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一日新娘:总裁,我不做替身(完本) »  第六十四章 禁足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六十四章 禁足

小说:一日新娘:总裁,我不做替身(完本)作者:懒疏狂
返回目录

    第二天苏流景起来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了,全身像被拆散了一样,每一块骨头都在叫嚣着疼痛与疲惫。

    从床上挣扎着爬起,被子顺着滑下来,被子下赤/裸的身体全然暴露在空气中,上面斑斑点点的青紫色轻易的昭示着到底发生过什么。

    苏流景倒吸一口气,前一天的记忆一下子回笼,慌乱的看着周围,才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己的房间,是他把自己抱回来的吗?

    想着男人昨天的暴虐以及那场极尽疼痛与快乐的欢/爱,那种像被随时被溺死的感觉,苏流景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下唇用力的咬紧,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

    昨天他的发怒后来又那样的温柔对待,到底算什么呢?自己在他心里又到底算什么呢?

    “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门把被转开,一名女仆走进来道:“苏小姐,您醒了吗?”话语虽是极恭敬的,然而眼神却掩饰不掉的轻蔑。

    苏流景从出神猛地醒悟过来,看到女仆眼中的轻蔑,忙手忙脚乱的拉起被子将自己遍布着暧/昧痕迹的身体遮住。

    女仆继续说道:“平婶吩咐我来问您,午餐是要在房间里吃还是出去吃。”

    说到吃饭,苏流景这才觉得胃里饿得发痛,想起她似乎快一天没有吃东西了:“不用了,我出去吃。”

    女仆没再说什么,关上门就出去了。

    苏流景抱着被子,将身体摔回床上,仰面呆呆的看着天花板,那双清澈的大眼睛默默的看着头顶的空白,眼中一片空旷。

    忽然有一种想要哭泣的冲动,又被自己生生的忍了下去……

    简单的梳洗了一下,换了身衣服,苏流景下楼的时候,平婶难得为她特意准备了午饭,这在平时根本是不可能的。

    也许这就是所谓“受宠”的好处吧,苏流景自嘲的笑了一声。

    坐在客厅里独自一人吃着精美的饭菜,承受着女仆们各色或看热闹或嘲讽的眼光,苏流景知道昨天发生的事,怕是她们都知道了吧。

    苏流景自暴自弃的想着:知道了又怎么样,反正自己在她们眼中不就是那种人吗?

    然而这顿饭还是吃得味同嚼蜡。

    等这顿难挨的饭,终于咽下去的时候,平婶面无表情的走过来道:“苏小姐,先生吩咐这几天你就在家里好好休息休息吧,就不必出去了。”

    苏流景顿了一下,怔怔的点点头:她被,禁足了吗……

    **************偶素嘿咻嘿咻滴分割线**************

    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刚来的那段时间,像鸟儿一样被拘禁在这座美丽的鸟笼中,苏流景长久的抱着膝盖在阳光下发呆,身体很重,重得她根本不想起来。

    明明感觉没什么变化,却好像在冥冥之中发生了什么,改变了什么,而自己尚不自知,被自己蒙在鼓里。

    邢昊川又消失了,不知道又去了哪里,或许又出国了,又或许有了其他的女人其他的去处,不过他本就没有向她报备的必要不是吗?

    她在这个家里,恐怕连个女仆都不如吧。

    “据可靠消息,邢氏集团有望于今年与南宫家联姻,若两家联姻必将拉动双方股市大涨,实现客观的经济效益,此事得到邢老夫人大力支持,消息播出后,双方均未否认。更有消息传出,邢总裁将于南宫小姐明晚的生日宴会上,向其求婚……”

    “流景,小心手!”

    周妈一声喊声及时的将苏流景从失神中唤醒过来,苏流景这才发现刀子差点切到手指,幸而周妈提醒,只划破一道小小的口子,一条血丝从指腹中泅出,苏流景忙把手指塞进嘴里。

    周妈佯怒的板着脸道:“哎哟哟,怎么这样不小心呢,拿刀子的时候切忌分心啊。”说着却拿出创可贴,悉心的帮她包好破掉的手指。

    苏流景感激的笑道:“谢谢周妈。”

    周妈接过刀子不让她再碰这些活,道:“你刚才在想什么啊?那么入神?”

    “没什么。”苏流景敷衍的笑笑,只是那笑意却没有达到心里。

    剑-康俗康剑人康。“流景啊,电视上那些个东西都是为了收视率唬人的,你可别听他们瞎讲,先生才不会跟那个南宫小姐结婚呢。”周妈猜出她的心思,心直口快的说道。南宫家的小姐以前来过家里,那样高傲目中无人的性子,活脱脱是被宠出来的娇小姐,她万分看不惯的。

    苏流景失笑道:“周妈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先生心里——”周妈刚想说,又突然住嘴了。那个人的名字在这个家是禁忌,关于那位小姐的一切都是不准被提起的,无论谁泄露出去,都会被扫地出门!先生的脾气,谁都不敢触犯的。

    “好了周妈,我刚才没在想那些,只是发发呆而已。”苏流景不愿再深究,拿起揉好的面团放进烤箱里,让自己忙起来,使自己没空去想那些有的没的。

    周妈看着这个乖巧的女孩瘦弱得让人疼惜的背影,不住在心里哀叹:要是先生能看上这位小姐该多好,人好脾气又好,又坚强又乖巧的,先生怎么就那么死性子抱着那棵树呢!

    强迫自己忙了一天,苏流景疲累的躺在床上,揉捏着自己发酸的手臂,然而拿起自己半旧的手机,翻到那串熟悉又陌生的号码。

    屏幕上只标注着两个字——“先生”。

    苏流景几次翻过去,又几次翻回到那一项,最终还是没有按下去,将手机放在胸口,默默的在黑暗中发着呆。

    毋庸置疑的,他花心,他暴躁,他凶狠,他恶劣,他有无数无数的毛病,但是为什么……胸口的那颗心脏,在想到他的时候,还是控制不住的乱了呢?

    她想,她好像生病了,生了某种严重的病,并且,无药可医。

    黑暗中,苏流景紧紧的抱住被子,将自己整个人蒙在被子里,顺便遮掩住被子下那脆弱的无望。

    最新最快的小说网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