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一日新娘:总裁,我不做替身(完本) »  第十九章 强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十九章 强吻

小说:一日新娘:总裁,我不做替身(完本)作者:懒疏狂
返回目录

    邢昊川步步紧逼,一直讲她逼到无路可退。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靠得那么近,近得让她心跳本能的有点加快,他高大的身影投下来,轻而易举的将她笼罩。苏流景还想退,可哪里还有退路?

    见她不答,邢昊川更近一步,将她牢牢的锁在自己跟栏杆之间,一手紧紧握住她的手腕,道:“你是真的忘了我,还是故意躲着我!”

    一连七天,他天天在她门口等着,想见她一面,可是她竟然连一秒钟都不愿意给他,这样的苏流景,果真是狠心得可以!是要报复他吗?将他从前亏欠他的一一还回来?

    苏流景被抓疼了,想要挣开,可那只握在腕上的铁掌竟是纹丝不动,苏流景有些薄怒了:“我说过,我不认识你!请你放开我!”他凭什么一副兴师问罪,好像她亏欠了她的样子,

    “不认识?”邢昊川的声音蓦地压低三分,一瞬间低沉得可怕,让苏流景心里突的咯噔一下,“不认识?你竟然说不认识!”

    苏流景刚想说些什么,突然下巴被用力的抓起,一道黑影蓦地压下来。苏流景还来不及反应,只看到他的脸庞在自己面前无限放大,然后唇上忽的一热,随即被重重的碾磨啃噬起来。

    苏流景足足呆了三秒才反应过来,贴在自己唇上的东西是什么,脸颊炸红,双手用力的推拒在他胸口,拒绝着他霸道的吻,可是只能发出无意义的闷哼声,面前的男人像个巨人一样挡在她面前,纹丝不动,反而越来越贴近,好像要把她整个人融进胸膛里一样。

    感觉到她的抗拒,邢昊川更加了三分力,双唇重重的吸住她柔软的唇瓣,想要把那两瓣花瓣似的柔软屯入腹中一样,又好像带着惩罚。舔舐着,噬咬着,摩挲着,尽其所能的占据她最柔软的两瓣,

    那样狂风暴雨一样的吻,好像压抑了很久,突然爆发,刹那间如同海上的飓风般席卷而来,凶猛得让人难以承受,万种感官瞬间铺天盖地而来,羞辱、疼痛、酥麻、无力……千种情绪糅合成一场经年的风暴,几乎让苏流景在那暴风骤雨中迷失了自己。

    “嗯!嗯!”苏流景用力捶打着他的胸膛,想要赶他走,可是一只大掌用力的握住她的手,抵在胸口,再挣不开,任由他为所欲为。

    忽的,一条灵舌钻出,抵在她的齿缝间,想要钻//入,苏流景紧闭牙关想要抵抗,可是哪里是邢昊川的对手,他稍稍用力的在她腰间掐了一把,苏流景瞬时倒抽一口气,吃痛的叫出声来。却不想正中下怀,那条舌头趁机钻入她的口中,猛烈的侵入她的口中。

    一条舌头在自己口中为所欲为,苏流景气愤的胀红了脸,用力的咬合牙齿,想要咬破那个罪魁凶手。

    可那条舌头却像通晓她的想法似的,在她就要咬上自己的时候迅速的退出去,苏流景一个不慎,咬破自己的舌头,一丝浓腥的血腥味在口腔中弥漫开来,苏流景吃痛的皱紧了眉。

    只听得耳边一声低沉的轻笑,随即那条刚退出去的舌头又攻占进来,好像尝到了那丝腥甜的血腥味,邢昊川的动作如同失控一般,舔舐过她口腔里每一寸领地,那样狂热的力度与缠//绵,几乎要让她错觉,自己会不会就这样被他生生撕开,一片一片的吞下去。

    苏流景不知道怎么了,想要用力的推开他,立刻,马上,可是身体却好像软掉了一样,力气全部被从身体内部剥离。这样的感觉,似乎哪里经历过,苏流景的脑中竟然逐渐的晕眩起来。

    剑剑-四四九人人。“忘了我?现在你还敢说你忘了我吗?”邢昊川夹杂着怒意的低吼在耳边如闷雷响起。她怎么可以忘了自己?怎么可以?那他四年的不断寻找又是为了什么?四年来的自我折磨又算什么?谁准她忘记的!

    苏流景蓦地惊醒,睁开了眼睛,挣开他的手,一个巴掌用力的甩在他脸上,然后在邢昊川错愕之间,用力的推开他,怒道:“邢先生找我只是为了羞辱我的吗?请你自重!”他是什么意思?吻她只为了羞辱她吗?亏她刚才还心存愧疚,简直是昏了头!

    邢昊川猝不及防被打了一巴掌,他活了二十九年,第一次有女人敢打他巴掌,这个人还是苏流景。邢昊川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小女子。

    好像终于看清:眼前的小女子,真的不再是四年前那个柔弱的小女子了。

    苏流景握紧发麻的手心,用手背擦着被吻肿的唇瓣,毫不畏惧的迎上他的目光,一字一顿清声道:“邢先生,我最后一次告诉你:或许我们过去认识,但是现在,我已经忘记了一切,我有孩子,我的孩子也有父亲,请你不要再打扰我的生活!更不要再来纠缠不休,那样只会让我更讨厌你!”

    她的话,那样的铿锵有力,简直掷地有声,说出来的力度,简直就像一把把刀子,一下一下插//在邢昊川的胸口,让他俊逸的眉头一点点拧紧。

    邢昊川面对着她毫不修饰的厌恶的目光,那如黑夜般漆幽的眸子里,瞬间好像闪过一丝痛心,但又好像是错觉。

    苏流景咬咬牙,让自己不要再去看他,转身毫不留恋的离开。

    邢昊川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忽的自嘲的笑起来,这样的场景何其的嘲讽,曾经,他也曾这般将她扔开,转身就走,现在,这算是报复吗?将曾经他加诸在她身上的伤,一件一件的报复回来。

    邢昊川自嘲的冷笑了一声,目光忽的落在地上一块带血的纱布上,那是之前给小米上药的时候擦血用的纱布,想及此,邢昊川神色忽的一动。

    最新最快的小说网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