庆。颜忻乐站在大门前,抬头仰望着这个二三十层的豪华饭店,咂舌不已。天哪,就是一顿饭,用得着来这吗?而且就两个人也!这个大少爷想摆阔也不是这么摆吧,她简直服了。

    端木祭冥见她停下了步伐,又开始不耐烦了:“你又怎么了?”

    “那个,端木……”

    “叫我阿冥。”端木祭冥挑着眉说道。

    颜忻乐很无奈,几次要开口,阿冥两个字就是说不出口。她怎么觉得叫端木祭冥做阿冥会很奇怪呢?

    “端……”在对方脸一沉之后,颜忻乐仿佛认命了,“好吧,阿……阿冥,我们就两个人,用不着那么浪费跑来这里吃饭吧。”

    “走啦,又不要你出钱。”端木祭冥懒得废话,拉着那只手还想继续往前走。可没走几步,马上又被拉住了。

    “我们别来这里啦。走,我带你去一个不用太贵,又能吃到好东西的地方。”说完,颜忻乐反手拉住他,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端木祭冥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闭了嘴,没有出声拒绝,反而任由她拉着自己。绿眸在看到俩人牵着的手时,坚毅立体的五官瞬间柔和下来了。

    俩人走过街道,来到一条僻静的小道。这条小道往常也有人走,只是今天却是很少,四周极静,只听见俩人的脚步声。

    颜忻乐知道这附近有个不错的餐厅,好吃又不贵,至少比那什么五星级饭店好多了。而走这条小道算是捷近吧。

    两个人安静的走着。

    就在他们要穿过这条小道之际,突然从一侧闪出两道身影,只见其中一个手舞着长刀,朝他们刺去。端木祭冥反应灵敏,一手推开身边的人,一边闪避着,却是避之不及,手臂被划了一刀,鲜红的血顿时流了出来。

    被推开的颜忻乐踉跄着倒在地上,看见被刀伤到的端木祭冥,忍不住叫了一声。她正想奔过去查看伤势,一把枪却顶在了她的脑门处。这是她第二次面对这种不长眼睛的枪。缓缓闭上眼睛,她随着那把枪一起站了起来,脑海里顿时浮现那日被绑架的情形。

    “你们想干什么!”端木祭冥一只手捂住不住流血的左手,绿眸森然地看着那把顶在颜忻乐脑门上的手枪,冷声问道。

    持刀的男子,也就是亚伦退至天明的身侧,说道:“只要你把身上的钱都拿出来,我们就放了这妞。怎样?”

    “原来你们想要钱?可是本少爷向来吃软不吃硬。”

    “哦?难道这位美眉的安危你也打算置之不理了?啧啧,你瞧瞧,刚刚才和你浓情蜜意的,现在却打算对你的安危不管不顾!这样的男朋友还要来干什么,不如跟了我们!”亚伦的刀在颜忻乐的脸上一点点的划下,刀尖离白净的脸蛋只有几毫米。

    端木祭冥受伤的手垂在身侧,此时却是紧握成拳。他的声音很冷,仿佛来自地狱的阎罗:“你只要敢伤她一根汗毛,今天你们都休想活着出去!”

    颜忻乐心一颤,明白端木祭冥动怒了,忙道:“端木祭冥,他们手上有枪,又有刀,你不要管我了,赶紧走。啊……”一道痛楚的声音自颜忻乐的嘴里吐出,同时一侧的人怒道:“臭女人,你再多话,下次伤的可不是脖子了!不想毁容就给老子闭嘴!”

    (3)

    端木祭冥冷脸看着,好一会,才自衣袋里掏出钱包,因为受了伤,他的动作比平时要缓慢许多。从钱包里拿出几张银行卡丢在地上,冷冷的道:“赶紧给我滚!”

    天明使了一下眼色,亚伦立即会意,走过去捡起那几张卡,又道:“密码呢?”

    “123456.”

    “靠,你想耍老子,是不是!”

    “不相信,随便。人可以放了吗?”端木祭冥的话语里不觉含着几分警告的意味。

    “呵,你当我们傻瓜吗?赶紧带我们去把钱取出来,钱到手了,我们自会放人。或者你去把钱取出来给我们,这妞嘛,我们先帮你保管,什么时候钱来了,我们再放人。”

    “你们把我当猴耍?!”

    一旁的颜忻乐听着他们的对话,也急了,朝端木祭冥喊道:“你笨啊!干嘛要答应给钱这些人渣,你赶紧去医院,不要管我了。”

    “臭娘们,你再喊!”俩人都怕喊来了人,亚伦将手肘顶在颜忻乐的腹部上,止住了对方的喊叫。

    颜忻乐被这一顶,脸上立即露出痛苦的神情。

    端木祭冥闭了闭眼睛,说道:“好,如果等下我回来,发现你们伤了她,就别怪我不客气!”

    “那是当然。不过,臭小子,最好给我放聪明点,你若是敢叫人来,这妞的小命也完蛋了。”

    端木祭冥冷冷地看着他们几眼,又看向被他们抓住的颜忻乐,脖子上那一道清晰的血红,让他的心蓦然揪痛起来。他,一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就像那群曾经绑架过她的人一样。他缓缓转身,往来时的路走去,因为他记得那个五星级饭店的附近就有一个自动取款机,只要去把钱取出来。忻乐,等我,一定要等我!

    颜忻乐看着那道离去的背影,眼里噙着泪花,脑海里回想起他们从认识到现在,他救过她数次,她似乎每次都给他惹来麻烦,他又一次次的帮她解决。可是,这样麻烦的她,他还是说喜欢她。他是谁呀?他是星华高中全校女生的端木王子呀,他家世那么好,她哪里配得上他?甚至在她的心中,她还喜欢着齐穆白,他明明知道,为什么还跟她告白,为什么现在还傻傻的去取钱,想要救她出来。

    端木祭冥,你真的好傻好傻,你应该不要理我,你应该去包扎伤口,或者你可以去找人来,真的,就算你找人来,就算因此我受伤了,我也不会有半句责怪你的话,因为这才是正常人该做的。你真的不必考虑我的啊,你这个笨蛋!

    可是,颜忻乐又觉得心里很甜蜜,这种甜蜜早已覆盖了伤口帝痛,让她露出了点点笑颜。

    “端木祭冥!”颜忻乐挣扎着,冲着那道背影喊道。

    亚伦见她挣扎得厉害,一阵恼怒,抬手便往她颈上劈去,颜忻乐顿时晕了过去。

    端木祭冥听到颜忻乐的喊叫,情不自禁的回身,看到的却是已然晕过去的颜忻乐,心下的怒意顿生。他气势如虹的往回走去,嘴里的冷笑不止。一般情况他是不动手的,可是这次,他们却真的惹怒了他,那就不要怪他不客气了!

    “怎么,你想来个硬碰硬?臭小子,你别忘了,你喜欢的人还在我们手上,而且你觉得二对一,你能赢得了我们吗?或者说,你觉得是你的身手快,还是我们的刀枪快?”对于端木祭冥的不自量力,亚伦嘲笑不止。

    端木祭冥却不管不顾,一步步的朝他们走去。他不怕死,但是,他不能让忻乐死!他要赌一次!

    亚伦看见他不怕死地在靠近他们,怒意横生,一把抢过天明的手枪,朝端木祭冥的胸膛就是一枪。端木祭冥闷哼一声,生生忍住胸前的痛意继续往前走。血水顺着被子弹射入的伤口流了出来,一滴滴地滴在地上,留下刺眼的猩红。

    一旁奠明急忙劝阻还要开枪的人:“你疯了!一会招来人怎么办,我们不是说好不弄出人命的吗?”

    “天明,我们不能妇人之仁,而且你看他,明显不怕死的样子,我们若是这样放他走了,遭殃的会是我们!与其这样,不如先下手为强!”亚伦阴狠地说道。

    “可是……”仅存的一点良知让天明的心里进行着一场天人交战。

    “到了这一步,天明,我们已经别无选择!”今天,不是他死,就是我们亡!亚伦扣动扳机,枪口再次对准那个一步步走近的男孩。

    “亚伦、天明,真是好久不见。”这时,一道冷酷而又熟悉的声音在他们的身后响起,俩人僵直了背,一点一点的回过身去,待看清了来人,脸色早已一片难看。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