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一日新娘:总裁,我不做替身(完本) »  第三十四章 不要坚强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三十四章 不要坚强

小说:一日新娘:总裁,我不做替身(完本)作者:懒疏狂
返回目录

    后脑重重的撞在身后的梁柱上,苏流景只觉得眼前一黑,软塌塌的顺着梁柱滑下来,脑中嗡嗡作响,眼看着就要晕过去。

    “流景!”刘妈见苏流景撞到头,忙过去扶住她。

    女仆们见状倒抽一口气,有点失措,不知道下面该怎么办。

    忽的,一声严厉的斥责声传来:“你们在干什么?!”

    几个女仆吓得心一颤,看着来人心虚的低着头道:“严……严先生……”严寒予经常来给肖若霓定期检查,所以家里的女仆都是认识他的,对他更有三分敬意。

    严寒予皱着眉满脸严肃的走过来,扶过苏流景,迅速查看她后脑的状况。

    “我们……是她自己撞上去的,不关我们的事!”那个精明的女仆立刻矢口否认道,将事情推得干干净净。

    严寒予看着这几个拼命推脱的女仆,平素儒雅的面上也现出几分厌恶:“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我看得很清楚,苏小姐上段时间头部才受过伤,休息了一个多星期才恢复了一些,如果因为再次创伤而留下什么后遗症,那责任你们负得了吗?”

    那隐怒的警告,让女仆们吓得脸色都青了,忙道:“对不起,我们只是开个玩笑,不是故意的……”

    她们原本只是想羞辱一下苏流景而已。人心中本就用一种天生的不平等感,明明苏流景跟她们一样都是贫民甚至比她们还要糟糕,可竟然攀上了先生,虽然面上不敢表示出来,但是心中却是嫉妒的,现下见苏流景失宠,都有一种扭曲的欲/望想要报复一下。但说到底都是胆小怕事的人,并没想将事情闹大。

    “这里没你们的事了,等检查过后,如果有什么事你们逃不了干系。”严寒予一边检查苏流景的伤口,一边警告似的说道。

    女仆们低着头,立马灰溜溜的跑掉了。

    刘妈忙感激的说道:“谢谢你啊,严医生。”

    严寒予见刘妈老人家脸色也不大好的,于是道:“流景交给我了,您去休息一下吧。”

    严寒予检查了她的后脑并没有什么事,但是额角原本快养好的伤口又被这一撞,绷开了,雪白的纱布上,红色的血液从里面渗出来,染湿了一片。他儒雅的眉紧紧皱起,再见到苏流景手肘上的伤口,眉头皱得更深了。

    这个女孩怎么满身是伤?这样的她,让他觉得心疼。

    苏流景晕眩了一刻,缓了好半天才缓过来,见到严寒予,才轻声的说道:“严大哥,谢谢……我没事的……”

    严寒予难得脾气有点冲:“什么叫没事?你看看你浑身上下多少伤!”这个女孩怎么可以这样不在乎自己?她是太为别人着想了,还是根本忘记了自己?

    被严寒予仿佛教训不听话的孩子似的训斥着,苏流景眼睛忽的一酸,这样类似于亲人般特有的关怀,非但没有让她觉得难过,反而让她觉得实在怀念,以前小时候她犯错的时候,母亲也是用这样明明关心,却故意责备的语气。

    看着苏流景眼圈红红的模样,严寒予不忍心在责备:“我带你去换个药,实在不行的话,还要再回医院检查一下。”说着就要抱起苏流景。

    被猛地拦腰抱起,这样亲密的姿势,让苏流景有点羞,又有点慌,忙道:“我,可以自己站起来的。”

    “我是医生,你得听我的!”严寒予佯怒道。颇有我是医生我最大的架势。

    苏流景只得乖乖听话,双手环在他的肩膀上,以稳住自己的身体。

    严寒予抱着怀中轻得连一根羽毛都比不上的苏流景,大步快速走向苏流景的房间。

    经过客厅,正好遇到邢昊川揽着肖若霓走下楼梯。

    两对人不期撞上,都有半秒的惊讶,随即是尴尬,然后是互相揣测。

    肖若霓看着严寒予那样亲密的将苏流景抱在怀中,脸上一瞬的不自然,随后关心的问道:“寒予哥你来了?流景,你怎么了,脸色怎么那样难看?”

    一旁邢昊川看着那两个人,脸色刷的铁青,那双漆黑的眸子里凝结出一层重重的黑雾,全身散发着浓重的不满,仿佛自己的领地却闯进了新的对手。

    苏流景被暴露在三个人的目光下,特别是邢昊川,简直比被烈日烤炙还要难受,垂下眼睫,微颤着道:“我……”一时手足无措。

    严寒予瞥了邢昊川一眼,随即仿佛没有感受到他的敌意,对着肖若霓微笑道:“流景的伤口绷开来了,我要给她换个药,”随即转过头对邢昊川淡然道:“邢总裁,不会不欢迎我吧?”

    轻轻巧巧一句话,真真四两拨千斤。

    邢昊川难得吃瘪,瞥了被抱在严寒予怀中的苏流景一眼,在看到她环在严寒予肩膀上的小手,眼神危险的微微一眯,然后揽着肖若霓事先擦身而过,冷冷的丢下一句:“请便。”

    苏流景对上他冰冷似铁的眸子,心里不争气的颤了一下,下意识的咬住了嘴唇。

    门豪团体幻幻。幻。严寒予儒雅的微笑了一下,并不在意,低头给苏流景一个安抚的眼神,然后将苏流景抱上楼,然后为她细心的再检查了一遍,然后换上药将纱布重新抱起来,紧接着处理起她手肘上的伤口。

    看着苏流景明明感觉疼,却拼命咬着牙隐忍的模样,严寒予禁不住劝解道:“你不需要那么坚强,知道吗?”

    苏流景一愣?不需要……坚强吗?从八岁起她就一直告诉自己要坚强,可今天突然有人对她说,不需要这么坚强。只是那么短短的一句话,却让苏流景的指尖忍不住颤抖起来。

    这些年,她一直自己熬啊熬,因为她知道除了自己,没有人可以依靠,还要养智障的弟弟,所以她必须撑着,撑着,无论如何也要撑住,而今天却有一个人对自己说:你不需要那么坚强!

    最新最快的小说网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