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一日新娘:总裁,我不做替身(完本) »  第七十六章 大结局(二)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七十六章 大结局(二)

小说:一日新娘:总裁,我不做替身(完本)作者:懒疏狂
返回目录

    邢母抬手示意了一下,身后佣兵手中拿着枪,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指向肖若霓的脑袋。

    肖若霓吓得不断往后退,可是门早已关死,她哪里还有机会逃跑,只见那枪口直直的朝自己对准过来。她口中不断的念着求饶,可是那森森的枪口,冷冷的诉说:她的死期就在今日。

    肖若霓此时已经被逼疯,疯狂的尖叫道:“你这个疯子!疯子!活该你一辈子得不到你的男人!活该你丈夫出轨,跟别的女人生下孩子,活该!活该!”

    “苏流景,你父亲根本不是监狱里那个!你的生身父亲其实是邢氏的前总裁,你才应该是邢家的继承……人……”

    可惜,她话音未落,只听得邢母一声愤怒的嘶吼:“还不快开枪!”

    佣兵得令,一声尖锐的枪响乍然响起,随即一阵灿烂的血花飞溅而起,肖若霓整个人应声往后倒去,浑身抽搐了一下,便再无声音。偌大的仓库里,只剩下那辆银色的轮椅车轮,还是轻轻的,打着转儿……

    如此血腥的一幕,就在眼前发生,苏流景震惊的瞪大了眼睛,看着地上的肖若霓浑身抽搐了几下,喉咙里“咯咯”的发出几声无意识的声音,随即彻底再无声息,唯有那双眼睛瞪得大大,有鲜红的,滚烫的血液,从头发里流出,顺着淌过那瞪大的眼睛,仿佛临死前的控诉,让人快要崩溃。

    苏流景想叫,可是喉咙像被定住了一样,竟叫不出一个字,仿佛呼吸都在这一刻被堵住,整个灵魂都震颤了。

    脑中不断切换着肖若霓在临死前的话语,还有刚才那一枪,肖若霓被打死的血腥场景。

    什么意思?她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她亲生父亲根本不是监狱里那一个,而是邢氏的前总裁。什么叫,她才应该是邢氏的继承人?什么意思,什么意思!她怎么听不懂,一点都听不懂!

    苏流景此刻脑中,一片空白……

    如果她真的是……那么她就是邢家的女儿……那她就是仇人家的血脉……那她跟邢昊川就是……同父异母的兄妹?怎么可能?!苏流景几乎要笑出来,可是身体像是僵掉了,做不出任何表情。不可能,怎么可能呢?这简直是在开玩笑!

    开玩笑!开玩笑,是的,一定是在开玩笑!她不信,她不信!她绝不信!!!一定是她们又在设计什么陷阱。一定是的!

    邢母踏着优雅的步伐,转过身,一步步朝苏流景走来,似乎一点都不在乎刚才就在她面前,死掉了一个活生生的人。

    “呀,原来想瞒着你直到你去死的,结果却被这个贱人说出来了,不过,没关系,反正你待会儿也去见她了,也去见你那个下贱的母亲!”邢母微笑着说道,优雅得如同在讲一个故事。

    然而她的背后,肖若霓的一双眼睛,死不瞑目。

    上上画荷荷和河河。苏流景惊恐的看着微笑着,不断向自己靠近的邢母,如同看着一个恶魔。她是,说……真的?!

    邢母眼神一厉,死死瞪着她,眼神中充满了经年的怨愤,那种恨,仿佛蚀骨融肉,恨不得将她撕扯开:“你跟你母亲,长得简直一模一样,都是个骚狐狸!当年,明明自己有丈夫,却来勾引我丈夫,还生下一个贱种!就是你!就是你!你们以为我不知道吗?想要瞒过我?做梦!”

    “当年,你妈抢走我的丈夫,现在,你还要来抢我的儿子!为什么!为什么要抢走我的一切!”邢母越说越亢奋,表情越来越可怕,几乎要立刻扑过来,掐死她。

    苏流景听完这一切真相,几乎要晕厥。原来……当年的事,竟是这样。竟是……这样……竟,是这样……

    邢母看着她崩溃的模样,终于得意的笑了,仿佛眼前看到的不仅仅是苏流景,而是那个抢走她丈夫的女人。

    “其实四年前你就该死了。真不知道是你命不该绝还是什么,那么一场车祸,竟然没把你撞死,反而被商天奇那小子带走了。”邢母遗憾的说道。

    什么?!四年前苏流景在肖若霓口中得到所谓的真相时,绝望的离开,却遇上一场车祸。竟然是邢母自导自演的。她……她到底有多恶毒,才能埋这样深……这样的可怕,疯了。疯了。原来真正疯的人,不是肖若霓,而是眼前这个恐怖的女人!

    邢母立刻话音一转,道:“不过没关系,没关系。当年我能整死你妈,能把你那个懦弱的爸送进监狱,今天,我也能亲手整死你!整死你,就没有人知道当年的事,而你,也没有办法抢走只该属于我的邢家,属于我的财产,还有我的儿子!”

    苏流景快崩溃了,真的快崩溃了,当事实这样残忍的摆在她面前,当着疯狂的恶魔血腥的展现在她面前,她真的要被逼疯了。她想逃,她要逃,带着小米赶快逃离这个恶魔,可是绑在手腕上的牛皮绳却深深的嵌进她的皮肉中,勒出一道道狰狞的血线。

    “不过不碍事,”邢母勾起唇角,摆下一道残忍的选择题,“这一次,我会亲眼送你去见你的母亲!来,告诉我,你,还有你那个本不该存在的贱//种,下一个轮到谁呢?”

    说着,将吓哭的小米,高高的提起,摆在水缸上空。

    苏流景已经崩溃,拼命的嘶嚎道:“我!你杀了我!不要碰我的孩子!不要碰我的孩子!杀了我啊!!!”她努力的挣扎着,想要上前救小米,丝毫不管手腕上,滚烫的血液几乎将十字架染红,更不管手腕上脆弱的血肉被勒开,皮开肉绽。

    “那求我啊。”邢母残忍的笑着,一手掐着小米的脖子,任手中幼小的生命因为无法呼吸而翻着眼,无意识的踢打着。

    “我求你!我可以给你磕头,你把我的命拿去吧!我求你杀了我!不要伤害我的孩子啊——!!!”苏流景双眼血红,嘶嚎的嗓音已经破掉,如同一头被逼到濒临绝境,无助嘶吼的母兽。

    “呵呵,不错,我要的——就是让你好好尝受一下这种痛苦,一种孩子在眼前死去,彻底崩溃的痛苦!哈哈哈……”邢母一把拎住小米,就把那柔弱的小身子死死的摁进大水缸中。

    “不——!!!”

    最新最快的小说网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