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名医贵女 »  032,寡妇(文)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32,寡妇(文)

小说:名医贵女作者:贫嘴丫头
返回目录

    孕妇摔倒,惨叫的却是苏涟漪。

    这孕妇年纪不大,骨骼纤细,巴掌大的小脸儿五官精致,可惜了皮肤黝黑,又满是斑点疤痕。她的一双眼清澈无辜,犹如小鹿一般,更仿若不谙世事,因为这突然变故,小嘴儿微张,趴在苏涟漪身上,愣愣地看着她。

    若是其他人当垫子,那孕妇搞不好还得受伤,但苏涟漪是谁?浑身软乎乎的肉并非摆设,于是,孕妇安好,只有涟漪惨叫。

    “姑娘,你……能不能从我身上下去。”若是说之前事态紧急不容苏涟漪多想,现在冷静下来,才发觉后背疼得要死。不仅仅是直扑地上的痛,更因被石子划开的伤。

    “对……对……对不起……”如小鹿一般的孕妇慌张地连连摇头。

    涟漪想到自己昭彰的恶名,猜想这胆小的妇人是怕她,只能无奈扯动嘴角,发出“微笑”的表情,尽量亲和。“没关系,你下来吧,我的背……有些疼……”岂是有些,是火辣辣的疼。

    孕妇又睁着明亮的大眼想了片刻,才慢吞吞从苏涟漪身上爬下来。

    涟漪对人很有耐心,尤其是对妇孺老弱,考虑到孕妇的行动不便,她暗暗咬着牙,十分耐心地等着。

    “呀!血……血……你出血了!”孕妇细细的手指指着涟漪的身后,颤抖得话都说不出。

    涟漪早料到会有伤口,那石头边缘锋利,此时为春季衣着单薄,划破了也是自然。“无碍。”正想撑着站起身来,却发现,右手腕也生疼,原来是抛开水桶时伤了手腕,本就不算细的手腕,如今肿得比小臂还粗。

    “没什么,”涟漪用左手撑着身子勉强站了起来,“你没事吧,有没有什么不适?”

    “你……你……你流血了……怎么办?”孕妇身材娇小,只到涟漪的耳下,此时吓得满脸苍白,惊慌失措,颤抖的捂着嘴。

    苏涟漪哭笑不得,受伤的是她好吗,“没关系,我回去自己处理一下便可,你的家人呢?你身子纤弱又怀有身孕,怎么能干这种繁重的体力活?”井中提水的木桶便足有两斤重,装满水后,没个十斤也有七、八斤,就连她这么个健健康康的人都提着吃力,何况是个纤弱的孕妇。

    闻此,孕妇本就很大的眼睁得更大,“你……你……你怎么不认识我了?”

    涟漪一愣,难道是旧识?“这位姑娘,不瞒你说,我前几日头部受了伤,有一些事记不清了,麻烦你可否提醒下,我们的关系?”

    孕妇眼中满是惊讶和好奇,“苏涟漪,我是你的邻居啊,你平日里都叫我傻寡妇,总欺负我,我的胭脂被你抢走了,我的帕子也被你抢走了,你还总在我家门前泼脏水。”

    “……”苏涟漪无语,如果这孕妇说得属实,这孩子得多没心眼啊!比苏白还缺心眼!明明被欺负了却没什么怨恨,在她身上,只有纯净的气息,丝毫没有怨气。

    “真的?”涟漪有些怀疑。

    孕妇赶紧点点头,将袖管拉了起来露出左臂,纤细黝黑的小胳膊上,一块大大的淤青。

    “是啊,这个是几天前,你去我家抢梳子,把我打伤的。”软糯的声音,惹人怜惜。

    “……”苏涟漪大脑一片混乱,这都什么跟什么。“是我打的?”这该死的本尊,连个缺心眼的小寡妇都欺负,抢东西就抢东西,干什么动手打人?

    孕妇点了点头,脸上满是认真,“我只是想提醒你,那梳子锋利,用的时候定要小心,否则易伤。但你以为我要反抗,就……就……就打了我……”

    “……”苏涟漪彻底无语,不知是应责备本尊的无良,还是感慨寡妇的缺心眼,此时,她真想如同当时戳苏白一样戳这姑娘的脑门——傻寡妇,你长点心吧!

    地上石块尽是鲜血,可见她伤口之深,难怪背后火辣辣的疼。“你是我邻居?”孙家是去不了了,她得回家照料自己的伤口。

    “恩,是啊。”小寡妇答,双手还是颤抖着捂着唇,眼圈红红地盯着涟漪后背上的伤口。

    她流了好多血,划破的衣服上也被染得血红。

    “你先回去吧,回头我让大虎帮你打水添了水缸。”说完,便转身离去。

    “我……我……我送你……”小寡妇追了上来。

    涟漪无奈摇了摇头,面色已经疼得苍白,“皮外伤,我没事,你刚刚想必也受了惊讶,回去自己炖些鸡汤补补,这两天尽量不要大动。”

    “……哦。”小寡妇乖乖点了点头,犹豫再三,最终没说出自己家下蛋的母鸡被苏涟漪抢走的事实,何况,即便是有鸡,她也是不敢杀的。

    当苏涟漪到家时,已经觉得眼前发黑。

    后背疼到麻木,右手腕也是如此。

    伤口在背部,右手不能用,家中无人,苏涟漪无可奈何,只能艰难走到桌前坐下稍作歇息,左手费力倒了一些水,喝一点补充体力,开始思索一会该如何用左手处理伤口。

    门开了,有人入内,身影颀长,是大虎。

    当大虎见到满背是血的苏涟漪时,眉头皱紧,转身入了房间。

    涟漪扭着头,盯着那沉默寡言的人进了屋子,又入了房间,很想大骂——真特么没良心,就算不看在两人合作关系上,也得看在她这几天做饭得份儿上慰问个一句半句吧。

    大虎入了房间没一会,又出来,将一只褐色陶瓷瓶放在桌上。

    涟漪看了看,“这是什么?”声音虚弱。

    “金疮药。”大虎答。

    涟漪惊喜,这里竟有金疮药,太好了!她正愁用什么药物消炎止血,竟有金疮药!

    “我去叫吴氏。”大虎转身便走。

    涟漪捏着金疮药瓶,看着大虎的背影,终于微笑着趴在了桌子上,心也放下大半。虽不知对方底细,但就这么互相帮助也很是不错。

    只是片刻的功夫,大虎又折了回来。

    “怎么了?”涟漪问。

    大虎伸手一指屋外,“有人来,说要照顾你。”

    “照顾我?”涟漪不解,难道这苏家村还有和本尊有瓜葛之人?

    过了好一会,门外那人才小心翼翼地探了一个小脑袋,露出如小鹿般清澈的大眼,“我……我来照顾你吧……”

    不是别人,正是刚刚她救下的小寡妇。

    ------题外话------

    今天在网上看到一个说法:“丫头”的拼音是:[ya][tou]分别拆开、拼组、将组成为:[you][ai][ta][ou]。就是『你爱她哦』的意思。

    爱她就叫她一声丫头~所以乃们都叫我丫头,就说明爱我,要对我负责哦~O(∩_∩)O~打包带走表客气!

    感谢看官:和语(40花,1票)叶词爱断断(3钻)tinalinda(1花)tamyatam(3钻)乔依霏霏(5钻),么么哒~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